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第五百一十二章風頭改變!  
   
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第五百一十二章風頭改變!

"是的……還有這個,遣散之後再追殺更加的多此一舉,直接就在軍營里處置了不是省略不少力氣?那時候他們都被天帝的大軍給包圍了,勉強追殺那麼多人,還要不被天帝方面的大軍察覺,根本就不可能,若是那些人是被天帝方面的人馬給殺了,那或者才有可能……呵呵,我就是說有可能,可能xing比較大一點而已……"

"這其中疑點實在是太多了,太多太多的不合事理,不合情理,與事實不符了."

"對,那為什麼要這樣抹黑木滄瀾呢?他本來就已經受千夫所指了,至于這麼再多踩幾腳嗎?"

"這其中只怕是有古怪吧."

"是的,那麼,古怪在何處?"

"這些士兵卻是是真的死了,若是這麼說來,若不是木滄瀾那邊動的手腳,最有可能是死在誰的手里?"

"你這說的是廢話,既然不是木滄瀾那邊?肯定是陛下那邊下令處死……"

"噓!噤聲!"

"我就是說一個可能xing,又沒一定說是陛下干的,只是可能xing比較高而已!"

……

"天下這麼亂,我們到底該相信誰呢?"

"這個這個……"

前後也就五六天的時間之後,墨云天的輿論已然從所有人齊聲大罵木滄瀾,莫名地演變成了一團迷霧.

太太多多的人都開始迷惘,不知所措……

還有一些有心人,也開始思考,開始追尋所謂的'真相’.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

"木天瀾若是當真有心要造反的話,他這麼多年來只怕早就造反了!何必要等到現在呢?他一直就是巔峰權勢好不好!"

"既然造反不是木滄瀾的初衷本意,那麼他為什麼要這麼做,其中究竟有什麼原因營造了他的義無反顧呢?若然不是利yu熏心,又會是什麼呢?"

"那些被殺的人可都是墨云天的軍人,既然已經主動地離開了木滄瀾,為什麼還是被殺了?"

"天帝陛下可是曾經作出承諾既往不咎的."

"難道說天帝陛下食言而肥?君無戲言,不至于吧!"

"那可是大小數百萬人啊……"

"這到底是為了什麼呢?費解啊!"

"還有就是現在這戰局進行得也是詭異萬分的,天帝那邊分明占據壓倒xing優勢,穩占上風,卻是遲遲不予以優勢兵力,進行大規模決戰,而是一場一場的讓軍士們對拼,那簡直就是送死的戰略……"

"我聽說,只是聽說,當天魔受傷的時候,想要快速恢複過來,就需要大量的靈魂之力……"

"這個有什麼,早就有過類似的傳聞,還聽說,只要是高深武者都知道天魔的這個能耐!"

"咳咳,我是說…我其實是說……之前木滄瀾不是說……不是說……"

"啊,你是說天帝陛下需要大量的靈魂之力?那就是說……"

"呵呵……我只是隨便猜猜,隨便說說,只是可能罷了……"

"還真有這可能,我也聽說過天魔一族的確是有這樣的邪門本事……"

"那這樣說來……豈不是說天帝陛下真的就是……"

"天魔?"

"這……這話豈能是隨便說的?"

"但這麼多事情,所有事情都指向……毫無道理啊……"

正所謂物極必反,莫天機的手段運用的純屬至極,開始從相反的方向,產生了微妙的輿論影響.

而且,正在交戰的雙方大軍,也開始了猜忌之意,各有顧慮,各有留手,雙方傷亡數字銳減.

但,元天限對于這樣的形式轉變卻不能作出太大的回應;因為……經過莫天機這一次大爆炸之後,元天限好不容易才恢複回來的一點元氣,又直接被砸會了冰點.

甚至于神魂方面的受創,比之書畫雙王那一次還要更加嚴重!

大把的天材地寶吃下去,卻也只能彌補身體外傷和修為實力,並不能彌補神魂創傷.

所以元天限也很無奈,若是不死大量的人口,怎麼能夠迅速地彌補過來?所以雖然明知道輿論風向已經有些拐彎,卻也只能硬著頭皮繼續往下走.

只盼望死的人更多一些,這樣神魂能量就能夠充足一點,自己也好快些恢複過來,然後把木滄瀾一舉剿滅,再轉頭對付大陸風chao,那就相對容易多了.

隨著輿論的風chao再度興起,慢慢的又開始衍生了其他的言論.

"嘿,你知道麼?"小聲的.

"什麼事?"

"附耳過來……"

"怎麼這麼神秘?什麼事啊?"

"聽說在那邊的某場戰斗中,發生了一次空前暴烈的大爆炸,天帝陛下從中飛出,渾身黑氣彌漫……"

"黑氣彌漫?怎麼會這個樣子?"

