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第四百九十六章黑白顛倒  
   
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第四百九十六章黑白顛倒

這個時候,謝丹瓊不禁無限地想念著久違的莫天機,還有老大楚陽.

不管是莫天機還是楚陽,相信他們兩人只要有一個人在這里,就能夠猜得到對方的打算;不至于像自己現在這般的被動,混無頭緒.

現在局勢明顯,明知道對方定然有很大的圖謀,卻偏偏就是一點蛛絲馬跡也看不出來……

莫天機屬下的天機情報部之人對此也都在表示郁悶,因為,現在元天限相關的那一方,竟是任何一點有價值的情報都沒有.難道對方的情報系統竟真的封鎖得如此嚴密?

前方到處皆是如火如荼的連綿戰斗.

但後方卻是坐擁愁城,一籌莫展.

木滄瀾派出了海量的探子,甚至發動了現在還滯留在墨云天官方的所有內線,卻仍是半點有用的消息也不曾打探出來.

但逐漸的,一股反對聲音的浪chao卻驀然興起.一開始的時候這種只有很少一點,幾乎就不被人注意,但逐漸的,竟然演變成了星火燎原之勢.

"天帝陛下是天魔?這等說法,何其愚蠢!何其可笑!"

"這個木滄瀾難道是昏了頭?自己想要造反也就罷了,畢竟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你想要更進一步主掌一方天地,有這種想法大家也都可以理解,畢竟已然是位極人臣,想要更進一步也就只有造反一途了,甚至于你說天帝陛下什麼罪名也好,什麼昏庸無道啊,什麼戀棧美se荒yin無節制啊,這都不出奇,可是你居然誣蔑天帝陛下是域外天魔化身,這個說法未免就太也幼稚了一些吧!"

"人家天帝陛下執掌墨云天已曆百萬年歲月,這百萬多年以來,難道就只有你木滄瀾有火眼金睛,看出來天帝陛下是天魔化身嗎?其他人都是瞎的聾的?完全不會分辨人魔嗎?"

"既然天帝陛下是天魔,那你木滄瀾又是什麼?"

"木滄瀾,處心積慮,yīn謀計算,純粹的亂臣賊子!"

"試想,百萬年來,墨云天幾經變故,天帝陛下便如是定海神針一般,震懾著整片天帝……若真的是天魔,有心想要顛覆墨云天的話,機會真不知道有幾千萬個……何以一直不動?"

"綜上所述,天帝陛下絕對不是天魔,絕對沒有可能是域外天魔化身!"

"所以木滄瀾根本就是妖言惑眾!罪不容赦!"

……

這股子浪chao漸次興起,逐漸成形,聲勢漸趨浩大,慢慢地席卷整個墨云天,矛頭直指木天瀾本人.

而且,竟然無法遏制!不管怎麼樣子的辯白控制,都是越描越黑!

"我們這些老百姓就圖能過個安生ri子,之前明明過得好好的,憑什麼你說一句天帝陛下是天魔就要掀起內戰,大動干戈?"有人不滿,卻是道出了老百姓的心聲.

"戰火一起,民不聊生,難道這些道理你木滄瀾不懂?"有人痛心疾首.

"別說天帝陛下不是天魔,就算他老人家真是天魔,也沒有去禍害墨云天的老百姓啊!相反,我祖祖輩輩都在天帝陛下統治之下,吃得飽穿得暖!咋地了?要是這就是被域外天魔統治的ri子,我心甘情願!"有人蠻不講理,說著似是而非的歪理.

"如今墨云天烽煙處處,戰火燃燒,難道這就是你木滄瀾所謂'屠魔’的初衷嗎?"有人正se質問.

更有一些儒生奮筆疾書,揮揮灑灑,洋洋萬言,大罵木滄瀾.

"木滄瀾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野心家!為了自己的野心,為了自己的霸業,無所不用其極!"有人斷言.

"亂臣賊子一個,偏偏卻要為自己安上一個道貌岸然,冠冕堂皇的造反理由,無恥至極!"有人不屑.

"你說的那些簡直就是廢話,沒有造反理由,木滄瀾憑什麼造反?"有人一臉智者的樣子剖析.

"有理有理."大部分人贊同.

"木滄瀾,你說天帝陛下是天魔,怎地不拿出確鑿的證據來!難道你的嘴一張一合,就能給人定罪了嗎?你算什麼東西?!"有人憤慨至極.

更有無數的輿論檄文橫空出世!

"《萬言書:我論木滄瀾十大罪狀!》"

"《征討木滄瀾!還我墨云天!》"

"《木滄瀾必敗的十大理由!》"

……

凡此種種,鋪天蓋地的襲來.

前後不過是幾天的時間,眾人盡都衍生出一種感覺:一覺醒來,突然全天下都在反對木滄瀾!千夫所指,萬眾唾罵!

這個世上,什麼群體的力量才是最大的?

那就是,群眾!

不明真相的群眾,這部分的力量,毫無疑問是最大的!畢竟在任何一個世界,真相都只是只有少數有資格的人才知道.

而,十萬個人里面,也未必有這麼一個明白人!

元天限本身雖然並沒有做出任何辯白,但卻采用另一種非常行之有效,簡單易行的方法,狠狠的反擊了木滄瀾與謝丹瓊!

我不辯白!

我為什麼要辯白?清者自清!何許辯白?!

