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 第五百六十六章 調兵遣將!  
   
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 第五百六十六章 調兵遣將!

“所有人全都給我用心點!少嘻嘻哈哈的!嚴肅,再嚴肅!”領班官員大吼一聲,聲se俱厲!同時擦了擦汗,仍舊是後怕不已,萬一就是在這里出了問題,在大家集體的哄笑聲中忽略了過去,那麼……這滿屋子幾百人都要連同九族人頭落地!

那位發現問題的官員坐下去的時候,才發現自己出汗出得竟連自己的**都濕透了……一**坐下,褲襠里一片冰涼。

真懸啊……

nǎinǎi滴,別人都是一緊張頭上出汗,我這個怎麼一緊張褲襠里出汗……也是頭,不過是小頭……這位官員心中如是嘀咕一聲。

“遲牛牛……”莫天機看著這個人的名字,揮揮手說道:“再次確認一下個人資料,如果基本資料屬實,將此人資料全部整理,彙總回來!”

本來以莫天機主持的情報系統的工作效率,斷然不會出現再次確認某人資料的事件,但這次,關系卻是重大,一個年紀超過百萬歲的超級老不死的,光是因為這個年紀,就有重新確認,資料全盤彙總的價值!

公是公、私是私,楚樂兒盡管對某人很有看法,卻絕對不會在這種公事上和莫天機鬧別扭,有如一陣風一般的飄出去,迅速來到相隔的一個大廳里。

這個大廳,遠比莫天機本人所在的房間要大得多,幾乎要大了數十倍以上,里面全是墨云天曆年來所記載的江湖高手記錄。

“遲牛牛!一百一十七萬歲!查!”

……

這里有一百個名情報人員,每個人各自負責一段年限的江湖高手記錄,只要有了某個人某方面的具體資料,查找起來的速度是很快的。

比如這位遲牛牛,他的年紀就是一個非常顯著的標志。

是以只不過片刻功夫,這位遲牛牛的資料就被查了出來、

“遲牛牛,男,來曆不詳;身份證明顯示乃是在中極天做的原始登記,此人年輕時殘忍好殺,濫殺無辜,猶喜**女子……其初初露頭角之時就已經擁有天位修為,來到墨云天參軍……後任軍中大隊長職務……”

“在墨云天軍中征戰三十年,立功甚偉;然卻在提升至將軍之時,悄然遠去……時後,在江湖橫行,專司搶奪劫掠,曆年來因其所害者,不計其數……”

“此人對天材地寶有一種近乎**的嗜好,凡見之,必然要將目標搞到手中……由此而引發血案,不知凡幾;僅是某某年一念之間,慘死于他手中的無辜之人,就高達三千人之巨……”

“曾化名遲千山,進入中極天清風宗,十年後,清風宗上下七千余人,盡數死于非命,清風宗前輩所遺鎮門靈寶、對個人根基有巨大輔助效果的‘火樹銀花’就此下落不明;曾化名遲漫漫,潛入東皇天蓮山會,數年後,蓮山會被其連根拔起,雞犬不留……前後二十幾個大宗門因其覆滅,所有財富、天材地寶盡數為他一人所有……”

“官方曾多次明令緝拿,均無效果。損兵折將,不知凡幾……及到後來,遲牛牛慢慢的變得有所收斂,而元天限下令,撤消了對其追殺的命令……”

“……直至十萬年前,遲牛牛其人于江湖銷聲匿跡……不複再現。”

“所有兵器:軟劍,此劍相傳乃是金龍龍筋加上紫霄jīng鐵所鑄,質地殊異,可長可短,可軟可硬,一劍在手,天下所有兵器便如盡在囊中……”

“修為**,不詳;疑為九天**,但查無實據……”

“xing格:怪癖暴戾,與人一言不合,便可能屠戮全城!殘暴至極,曾經被評為墨云天第一凶人……”

“面目,面容枯槁,瘦小枯干,白發蒼蒼如垂暮老者……”

……

莫天機拿著這份資料前前後後看了好幾遍,除了原始身份證明乃是來自中極天之外,其他的,並沒有什麼更特別的發現。

若是按照這資料上面來說,此人有百分之五十的可能,乃是出自哪個神秘的所在。換言之,這位遲牛牛,極有可能也是一位……真靈!

而且是聖人高級層次的真靈!

莫天機心中歎了口氣,有一種莫名的震撼升起:這位聖君陛下的手中,究竟還掌握著多少底牌呢?這樣水准的真靈,真真是太大手筆了吧?!

每一個後手拿出來的時候,都是那麼地讓人震撼!簡直就是震驚!

雖然震驚,莫天機卻還是可以肯定一點:這絕對不是聖君最厲害的底牌!

他一定還隱藏有其他的力量,或許比現在表現出來的更加恐怖!

這是一定的!

敵人既然又出了招,莫天機就不能不應戰;但,這次乃是面對一位高級聖人,到底應該派誰去?

