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 第五百二十八章 九劫、天帝之戰【九】  
   
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 第五百二十八章 九劫、天帝之戰【九】

元天限眼中急速的閃過一絲莫名的神se,淡淡道:“雨遲遲,你對我忠心耿耿,本王自然心中有數,不管我是什麼身份,只要你願意繼續效忠于我,本王可以擔保你之未來仍舊飛黃騰達,光耀後世,就算是成為這片天地新一任的帝君,那也是毫不困難的事情,只要你仍肯效忠,就是這麼簡單的選擇!”

雨遲遲咽了一口唾沫,無神的說道:“原來您竟真的是天魔……”

一時間,竟然有些失魂落魄。

元天限眼睛轉向楚陽等人,便要出手搏殺,突然聽見雨遲遲一聲如同錐心泣血的慘嚎:“既然你是天魔,那你當初為何要救我xing命?”

元天限霍然回頭,看著雨遲遲。

雨遲遲已經狂亂了起來,瘋狂大吼,聲音淒厲,宛若錐心泣血一般,似乎隨著叫聲,他的五髒六腑也早已經化作了灰燼,變成了粉碎,那般的痛苦!

“既然你是天魔,那你為何又要收我為徒?授我藝業?”

“既然你是天魔,那麼你當初既然將我逐出師門,卻又為何還在墨云天軍中,繼續為你效忠?”

“你索xing讓我死了不好嗎!不好嗎!讓我離開不好嗎?為何要一路以來這麼的欺騙著我,讓我為了你死心塌地,為了你忠心耿耿,為了你,我無論什麼事情都肯做,為何?為何你真的是天魔?!!”

雨遲遲大聲的叫喊著,大聲的質問著。充滿了痛苦和矛盾。眼中淚水,竟然滂沱而下。

軍中一直都知道雨帥來曆神秘,但卻誰也沒有想到。雨遲遲,居然就是元天限的徒弟!

而元天限,除了師徒關系之外,對雨遲遲竟還有大恩。

元天限的眼睛看著雨遲遲,注視良久,油然地歎息了一聲,說道:“看來。你是不願意繼續效忠于我了?”

“效忠你,我願意!”雨遲遲突然放聲大哭:“到什麼時候我都願意效忠你!可是你是天魔,你是天魔啊!讓我如何繼續效忠于你?”

他哆嗦著。痛哭著,那是一種至極的絕望!

元天限緩緩點頭,道:“好,好!好!!”

連說三聲好。每一個字。都比前一個字語氣更重,怪笑道:“既然選擇,立場分明,言出如風,縱悔亦遲,想不到你最終也背叛了我!呵呵呵呵……你們人類當真是統統該死!無一該活!統統該死!”

雨遲遲痛苦萬狀的問道:“當初我家破人亡,你為何要救我?你身為天魔,怎麼會有那麼好的心腸?”

元天限冷酷的站在空中。冷冷說道:“救你的原因?很簡單啊,因為你家破人亡。就是我造成的。”

“什麼?!你說什麼?”雨遲遲猛地退後一步,腳下一個踉蹌,張大了嘴,如被雷擊一般,不可置信的看著元天限。

“我說的還不夠清楚麼?你爹,就是我殺的!你娘,也是我殺的!”元天限仰天大笑:“誰讓他們無意中發現了我身負天魔氣,對我的身份起疑!哈哈哈哈……我若不殺他們,豈非會對我造成威脅?”

“至于你……我只是想要一種體會感覺,才選擇收你為徒,傳你武功,後來又逐你出門;因為你不配做我的嫡傳弟子;至于卻又讓你回來做我的奴才,你想來很想知道這一切都是為了什麼?”

雨遲遲失魂落魄的問著:“為什麼?為了什麼?”

這一刻,他心中已經被巨大的驚訝充滿,完全的不可置信,一切的一切都在瞬時傾覆,只覺得自己現在是身在一個噩夢之中,一切都不是真的,竟然忘記了悲傷和憤怒。

整個人只是處在本能的喃喃自語之中。

“因為我想要這樣的感覺:我殺了一個人的全家,他與我有血海深仇,但我偏偏要這個人在我面前當奴才……不知真相的他,越是對我恭恭敬敬,越是天天對我歌功頌德,我心中就越爽越開心!”

“哈哈哈哈……”元天限仰天長笑:“看著一個人對自己最大的仇人盡心效命,天天跪拜,當了奴才還要樂在其中,樂此不疲,這是一種多麼大的樂趣……這是一種何等的成就啊……這才是我最大的享受,是我快樂的最大源泉所在,哈哈哈哈……”

原本尤自懷疑自己身在噩夢之中的雨遲遲,聽過這番話,整個身軀都顫抖起來,渾濁無神的雙眼,突然間就恢複了銳利,整個人陷入了一種近乎癲狂的情緒之中,喃喃道:“真相竟是如此麼?竟是如此麼?”

突然間大吼一聲:“你這個豬狗不如的卑鄙小人,你這個滅絕人xing、毫無人xing的魔崽子!元天限,臥槽你老娘親!我要殺了你,啊啊啊啊……”

劇烈的吼聲中,雨遲遲整個人飛身而起,向著元天限的所在地沖了過去!

