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第五百四十二章天魔之密  
   
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第五百四十二章天魔之密

“哈哈……聞弦音而知雅意,不愧是莫天機。”楚陽此刻使用的也是傳音之術,悄然道:“除了一批物資之外,最重要的卻是元天限留下的相關記載!”

這件事情的關系,委實是非同小可,兩人縱然在完全放心的自己的地盤,談論這件事,也是極為謹慎的不約而同使用了密語傳音!

一聽到楚陽這麼說,莫天機即時jīng神大振。

“趕緊拿出來看看啊,不是這個當口你還要賣關子吧?”莫天機深深吸了一口氣,先一步施展手段,將自己的房間以jīng純jīng神力密密地封鎖了起來。

為了確保萬無一失,外面的劫難神魂即時化作了一整團煙霧,在莫天機的jīng神力之外,又形成了另一層防護!

在如斯嚴密保護之下,相信縱然是聖君那等層次的超級強者到來,也絕無可能無法無聲無息的接近,窺伺其中秘密!

但,即便是在這樣防護完全的情況下,莫天機和楚陽依然是采取了密語傳音,杜絕萬一的可能。

甚至連桌上的燈光都被莫天機一口吹滅。

楚陽這才小心翼翼地從懷中取出了那一本冊子。

以兩人的目力,在這等黑暗中視物,自然不是什麼難事;但熄滅燭火,歸于黑暗卻能夠最大限度的減少被注意的可能xing!

“一生得意之事!”

這或許是元天限的這本小冊子的名字,又或者是他的最大心聲,最得意的成就。

“想不到這家伙居然還有記ri記的習慣,作為一個合格的潛伏者,這個習慣可不是太好啊,只要有物證的存在,自身機密就不是完全。”莫天機微笑了一下,隨意調侃道。

“這可不是ri記來著……”楚陽擠擠眼:“這混蛋早已不知道活了多大歲數,起碼也得幾百萬年了,若是一天一天的記錄下來的話,八個庫房都放不下了,就算是一年記一篇,都得記好幾百萬篇呢,相當恐怖的數字來著,不算天文數字,也差不多了。”

莫天機嘿嘿一笑,兩人在這一刻,居然都笑得都有些猥瑣。

翻開扉頁之後,記錄的正是元天限一生之中“光輝曆程”的開端。

“……余生于聖魔大陸,飛魔一族……十五歲被譽為飛魔一族的天才……三十歲被譽為飛魔一族年輕一輩第一高手,意氣風發、目無余魔……”

“……此生過百年,修為已臻至地魔層次,飛魔一族三萬年以來,唯有余一人爾……遂身負重任,進入花花世界……”

莫天機看到這里,卻已經翻過去三頁,不由歎息一聲:“這貨的這一輩子,也當真夠輝煌了,老大你當年,大抵也就比他稍強一籌而已……”

楚陽點點頭,道:“他所說的那個‘花花世界’,應該就是這九重天闕了吧?”

莫天機點頭,嘴角露出嘲諷的笑意:“花花世界?嘿嘿……只可惜域外天魔永遠也不可能占領這個花花世界了,所謂‘花花’永遠只能存在于他們的臆想之中。”

兩人繼續看下去。

“……魔主封印了余之魔氣,就這麼長途跋涉而來;一路行俠仗義……說起行俠仗義這四個字,余當真唏噓萬分……難道行俠仗義就不是殺人麼?就不是劊子手了?就不是滿身罪孽兩手血腥?不外就是合情合理合乎道義的殺戮,負荷大多數人的道德標准罷了,哈哈哈……對于九重天闕的人的觀念著實讓余啼笑皆非,所謂聰明、愚蠢、卑鄙,不外如是……”

……

看罷這段話,讓楚陽和莫天機同時歎了一口氣。

接下來洋洋灑灑數十頁,都是在寫如何的‘行俠仗義’,幫助一些有利用價值的人群,將敵對一方全數斬盡殺絕。反而更能獲得了之前救助的那些人真心擁戴的許多事情。

很顯然,對于這段經曆,元天限認為很過癮,很快慰,而且還很可笑。所以寫的也就多一些,篇幅占得相當不小……

“……終于,我的化名元天限,被譽為墨云天第一少俠,聲名鵲起,名動天下……在得到這樣的殊榮的時候,我心中的那份錯愕,當真無與倫比,這未免太簡單了,也太……。”

媽的,我們看到這里的時候,心中的錯愕也是無與倫比,也是不知道該怎麼措詞了!

這他媽的叫什麼事啊,太黑se幽默了吧?!