"啊!對啊,黑氣啊……據說……那就是所謂魔氣!天魔之氣……"

"嘶……這怎麼可能,天帝陛下他……"

"噤聲!臥槽尼瑪你想死啊……想死也別害死老子……"

"這這這……這太匪夷所思了吧,真正的出人意表……"

"是啊."

"難道木帥說的其實是……真的?"

"這個……這個,不予置評."

有一個人知道,就有兩個人知道,有兩三個人知道,就有兩百人知道,慢慢的,整個墨云天大街上,都在交頭接耳,神神秘秘.

于是乎,不斷的有這樣的聲音傳出來.

"嘶~~~"

"臥槽!"

"不會吧……"

"臥槽臥槽臥槽……"

與此同時,木滄瀾以往的一些戰績,一些態度,也被有心人廣為散播.

"木帥其實是好人啊……"

"是啊,我還記得,木帥曾經寫過一首詩;叫做……萬馬千軍出墨云,戰場白骨守忠魂;甯將此身付沙場,不負蒼天不負心!"

"哎,木帥守護了墨云天百萬年啊,實在是保家衛國的好人哪……"

"元天限是天魔聽說沒?這個事情已經被證實了,證據確鑿呢……"

"慚愧慚愧,想我等之前根本就是一群傻*,在天魔的yin威下生活了這麼多年還不知真相,若不是木帥……真的要被蒙在鼓里一直到死,那才是徹頭徹尾的悲哀呢……"

"這個消息可靠麼?"

"草,你懂個屁!來來來我于你詳細解說,說完你也就明白了……"

"嗚嗚…原來真相是這樣…我們對不住木大帥啊……"

"我該死啊……我前天也還罵他來著,我真過意不去啊……"

"我也該死啊……"

"我們要為木帥正名!"

"天魔魔孽滾出墨云天!"

"你這話就不對,應該是殺死殺乾淨這些個魔崽子!"

"草他馬的;我那個不爭氣的兒子還在元天限軍營里服役,老夫立即寫信狂罵那個小兔崽子,居然與天魔為伍,簡直就是人jiān……"

戰場上的氣氛慢慢地變得有點詭異了起來.

七八天過去,雨遲遲赫然發現,在自己發號施令的時候,帶著疑惑望向看自己的眼神越來越多,越來越密集.

而且,將士們也似乎都有些打不起jīng神,士氣空前萎靡.

還有些人,動不動就往一個帳篷里跑,好多人在那里面悄悄的說著什麼……只要自己一進去,立馬鴉雀無聲.

戰斗起來,一個個的也不再像之前那樣嗷嗷叫,而是有氣無力地……

唧唧喳喳的繁雜聲音越來越多,雖然只是四下里的,但雨遲遲本人已經聽到不止一次了……

"天魔……"

"陛下……"

"不知道……"

……

而木滄瀾那邊,這會卻有些悠閑了起來,雙方每天的戰斗似乎就是在應付公事,原本一場大戰,一天下來,雙方怎麼也要死傷個十幾萬人,但連續這幾天,尤其是最近一兩天,幾乎就沒什麼死傷……

就好像是兩支軍隊商量好了,在戰場上你打你的,我打我的,然後咱們演一場戲,就這麼對付過去了.

劍來如風,招招落空.

刀出似電,刀刀劈風.

拳來無力,掌出如棉……

反正就是所有的攻擊,全部都不具備最基本的殺傷力,怎麼可能有傷亡呢?!

"這他麼的也叫做打仗!"

雨遲遲急疾召集眾將,一陣破口大罵:"你們他媽的就是這麼打仗的?如此的玩忽職守,如此大逆不道!如此……"

迎接他的,卻是眾將充滿質疑的,還有些疑惑的特異眼神.

其中一位愣頭青將軍終于忍不住,大聲質問道:"雨帥,兄弟們想要一個解釋……天帝陛下到底是不是天魔?您想必是知道真相吧,您可是天帝陛下的近人哪!"

雨遲遲聞言之下鼻子都氣歪了:"你這是什麼混賬話!這等叛逆的謠言你也相信?竟還問出口來,簡直就是不可理喻"

"怎麼就是混賬話了,若是不是,天帝陛下為什麼不拿出證據來鼎證自己?讓我等再無疑慮?"那人梗著脖子不服,兀自大聲反駁.

"混賬東西!難道你要天帝陛下脫光了一絲不掛的讓你來仔細檢查檢查不成嗎?"雨遲遲氣的滿臉通紅,直接口不擇言了.

那個愣頭青明顯還有些不依不饒,不服不忿,雨遲遲捏著眉頭下令:"來人,把這混蛋東西拖下去,重打兩百軍棍!"

在一片沉默之中,愣頭青被拖了下去.

…………

上篇: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第五百一十一章物極必反!     下篇: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第五百一十三章禦座蒞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