若是這種荒謬無稽的事情我作為一方天帝竟還要專門出來辟謠,那我真丟不起這個臉!

木滄瀾你愛說什麼,就由著他說就是.

難道他說我是天魔,我就真的是天魔了不成了嗎?

這些話,元天限根本就不必說,自然會有人替他說.

而且,替他說的那些人,遠遠比他自己說的要更加好聽!更加來的中肯!

然而諷刺的是……所有這麼說的人,都是一幫不明真相人云亦云的人.

而且,更諷刺的是……這些人大多都是一些個飽學之士,自以為自己的認知即為真理的那些人!

這樣的情況簡直是讓知道內情的人人人都是一聲由衷的歎息.

但現在這種情況,堅持說元天限就是天魔,還真沒有證據!至少沒有能得到所有人都認可的那種證據!

七王之亂……普通老百姓又有誰知道七王是些什麼人?

更加的無從解釋!

這種輿論一旦興起,根本控制不住;甚至連源頭在哪里都找不到,愈傳愈烈之下,就連謝丹瓊和木滄瀾的大軍營中,也在悄悄流傳類似的消息.

有一些人甚至覺得:"到底是還是不是呢?"

"我們就這麼跟隨木滄瀾造反,到底對還是不對呢?"

"當初只是聽木帥一面之詞,血一熱,就盲從了……但現在想一想,其中實在是有太多的不解之處,有太多的蹊蹺地方啊……"

"說的也是,道理還真是如此……"

"噤聲!這話也是現在在這里能說的?"

"是是是,對對對."

不在這里說,又要到哪里去說呢?

難道還有專門說這種話題的地方嗎?

一時間,軍心浮動,兵無戰心,將無戰意.木滄瀾的心腹手下們連著斬首了不少稍散播謠言的下層軍官,但這種行動,卻反而讓這類謠言越演越烈.

"這傳聞只怕當真是真的,要不然為什麼殺人?那是惱羞成怒!"

"看來木帥心虛了,否則清者自清,怎麼不見天帝陛下斬殺說他是非之人呢……"

等到木滄瀾知道了這殺人滅口的事情之後,立即明令制止,但,輿論卻已經擴大再也無法挽回的地步了.

就在某一天夜里,有一支軍隊突然發生了逃兵事件.

人數不多,一共就只有幾個人而已.

但,第二天,逃兵數量突然間大幅度增多,各個軍營,不過一夜之間居然出現了幾千命逃兵.

第三天;有一支軍隊將領突然宣布脫離起義軍隊,率軍撤退,動向不明.

接下來……第四天……第五天……

這樣的情況竟然是越來越多,愈演愈烈.一開始還能夠以軍紀治罪;斬殺逃兵,平息混亂;但到了後來,已經形成了法不責眾的局面.

大批大批的逃兵持續出現.

面對這種狀況,木滄瀾與謝丹瓊幾乎愁白了頭發;萬萬沒想到,好不容易才制造出來的大好局面,居然就在這樣的流言之中,毀于一旦!

現在,號稱總數七千萬的起義大軍,就只有一開始追隨木滄瀾的那些人留了下來,總兵力已然不足兩千萬.

其他的,基本已經散得差不多了,還留下來的人之中,也根本不知道誰還值得信任,誰是專門留下來做內應准備關鍵時候反水將功折罪的……

或者有些人還在觀望,還未決定走不走的……

面對這樣的局面,木滄瀾與謝丹瓊完全無計可施!

對方甚至還未出什麼大招,自己就已經敗在了區區流言之下!

不戰自敗!

這無疑是木滄瀾一生之中,最大的恥辱!最大的失敗!

但,卻毫無應對辦法.

元天限身為天帝陛下,統治墨云天這方天地已經經曆百萬年之久!實在是根深蒂固,深入民心.

……

木滄瀾與謝丹瓊終于決定暫時停止進攻,先整頓內部,穩定軍心再說,要不然,就這麼持續下去,只怕連現在的鐵杆心腹都要被動搖了……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元天限的反擊終于到來了.

這個反擊的手段很簡單,很單純,卻也是很致命的!

反擊只是一封信,就只是一封信!

一封給木帥的信,昭告天下的信,卻如一封言詞犀利,威力巨大的討逆檄文,幾乎將木滄瀾逼上了絕路!

"朕很痛心!"

…………

本想開個單章,又改主意寫在這里,我盡量簡略.

這兩天家里很忙.昨天上午情人節陪老婆買戒指,接到電話說我伯母去世了(關系很近,我爸和我伯父是同一個爺爺……嗯這樣的關系).匆匆趕到家里,然後被告知送去醫院搶救.下午六點半多,電話通知說人沒了……那時候我正更新第一章.伯母沒了總要請假的,于是就在章節後請了假……然後還未發布,就接到消息說……穩定了,但是成了植物人……

所以我趕緊有修改…于是大家就看到了章節後面那一大串省略號.

《不過現在伯母病危中……電話一會接一個,所以這兩天更新很不規律……

但具體情況……咳,我現在也在提心吊膽,其實一大家子都在提心吊膽……

哎,不知道咋說了,反正……這兩天有可能會請假.但我真不敢確定是哪一天……這個…現在說很難啟齒……

大家理解吧……咳……

上篇: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第四百九十五章詭異局勢     下篇: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 第四百九十七章 千夫所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