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第五百四十四章千古奇冤  
   
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第五百四十四章千古奇冤

“元天限乃是天魔,聖君手段yīn毒,傷天害理滅絕人xing;但,元天限不敢揭露聖君,而聖君同樣不敢揭露元天限,就這麼彼此相互牽制著,走到了今天。”楚陽長長地舒了一口氣。

兩人繼續看下去。

“……十大天帝之爭,雖然變故迭出,但十大天地之中,仍有四個,最終落到了聖君掌控之中……云上人對此結果顯然大為不滿。”

莫天機冷笑了一下,道:“這句話可是大有問題。”

楚陽正在沉思聖君與天魔的關系,聞言愕然道:“什麼問題?”

“十方天地之中,有四個……元天限可沒有算上他自己的墨云天,也就是說……他從來都不承認自己是云上人的下屬。而云上人……這種種原因種種行徑,也難怪元天限罵他是一個*子,要我說,聖君非但是*子,還是要貞節牌坊、世人贊譽的*子……”

莫天機充滿譏誚的冷笑。

兩人繼續往下看。

“……十方天地既立,聖君將十大天地連接之處,劃分出一片區域,號稱,‘中域’。到後來,中域因為聖君的存在,自然而然變成了位于九重天闕核心位置的新中極天,而原本的中極天,則成了赤北天。”

“最終,原本的十大天地,多出了一個,變成了十一個;但,令人感覺諷刺的是;原本的中極天,卻是由聖君直接委派,並未經過正式的天帝之戰,所以,在世人眼中,仍然只有十大天地;並不承認那已經被改名的赤北天。”

“而中極天的天帝,由于唯我聖君的存在,也慢慢的淪為完全不受注意的等閑人……”

元天限這幾句話之中,嘲諷冷笑的意味可謂濃厚至極。

對此,楚陽與莫天機唯有歎息,兩人只感覺此刻的心頭當真如同堵著一塊巨大的石頭,幾乎喘不過氣來。

接下來的內容,便是寫的元天限自身如何發展,如何埋伏陷害,如何yīn謀詭計搜羅人手,如何得到聖君的幫助……

一直到了下半部,才終于寫到了有關天魔入侵紫霄天之戰的事情。

“……聖魔大陸那邊的陸地突然全無征兆的塌陷五分之一,那部分陸地盡數變成星塵,徹底消失于長空;由于生存空間的進一步壓縮,我族深感危機迫近,盡管戰力未齊,勝算不高,仍是派遣出大軍,開始進攻紫霄天,不進攻就只有等死,進攻還有僥幸的余地……”

“之所以會選擇紫霄天,除了因為地理因素之外,更主要的因素是族群很了解紫豪乃至紫霄天的底蘊,尤其是紫豪與聖君云上人之間的恩怨,紫豪雖然當上了天帝,但在之後的數萬年歲月中相比較于其他天帝,卻是多方被掣肘……實力要相對弱得多……”

“……我族大軍進犯,紫豪雖然豁命迎戰,甯死不退,卻漸漸招架不住;于是派遣七星護衛,求取救兵……”

“……哈哈,那紫豪實在愚蠢,要說這世上最想他死的人,實則並不是本族,而視同為人族的同袍——聖君云上人,云上人等待這一天已經足足等了數萬年,又豈能讓他有機會逃出死地?”

“云上人表面上面面俱到非但派人接應,更是答應出兵,將五大護衛引致中極天腹地,由云上人親自出手,親手格殺五大護衛于中域雪山之巔;而另外兩人與妖皇天妖後有仇,不敢貿然前去相求,繞過了妖皇天,來到墨云天向我求援;被我略施小計,全數斬殺之!哈哈哈……”

看到這里,楚陽與莫天機氣得渾身亂顫,手足冰涼!

天闕英雄,孤軍奮戰的英雄,就這麼被陷害,被殘殺!

而原因,只是因為私人恩怨。

這真真是千古奇冤!!

“難怪元天限說聖君乃是個*子!由此來看,這個聖君,說他是一個*子都他麼的是侮辱了*子!”

楚陽怒發沖冠!

元天限的手劄中,依然在幸災樂禍,洋洋得意的記錄:“……天闕遭遇魔侵,卻向我這個天魔求援……真乃是天下第一大笑話……”

“……紫霄天兵凶戰危,卻是地處偏遠,消息相對封閉;而我第一時間就已利用墨云天氣運之力,將紫霄天與東皇天那邊的聯系徹底斬斷,雖然此舉讓我付出無數好不容易積累下來的氣運,但絕對值得!”

“之後我更接著就派出人手,暗中散播消息,斥責紫霄天天魔入侵盡屬謠言……奈何之前紫豪的七星護衛已經將這一消息沿途散播不少……竟有不少人自發組織前去救援,此舉自然是可忍孰不可忍。于是我親身出馬,率領族群高手,于紫霄天外截殺之!”