派去有要采取什麼策略,還要秉持活捉的初衷麼?那會不會是有點找死呢?

莫天機皺了皺眉頭,將這份資料封存起來,交給楚樂兒:“帶上這份資料去找老大,然後讓他自己就這個事件做個決定。”

“還有那個黑霧真君,也讓他做個決定。”

說到關于敵我雙方戰斗力的分析,這一點上,莫天機自認不如楚陽,所以,直接將這個燙手的山芋交了出去。

能夠將這個抉擇交給別人決定,莫天機隱隱有一種貌似松了一口氣的奇異感覺!

“這是為何啊?”楚樂兒有些奇怪:之前不是一直都是由莫天機乾綱獨斷麼?怎麼這一次不同了?

“我從來不會妄自菲薄,但也不會自視過高,對于具體戰斗,分析敵人勢力,制定應敵策略的這一方面,我卻是不如楚陽的。”莫天機坦率的道:“再說,我心太硬,只看結果;而不在乎過程;這樣無形中會造成了過程中更多的犧牲,也許這些犧牲未必是必要的。”

“而楚陽不同,楚陽雖然也看重結果,但他更在意過程中的那些個犧牲。他會盡可能的在這個過程中減少所要付出的代價,只要能夠減少以生命為代價的代價,他甯願選擇一定的迂回,而非是以最直接、最冷血的方式取得戰果。”

莫天機道:“而就目前的情況,一干兄弟不管是損失哪一個,又或者是造成什麼無法痊愈的傷損,我們那都是損失不起的。所以,這件事交給楚老大,才能確保萬無一失的。”

“更何況這兩人修為太高,我怕我做決定會出事。”

楚樂兒道:“原來如此,還是我大哥更高明一些。”

隨即一陣風一般飄了出去。

別看樂兒嘴上仍自吹捧楚陽,心中卻又是有了些對莫天機新的認識:莫天機,還是很有自知之明的。

莫天機,對楚陽的信任顯然已經到了無以複加的地步!

莫天機並沒有認為他自己就是無所不能,他很清醒,知道自己的長短優劣。

不知怎麼地,楚樂兒對于心中產生這樣的想法竟是感覺到由衷的快樂。

所以她這一次去找楚陽,完全是帶著一種欣喜、還有一種淡淡的欣慰那種心情去的。

“我說丫頭,你這是咋地了?”楚陽眉頭幾乎皺在了一起,看著自己的妹妹。

這小妞兒不會是發燒了吧?用那種幾乎能夠用‘雀躍’來形容的姿態,送給自己一個特大特大、壓力簡直可以壓死人的壞消息……

難道這個消息就值得你這麼高興麼?

“大哥你在說什麼,我沒怎麼啊……”楚樂兒兩只手背在身後,以一種小女孩特有的姿勢,快樂地一跳一跳,對楚陽的詫異根本就全然不以為意。

本來以樂兒的年紀論,她能做出這種舉動,楚陽是應該感到開心,,感到欣慰的,一個小姑娘家家的,本就不該承受那麼多,可是此時此刻之下,楚陽卻是很郁悶,很不解!

“你怎麼這麼高興啊?”楚陽眉頭皺得更深了:“遇到啥好事了?跟大哥分享分享唄?”

楚樂兒臉上一紅,更見幾分俏麗,哼哼道:“就不告訴你!”隨即轉身就走,跳了出去:“好啦,我這就回去啦……”

“嗖”的一下子沒了影子。

“這丫頭……怎地一驚一乍的,簡直就像個小神經……”楚陽寵溺的笑了笑。隨即就看著遲牛牛這個名字和資料,不禁沉思了起來。

對付這樣一個人,羅克敵和紀墨顯然是不合適去的。

這人直接就是一個**殺人狂啊!

對付這種人,只有用最直接的方式盡快殺死,才是正道!

要執行這樣的任務,有兩個人最適合了:董無傷,顧獨行!

當然,額外還有加上一個墨淚兒。

墨淚兒始終在董無傷附近轉悠,她是絕對不容許愛郎獨自陷入險境之中的;真的有抗拒不了的危險,她隨時都會跳出來,參與解決麻煩!

如此說三大高手去對付這個遲牛牛……

相信縱然對方是高級聖人實力,同時面對這三個人也是要凶多吉少的。

楚陽又沉吟了片刻,終于還是在對付遲牛牛的名單里,另外加上了一個人。

王刀!

這把刀,現如今已經越來越鋒利。

讓他參與到一場狙擊高階聖人戰役之中,對他而言無疑是一個極大的促進!尤其近身體會墨淚兒那神出鬼沒的刺殺術,相信更能讓他身臨其境的學到很多東西。

至于自己,就和莫輕舞去會一會那位黑霧真君吧。(未完待續。)

上篇: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第五百六十五章高手!     下篇: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 第五百六十七章 大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