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第四百九十八章聖君的話!  
   
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第四百九十八章聖君的話!

"是的,這是聖君在各大天地布下的天聖傳音,每次傳達旨意,都是使用這個手段."木滄瀾的聲音似乎也僵硬了,強笑一聲:"可是聖君在這個時候頒下旨意,他是……想要……做什麼?"

說到最後三個字,木滄瀾的聲音也有些顫抖,不知道是欣喜,還是恐懼.

謝丹瓊歎息一聲,道:"只怕未必是幫著我們的."

"怎麼會?聖君……他是絕對不會和天魔同流合汙的!怎麼會不是來幫我們的?!"木滄瀾聲音中帶著輕微的顫抖,這句話聲音雖然低沉,但,其中已經帶著一種不可置信,竭斯底里的味道.

他說的這番話,與其說是在向謝丹瓊說明,給予謝丹瓊信心,倒不說是在鼓勵他自己,振奮他所余不多的斗志與信心.

若是聖君于此公然支持元天限,那麼,自己這一生的冤屈,勢必將再也無法洗刷!

自己這一生恥辱,也再也無法洗雪!

他臉上雖然滿布淡然,但實則卻已經集中了所有的jīng神,在竭力的等待傾聽那一刻的宣告!

謝丹瓊心中歎息無限.

他有一種預感,木滄瀾這一次,恐怕不僅僅是要失望,而且還要絕望了……

……

"聖君有旨!"

這四個字之後,乃是長久的沉寂.

那五se彩云在空中隨意徜徉蕩漾,在浩然的陽光照she下,散發出照耀天地的五彩霞光,神聖之極,聖潔之極,莊嚴之極,夢幻之極!

所有人,都是親眼目睹到了這樣不可侵犯,不可動搖的天賜聖景!

"墨云天叛亂四起,民不聊生,本座心中極為震怒!"

這是聖君的旨意第一句話;很平實,很單純.但卻已經將自己心底的情緒表達了出來.

所有人都在翹首盼望:您憤怒?這個可以理解,也可以有,但您到底對誰憤怒?

這個才是重點的說!

威嚴的聲音繼續響起:"墨云天軍方統帥木滄瀾,私心貪婪,妄行無端,欺君罔上,貪贓枉法,野心勃勃;這一切,本座早已經知悉源頭始末,但卻沒有想到,竟然有這樣的一天,木滄瀾為了一己之私yu,居然做出來誣陷一方天帝這等大逆不道,不知所謂的事情出來!"

"本座當真是無比痛心!"

"墨云天帝元天限,乃是本座生平摯友,本座可以保證,元天限身家清白,絕非天魔之屬!傳言其為天魔之屬,盡屬無稽之談,妄行汙蔑!"

"木滄瀾野心勃勃,遺禍人間,累及蒼生,正是墨云天叛逆,亦是我九重天闕叛逆,一切禍亂的源頭所在,但凡九重天闕之人,人人得而誅之!……"

"……"

這句話一旦出來,整個墨云天的地面,都能感覺到一種強烈至極的震動!

顯然是無數人對這番話的內容感到了由衷震驚,情不自禁之下修為外泄,太多的人在同一時間里同時受到震動,以致于整個墨云天,都感覺到了這種顫動!

此言一出,木滄瀾即時眼前金星亂冒,聖君的旨意之後到底還說了什麼他已經是一個字也沒有聽清楚!

只覺得耳朵里就只有轟轟作響,本是筆直地站著聽著聖君旨意的身子,現在,挺拔的身子卻漸漸的佝僂了下去.

整個人,突然顯得老態龍鍾.

似乎在這一瞬間,那百萬年沒有留下痕跡的歲月突然全部回到了他的身上!

一瞬百萬年,一息萬世遠!

"木帥!"跟前一位侍衛驚呼一聲,一個箭步竄過來,意yu扶住木天瀾.

"蒼天吶……"木滄瀾突然仰天厲呼,錐心泣血:"難道,當真是天魔當道,竟然連聖君也為其蒙蔽了麼,為什麼?這到底是為什麼……"

聲音未落,已經"噗"的一聲,噴出一口鮮血,魁梧的身子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元天限乃是天魔,這件事本已經是確定無疑的事實,除了書畫雙王的鼎證之外,元天限的頭號心腹丞相依落月更顯露了天魔真身,早已是證據確鑿,毋庸置疑.

縱然聖君不相信這些,起碼也應該仔細調查核實一下的,畢竟,空穴來風,並非無因.可是,任誰也沒有想到,聖君居然沒有經過任何的調查,直接就給出了這樣的定論!

直接將木滄瀾徹底地釘上了恥辱柱!再也不得翻身!

謝丹瓊孤身站在風中,長發白袍在空中獵獵飛舞,眼神中,似乎在斟酌著什麼,一片出神.他隱隱的感覺到,或者,當下已然不僅僅是墨云天要變天了,連整個九重天闕……也要全數變天了?

對于木滄瀾的氣極絕望吐血暈厥,謝丹瓊何嘗不是感同身受,感慨萬千!

他非常明白木滄瀾現在心中在想什麼.

但,謝丹瓊卻沒有上前勸慰——這個時候,任何勸慰,都是那樣的蒼白無力,全無意義!

