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 第五百零二章 喪心病狂的天魔  
   
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 第五百零二章 喪心病狂的天魔

對方根本就不急,一點都不急!!

現在的情況,倒像是在打一場長打長有的消耗戰:對方的數千萬大軍源源不斷到來,將這一片萬里方圓的疆域包圍得密密麻麻,當真如同一只鐵桶一般,水潑不進!

但卻偏偏就不急于進攻.

而是開始每一天的小規模斗陣!

當然每一次戰斗幾十萬人,倒也不算什麼小型了,但戰斗場地單一,卻是雷打不動.

這樣的戰爭打法,連木滄瀾都懵了,不知所以.天下間治軍之人,貌似就從來沒有這樣打仗的!這簡直是在拿著士兵的生命開玩笑!

此戰可是元天限禦駕親征,卻又怎麼會犯這麼低級的錯誤?

元天限大帳中,占地遼闊,內中布置得更是富麗堂皇,幾乎就是一座小型皇宮.

雖然是臨時的行宮,但卻是地上鋪著白熊皮地毯,四周更是華麗無比.

元天限愜意的高高在上,側身躺著,意態悠閑之極.

"陛下······"雨遲遲急匆匆的進來,一臉的焦急:"陛下,這仗不能這麼打呀······木滄瀾老jiān巨猾,足智多謀,這樣持續拖延下去,只怕會夜長夢多啊."

元天限還未說話,下面端坐的丞相依落月已經驀然抬頭,喝道:"住口!陛下的決定自有道理!你只需依照策略執行便可,何須多言!"

"可是這樣······"雨遲遲也是知兵之人,焉能不知道這樣做簡直就是胡鬧?徒留于對方無數可乘之機.

但,面對丞相刀鋒一般的目光,一時間竟是說不出話來了.

上方,元天限依然怡然側臥著,理也不理.

"還不速速退下!"依落月森嚴喝道.

"是······這個······是!"雨遲遲低下了頭,一肚皮郁悶的退了出去.

"不是吩咐過?陛下在里面,無論任何人,都不准打攪麼?"依落月冷冷喝道:"誰在外邊當值?"

"這個············"門口侍衛忐忑不安:"這個······小人以為現在戰場雨帥找陛下定有要事……這個……"

"拖下去!砍了!"依落月一聲命令冰寒:"若有再犯者,誅滅九族!"

外面一聲答應,求饒聲絡繹不絕,但隨著一聲慘叫,一切再度歸于寂然.

依落月端詳著只有自己與元天限的大帳,嘴角露出一絲異常冰寒的笑容.

一縷若有若無的青煙,徐徐潛入大帳,隨即又悄無聲息地進入了元天限的身體.

一直側臥的墨云天帝,此刻終于坐了起來,輕聲的咳嗽了一聲雖只輕輕一聲,卻自充滿了一種莫名的威嚴.

依落月眯著眼睛笑道:"陛下,這一次可是收獲不小?"

元天限淡淡的笑了笑長身而起,在大帳中緩步轉了幾圈,道:"本帝這一次元神出竅,收集殘余靈魂之中蘊含的殺戮之氣,果然頗為有效,讓我的傷勢,又恢複了幾分,相信多來幾次,之前的傷損自會大有好轉."

依落月道:"如今戰事不過剛起來ri方長,陛下不必急躁,還是以聖體為重盡可徐徐圖之,只要ri子有功,又豈止是傷勢好轉就算是完全痊愈也非難事.這個九重天闕人口如此眾多······哈哈·……"

滿頭白發身形佝僂的老丞相,此刻的笑聲竟然顯得格外的猥瑣,刻毒.

元天限笑了笑,隨即皺起眉頭,道:"確實如此,可是我始終不明白一點,人族的靈魂力量,我們一族可以予以吸收但······為何就只能用來恢複傷勢?卻不能用來增加修為?"

"按道理來說,這樣的事情是絕對不成立的但凡能夠恢複傷勢的能量,就一定能夠用于恢複修為!而能夠提升修為的能量,卻不一定能夠治療傷勢,這才合理."

元天限皺著眉頭,苦苦思索:"這個中緣由當真是讓人百思不得其解."

依落月猶豫了一下,才眯著眼睛說道:"陛下,這一節,我想,我或者可以給您一個答案."

元天限皺眉:"哦?"

天魔一族曆代都在困惑這個問題,依落月這里竟然有答案?

"咳咳······"依落月咳嗽了幾聲,似是有些難以啟齒的樣子,道:"這些年來,我一直在研究這個課題……為了這個······先後曾經殺了三百余萬人類······除了人類,還曾經……還曾經殺了三百多萬的族人……"

元天限神se絲毫不動,情緒似乎並沒有任何的波動,只是輕輕地"哦?"了一聲.

