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第五百一十五章九劫重聚【二】  
   
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第五百一十五章九劫重聚【二】

顧妙齡臉上升起了滿足之se,還有女兒家獨特的羞澀紅暈,低聲道:"趕緊放我下來……你這小傻瓜,還這麼多人看著……"

顧獨行呆呆的放開,連連點頭,道:"對!對!小妙姐臉皮薄,我等沒人的時候再抱好了."

"嚶嚀~~"顧妙齡頓時捂住了臉,真真是羞得無地自容.

這個一輩子只知道劍,不知道其他的糊塗家伙,說的都是些什麼啊……

旁邊,因這一句而響起一連串幸災樂禍的大笑聲,當然是只要有熱鬧就看的羅克敵等人.

在顧獨行要殺人一般的目光逼視之下,羅克敵仍舊大笑如故,一派甯死也要笑個過癮的德行.

難得有了嘲笑顧獨行的大好機會,羅克敵若是輕易放過了,簡直是自己都覺得對不起自己.

更對不住這些年在他手下遭到的毒打,今天一定要笑個痛快,笑個夠本……

便在這時候,梅夫人已經與謝丹瓊彙合,而傲邪云的妻妾也與他湊在一起,大家都是久別重逢,簡直就有說不完的話,談不盡的話題.

莫輕舞也已經與久違的兄長莫天機湊在一起敘話;只是,莫天機在最初的興奮之後,神se間卻有些淡淡的焦灼,眼神也有些游離,似乎在尋找什麼期盼久已的物事……

卻又偏偏尋找不到.

莫輕舞見狀大發嬌嗔,連連跺腳:"二哥,我說你今天這是怎麼了?難道是歡喜得傻了不成?自家的親妹妹就在你身邊跟你說話,你卻在哪里神思不屬,你真對得住我."

莫天機啊啊兩聲,急忙道:"對,對,這件事實在是應該好好考慮."

這話說,簡直就是驢唇不對馬嘴,甚至是欠揍至極!

如果真要要按對話上說,那可不就是欠揍至極麼!?

莫輕舞為之氣結地望著自己二哥,干脆一扭頭,再也不理某人,氣鼓鼓的回到了楚陽身邊.

二哥真真是太討厭了!

虧我這些年一直想著他,沒想到他卻是半點也不想我這個妹妹,太傷心了……

這時,謝丹瓊的人已經將飛舟上的人都迎接了下來,劃出單獨的一處營地,殷勤接待趕來的援軍.整個大營之中,充滿了歡聲笑語,氛圍空間的歡快.

縱然是在戰場上,那種興奮之情,卻也讓人明顯的感覺到.

尤其是斬夢軍久別重逢,多少好兄弟都有一種恍如隔世重逢的感覺,彼此抱在一起,再也不肯撒手.

便在這時,待在楚陽身邊的莫輕舞突然發現莫天機好似一下子jīng神了起來.

不由一怔,偷偷循其目光看去.

這會的莫天機心中眼中只得一人,顯然就沒想到會有人在刻意觀察他,只見他居然整了整衣服,撫了撫頭發,咳嗽一聲,清了清嗓子,查看了一下自己全身上下,確定了沒什麼任何的問題,才猛地一下子挺直了腰杆,擺出一副玉樹臨風的做作造型,用一種很沉穩很大氣的表情,大踏步往前走去.

口中爽朗的大笑:"哈哈哈……樂兒姑娘,我就知道你一定會來,真真好久不見,樂兒姑娘風采更勝往昔,真是可喜可賀!"

在他的對面,有一名俏麗的白衣少女,正自從飛舟上走下來,瘦弱的嬌軀,似乎要被風刮起來.

莫輕舞一雙眼睛幾乎就要震驚得鼓出了眼眶.

原來是這樣?!

她太明白自己二哥的心思了.

自己這位二哥,素來就是大山崩于面前也不會變變臉se;縱然是面對皇帝,天帝,聖君之輩,也不會讓莫天機這麼注重自己儀表,還很刻意的專門檢查……

可今天居然對楚樂兒這個處處跟我作對的黃毛丫頭露出這幅豬哥像!

簡直是可忍孰不可忍,叔可忍嬸也不可忍!

"二哥叛變了!"莫輕舞輕輕跺腳,顯得懊惱至極!

你難道都不知道這小丫頭經常為難你妹妹麼?經常和我吵架麼?你都不知道她死活都不同意我和楚陽的事麼?天天打擊我,沒事就來找我打架!……

莫天機,你可是我親哥哥啊!你居然就這麼立場不堅定的叛變呢……這小丫頭到底有什麼好!

察覺了莫輕舞的異常,楚陽詫異的低頭:"咋了?咋的了?"

莫輕舞憤怒地說道:"你看看那個莫天機,可是把我氣壞了!真混蛋至極!"

楚陽舉目看去,只見莫天機和楚樂兒在彬彬有禮的說話,沒發現什麼異常,納悶道:"沒事啊……你在生什麼氣?這不挺正常麼?"

