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 第五百四十八章 聖君來了!  
   
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 第五百四十八章 聖君來了!

紀七爺分明不情願,就這麼被木帥強拉著,還在一邊大叫掙紮著:“不要啊,我的水果……”

但木滄瀾充耳不聞,拖著紀七爺,一臉的急不可待地就走了出去!

水果?哼,借口?!

“紀七爺真可憐,第一次登門就……”

“這一去肯定是貞**不保……”

“就素!沒見木帥都急成那樣了……”

所有人看著被木滄瀾橫拖直拽拖走的紀七爺……的滾圓**,一臉的同情,竊竊私語……同時眉毛活潑的跳動,眼神中全是猥瑣……

有幾個人很是慶幸地摸了摸自己的**,不禁打了個寒顫。

……

木滄瀾強行拖著紀墨,一路來到了楚陽的房間,楚陽與莫天機兩人浪費了整整一夜的腦細胞,正想要休息一下,就看到木滄瀾氣勢洶洶地沖了進來。

“砰”地一聲,將拖著的人扔在了椅子上。

楚陽一看,那人居然是紀墨,不由得嚇了一跳:紀墨這貨到底是做了什麼?將木滄瀾逼成了這樣子?而且還這麼晚地押著他來找自己……

“出大事了!楚禦座!”木滄瀾聲音急促,音量卻壓得很低,臉se嚴肅得無以複加。

楚陽更加嚇了一跳,小心翼翼的說道:“紀墨……去你家了?”

看來紀墨這次闖的禍不小啊,都用大事來形容了?

木滄瀾一怔,道:“不錯!”

“哈哈哈……”楚陽發出一聲干笑,干巴巴的說道:“我這兄弟就是有些調皮不懂事,總是說一些不著調的話,半不著調的事……呵呵,木帥呀,誰讓我攤上這種兄弟了呢,您就看在我的面子上,就放過他一次吧。”

隨即楚陽拍著**:“不管什麼事,我會讓他負責到底滴!”

楚禦座以為紀墨看上人家女眷了:是啊,要不能到人家家里?而且還被人家押到自己這里來了?

敢情紀墨這貨又爆發了第二chūn?

可是沒聽說木滄瀾有女兒啊?難道是侄女、外甥女、孫女什麼的?

但不管怎麼樣,楚禦座護短的心態還是占了十足的上風,咋說也是我兄弟,欺負人就欺負了,被欺負卻是不行的……而且我都做除了承諾:我會讓他負責地!

這宗夠了吧?

“這件事,他干得很著調!但這件事卻有不是他一個人能夠負責得了。”木滄瀾臉se沉重。

楚陽聞言更加的嚇了一跳:干得很著調?很著調卻又負責不了?這啥意思啊?木滄瀾平ri說話挺有層次,挺明了的,今天這是咋的了?

“莫軍師不在麼?”木滄瀾深深的歎氣,目光有些焦躁和惶恐。

楚陽更嚇了一跳:這件事……居然還要找上莫天機?我靠了……難道是要莫天機幫忙主持公道……本座更加摸不到頭腦了……

“我說,你小子到底做了什麼?”面對紀墨,楚禦座橫眉立目一聲斷喝。

“……我啥也沒干啊……”紀墨冤枉的幾乎哭了出來。

什麼都沒干?什麼都沒干能讓木滄瀾這樣的人親自押送你過來?還要讓所有人幫你負責人?到底是干了什麼恨著調的事情,能搞出這種態勢出來!楚禦座怒從心頭起,就要對這個不爭氣的家伙飽以老拳!

但,接下來木滄瀾的一句話,卻讓楚陽即時呆若木雞。

“聖君來了!聖君已經來了!”

這句話,讓楚陽的身子也晃了晃,瞬時眼前金星亂冒。

還不光是楚陽失態,一聽這句話,紀墨更是不堪,身子晃了又晃,立足不穩,干脆就一**坐在地上,心中只有一個念頭,難道……難道我遇到的那個人,竟然是聖君本人?

本來紀墨作為直覺判的當事人,若是其頭腦比較靈光一點,稍微一聯想前因後果,事情始末,早就能得出這個結論,頂多也就稍稍落後于木滄瀾,不過如紀墨這種憊懶貨se,乃是能不動腦子就絕對不會動腦子的極品二貨,尤其現在身邊還有最會動腦子的莫天機,自然是更加懶得動腦子想事情,所以他居然沒察覺這件事的關鍵所在。

更加不知道自己無意中發現了這個勁爆的消息,立下了這麼天大的功勞!

而因為已經聽到這邊動靜,站在門口的莫天機當然也聽到了這句話。

素來沉穩充滿智慧的眼神突然間變得有些惶恐,隨即,惶恐完全的消失,盡數的化作了一片凌厲!

