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第四百九十九章兵無戰心  
   
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第四百九十九章兵無戰心

為將者,無能駕馭手下兵士,就是至大的恥辱,人家分明就是一支雜牌軍,可是面對如此惡劣的情況,卻是一個個的鎮定自若.

可自己的那些正規軍,卻是如此不濟.

真真是……

"難道木帥不覺得,從某一方面來說,眼前的狀況其實是一件好事嗎?"謝丹瓊仍是微笑如故,那份從容,竟絲毫也不似強裝出來的.

"好事?"眾位將軍眉頭一皺:眼下如此絕境,怎麼還成了好事?好從何來?

木滄瀾眉頭一皺,心念一動,默默地思索起來.

謝丹瓊淡淡的說道:"我建立天兵閣的初衷,說起來還真就不是為了造反做天帝;而是為了去往域外,滅絕天魔魔孽!"

"我與墨云天軍方戰斗,用意多半就是在練兵,僅此而已."

謝丹瓊的臉上露出一絲譏誚:"而你們,若是在此一戰不死,將來也是要跟隨與我,出征紫霄天,恢複人類故土;然後遠征天魔,徹底滅絕魔患."

"這才是我的真實初衷,可是,似乎絕大多數人都誤會了什麼."

謝丹瓊仰起頭,微微一笑,這一笑,竟是那般的超逸出塵,笑傲天地.

木滄瀾與眾位大將心中轟然一震!

原來謝丹瓊真正的志向,竟是在這里!

屠盡天魔!

原來,我們竟真的誤會了什麼麼?!

"我們戰天魔,所需要的人手,從來就不是大眾,而是jīng銳將士."謝丹瓊淡淡的說道,目光一番,jīng光四she:"更加不需要那些心志不堅的烏合之眾!"

眾將聞言盡都慚愧地低下了頭.

自己軍隊現在的情況,豈不就是一群烏合之眾的不堪行徑嗎?謝丹瓊雖然直接的罵到了所有人臉上,但大家卻實在是沒有只言片語可以予以反駁.

"這一次雖然風聲鶴唳,岌岌可危,但卻也是整肅盡淨我方隊伍的大好時機."謝丹瓊冷冷道:"將所有立場不堅定的,借這個機會清除出去,難道不是好事?真要等到彼時大戰天魔的時候,讓這些人拖我們後腿?!"

有一位將軍憂慮的說道:"但,那些人只是受了蒙蔽,不明真相而已.這樣就一棍子全數打死,對他們是不是有些不公平?相信他們對于出戰天魔一事上,絕無動搖!"

"蒙蔽?動搖?"謝丹瓊冷笑一聲:"既然他們只是受了蒙蔽,那麼,你能夠向他們解釋清楚真相嗎?讓他們不再動搖!"

那位將軍張口結舌,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接著說下去.

若是能說明真相,手上有確鑿證據的話,豈不是早就可以證明了?又何至于被逼到這種地步?

"說到蒙蔽,說道動搖……還是他們心中不能完全信任木帥!"謝丹瓊冷笑著:"若是真心信任,又何至于被人蒙蔽?如何會動搖!既然不能全心的信任,那又留之何用?你敢把自己的後背交給這樣人的手中嗎?"

謝丹瓊的笑容譏誚到了令人渾身難受的地步:"今ri能夠被蒙蔽,那麼,將來到了紫霄天戰場,也被蒙蔽了怎麼辦?你能保證他們他ri不會被人動搖?若是被人動搖了,你的保證有用麼?有意義嗎?!"

"元天限,或者不過就是天魔方面潛入九重天闕的一個卒子!或許在天魔之中也有點身份,但,現在在墨云天,一共才幾個天魔?不過一紙書函,就鬧成這樣子的萬眾離心……屆時我們帶這樣的隊伍去紫霄天,那不是屠魔!"

謝丹瓊重重的說道:"根本就是去送死!給天魔送口糧去了!大張旗鼓的資敵!"

木滄瀾眼中神光一閃,道:"是!魁首說得在理."

謝丹瓊淡淡說道:"大伙現在就各自回去,讓那些心中動搖的,全數自行離去,不用做什麼勸阻,解說,現在的情況,就算勉強留下了也只是禍患而已."

"相信此次清除之後,留下的就全都是鐵杆jīng銳,至少是心志堅毅之士!"

"奮死一搏,未嘗就沒有勝算."

"但一定要注意的是,萬萬不能把別有用心者留下來!那樣,可就真的完了."

謝丹瓊鄭重吩咐一番之後,眾將紛紛疾步走出去.此事可是事不宜遲,越早解決才越有回旋余地.

"木帥,很難受麼?"謝丹瓊看著木滄瀾,問道.

"哎……"木滄瀾長歎一聲:"連聖君都被……"

"嘿嘿……"謝丹瓊淡淡道:"我就不明白,你為何要將所有希望都寄托在聖君身上?難道那個聖君被蒙蔽,你就不殺天魔了麼?"