楚陽與莫天機同時心中憤憤的怒罵。

“接下來余繼續闖蕩江湖,東飄西蕩,慢慢的,自己居然就有了屬于自己的根基,還有了許多附屬實力,其中不少余根本就不知道因何而來……而余之修為也是一路飆升,有一些修煉的天材地寶,完全不用費力就有人主動送上門來,這在聖魔大陸,簡直就是不可思議的事情……如斯天材地寶,非是暴力強搶,如何能的,但在這里,卻是如此的理所當然、順理成章。”

“憶往昔,能提升修為的東西,但凡在聖魔大陸出現一個,就能讓好多人打破了頭——不管對手是誰,哪怕是親爹老子,只要有能力,就絕不會想讓分毫,可是在這里……余想了好久,好久,始終難以參悟,或者是余之曆練還不足夠吧!”

這段話,讓楚陽和莫天機更加無語。

“難怪天魔可怕,在那般氛圍之下,但凡能夠不死,成長起來的,就是天然的魔中之魔,傲視群魔的大魔之屬。”莫天機想到了這里:“但這卻是人xing又或者是魔xing所共有的一個弱點。或者可以好好利用說不定。”

楚陽卻想到了另一個方面,只不過現在時機還不成熟,只好將之壓在了心底,沒有說出。

“……在回歸族群,第四次再出來的時候,我的修為已經達到了天魔的層次,也就是這與此一次,我意外地結識到了一個人,一個我絕對不曾想到,能夠影響我一生走向的人。”

看到這里,楚陽和莫天機的呼吸同時變得有些沉重。

這個人,無疑是一個關鍵,可能就是元天限能夠成為墨云天一方天地的契機起點,然而,這個到底是誰呢?!

“……那是一場絕對不對稱的戰斗,將近五百人,合力圍攻一個人,圍攻一方的每一個人,都是絕頂高手。而被圍攻的那人,卻是永不言敗,永不言退,一路厮殺,雖然最終身負重傷,卻仍是突圍而去。”

“這個人的修為,已臻驚天動地之境。直到後來我才知道,他,竟然是當時九重天闕的第一高手!”

“見到他突圍逃走,我一路尾隨而去;隱隱覺得,此人若是活下去,只怕會是我天魔一族進軍九重天闕的莫大障礙。眼下正好他身負重傷,或者可以借此良機殺了他。”

“這一追蹤,卻從一開始就追丟了;一直追出三千里路程,竟是完全沒有任何的蛛絲馬跡;可是人生的際遇就是那麼特異,仿佛一切都是注定好的,就在我放棄初衷的歸途之中,居然出乎預料的再度遇到了這個人;他之前身負重傷,竟是藏在了一處大湖身處,隱遁了一切氣機……”

“而我到湖邊喝水的時候,正是他重傷後終于內息耗盡,憋不住呼吸冒出頭來,而正是在那個時候,我也發現了我之前的想法是如何的幼稚可笑,即便是身負重傷的他,我仍舊全無抗拒之能,幾乎在第一時間,就被他擒住了,並且從我身上搜走了所有的療傷藥物……”

“接下來那段時間里,他將我當做了他的奴仆一般,指使我幫他做一切事情,並在我身體中下了禁制。一直等到他的傷勢稍有起se之後,才放開了我。”

“直到那時候我才知道他的名字,叫做云上人!乃是九重天闕第一高手。”

看到這里,楚陽和莫天機同時身體一震。

云上人,正是聖君的大名。

原來元天限在聖君還未成為聖君的時候,就已經與他相識,彼此之間有這麼一段過往。

“……在最初的一段時間里,我很怕被他察覺我的天魔身份,一一伏低做小,刻意賣好,然而彼此接觸的時間久了,慢慢也就熟悉起來;我漸漸發覺這個云上人乃是一個相當有野心的人,而我自己,同樣是有野心的人,或者是因為意氣相投,想法接近,我們竟成了知己一般。于是,我們兩個人合作一統九重天闕的計劃,慢慢的開始商量,形成。”

看到這里,楚陽與莫天機滿身冷汗。

云上人的野心,乃是一統九重天闕。

而元天限的野心,最終結果卻是吞並九重天闕,讓九重天闕被異族奴役!兩者根本就不能混為一談,但,兩個人卻偏偏就這樣的聯合了。

在聖君不知道元天限的真正身份的情況下,兩個人開始了統一江湖?

這能說是荒謬呢?還是荒謬呢?或者是荒謬呢?

“……五年之後,我們兩人再一次碰面,彼此都有了巨大的進步,在彼此利益牽絆之下,我與云上人鍤血為盟,結為生死兄弟。嘿嘿,嘿嘿。”

後面這兩聲冷笑,雖然只是行文,卻仍是讓楚陽兩人渾身發寒,不寒而栗。

上篇: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第五百四十一章找到了     下篇: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第五百四十三章聖君由來【補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