"我前前後後,將這些身體作比較,每一分每一寸,都曾仔細的比對過;始終發現什麼不同,到了最後,便將活人肢解,進行**實驗,尋找不同所在,終于發現,我們族人的構造,看似雷同,但骨子里始終還是不盡相同的.!

"而我們能夠吸收他們的靈魂力量用于療傷恢複,卻不能增加修為,其最大的可能,便是在這里."

依落月說道.

元天限聞言頓時來了興趣,道:"具體說說,到底有何不同之處?"

依落月為了這樣的一個研究,前前後後殺了將近千萬生靈,更將尸體用來作比對,其殘忍程度可以說足以令人發指!

但元天限居然並沒有覺得有什麼不對勁.

反而很有興致!

"人類在恐懼,害怕,疼痛等充斥著負面感情的時候,他體內,血液中會多出來一些特異的東西;而我們天魔族人沒有這類變化."依落月皺著眉頭說道:"我曾經將這種東西植入族人體內,結果卻毫無效用,只能認定,這種東西為人族特有,無法複制."

"還有一點就是,人類的大腦構造,與我們族人亦有些微的不同之處……"

"第三點不同,則是所謂的能夠不死的高手,在肉身死亡形成了元魂之後,元魂與我們天魔在同等情況下所形成的魔胎,截然不同,具有本質上的區別!"

"本族族人頻死之際所蛻變出的魔胎充滿了毀滅氣息,而人類的,卻是充滿了生機,即使是再衰弱的元魂,仍是洋溢生機."

依落月語調緩慢的說著:"有這麼多差異,也就可以肯定,人類的靈魂力量我們雖然可以利用,卻也只限于補足自身的不足,也就是傷患的補充,但,若是想要用這種力量練功,提升修為,我們卻沒有同樣的身體構造,不能實現……"

"這或許是神明安排下的一個玩笑,並非人力可以改變."依落月給出了如是結論.

"原來······竟然如此."元天限恍然大悟,隨即道:"丞相這些年為了研究這個,想來也付出了不少?究竟殺了多少族人?那里有這麼多的族人可以殺?"

依落月呵呵一笑:"說到這個其實倒也非是什麼難事,陛下知道,每隔幾年,我都要回去本族一次,而每一次,就攜帶過來大量的族人,扮作俘虜······呵呵,他們只以為乃是跟隨我前來建功立業,顛覆天闕,其實……都成了我的實驗品,為了成就萬世之功,些許犧牲卻是在所難免的,人族有句話說得我很贊同,成大事者,不拘小節·……"

元天限臉上一陣抽搐,哭笑不得:"我說來的那些家伙來都來了,怎麼到後來就一個個的全都消失了,原來都被你給切了······不過……這也不對啊,這麼多年,少說也來了兩千多萬族人了······難道你全都給切了?"

依落月不好意思的抓抓頭:"恩……"

"我······"元天限瞪著眼睛,對這一"事實"無語至極.

良久,苦笑一聲:"難怪這件事你一直不敢說,總是遮掩,轉移話題……原來當真都給宰了···…哎……這件事兒,還真是個麻煩事.那其中可是有中天魔王陛下的外甥,還有西天魔王的親孫子······你你……也真是……膽大包天!"

依落月低下頭,也是一陣苦笑,道:"這個······也很難說,為求實驗結果的全面xing,一般的天魔軀體,根本就查不出什麼,只有這些魔王嫡系血脈,才能夠代表魔之本源,才更能清楚地看出個中分別···…這個……當初我也是殺了之後,才知道其中竟有這等人物.

哎……"

"這些魔王陛下,一個個的都想要讓自己的子孫自主發展,匿名立大功,然後論功請賞的時候來個驚喜……殊不知······這樣卻是害了我了."

依落月一陣歎息.

"是你先殺了他們!"元天限瞪了他一眼,頭痛的道:"好了好了……這件事就此按下,以後莫要再提也就是了;等以後見到兩大魔王,我就直接說他們戰死了好了……至于這個發現,也就永遠不要再提了."

依落月點頭.

"還有,他們的英靈棺仍是要准備好,到時候送回去."元天限有些心煩意亂的揮揮手.

"屬下早就准備好了···…"丞相低下頭,也知道做了虧心事.

元天限突然詭異一笑:"丞相,你說人類該不該給你頒一個屠魔稱號,喪命在你手中的本族族人只怕不下數千萬之多,就算是當ri的紫豪,單論殺傷的人頭數也未必比你多多少啊!"

依落月呆了一呆,森然道:"這話固然不假,但死在屬下手上的人族數量卻還要倍數以上于這個數字!"

上篇: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 第五百零一章 戰事起!     下篇: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第五百零三章都去抽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