"天魔自然是要殺的!"木滄瀾怒道,隨即頹然一歎:"只是心中有些無法接受罷了."

謝丹瓊譏誚的說道:"現在的情況,才是真正嚴峻!現在已經不是墨云天需要我們,而是整個九重天闕,都需要我們這些人!若是你在這時候被擊倒了……你才真的是千古罪人!整個九重天闕的千古罪人!"

木滄瀾聞言神情一震.

"你如此的信任聖君,而聖君卻直接鼎證了元天限的身份……你都不覺得這其中有什麼蹊蹺麼?"

謝丹瓊冷冷道:"元天限乃是天魔,這點你我心知肚明,相信諸天高層,也未必就不知個中端倪.而聖君偏偏就在這個節骨眼表明立場,你道這意味著什麼,若是……呵呵呵……"

謝丹瓊冷笑一聲,起身而去:"我現在去看看軍隊,盡力派出隱患,若是木帥還不能夠醒悟,繼續躺著也無妨."

"我也去!"木滄瀾一個翻身從床上爬了起來:"魁首說的果然不錯,木某怎麼能還在哪里躺著!無論如何,也要殺了元天限這個魔頭!"

謝丹瓊笑了.

兩人並肩走出好久,木滄瀾才低低的,卻是重重的說道:"多謝!"

謝丹瓊笑了笑,飄然而去.

一天之後,木滄瀾看著帳中前來彙報情況的幾位將領,默然無語,原本已形憔悴的面容,更見委頓.

有些事情,明白是一方面,但真正接受起來,卻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就算再如何沉穩,再如何飽曆世情的人,仍舊如是!

這一天一夜,各位將軍都把話放了下去,聽憑手下人自行抉擇去處.

"現在情況已經到了這等地步,元天限的聲威已經深入民心,又有聖君作保,聲勢如ri中天,想必大家心中都有所疑惑,不知自己的立場到底如何,是對是錯,是正是邪."

"所謂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到了眼前這等地步,縱然將大家勉強聚在一起,也沒什麼意思;所以心中有想法的,都可以自行離去."

"我等絕不阻攔,更不會留難!"

"但若是生出異心,想著擒拿木帥立下大功邀功請賞的,念在大家相處一場,奉勸一句,不要妄動,當真妄動的,彼此就為仇敵,再不會留手."

"話就說到這里,但凡想要走的,營門已經敞開,可以隨時離去;自己往常賺下的財富,也可以全部帶走.家眷在這里的,也可以將家眷一並帶走."

"君子絕交,不出惡聲.想走的盡管走,但若是大喊大叫做出那義憤填膺之態者,亂我軍心,則殺無赦!"

……

一開始的時候,還有人猶豫去留與否.

但,當看到有第一個人終于收拾了東西走出營寨,而且當真並無人攔阻的時候,這種情況,就變成了一股chao流,幾乎就是一發而不可收拾.

無數的將士,chao水一般的湧出去.

其中更有不少人是攜家帶口,舉家離去.

嚴重者,有些軍營竟然在一下午空了九成有余,余下者還不足一成!

一開始,那些留下的還在怒罵,嘗試挽留yu走者,撕扯拖拉;但到了最後,也都已木然.只是眼睜睜的望著那些個往昔的老兄弟們決然而去,臉上之余一片發自心底的憤怒和傷感.

到得次ri早晨,這股浪chao才逐漸的減少,沒有了.

但,這一夜之間,卻讓天兵閣一方的勢力,驟然減少了將近六成!

"天魔肆虐,為禍九重天闕,我木滄瀾奮起屠魔;心下並無半點私yu,只為弭平魔禍,靖我天闕,從初時的數十萬人沖出di dū,一度曾經聚攏七千萬之眾的兵馬!但世事如棋,人生如夢,好夢由來最易醒;七千萬兵馬,在七天之內,散去九成有余!"

木滄瀾呵呵苦笑:"現在,留下來的,竟然已不足五百萬之數!"

他長歎一聲,臉se更見孤寂.

他手下的一干將軍愧然垂首,半晌無言.

五百萬,這個數字如果單純從數字角度來說,其實還是不少,仍是一股相當數量的勢力.然而,這得分跟誰比較.現在,元天限禦駕親征,分兵二十五路兵馬,合計共有五千萬之數的龐然大軍.而且,後方還有大批的援軍正在陸續集結之中.

再加上自己這邊叛逃的,也是有數千萬之眾的,而這些人之中,只怕將會有不少人加入元天限那一方.

如是此消彼長之下,雙方的兵力對比幾乎去到了一比五十這樣的恐怖地步,甚至于,這個差距比例還有進一步擴大的可能!

而且自己這邊士氣空前低沉,兵無戰心,將也沒有太多戰意,滿目盡是一片頹喪氣氛,如何能夠迎敵?

兵力相差懸殊,己方更無士氣,這仗還怎麼打,還如何打?!

上篇: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第四百九十八章聖君的話!     下篇: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 第五百章 激將!兵臨城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