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 第五百二十九章 九劫、天帝之戰【十】  
   
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 第五百二十九章 九劫、天帝之戰【十】

不過不管真相如何,隨著雨遲遲的隕落,一切盡都隨著煙消云散。

眼前,就只有一位屠魔勇士因屠魔而隕落而已!

另一方面,卻也意味著真正的屠魔戰火就此點燃、爆發!

“動手!”

莫天機一聲斷喝,果斷下令。

空中瞬時間狂風大作,紫邪情、虎哥和劫難神魂,楚樂兒,墨淚兒等人都退了出去。

場中只剩下了楚陽與九劫兄弟。

作為場中唯一一名留下的女xing,莫輕舞稍落後于楚陽半個肩頭,靜靜地站立著。

逼出元天限的真身,只不過是達成了既定策略的第一個目標,只不過是一個開始,而真正的重頭戲,還在後面。

畢竟,在眾目睽睽之下殺死墨云天帝,與殺死天魔,那可是截然不同的兩回事。若是殺死了一方天地的天帝陛下,事後不管怎麼說,不管是出于什麼理由、什麼動機、什麼初衷,怎麼也還是會面臨無窮無盡的麻煩追究。

就算墨云天本土的實力奈何不了自己這些人,那麼,來自于九帝一後這個階層的合力報複,也足以讓眾人徹底魂飛魄散:既然是能殺得了元天限的人,那就可能殺了我!

——在這樣的思想趨使之下,楚陽等人絕無可能與九帝一後中人共存,除非一方徹底死絕才算完事。

但如今元天限露出了天魔真身,身為天魔之事已然為人所知,為許多人所知,這對于莫天機等人來說,就太有利了,等于是再不需要有任何顧忌了!

此役之名目已經由覆滅一方天帝,變成了屠魔大事,變成了英雄壯舉。

若仍有有心人要利用這件事針對楚陽等人,也不用楚陽等人反擊,估計早就被一干群眾先一步給消滅了!

然而戰局至此,戰況卻是與之前大有不同,元天限真身現世,行事自然再無任何顧忌,兼且戰力大複之下,勢必比之前更加難以應付,普通的人海戰術對其難有效果,甚至可能會造成負面影響,所以除楚陽、九劫之外的所有人,盡都退下,只留楚陽等一干人圍剿飛魔!

紫邪情等人都知道,楚陽莫輕舞莫天機等十個人乃是一個不需要刻意布置的天然完善陣勢,自己等人勉強留在這里,非擔幫不了忙,反而會影響陣勢的正常運轉。

所以,紫邪情等人都退將出來,只是對著重新湧出來的一干天魔眾大開殺戒!盡量的,將中間的部位空置出來,留給楚陽等人作為決戰之用。

絕不讓任何人前去干擾此戰,更要阻止任何人給予元天限提供助力。

半空中,木滄瀾與依落月這兩人眼下也幾乎已經打到了油盡燈枯的慘淡地步;後勁漸漸不支的依落月也終于顯露出天魔本相,非如此斷斷難以應付木滄瀾有如拼命一般的攻勢。

下面,四大護衛、紫邪情、墨淚兒、虎哥、楚樂兒等人對著從元天限結界中冒出來的天魔大打出手,這些人隱隱以九劫合圍為中心而形成第二道合圍帶,除了阻止外界的天魔眾支援元天限之外,也有萬一元天限突破九劫合圍之後,可以稍阻其逃遁的意思。

劫難神魂剛才正面承受了元天限一次爆炸,幾乎失去了再戰之力,若非他的體質特異,只怕早已元身崩潰,灰飛煙滅,不過現在也就只能化作了一片灰煙,在戰場上空盤旋,所有的天魔眾死去之後的靈魂之力,靈魂靈體,盡數都被他統統吸收。

徹底消除後患的同時,也在恢複傷勢,同時壯大自己,往昔只有天魔吸收人族靈魂,今朝風水輪流轉,卻被其他人倒過來吸收他等隕落後散逸的靈魂元力。

劫難神魂的傷勢雖然漸有好轉,但說到主動攻擊,卻仍是力有未逮。

雨遲遲麾下的一干將軍眼看著雨遲遲慘死,又看到突然冒出來這麼多天魔,一個個的呆了一下,突然有人大吼一聲:“還傻愣著等什麼!還不滅絕天魔!大伙殺過去啊!!”

眾人發一聲喊,四面八方的包圍上來。

連木滄瀾一邊的高手,加上雨遲遲這邊的將士,,竟自有意無意地形成了第三層合圍包圍圈人眾變成了一個巨大的鐵桶一般的包圍圈,將一眾天魔盡數包圍在里面。

不管之前有多少的私人恩怨,難解冤仇,但,在真正面對天魔的時候,所有人都是盡棄前嫌,同仇敵愾!