他就這麼在門外站著,神se漸次變得深沉,yīn森。

……

只是草草地聽著木滄瀾和紀墨將事情的始末講了一遍,楚陽和莫天機在這個過程中完全沒有插言。

但他們的臉se,卻能夠讓紀墨和木滄瀾感覺到自己在什麼地方應該詳細說,什麼地方應該一句話帶過。而當莫天機眼神看過來的時候,這句話之中的所有,每一個字,都需要詳加解釋。

如是折騰好一陣,才終于說完了。

才剛剛把這個經曆說完,木滄瀾便起身告辭離開,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

之所以會這麼匆忙的離開,卻是因為在自己說完之後的那一瞬間,木滄瀾就清晰地感覺到了一股似乎完全不曾掩飾的逐客之意;雖然楚陽和莫天機這兩人都沒有開口說話,甚至完全沒有表情,但,那一股子凌厲的殺氣已經在醞釀。

這兩人顯然是要安排下一步的行動了,而知道細節的人,自然是越少越好。

所以木滄瀾很識趣的起身離開了。

只是在他的腳步剛要邁出門口的當口,莫天機說了一句話,一句讓他非常意外的話。

“暫時把你手上的兵權全部給移交我。我需要調動兵力,皇城地界范疇……以及方圓三千里全部的兵力!”

木滄瀾聞言不禁愣了一下。

不過馬上就很痛快地交出了兵權。

聖君提前到來,又是如此的喬裝改扮,事情顯然不尋常至極,這讓木滄瀾感覺到了極大的危機感。

面對這位天闕第一人,至高無上的強者,木滄瀾根本就不知道該如何應對。

但他仍能確認一點,這對于現在的墨云天來說,絕對不是一件好事。

將兵權移交的事情迅速處理好之後,木滄瀾就走了。

手里把玩著剛剛到手的兵符,莫天機臉se很是玩味,道:“紀墨,此事能夠提前發現,可說是極大的勝利……等到塵埃落定,紀墨你這次的無心之舉卻是當居首功。”

紀墨聞言即時眉飛se舞:“這不算什麼,其實我也是湊巧而已,真心的算不得什麼。哈哈哈哈。”

嘴上說這不算什麼,但那一臉的志得意滿、得意忘形的德行,都在最後的笑聲中暴露無遺;徹底的證明了,之前的那些個謙遜就只不過是這家伙在哪里裝模作樣而已。

“全員召集……除了謝丹瓊之外……所有兄弟!包括……楚樂兒小姐,輕舞、紫大姐、劫難神魂……還有虎哥。以及……天兵閣所屬的所有殺手……以及,天機情報部的主要負責人,全員召集。還有……妖皇天的高手們,我也要全部借用一下。包括……妖族太子。”

莫天機的臉se很輕松、很平淡的說出來以上一段話。

但話音未落,紀墨卻已經是一下子就站得筆直,這對于紀墨而言,實在是太難得了。

因為他能夠感覺出來,現在的莫天機,就像是一把正在拉開的弓。漸漸拉滿的弓。

而,箭亦已經上弦!

一旦弓滿,這只箭就會有如奔雷一般she出去。

不多時,所有人都到齊了。連謝丹瓊也來了。雖然之前都明說了不需要他,但如今緊急之事臨頭,謝丹瓊又怎能不來?

該來的人都來了,不該來的人卻也來了,于是,在楚陽一聲令下之後,謝丹瓊被顧獨行和董無傷聯手一頓爆揍之後扔了出去、

下一刻,二十多位聖人的氣息,就合為一股,籠罩了大廳。

如是,謝丹瓊進不來了。

不該參與的人本就不該來,來了也要被驅逐!

因為在接下來的行動,謝丹瓊作為本天天帝之尊,又是敵人的第一目標,肯定不能出現參與行動。雖然謝丹瓊本人極力的掙紮**,但對于楚陽和莫天機來說,掙紮之事徒勞,**更加沒有意義。

“現在開始分派具體任務。”莫天機威嚴的目光掃過。

所有人盡都靜靜地聽著。

“……此次任務事關重大……務必確保……萬無一失。”莫天機淡淡道:“都聽明白了麼?”

眾人立即點頭表示明了。

“好,大家各自都有各自負責的一片,相信各人的任務都劃分得很清楚了,若是在誰的管轄范圍內出了紕漏,導致了登基大典出現不協調的韻律……那麼,我也不要求你們以死謝罪,只要求你,在謝丹瓊接受天下歡呼祝賀的那一刻,他站在最高處的時候,你自己光著**陪著他站上去吧。反正臉都丟盡了,再丟一丟**,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如此而已。”

莫天機的這句話,完全不像jǐng告,更像是一個玩笑,一個無傷大雅的笑話。

但,所有人幾沒有一個人能笑得出來,包括紀墨和羅克敵這兩個憊懶的貨。

這絕對不是笑話,是最最殘酷的懲罰模式!

絕對不要懷疑,莫天機絕對干得出來,只要你真的出現了紕漏!

………………

有誰不投月票的,統統在謝丹瓊登基大典上光溜溜的掛上去。

這絕對不是笑話。哼哼……(未完待續。)

上篇: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第五百四十七章木帥的驚恐     下篇: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 第五百四十九章 天羅地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