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第五百三十四章談曇的心事  
   
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第五百三十四章談曇的心事

如果……如果其他的天魔王都像這一個這般的強橫……

那麼……

有些事情,做的時候,身在局中未必覺得如何,可是事後反思、瞻望將來之時,卻不能不有幾分後怕以及,幾許茫然。

莫天機用重生出來的新手抹去了嘴角的血跡,淡淡道:“若是元天限根本就沒有受傷,以他的修為,今天,只怕就止一個照面之間,咱們一干兄弟們未必能有一個能活!”

楚陽表示認可的沉重點頭。

書狂和畫王站在一片空蕩蕩的空地上,悵然若失;臉上乃是一種難以言喻的惆悵還有失落。

終究還是……沒有能夠親手報仇!

這對于兩個人來說,這無疑是一種至極的遺憾。

但,卻是毫無辦法的。

元天限的終極一擊,兩個人都看在眼中。

若是兩人那時候當面對陣,恐怕早已經被元天限輕易斬殺!

天下間,恐怕也就只有楚陽的九劫劍才能夠不受影響,即時反撲!

也只有芮不通的涅槃天火可以毀滅這樣的神魂!

但,兩人心中那種空蕩蕩的惆悵,卻是無以排解,無人可以排解。

親人的仇、兄弟的仇……

在這一刻,盡數湧上心頭。那熟悉的音容笑貌,就那麼曆曆在目,讓兩個人心酸難禁,悲從心來。

相比于他們的落寞,木滄瀾的jīng神狀態就要好上許多,這段時間以來,他一路背負著叛逆、忘恩負義、妄行無端的汙名一路走過來,尤其是這份汙名還是被天闕第一人聖君陛下親口鼎證,幾再無辯駁之余地。

對此,木滄瀾已經不抱能夠洗刷汙名的希望了,然而今ri的除魔之役,最終了解元天限天魔神魂的卻是聖君大人,這無異意味著聖君認可自己一邊的作法,一切汙名,一時盡去,雖然此刻仍自不免回憶起于元天限往昔的種種情誼,但心下卻是欣慰至極的。

“元天限確定乃是天魔魔孽!”

“聖君親自出手誅殺魔孽之!”

這兩個消息,如同狂風一般的快速吹了出去。整個墨云天突然變得一片沸騰。

但不管如何,元天限始終是死了;而墨云天,也終于消除了這個最大的隱患。

兩大軍團合兵一處,以木滄瀾的手段,在軍方往昔的威望,很輕易地就平複了對方軍團的所有不滿,浩浩蕩蕩,向著京都出發。

至于原本斬夢軍的罪名,自然而然的消失。

但,夢無涯已經不想再回到墨云天了。

“那邊,也有我曆劫同在的好兄弟,我們更有共同目標,那就是去屠盡天魔!”

“木帥,你永遠是我大哥,我們將來還會又再見之ri,在域外戰場之上!”

對于夢無涯的選擇,木滄瀾只有一聲油然的歎息。

在九重丹的強大功用下,所有人都是很快的恢複了傷勢。

楚陽等人本不想去,但,謝丹瓊卻舍不得就此跟剛剛聚首的一干兄弟們就此分別,極力邀請;大家卻也當真舍不得就這麼分開,作為最後一梯隊,隨同出發。

而除了這個理由之外,楚陽總覺得在墨云天,應該還有一些沒有解開的謎團,需要自己去挖掘一下。

元天限確實是死了,但他的死亡,卻也將一些謎底永遠的帶走了!

當初,他到底是怎麼潛入墨云天的?若是沒有一股相當的勢力扶持,斷難成事,楚陽絕對不會相信,一個毫無根基的元天限,能夠走到今天的地步!

第二就是,當初紫霄天之戰,紫豪的七大護衛援兵,可是有兩個人莫名其妙地死在了墨云天,這其中,是否有所關聯?

這其中到底發生了什麼?這也是另一個不解之謎。

除此之外,紫霄天七大護衛之中的另外五個人,全數死在了中極天,彼此又是否有什麼蹊蹺?或者這些人的事情別人不一定知道,但元天限卻肯定是知道的。

有了這些謎團待揭,不去皇宮那邊看上一眼,楚陽又怎麼會死心。

之前一直沒有出現的談曇,也終于出現,垂頭喪氣,無jīng打采。

楚陽當然發現了這貨,但卻沒理他。

直到這一晚上……

謝丹瓊特意的命令,守衛都撤出去,讓整個營地,全部都變成九劫兄弟的私人領域。大家搬來海量的美酒,准備暢飲一番。

反正外邊有那麼多的高手負責護衛,比如紫邪情莫輕舞墨淚兒楚樂兒等人都是不喝酒的,大家對于自身的安全可謂放心得很。

再說了,關于下一步要怎麼進行,還是需要大家群策群力的商量研討一下的。

一眾女人湊在一起唧唧喳喳的說話,一干大男人們則都湊在一張桌子上大口喝酒;熱熱鬧鬧,大呼小叫;紀墨羅克敵等人更加是抱著酒壇子滿場亂飛,一刻也不消停。

談曇一直默默地喝這酒,看上去很落寞的樣子。

但大家誰也不理他,人人都知道,這家伙肚子里根本就藏不住話,遲早自己會憋不住說出來始末緣由;但卻絕對不能主動問他。

你若是問上一句:你這咋了?怎麼悶悶不樂的?