戰斗中,縱然遇見之前打生打死的老對手,頂多也不過就是不好意思的苦笑一聲,說幾句狠話,但該合作的還是要合作,並無一人因私怨而放縱天魔。

“王老三,你他娘的記住,今天是老子救了你一條命,老子居然也有救你的一ri,蒼天作弄啊!”

“草,你丫的不就是湊巧救了老子一條命麼?老子一定救回來你一命!過了這事兒明天還是要跟你干,不死不休!”

“草,老子還能怕你?”

“秦武,你這混蛋,你殺了老夫侄兒的事明天再與你算賬!”

“你今天跟我算賬我還沒空呢……先殺天魔,咱們的事兒,以後再說,媽的,人活著還能怕報仇?說好了,等滅盡了魔孽的第二ri,就是了斷前仇之時!”

“王二,你這無利不起早的yīn險貨,今天居然也會救人!”

“滾你祖宗的,這麼多天魔還堵不住你的臭嘴!你丫有種等著的,看改天老子不弄出個陷阱就坑死你!”

…………

兩只大軍,幾乎在極短的時間里,就互相融入,全無芥蒂。

高空的戰斗咱們管不著,但是,地面上這些魔崽子,卻休想有一個人能夠逃出去!這是所有人共同的認知。

元天限目光極端複雜地看著下方的戰場,看著自己的天魔屬下慢慢的變少,慢慢的成為大海中的泡沫漸次消失殆盡。

親眼看著自己的得力屬下,也是聖人級別的高手在顯露出天魔真身之後,被一擁而上的一大群高手瞬時淹沒。

有人很干脆地直接用自己的身體當做武器,放棄了嫻熟的功夫招法,以最野蠻、全無技巧的方式,將天魔死死抱住,卻又並不是自爆,因為己方人多,一旦自爆,傷敵之余更會傷己,而哈哈的狂笑著,任由自己的戰友把自己和不能動彈的天魔一起打成碎肉……

九劫一劍主已經擺出來劍主天下的陣勢,不斷地積蓄著自身力量,准備著霹靂一擊,一擊絕殺的時機到來!

莫天機仔細的看著元天限的面se,淡淡的說道:“飛魔大人,你都看到了麼?這就是九重天闕!你們永生永世都想要得到,但卻是永生永世也注定得不到的地方。”

“不管我們這些人彼此之間有多少仇怨,但,一旦在面對你們這些個天魔魔孽的時候,不會有人退縮,也沒有人記著什麼私人恩怨。”

“不要說你做了一百萬年天帝;不要說你並未做出來什麼好事……就算是你為墨云天做了幾百萬,幾千萬好事,但當你身份暴露的之ri,就是要被眾人群起而攻之時!”

“這不是忘恩負義,而是……是由你們天魔本質所決定的,非我族類,絕誅之!”莫天機的話聲音很平和,但說出來的話,卻如同一柄柄最鋒利的利刃,狠狠地刺入元天限的心中。

元天限額頭正中那個**閃爍了一下濃郁的黑氣,淡淡道:“我族本就從未想過,能夠將你們人類收為己用,我們要的從來就只有這個空間,這個地方,如此而已。”

他淡淡的說道:“其他的所有一切都不重要,比如你們人類,如何對待我們真的無所謂,屆時全部殺光也就是了,真的不重要。”

“既然如此,那你剛才還在惆悵什麼?”莫天機淡淡的道:“既然如此,你為何不索xing讓雨遲遲神魂俱滅?既然如此,你為何不惜自身受傷,也要給他死後一個英雄名分?舍己為人,好像從來都不是天魔魔孽的作風吧,這點也不重要麼?!”

元天限突然間渾身顫抖,似乎被這幾句話引起了心底潛藏的莫名痛楚,揚天尖嘯:“該死的,你是誰?我要殺了你,一定要殺了你!”

楚陽越眾而出,淡淡道:“元天限,在這里容我自我介紹一下,我是楚陽,就是殺了你兒子元殊途的那個楚陽;哈哈……以前我就一直覺得,元殊途的這名字貌似有些怪異,原來,你取名字的本意就是你兒子跟這人間根本就是殊途陌路!現在,我不負你的期望,早早將他送進了幽冥,你是不是感覺得很欣慰,很有自知之明啊?”

“原來是你!”元天限猛地轉頭,死死的看著楚陽:“原來你就是楚陽!”

聲音雖然仍舊平淡,但卻給人一種極其強烈的強行壓抑著咬牙切齒的感覺,異常的實在。

楚陽眼睛平視元天限,道:“便是我啊,我也不曾想到,你們父子最終會全部都死在我的手里,不知道這份先見之明你有沒有呢?!”

元天限仰天長嘯,不屑的道:“井底之蛙,憑你還不夠資格說這句話!”(未完待續。)

上篇: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 第五百二十八章 九劫、天帝之戰【九】     下篇: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 第五百三十章 九劫、天帝之戰【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