雨遲遲的整個身子在這一刻,竟然化作了一道流光。

他甚至沒有使用兵器,就這麼赤手空拳的沖了出去,咬牙切齒,一往無還。

雨遲遲,畢生的夢想,畢生的目標,畢生的信念,在這一刻都是轟然塌陷,徹底瓦解!

沒有人阻攔,但人人都知道,此際的雨遲遲除了一死,再也沒有其他的道路可走了!

或者,以戰斗的姿態死在元天限手中,已經是雨遲遲最好的歸宿,或許雨遲遲沖過去,並不是為了報仇,只是為了速求一死而已。

元天限的眼睛里也閃過一絲很古怪的神se,可是他卻並沒有任何猶豫,看著雨遲遲沖近,一只手突然整個化作了詭異的黑煙,咯咯怪笑道:“就憑你也想要屠魔嗎?就憑你也想要當英雄嗎!”

黑煙極速彌漫,瞬時已經將雨遲遲全身盡數籠罩。元天限手起掌落,向著雨遲遲頭頂拍落,顯然意在必殺。一掌了結這段因果。

可是,在落下的那一刻卻突然有了一個極為短暫的停頓。

那絕對是一個不該存在的停頓!

很短暫,幾乎讓人無法察覺。

就因為那一個停頓,來自于雨遲遲近乎瘋狂一般的一百多掌就在這短暫的停頓之中,噗噗噗的全數落在元天限的身上!

元天限一聲怪叫,突然吐出一口黑se血液,渾身上下發出幾聲咔咔的聲音。似乎骨頭也因此斷了幾根,大怒道:“孽畜!”

一掌拍落!

啪!

雨遲遲的大好頭顱就這麼爆裂成為漫天血霧,但。已經失去腦袋的身體卻並沒有停止前進的余勢,依然有兩腳飛起,狠狠地踹在元天限胸膛位置。

元天限暴吼一聲,一拳即時沖出。竟將雨遲遲的整個身體打得粉碎!

無盡血霧。就在空中徐徐漂逸。

墨云天軍方第一人——雨遲遲,就這麼死在元天限手中,尸骨無存!

“哈哈哈……想要殺我?我先殺了你!哈哈哈……”

血霧彌漫之間,元天限一聲大喝:“還有誰敢上來送死?”

目光凶殘萬狀的從四周眾人臉上劃過,突然桀桀怪笑:“再有想當英雄的,就與雨遲遲這個叛逆一般的下場!你們可都看清楚了嗎?”

一側,莫天機輕輕地歎了口氣。

楚陽也幾乎在同時輕歎了一口氣。

紀墨詫異道:“咋了?這是咋了,啥意思啊?”

楚陽與莫天機都沒有說話。而身邊顧獨行,謝丹瓊。傲邪云等人卻都露出若有所思的神se。

元天限殺了雨遲遲,卻並沒有吸取他的靈魂之力;而是任由飄散。

在外人看來,雨遲遲或者死的壯烈;死的大義凜然;因為,他是為了屠魔而死。

但,以他的實力,實在是做不到對元天限造成這麼大的傷害的;縱然是元天限現在已經虛弱到了一定的地步,憑雨遲遲的實力依然做不到的!

可現實的結果,雨遲遲卻如奇跡一般的做到了!

這其中卻是大有蹊蹺,但洞悉其中蹊蹺的楚陽和莫天機等人都沒有說破。

元天限身份曝光,人魔殊途,彼此立場分明,再說什麼叛逆之言,大有畫蛇添足之嫌,可元天限偏偏就那麼說了!

或許雨遲遲真的是心灰意冷,真的是抱著一死的念頭沖上去,他是真的不想活了。

而元天限是故意的!

那絕不該出現的那一停頓竟是元天限自己造就出來的!

故意讓自己的徒弟把自己打傷,然後才出手殺了自己的徒弟,刻意地營造出這樣的聲勢……卻偏偏放棄了雨遲遲的神魂,讓他可以存著一點真靈,得入輪回,轉世重生。

他明白事到如今,自己的徒弟已經活不下去了;但他卻以那最後的這一點點時間,利用自己的天魔身份,為自己的徒弟……制造一點點的死後哀榮!

因屠魔而死的烈士!

這足夠讓雨遲遲的家人在今後的漫長歲月中傲然不衰,屹立不倒!

楚陽輕輕歎息:難道這滅絕人xing的天魔……居然,也會有這樣的感情麼?

難道,魔也有情?!

楚陽心中有些嗟歎:或許,書狂等人乃是元天限造成的悲劇;但,雨遲遲的家人,真的是元天限所殺麼?

雖然元天限本身承認了,但,楚陽認為不是。

但雨遲遲已死,究竟是不是……已經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元天限終究還是為這個弟子,做了一些什麼——縱然如此苦澀和絕望!

…………

。)

上篇: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 第五百二十七章 九劫、天帝之戰【八】     下篇: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 第五百二十九章 九劫、天帝之戰【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