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 第五百七十二章 委屈無限  
   
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 第五百七十二章 委屈無限

遲牛牛嘿嘿冷笑:“既然你們一定要找死,那麼我就成全你們,黃泉路上也有個伴,省得孤單!”

身子極速轉回,“當”的一聲,手中短劍已經變成了手握劍柄,在間不容發之際與顧獨行的黑龍劍狠狠碰撞在一起,這一記毫無花假的硬拼之余,顧獨行一個筋斗,消去余勢,飄然落在遲牛牛對面,氣機重新鎖定了眼前之人。

剛才火並的那兩柄寶劍,都在嗡嗡作響。

如果是楚陽在此,一定會痛恨自己的多事,為什麼要給墨淚兒裝備檔次那麼高、那麼全套的裝備!

包括九劫兄弟、談曇、紫邪情等所有人在內,任何人的裝備也沒有墨淚兒那麼華麗,那麼上檔次,因為她的裝備不但數量奇多,而且每一件都是極品,不說短刀短劍等近身兵器,連所有的暗器質地,都是天級極品,如此華麗的裝備,放眼整個九重天闕曆史,只怕也是沒有,縱然不是絕後,至少也是空前。

錯非如此,一柄隨手就能放棄的短劍,如何能正面硬拼顧獨行的黑龍劍而不曾應聲而毀?!

顧獨行的本命兵器黑龍劍質地雖然遠勝墨淚兒的短劍,但想要在一個碰撞就將之斬斷,卻是萬萬做不到的。

如此第一次碰撞,黑龍劍毫發無傷,而那柄短劍卻只是多了一個米粒大小的缺口,僅此而已。完全不影響接下來的戰斗。

遲牛牛白發蕭然,看著顧獨行,嘿嘿冷笑:“來得快,死的也快,趕著送死,我一定成全你!”

顧獨行對敵可絕對沒有先說話的那種習慣,冷哼一聲,黑龍劍“嗡”的一聲再度飛騰而起,夾雜著一種掃蕩天地的決然,長劍恍如變成了長江大河一般滾滾而來。

在這等浩蕩銳利的澎湃劍勢之中,遲牛牛分明感到了一種悵然。一種孤零零的味道,似乎浩瀚的天地之間就只有孑然一人,在拔劍而舞!

這把劍,這一劍招,竟然是本身就帶有情緒的。

靈xing之劍!

這一劍,正是顧獨行的獨創劍招:生死勝敗轉頭空!

長劍化作了時間的長河,浩蕩落下。

遲牛牛臉上露出了前所未有的凝重的神se,手中短劍即時挺起,見招拆招。

顧獨行的身子在急速移動中變作了一團恍如虛幻的影子,在遲牛牛身前身後忽隱忽現,若真若幻。

遲牛牛卻是佇立如山,手中短劍流溢著雄渾的劍氣,有如狂風暴雨一般接連劈出,沉著應戰,絲毫不慌。

前後只不過眨眼光景,兩人卻已經交換了不下兩百招。

顧獨行的目的不求殺敵,只求能夠拖住遲牛牛,等待董無傷趕來,再連同墨淚兒,三人聯手,才有克敵制勝的把握,而進攻正是最完美的防禦,劍勢如同狂風驟雨,密不透風,攻勢接天連地,滔滔不絕。

在這樣的攻勢之前,妄想強行脫身只可能更早一步踏上黃泉路!

遲牛牛嘿嘿一笑:“你不過是要等待你的同伴過來聯手夾擊,如此強攻攻勢雖猛,勢難持久,都不怕等不到你的同伴到來,先一步力竭身死麼?嘿嘿……其實不用那麼麻煩,既然老夫到現在都還沒走,那麼,等你的同伴來了就更加不會走!你們幾個人,我一個也不會放過!”

顧獨行卻是全不理會遲牛牛的說詞,只是冷笑一聲,長劍舞動得卻是更加的緊急了。

遲牛牛嘴上譏諷不斷,心中實則卻是在接連叫苦。

剛才這段話,當真是硬著頭皮說的;但,眼前這個敵人實在是不好應付。遲牛牛雖然自問可以招架得住,而且還是不落下風、甚至長久持續下去,卻是反噬的可能;但,這一切都是建立在顧獨行最終力竭的前提之下,在此之前,想要不付出代價的脫身而走,無疑就是癡人說夢,絕不現實!

對方那森嚴的殺機,早已經將自己死死鎖定!

相信自己就算走到天涯海角,這股殺機,也不會擺脫的!

不說顧獨行,還有那個剛才一擊不中,再度隱入暗處的女子,實力之堅強,刺殺術之高明,亦是大大的勁敵,若是有一點點的疏漏,隨時有一命嗚呼的可能,在這樣的情況下,想要全身而退,簡直就是扯淡。

只是顧獨行固然是擺明了在等待董無傷過來聯手夾擊,而遲牛牛卻何嘗不是等待轉機的出現?