莫輕舞由衷無力的長歎了一口氣,只覺得更加沒jīng打采起來.靠在楚陽懷里,一句話也不想多說了……

在這一刻,突然體會到了楚樂兒之前對自己的感覺:就這小黃毛丫頭,居然也想要當我嫂子……

原來,這就是對搶了哥哥關懷之人的那一份嫉妒麼?!

最外圍,最後才以"高姿態"現身的談曇談大魔王正在與芮不通,羅克敵大打出手!

當然不是那種高來高去真的火並,而是就在地上,有如地痞流氓一般,拳拳到肉的惡劣斗毆;你抱住我,我抱住你,你這邊打我一拳,我那邊就還你一腳!

打的鼻青臉腫,打的興高采烈.打得鼻血長流,打得重徹心扉,卻兀自在哈哈大笑,竟是樂在其中,你說這上哪說理去?!

這讓正在激動之中的幾個女人都是心中慨然長歎:男人之間的友誼,真真的難以理解,這都什麼跟什麼啊,你說打就打唄,就不能往肉多的地方招呼,就是喜歡眼睛上瞄,好像不是所有人都變成熊貓就不算完.

久別重逢,難道就不能好好地坐在一起說說話麼?敘敘離別之情麼?非要先打一頓,還得打到鼻青臉腫來發泄興奮,要不都不算完……男人啊,真真是一種奇怪的動物……

好一陣的忙碌之後終于一切都重歸秩序,全部都布置得井井有條了.

謝丹瓊家人團聚,紀墨夫妻重逢,談曇攜眷而來;傲邪云妻妾圍繞……

謝丹瓊專門給這些人布置了好幾個單獨的帳篷,讓這些久別重逢的鴛鴦們進去敘話;隨即,就帶著剩余的人一路說說笑笑打打鬧鬧進了大帳內中.

謝丹鳳撅著嘴走進來,那表情竟是跟莫輕舞差不多的樣子,一臉毫不掩飾的不高興.

因為謝丹瓊也沒說幾句話之後,就在一片'重se輕友’的指責聲音里,帶著自己的老婆溜了.

這讓看到了自己哥哥興奮莫名的謝丹鳳被兜頭澆了一瓢涼水.

而談曇那邊,偏偏還在那邊大呼小叫的跟羅克敵打架,自己想要找個肩膀靠靠都找不到人了,能開心才怪了呢!

最後,談曇和芮不通羅克敵這幾個貨都是鼻青臉腫,頂著兩只熊貓眼的進來了,坐了末席.

木滄瀾在一邊陪客,好歹先招待著吃了一頓飯,來者是客,這頓接風宴怎麼也是不能省的.

這頓飯吃下來之余,木滄瀾心中竟是放心了許多.

這幫人剛才看起來瘋瘋癲癲,沒點正形,但現在看起來卻是順眼得多了,一個個彬彬有禮,盡顯大家風度,宛如世家子弟一般.

不管是談吐學識,一個個都是不凡.

這個情形讓木滄瀾心中安定了下來.

最害怕的就是,若是都像先前那個莫天機一般瘋狂,這個墨云天恐怕真的要在這世界上消失了……

其實這也在情理之中,這些人除了談曇之外,全都是貨真價實的世家子弟,世家子弟的基本做派早已烙印在其骨子里,適當的場合做適當的儀態本就是恰如其分,理所當然.

至于談曇,這家伙的王者氣派早已融入身心,舉手投足之間都是王者之風,盡管這貨長得磕磣,但那王者氣派可是貨真價實,就算比諸鐵補天,元天限,甚至雪淚寒也是絲毫不差滴,而木滄瀾對這個氣度可是至為敏感,自然是半點小覷之心也不曾有滴.

但木滄瀾還另外感覺到一種味道,雖然大家都在熱火朝天的喝酒,但看著自己的眼神都是多多少少有一點:你這老頭還不退場,怎麼這麼的沒眼se呢……

就是類似這樣的一種意味.

這種心情,木滄瀾絕對可以理解;因為他現在真的想要退場了,所謂人同此心,心同此理,他現在又何嘗不是找個安靜的地方和夢無涯兩個人好好聊聊,安安靜靜的喝點酒……

這種心情,大家其實都有.

但老夫總得要把今天這個場面先穩住,先過一圈,這是起碼的禮數啊……

酒過三巡,木滄瀾站了起來:"各位久別重逢,想必有不少話要說,老朽這廂年紀大了,就先回去休息了,諸位恕罪則個;無涯,你跟我來我有點事情問你."

夢無涯也是如蒙大赦的站了起來:"好."

兩個人走了出去,才剛走出帳門,就聽到里面"轟"的一聲鬧了起來,一個聲音洪亮的大叫:"哇哈哈……來,開喝!羅克敵,你不喝得鑽桌子你就不是個男人!"

隨即就是嗷嗚一聲狼嚎:"好啊,只要我喝多少你就喝多少,就絕對沒問題!你敢麼?"

"我還能怕你這個混賬家伙!來來來!我先來,你丫的跟著我喝!"

"我今天要是喝不趴下你,從此用jiji走路!"

……

木滄瀾苦笑一聲……用jiji走路?你丫真行!真有那麼了得麼?!

上篇: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第五百一十四章九劫重聚!     下篇:第八部 獨裁蒼穹 道個歉,說明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