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第五百四十六章此人是誰?  
   
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第五百四十六章此人是誰?

紀墨余悸猶存的回頭看了看,喃喃道:“怎麼可能?當ri就算是面對元天限這個天魔霸主,我也沒這麼恐懼吧……難道說這人的實力比元天限還要更加可怕,甚至是可怕許多!?”

紀墨喃喃自語本是無意,隨口而出,然而一旦說出這句話之後,卻是立即被自己這一句話嚇了一跳,刹那間幾乎呆滯!

比元天限還要更加可怕,甚至是可怕得多的人……能是什麼人?又是什麼級別的存在?

再努力地回想那個擦肩而過之人的長相,卻意外地發現竟然完全記不清楚了,就只記得了一臉的方正威嚴,渾身的凜然氣度,還有……還有一種君臨天下的‘無雙’味道!

紀墨搖搖頭,轉頭走向木滄瀾的府邸,此刻,木滄瀾還沒有回去安歇,意外見到紀墨到來,不由得驚喜了一下:“紀七爺?您怎麼來了!”

“草!”一聽這話,紀墨一句粗口脫口而出。

最新的兄弟排名,紀墨從原本第三,一落千丈滑落到了第七的位置;眼下最最討厭的,就是別人叫自己‘老七、七爺、七俠、七少’之類的稱呼。

反正只要一聽見‘七’這個數目字,就是一頭的火,一腦門子的官司。

“你這是咋了?”木滄瀾皺著眉,一頭霧水。

“哎……叫我紀墨叫我小紀叫我小墨甚至叫我小狗小貓也比什麼紀七爺來的好聽啊,你到底是叫我還是損我呢……”紀墨滿臉惆悵的歎息。

紀七爺?機器也?機器爺?這都什麼亂七八糟的,紀墨心中怒罵!

“這樣……那老夫就托句大,就叫你小紀吧。”木滄瀾哈哈一笑。

“小紀……小雞……小jiji……還小雞…巴,我靠!你不損我不開懷是不是,怎麼說也不行!”紀墨滿頭黑線:“還是直接叫名字好了……我他娘的這個姓真是不好啊。”

“……”木滄瀾愕然。

兩人之間的開場白,僅僅就只是為了一個稱呼的叫法,紀墨就將木滄瀾大帥搞得徹底地頭昏腦漲,不知所云。差點兒就此崩潰。

木滄瀾真心不知道該如何說了,眼前這位可是高人哪,貨真價實的高人哪!一共只得二十幾歲就已經是聖人中級層次的高手,可謂是毫無疑問的天才哪,數十萬年也難得一見的絕世天才啊!可是怎麼就沒有那麼一丁點聖人層次高手的氣度呢?這也太……太那啥了吧?

蒼天無眼呢,如此驚人的天賦、際遇、氣運怎麼就落到這麼一個貨se身上呢?!

算了算了,類似這樣的貨se,至少還有三四個呢,真心生不起氣啊,上面還有比這類貨se更變態的妖孽級變態呢,真的不知道是不是該琢磨下去了!

木大帥哭笑不得地將這位到了也不知道應該怎麼稱呼的爺迎進門去,兀自滿頭黑線。

對了,還不知道這家伙怎麼就有空來自己這里串門子呢?尤其是手里居然還拎著一袋水果,難道這是禮物?就更加的讓木元帥摸不到頭腦了……

簡直就是受寵若驚!

真心的受寵若驚!

當然了,主要還是驚!

不是驚喜的驚,而是尷尬的驚!

若是說平民百姓你拎著水果串門子也就罷了,但……咱這可是元帥府啊,位高權重的軍方第一人家里啊……你拎著這麼一袋時鮮水果就施施然的來了?

哪怕你倆肩膀扛著一個腦袋啥也不帶……貌似也比這個強吧?

看著這種一紫霞幣就起碼能買幾千萬斤的尋常水果,木滄瀾又是一腦門子黑線——這要是讓別人看到了,還不得以為我木滄瀾已經窮到了連水果都吃不起的地步,雖然老木之前被千夫所指,可是已經平反了不是麼,這他麼的叫什麼事啊……

而紀墨顯然並沒有想到這些,因為在他心里,這水果本來是自己的,一會兒還是要拎走的,這些都是老婆指定要的;哪怕是把自己的劍丟在這里,老婆要吃的水果也是萬萬丟不得的,真的丟了,動輒可是要出人命的。

“咳咳……你說你……來就來吧,還帶什麼東西啊,實在是太見外了……”木滄瀾哪里知道這位爺的來意,貌似很不自在地干笑了兩聲,勉強應付了一句場面話,隨即就招手:“來人,將紀……紀兄弟給夫人買來的水果送進內堂去。”

真心是不知道該叫點什麼稱呼了,紀七爺不行 ,小紀不行,偏偏這貨還沒有個官職,偏偏這貨身份還挺高,貨真價實的高人呢——思來想去,木滄瀾也只好捏著鼻子采取江湖叫法——叫兄弟。

“慢!”紀墨聞言即時愕然,一只手推開上前打算接過水果的仆役,下一手就將水果藏在了屁股後面,詫異道:“木老……這些可是我給我老婆買的,怎麼就成了給你老婆買的了……這些水果我是要帶回去的;不過就是路過你這里來串個門子,怎麼你就要給留下呢……你這這這……雁過拔毛?”

