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第五百五十四章來一個,殺一個!  
   
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第五百五十四章來一個,殺一個!

刷刷刷……

兩個人陷入沉默膠著,與一般武者戰斗無異。

但,看似平凡無奇的劍身上實則卻是依附著隱而不發的龐然力量,一旦觸發就是驚天動地,只要稍稍接觸血肉,就能瞬間摧毀神魂,讓人神魂俱滅,萬劫不複。

一連十九劍,吳運一直在閃避著,但他赫然發現,自己已經退到了牆角,再無可退。

而面前的劍依然如跗骨之蛆,仍舊緊追不舍。

寒光再閃之際,劍尖在咽喉之前頓住。

吳運眼睛里閃過一絲絕望。

自己竟完全不是對手!

“你到底是誰?”吳運干澀的問道:“這天底下只用一口劍,不過三招兩式之間就能夠把我逼到這等地步的,屈指可數,你是哪一個?”

黑衣青年冷淡的說道:“我叫顧獨行;很陌生的名字吧,想來不會是你以為的那些人之中的一個。”

吳運目光閃亮了一下,喃喃道:“渾天劍帝顧獨行,這麼如雷震耳的名字怎麼會陌生……竟然是你……你怎麼會駕臨此地?而且還參與了瓊花保衛?不怕別人說你自貶身份麼?”

渾天劍帝?自貶身份?

顧獨行貌似還真的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多了一個這麼拉風的外號。

原來,諸位兄弟之中有“帝者”身份的居然不是謝丹瓊,居然是自己!

這個拉風到極點的外號讓顧獨行心中有些不爽。

哪怕叫獨行劍客,或者就孤獨劍客,在他自己看來,也要比這什麼‘渾天劍帝’要好聽得多。

顧獨行可是絕對不會忘了,謝丹瓊定名號的當天被一干兄弟們耍成什麼樣子,只要一把當ri的謝丹瓊替換成自己,心底就要不寒而栗,膽寒萬狀!

心中不舒服的情緒極需一個宣泄途徑,貌似眼前的這個吳運就是宣泄的最好道具,這一切的不快情緒本就是他引起的!

“我想,你應該有一些正經東西要說吧。”顧獨行劍尖指在吳運的咽喉,劍尖上,一團毀滅的劍氣凝成了青se的一團。

只要稍稍一吐,這股青se劍氣就會即時進入吳運的身體,將他的五髒六腑悉數化為齏粉,讓他魂飛魄散。

吳運面容慘淡地笑了笑:“我一生之中,殺了那麼多人,毀滅的無辜之家,不下數萬之數;哪有那麼多的話要說?渾天劍帝在前,還有什麼可為!”

顧獨行面se愈寒,目光更見凌厲:“說,你們這一次到底來了多少人?”

吳運嘿嘿笑了起來:“劍帝大人這可就問錯人了……包括來的人之中,絕對沒有人知道具體來了多少人,因為我們彼此之間根本就不認識;劍帝大人問我……我們這些人何嘗不想要問這個問題的答案呢,哈哈哈……”

顧獨行心中歎了一口氣,黑龍劍身上云霧一般騰起。青se劍氣一湧而出。

吳運喉頭咯咯作響,喃喃道:“我吳運,今ri無運。”‘

突然露出一個怪異的笑:“不過能死在劍帝之手,也算有運……”

最後一言未盡,身體已然直挺挺的撲倒。

顧獨行沉默了一下,抽劍離去。

……

同一時間,楚陽望著在楚樂兒極限之毒侵襲下尤自不斷輾轉掙紮的這個黑衣老者,有些不忍的說道:“你只要說出一個人,我就給你一個痛快。”

老者慘笑:“我真的想要一個痛快,只可惜……我真的連一個人都不知道。”

楚陽閉目一歎,九劫劍出,一劍終結。

……

下半夜。

一干兄弟們全部都集中到了莫天機的房間里,人人面se沉重。

這一夜下來,大家找到的人基本上都能確定就是來搗亂的,而且也都已經清理得干乾淨淨了。

但大家每一個人的臉se都是格外的沉重。

“什麼都沒有發現吧?”莫天機仰頭看著房頂,輕輕的問道。

眾人聞言盡都一陣沉默。

是的,這一晚上死在眾兄弟手下的天人級高手,超過了五十個,聖人級高手,也超過了十人。

這才只是第一天!

若是以清剿力度而言,出手命中率達到了百分之百,並無任何一點逃脫,漏網,行動應該算是很成功的,可是行動成功只是最起碼最基本最低的要求,大家這一通忙活,卻也只完成了這最低的要求!