只要之前那個人過來了,雙方的實力差距會更加明顯,但兩個人的心思總歸不如一個人來的單純,到時候在對方剛剛聯手之際,勢必會出現一瞬間的放松、在產生那不協調的瞬間一舉斬斷鎖定然後逃走,才是自己當下最適當的脫身方式。

要不然就算是今天脫身了,只怕也會面臨對方無窮無盡的追殺,要知道眼前這幾個年輕人,可是代表整個墨云天的官方勢力。

遲牛牛縱然再是自信,也不敢當真正面面對整個墨云天的追殺啊!

遲牛牛與顧獨行單打獨斗,真心的吃力得很,倒不是說顧獨行已經占據了絕對的攻勢,自己多麼落入下風,多麼狼狽。

而是因為顧獨行的攻勢實在是太過犀利,幾乎每一招,都有一種共同的特點:你亡,我傷!

那是一種徹頭徹尾、完全不留余地的亡命徒jīng神。

遲牛牛對這樣的打法可謂頭痛至極。

這就像是一個正人君子,突然遇到了一群絲毫不講道理的流氓,不管你說什麼子曰詩云聖人說,他們就是不由分說地一棍子敲下來!

沒有絲毫的緩沖!

完完全全的野蠻不講理!

對于這樣的對手,要想完全不受傷應付過去,根本就不現實。

絕對不是力不如人,而是很……憋屈,就是很憋屈哦,對方完全就是不照常法的拼命打法;偏偏自己卻是很珍惜自己小命的那種人,遇上一個完全不要命的人,而且還要是一個高手。

縱然是自己修為比對方更高,那也是沒有什麼好辦法的事情,不憋屈能怎麼辦?!

所以遲牛牛在顧獨行狂暴的攻擊之下,只能一味自保,等待顧獨行一鼓作氣終了的時候。然而他每一次面對顧獨行冰冷刺骨的眼神的時候,都會覺得渾身不自在。

這種膩歪到極點的感覺,讓遲牛牛心中很是不忿:“就算是當年我面對元天限的時候,面對那種權傾天下的眼神,都沒覺得如此不自在!怎地就是如此一個無名小卒,居然能夠讓我感到這麼的不自在!”

所以遲牛牛真心有些怒了,他來這的初衷本想等另一個人的到來,卻等來三名頂尖強者的圍攻,不過就是收取了一些個螻蟻的生命力,至于跟我這麼玩命麼?

原本遲牛牛還打算等到顧獨行的同伴來到之後再尋找機會脫身而去,但現在卻是突然間又改變了主意。

既然你這麼想死,招招玩命,那我就成全你,就在這里將這個棺材臉徹底擊殺!

然後再從容而走。

那個女的雖然也很了得,但絕殺一招只在一瞬,她未必能來得及反應,頂多後上補救,她之實力比眼前的棺材臉還要更弱一籌,就算被她傷到,只要不是要害,傷勢斷斷不會很重,甚至可能在老夫的反撲之下而徹底失去戰力。

如此,就算是另外一個人來了,也起不了什麼大作用。老夫的真實修為可是遠在他們之上的,就憑他們兩個想要留下我,絕對不可能!

讓他改變主意的,正是顧獨行的眼神。

冰冷,不屑,輕視,還有一種無視!

這種眼神徹底的激怒了遲牛牛:他看不起我!居然敢看不起我?!

江湖人就是這樣,你殺了我可以,但你卻不能看不起我!

你殺我了我會說一句:好武功!你的劍好快!

但你看不起我,我就要和你拼命!

遲牛牛大吼一聲,手中短劍突然筆直刺出!

這一劍帶著一股凜冽的氣勢。

你不是要拼命麼?就看你能不能真的拼過我!

面對遲牛牛的突兀轉變,顧獨行眼中閃過一絲由衷的嘲弄,劍鋒一領,順著對方的劍尖刺出,卻又偏開了一些。

你的劍,目標是刺入我的心髒麼,來啊,我不會閃避的,因為我的劍會在你刺中我的同時,刺穿你的咽喉!

毫不退讓!

針鋒相對!

遲牛牛哼了一聲,即時收劍,又極速抬起,將顧獨行的劍格擋在一邊,隨即又是一劍刺向顧獨行咽喉,顧獨行臉se不動,長劍轉了一圈,如流星般刺向遲牛牛咽喉。

你刺我咽喉,我也刺你咽喉!

要死大家一起死。

遲牛牛劍如風,明明已經接觸到顧獨行的咽喉,甚至,都已經割裂出了一道血痕,但卻不得不收劍,退後。

因為,顧獨行臉se始終不變,長劍去向同樣不變,仍是直刺。

你若不收劍,我就不收劍,縱然你收了劍,我還是不收劍!

身臨其境的遲牛牛怒發如狂。

一個筋斗翻到了十七八丈之外,大怒喝道:“你小子到底是什麼人?你他媽的到底是還是不是人……打仗……有你他麼得這麼打的麼……”

說這句話的時候,遲牛牛真心的是委屈無限。

…………

(未完待續。)

上篇: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第五百七十一章追殺     下篇: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第五百七十三章我要那把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