談曇肯定就會說:我愛咋咋地,你管得著麼?你想知道我咋了?我偏偏就不告訴你!

一句話,絕對能夠將人嗆給死!

所以大家都是很有默契地誰也不問。

故意晾著這家伙;當然,閑談中誰也不談正事,就只是互相鬧騰,互相打屁,互相爭斗打鬧,動不動就有兩個人摁住一個然後撬開嘴巴把酒灌進去。

場面熱鬧的如同要翻了天一般。

——越熱鬧,越不理他,談曇這家伙就越是沉不住氣。

終于……

“梆梆梆……”談曇用筷子使勁的敲著盤子,大怒地說道:“喂!喂喂喂!喂!”

眾人彼此相視會心一笑,均有一種‘這家伙果然憋不住了’這樣的一種惡作劇成功的莫名快感。

楚陽扭過頭,貌似很不滿的道:“你丫的干嘛?造反啊,吃飯就是吃飯,敲盤子干嘛?豈不是敗了大伙的興致!”

談曇臉上露出無限的委屈:“我有話說!”

眾人一起說道:“說啥啊?”

聲音很是整齊劃一,隱隱流露出一股子調侃的味道。

談曇急促的喘了幾口氣,這才終于大叫起來:“你們這些人都沒發現我這幾天不正常麼?”

紀墨很做作的皺眉說道:“不正常?哪里不正常了?我看你沒怎麼樣啊?”

羅克敵露出一個百思不得其解的神se,說道:“難道你每月的那幾天來了?可……你是男的啊……”

眾人盡都哄堂大笑。

旁邊紫邪情等女子盡都紅著臉恨恨的怒罵兩句,將頭偏到一邊,不理這幫臭男人。

“你們這些人竟是一點也不關心我!”談曇委屈萬狀的說道,心中越想越是委屈無限,眼圈兒都紅了。

董無傷霍然站起來,喝道:“誰?是誰?是誰欺負了我談曇兄弟,說出來,四哥為你做主出氣!”

謝丹瓊摩拳擦掌:“就是,談曇,妹夫你說,到底是誰這麼不開眼的欺負了你?難道是丹鳳那丫頭?不要緊,你說,就算是我親妹妹,但今ri作為大舅子也要大義滅親,好好收拾這臭丫頭!難道還反了她了不成?不知道以夫為天,是女子需要遵守的綱常麼?”

眾人一陣爆笑。

謝丹瓊這一番義憤填膺的慷慨陳詞,絕對是假到不能再假。

就這些天里,謝丹瓊又不是沒長眼睛,豈能看不出自己妹子在談曇面前那種頤指氣使的樣子?談曇謝丹鳳夫婦之間,說了算的,絕對是自己妹妹!這倆口子之間的所謂綱常,也得是談曇以妻為天,毋庸置疑。

是以謝丹瓊這番話說出來,除了惹來自己妹妹謝丹鳳的兩個大白眼之外,根本就是毫無意義!

眾人紛紛安慰,但每一個人的安慰話,都帶著些強烈的幸災樂禍,外加看戲的意味。

如是一輪安慰下來,被安慰的談曇終于忍無可忍,勃然大怒,豁然站起,手指頭一個個的點過去罵道:“你們這幫虛情假意的人!我算是看透了!”

眾人聞言一愣,瞬時便爆發出一陣大笑,盡都笑得前仰後合。

楚陽連口中的酒也噴了出來,毫無儀態的拍著桌子哈哈大笑。

這貨,終于徹底的忍不住了嗎?!

“咋了咋了?到底咋了啊?”

眾人紛紛大笑追問。

“我這幾天悶悶不樂,連那場關鍵的屠魔之戰也沒怎麼參加,離群獨居,你們……你們居然一個個都不關心我……”談曇紅著眼大怒:“你們……你們還是我的好兄弟麼?!真真是欺人太甚!”

莫天機出來打圓場:“說說,說說,到底咋回事?其實我想問,但沒敢問,真沒敢問。”

“我也是我也是。”

眾兄弟小雞啄米一般點頭。

談曇的心情終于變好了些許,卻又歎了口氣,道:“你們也就罷了,可連我師兄楚陽竟也沒問……我真好傷心。咱倆可是最親的……”

楚陽哈哈大笑:“問你有啥用呢?你又不說。誰不知道你心情郁悶的時候說話就像吃了屎一般的臭!”

談曇恍然大悟:“原來你們都在這等著我自己說……媽的,我不說了,打死也不說了。”

“不說就不說,大家喝酒喝酒。好像誰稀得聽似得。”莫天機態度立馬轉變,端起酒碗敬酒。

“慢著!”談曇一伸手,攔住大家喝酒,撓撓頭,訕訕的說道:“我還是說說吧……”

上篇: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 第五百三十三章 九劫、天帝之戰【十四】     下篇: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 第五百三十五章你是墨云天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