除了清剿成功之外,再無任何的收獲,因為被狙擊的對象有一個共同點。

那就是——什麼都不知道。

一切都只是自己接到命令之後的個人行動。

甚至,他們連自己單線聯系的那條線,也都說不出來一個所以然。並非是不想說,而是確確實實的沒法說,又或者說是不知道該怎麼說。

芮不通曾經將一個人用涅槃之火焚燒一直到成為灰燼為止。

但,在這樣的極致痛苦下,那人情緒崩潰,痛哭,流淚,下跪,求饒,只求速死的情況下的,卻仍舊什麼有用的都說不出來。

“或許,這才是對方真正最可怕的地方。”莫天機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

“對方潛進來的人,絕對不止這三十多人,絕對還有漏網之魚存在。”莫天機輕聲道:“但是……感覺找到了麼?”

楚陽坐在上面,淡淡的道:“今夜,我和樂兒一共處置了八個人,對這些人隱隱有一種感覺,就是……這些人或者真的彼此不相識,但他們卻是出自同一個地方的。”

這句話看似矛盾的話一說出來,紀墨等人卻是即時七張八嘴的附和:“是的,我也有這樣的感覺。單看外貌真看不出什麼來,但一旦戰斗的時候那種沉默與狠毒,卻都是如出一轍。”

“簡直就好像是同一個娘生的。”

莫天機沉沉歎了口氣。

“這是我最擔心的情況。”莫天機吐出來一口氣,靜靜的道:“終于發生了。”

“他們自然不可能是同一個娘生的,但他們的一身技藝卻是來自于同一個組織,這也佐證了為什麼他們彼此互不相識,某些深層地方卻又極盡雷同,而這些人的上頭,乃至上頭的上頭全部歸攏、受命于同一個人;同樣因為這個原因,造成了現今的局面,這些人雖然目標相同,但彼此之間卻是全無聯系,自己就需要做自己的事情,若是用于戰爭,這樣做無疑是一盤散沙;但若是用于在大典搗亂,卻是極佳的一招,甚至是最佳的招法。”

“各自有各自的盤算,各自有各自的行事方式,十個人有十個人的思路,百個人有百個人的想法,你防得了一個,防得了十個,能防得了一百個,一千個個,甚至更多的麼?只要有一人除了紕漏,讓其得逞,登基大典就會成為一個笑話……”

楚陽就是早已經意識到這一點,是以現在也是眉頭緊皺,他雖然足智多謀,但面對這樣的混亂情況,當真是千頭萬緒,實在沒有更好的應對辦法。

“眼下之計,唯有繼續找出這些人清理掉;但,在清理掉的同時,一定要特別注意一下對他們的那種感覺……靠武者的天xing直覺去找出那些隱藏的人,至少是……在表面身份並沒有什麼異常的人。”

莫天機慢條斯理的說道:“來一個,殺一個!來兩個,殺一雙!能殺多少就殺多少,甯可錯殺,不可放過。”

楚陽聞言一震,道:“不行,決不能濫殺無辜,眼下情況雖然不妙,仍不可放棄原則。”

莫天機眯起眼睛說道:“敵人根本無法確定,為了大局,偶爾殺錯一兩個,也是在所難免,成大事者,不拘……”

楚陽斷然道:“絕對不行!必須要有了把握,才能對目標出手,絕不可以妄開殺戒!”

貌似這還是兩人第一次出現爭執。

莫天機垂下頭,細細的考慮著,良久良久才歎了口氣,說道:“那就盡量不要傷害無辜。”

楚陽也歎了口氣,楚陽明白莫天機能夠這麼說,已經算是退了一大步。

這一次登基大典,對于莫天機來說,擔子實在太重。只是加上一句‘不能傷害無辜’,就得使得莫天機的工作量憑空增加了數倍。

因為他需要更加細致去排查,去排除,所耗費的腦力心力,至少也要是之前的三倍!

眾兄弟一個個面無表情,但看著莫天機的眼神都有點幸災樂禍。難得見到莫天機吃癟,大家都是暗爽在心——包括顧獨行在內。

讓你丫能的,看你還能不能?!

不濫殺無辜,乃是眾人的底線;雖然明知道楚陽與莫天機爭論的乃是原則問題,但只要看到莫天機吃癟,眾人還是覺得舒爽不已。

“樂兒姑娘的毒……不知道准備得怎麼樣了?”莫天機的聲音一下子柔和了下來。

“差不多了,再過兩天就可以隨時動用了。”楚樂兒低眉說道。

莫天機脫口大力誇贊:“干得好!不愧是蕙質蘭心的樂兒姑娘,事情交給你天機就是能夠放心,哪里像那些不著四六的二貨,干什麼事都要我去收拾事後。”

楚陽兩眼看天。白眼亂翻。

莫天機這話說得可是直接就是無差別大范圍的得罪人,所有兄弟全部無辜中槍!

“嘔~~~”

紀墨羅克敵連董無傷三個人一起嘔吐了起來。

莫天機要殺人一般的目光轉過來,三人一臉訕訕的笑:“不好意思,之前吃得撐了,誰讓咱們都是二貨呢,見諒啊……”

上篇: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第五百五十三章分頭而殺!     下篇: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第五百五十五章天下布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