聖君旨意一下,等于是將一切都做出定論!

看著周圍屬下們一個個面如土se,就算是心xing修養極好的頂級高手,此刻也是臉上一片慘白.

顯然,人人都是預感到了,隨著聖君的這一道旨意一下,自己等人即將迎接到來的,將是何等的狂風暴雨!

又會帶來什麼樣慘烈的後果!

那真的是完全不可想象的!

又或者是完全不敢想象!

謝丹瓊深深吸了一口氣,俊秀的臉上重新恢複了一片鎮靜,甚至,還微微地笑了笑,再現往昔的一派從容.沉凝的笑容落在下屬們眼中,卻似乎是迷惘的心中突然多了一分難得的依靠!

木天瀾已經被這一連串打擊打到了,那自己就絕對不能再倒下!

"傳令!"

謝丹瓊微笑著說道,眼神堅定銳利,如同凝成實質一般的she出,沖向目標的利箭,是那樣的森寒冷峻:"傳令全軍……全員備戰!"

謝丹瓊緩緩的一步步走向中軍帳:"告訴他們,接下來,將會有一場前所未有的惡戰……即將到來,即將展開!"

"這一次,才是真正的……生死存亡之戰!"

謝丹瓊猜的不錯,的確是一場惡戰降臨!

而且,內憂外患,無可斷絕.

聖君的旨意,元天限的信,這雙重打擊,直接讓整個墨云天幾乎翻了過來.

就在聖君旨意之後,元天限正式發出了討伐木滄瀾的命令!

雖然那道命令中仍舊是表示了不舍,表示了遺憾,但,那道沖天殺意,卻是難以掩蓋,又或者是根本不曾掩飾.

"無論誰人斬殺了木滄瀾,木滄瀾生前所有權勢地位官職爵位,皆由此人繼承!"

"叛逆兵馬中,若有投誠者,一律前罪不究!"

此時的墨云天,簡直就是眾志成城,齊心協力,一討叛逆!

超過九成以上的民眾,都在支持墨云天天帝元天限!

而,剩下的一些搖擺不定,保持觀望的,也被元天限許下的條件誘惑得不能自已!

只要殺了木滄瀾,那自己就會成為墨云天軍方新的第一人!第一公爵!兵馬大帥!權傾天下!一人之下,萬萬人之上!

這是何等地位!何等的榮耀!何等的風光!?

只需要殺一個木滄瀾就能得到這一切,那也太容易了一些吧.

既然如此容易,那麼為什麼不做呢?!

無數的人,原本還保持中立,觀望的態度,現下卻是嗷嗷叫著,沖向南方.

元天限親自掛帥,禦駕親征;雨遲遲率軍為先鋒先行,統帥數千萬雄壯兵馬,兵分二十五路,四面八方,同時出征!

"誅殺木滄瀾!靖我墨云天!"

整個墨云天,都在響徹這樣的口號!

與此同時.

天兵閣方面大營之中,卻盡是滿目的愁云慘霧.

連番的變故之下,讓跟隨木滄瀾一路走過來的將士們,居然有一小半,都是心生迷惘.

究竟對不對?

究竟是不是?

究竟怎麼辦?

究竟……

無數的人,在心中思索,斟酌,權衡;其中有不少人,湊在一起,秘密的說話,說這該說的以及不該說的話題.

倉促起事所帶來的不良後果,終于在這一刻,徹底爆發,而且,正值暗chao洶湧,大家都是心知肚明,一場眾人所承受不起的變故,正自默默醞釀之中.

但,軍營之中,難道還不讓人與人接觸了不成嗎?

面對這種惡劣情況,相信就算是神仙,也要一籌莫展.

木滄瀾一夜間似乎是老了數十萬歲,滿頭黑發青絲,盡數變的雪白.

謝丹瓊坐在木滄瀾床邊,臉上兀自帶著從容的微笑.

一干木滄瀾的心腹大將都是滿臉憂se,各自的軍營之中不良狀況都有不少;兵已無戰心,將也未必有戰意,甚至不乏反叛之念,在這種情況下,還如何能打得了仗?

眼下對面的二十五路大軍四面八方十面合圍徹底堵死了所有的漏洞前來圍剿,恐怕,大軍一到,不用打這邊就得全面潰敗.

現在人數占據多數的跟隨木滄瀾的人軍心不穩,反而是原本天兵閣的人,仍自巋然不動!

他們本就是叛逆,這段時間下來貌似也已叛逆了不少時間了,面對這樣的情況,幾乎就是司空見慣.甚至還有些不屑一顧:這樣的陣仗,咱們可是經曆了太多太多,又什麼大不了的……

"慚愧!"木滄瀾長長一歎:"謝魁首,面對天兵閣一干手下的鎮定,我方的滄瀾軍……實在是無地自容!"

眾位將軍都羞愧地低下了頭.

……

今晚上很怪,電腦突然無法開機,我寫半章了,不得已重新換了一台電腦重新寫……

明天讓老婆去修電腦,這等小事我從來不管的……哼哼……

上篇: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 第四百九十七章 千夫所指     下篇: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第四百九十九章兵無戰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