“我族生生世世的存亡大計,豈能毀在些許江湖莽夫手中?連續數月,紫霄天前,尸橫遍野,血流成河,不亦快哉!”

明白了!

兩人在這一瞬間只感覺渾身鮮血沖上了頭頂,一時間好似全身都要爆炸一般的憤怒!

原來紫霄天一戰,真正真相竟然是如此!

紫豪縱然再是英雄蓋世,遭遇如斯內憂外患又豈能不敗?

外有傾全族兵力,絕對實力的大兵壓境,內部更有高層天闕第一人的聖君從中作梗;又有一方天帝在外攔截援兵……

紫豪若是不敗,那才是天大的怪事!

怪不得當年雪淚寒始終沒有出兵,原來一切都是元天限從中搞鬼,在天魔出兵之前,便不惜代價地徹底斬斷了紫霄天與東皇天之間的聯系。

萬眾敬仰,一直以來,作為九重天闕最高主宰,一向正氣凜然的聖君陛下,在背地里竟然是如此的卑鄙無恥,竟干了這麼多的下作事。

甚至還是天魔的結拜兄弟——縱然他一開始很長的一段時間里並不知情,但最終還是知道了,卻是什麼都沒做!

這對于聖君的地位和聲望來說,無疑就是一種背叛!

一種近乎于忘本,幾乎就是喪心病狂的背叛!

絕對不能饒恕!

元天限記載在這里的一切,只屬于他私人所有的絕對秘密,自然不會再有半句不實的假話。

但從這里看到的聖君走上現在的地位的這一路以來,直接就是一部現成的yīn謀詭計大全!

所有的yīn險毒辣,齷齪下流,為達目的不擇手段,都可以從其中找出來現成的模版!

絕對是一部最標准最合格的yīn謀詭計教科書!

“聖君,呵呵,聖君!”莫天機深深的歎著氣,眼神中卻露出來一份由衷的堅決。

“最後一戰,聖君出手,目的果然就是為了滅口,不得不為。”楚陽淡淡的道:“其實他不必出手的,到了元天限這種地步,刑訊逼供 已經全然無用!絕世高手,自然有絕世高手的風骨和堅持!若是連這點骨氣都沒有,也就成不了現在的地位。”

“不!這點你說錯了!”莫天機冷冷搖頭:“聖君出手,不但有必要,而且還是非常有必要,重要至極!因為,元天限或者有這樣的骨氣,完全可以熬到死;但他始終不是真正的人類;若是能夠臨死之前,制造一場九重天闕的大亂,絕對是他希望看到的。”

“所以,若是元天限真正落到我們手里,只要你當時把話問出來,元天限就會據實回答,無論你想知道什麼他都會很詳細的告訴;甚至,計算你不問,他也會自己想辦法說出來。所以聖君必須出手滅口!這是無法避免的結果。”

莫天機深深吸了一口氣,輕聲地、但卻是無限鄭重的說道:“楚陽,我們這一路走來,敵人一個比一個強大,如今這個需要面對的敵人,似乎已經攀升到了這片天地的巔峰了……”

這句話之中,充滿了一種唏噓之意;但更多地,卻是一種沖天的斗志,還有傲氣。

楚陽沉吟著,良久良久,才緩緩的說道:“不!這不是巔峰,遠遠不是巔峰!”

莫天機側目看著他。

“我們的敵人,沒有巔峰,沒有極限。”楚陽露齒一笑:“天機,我們這一生,早已注定了就是戰斗的一生,不管前面是什麼,只需要持續的走下去、攀上去,總之,就這麼戰斗下去便是;但,千萬不要以為,面前的敵人就是巔峰了……那只會對我們自己不利。”

莫天機聳然動容,由衷贊歎道:“不愧是我的妹夫!”

楚陽翻了一個白眼。

對莫天機自稱大舅子,心中稍稍的有些不爽,很非常的想要在那張俊臉上猛打一拳:你丫上輩子可不是這麼說的。

“對了,有件事,不知道怎麼跟你開口。”莫天機卻突然嚴肅了起來,甚至,臉上還掠過一絲淡淡的紅暈,似乎是有些不好啟齒的樣子。

“什麼事?怎麼這麼的猶豫,這可不像你的為人哪!”楚陽見狀不禁大為詫異。

莫天機沉吟了良久,卻站起身來,道:“算了,還是暫且不說了,”隨即急匆匆地走了出去。

腳步竟顯得有些急促。

“難道真是神經了!”楚陽搖了搖頭,將桌上元天限的手劄收進了九劫空間。

唯有九劫空間,才是最值得信賴,最沒有風險的地方。

……

上篇: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第五百四十三章聖君由來【補5】     下篇: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第五百四十五章紀墨的恐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