仆役目瞪口呆張口結舌地愣在了當場,徹底的傻了。

木滄瀾也當場瞬時石化,老臉上一陣紅一陣白!

啥米?!

這鬧了半天,這袋破水果居然還不是給我的?!

丫丫你個妹的,你他麼得拎一袋水果過來串門子,一會兒居然還要拎走?

居然還要當著我的下人這麼說……我居然還成了雁過拔毛?

這他麼的叫點什麼事啊?!

今天這事要是這他麼的傳出去……我木滄瀾以堂堂元帥之尊,居然落魄到了要勒索訛詐你一袋水果的地步?

那老夫……干脆一頭撞死得了!

太尷尬了!

某大帥一頭黑線的揮揮手,那仆役表情古怪到極點地退出了大廳,肩膀顫抖,腳步踉蹌。

木滄瀾面如重棗,瞪著眼睛盯著紀墨,一時間也不想說話了,又或者是實在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紀墨可是絲毫也沒有把自己當作外人的意思,向著居首的那張太師椅上一坐,將水果放在了旁邊的桌上,翹起了二郎腿,道:“我說老木啊,剛才走的那家伙是誰啊?真是好強大的氣勢!肯定是了不得的人物吧?”

紀墨可是看到了那個人乃是正兒八經地從木滄瀾府上走出來的,如此強大的高手,豈能不好奇的問上一問?

木滄瀾眉頭跳了兩下:“是我一位舊ri好友。”

“你這位舊ri好友……什麼來頭啊,可真真是了不得啊!”紀墨咝咝的吸著冷氣,道:“整個九重天闕,恐怕他的修為最少能夠排進前三甲!”

最少能夠排進前三甲!

這是紀墨的評價,來自于心靈最深處的直覺!他甚至想要說第一,但考慮到還有聖君的存在,沒敢說出來。

但,驚聞此言的木滄瀾已經徹底的懵了。

最初紀墨說那人肯定是了不得的人物,木滄瀾倒也不覺得太意外,畢竟風揚乃是聖君身邊的近人,自有上位者的氣度風范,說是了不得的人物雖然有些謬贊,但也還說得過去!

可是紀墨後邊的那句評價,可就太……太那啥了吧?!

啥?整個九重天闕,恐怕他的修為最少能夠排進前三甲!

風揚的修為是不錯,但也禁不起紀墨這樣的誇獎吧!風揚在上一次與自己見面的時候,不過就是一個初級聖人;按照自己的推論,他這輩子估計也就這水准了,只怕再難有存進,現在就算是有什麼天大的奇遇,又進步了,充其量最多也就是一個中級聖人而已,最多跟眼前的紀墨水准相當……

這等的修為,就算是在自己的一干手下們之間,也是絕對排不到‘‘前三甲’的!

可如今,紀墨居然直接給出了‘整個九重天闕前三甲’這樣的評價!

這太過分了吧?!

這個評價的分量可不是一點半點,別說木滄瀾本人了,就算元天限複生,也達不到九重天闕前三甲的程度吧?!

“呵呵……恐怕……他還達不到吧……您太過獎……”木滄瀾目光呆滯,說話已經有點語無倫次,不知所云,顯然是被紀墨這句突如其來的評語給雷到了。

“過獎?!沒有過獎,絕對沒有過獎!”紀墨難得的用一生之中少有的嚴肅的聲音和表情說道:“我的直覺,絕對不會有錯!這家伙,看我一眼就帶給我的壓力當真是恐怖至極,不說別的,至少是要超過元天限的!”

木滄瀾再度石化了!

原本木滄瀾還抱著萬一的想法,琢磨這紀墨這家伙說話貌似不是很著調,可能湊趣的胡說八道,一個能往大元帥府邸帶水果,然後還能帶走的人,什麼話說不出來啊!

可是現如今,貌似情況很不對勁,紀墨說話的態度實在太嚴肅了,太鄭重,太像那麼回事了!

紀墨就算再怎麼二,但現在也擁有中級聖人巔峰的實力,距離高級聖層次人,也就只有一步之遙而已。這樣的人的直覺,那是絕對不會有錯的!

既然如此,難道是自己錯了?

可是,就算自己再怎麼眼拙,風揚真能有那樣的實力嗎?那可是比元天限還要更強的實力,豈不是至少可以與東皇、妖後等人相比較的實力,甚至是直追聖君?!

上篇: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第五百四十五章紀墨的恐懼     下篇: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第五百四十七章木帥的驚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