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第五百七十三章我要那把劍!  
   
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第五百七十三章我要那把劍!

曆來江湖戰斗以命搏命有之,但,卻從來就沒有見過這種樣子。

如此冷靜,如此平靜,如此淡然,如此不發一言,如此的同歸于盡打法。

而且是……我先死,只要你死了,就算是我先死也無所謂。

這已經不是一般意義上的亡命徒!

而是標准的死士!

“你明明還這麼年輕就不想活了,老夫這麼大歲數又有何懼?”遲牛牛大聲怒喝,卻有些se厲內荏了。

對方這麼年輕就不想活了,真正奇葩的很,但自己這麼大歲數卻還是很珍惜這條老命的,無比的珍惜來著……

顧獨行面se如琚A只是冷哼一聲,仍舊是一言不發。但手中黑龍劍升騰夭矯,攻勢卻越來越見凌厲。

雙方劍來劍往,攻勢愈發瘋狂,彼此間的防禦越來越少,絕大多數都是以攻為守,局面再度陷入僵持,可是遲牛牛心中卻是越打越見焦躁。

他所用的劍乃是的墨淚兒的短劍,質地雖佳,卻有本身的短處,那就是太短!

那本就是為墨淚兒量身定做的兵器,只會契合墨淚兒,怎麼會契合遲牛牛!

正所謂一寸短一寸險,高手過招,差之毫厘已是謬以千里,這種特定的差異,在與顧獨行這種神經千百戰的絕頂高手戰斗之中,更加顯露無疑。

所以面對顧獨行的拼命劍招,他不得不躲:因為如果不躲,最好的結果也不過就是與對方同歸于盡。甚至很有可能是對方重傷,自己死。

這個現實更加令遲牛牛憋屈無比。

自己空有一身本事,但受限于這種無比流氓的打法之下,竟是半點也發揮不出來。

這把短劍就一般意義上卻是已經是質地殊異,已臻天級層次,但它始終只是墨淚兒眾多短劍之中的一把,並不是楚陽真正特意打造的那種神兵利器,質地比起顧獨行的黑龍劍又不可同ri而語,差了不止一個檔次,最初交手之際,固然只損了一個缺口,尚堪使用,但到了此刻彼此卻已經是多番交手,碰撞無數,那短劍上已經多出了無數的缺口。

其中幾處缺憾甚大,眼看著只要再碰撞幾下,就要直接斷折了。

而顧獨行的黑龍劍仍是毫發無傷,光彩如舊。

果然,不過再戰片刻,只聽“當”的一聲,遲牛牛手中短劍變成了兩截。

遲牛牛眼見局勢更形不利,將心一橫,“刷”的一聲擲出手中殘劍,趁著顧獨行閃身躲避的功夫,“刷”的一聲抽出了自己的隨身佩劍,同時身子極速旋轉,一陣風一般旋轉到了七八丈之外,同時大怒道:“住手!”

顧獨行抬眼看去,終于明白了這家伙為什麼始終不使用他自己的劍的緣故。

原來遲牛牛的隨身佩劍,乃是一柄又細又長又窄的如同加長筷子一般的怪劍。

而且貌似還是一柄透體透明的玉劍。

握在手中,若是不仔細看的話,幾乎就看不到。而且這還是在長劍靜止的情況下,若是戰斗起來,揮動快速之下,直接就等同于隱形一般!

這種劍,無形無影、如痕如隱,;以遲牛牛的身手若是運用這把劍刺殺敵人簡直是殺人于無形。

但這把劍本身卻還是有一個極大的彼端,那就是不夠堅硬。

而此刻面對的顧獨行這位拼命三郎,手上剛好就握有一柄削鐵如泥的神兵利器,遲牛牛根本不敢亮出自己的劍。

說心里話,剛才初得墨淚兒短劍的時候,遲牛牛簡直就是心花怒放,這等神兵利器竟然可以隨意放棄,那什麼兵主啊,難道這等天級神兵已經爛大街,隨處可見了麼?

可惜沒開心片刻,轉眼那口短劍就已經毀掉了,再不亮劍即時的落入下風了,遲牛牛萬般無奈,這才將佩劍給亮了出來。

這把劍才一出現,隱藏在暗中的墨淚兒兩眼睛就直了!

要說墨淚兒身上的兵器暗器絕對華麗,世上只怕已經無人可及,不過墨淚兒的所有裝備有一個不算弱點的弱點,就是檔次還不夠高!

就一般眼光而論,墨淚兒身上的所有裝備,至少也都到了天級層次,隨便一件也都是普通修者夢寐以求卻不可得的,但是,這些裝備跟九劫兄弟一干人的專屬裝備比起來,好比顧獨行的黑龍劍、董無傷的墨刀,卻又遠遠不能同ri而語,其實這也在情理之中,若是墨淚兒隨便一件裝備,就有那個級數,楚陽自問負擔不起,那也太奢侈了!

此外,墨淚兒還有一件很遺憾的事情,自己怎麼就沒有一劍屬于自己的專屬裝備呢!

而眼前這把劍——

這分明就是一柄專為殺手做的劍!專門為暗殺所用,才能發揮最大效用的神兵利器。

更巧合的是,這柄劍,墨淚兒貌似還聽說過,只是沒有真正的見過而已!

這口劍,乃是數萬年前,九重天闕一代殺手之王冷凝用的劍!

暖雪劍!

冷凝,無人知道本人到底是男是女,無人知道具體相貌如何,無人知道其真實身份來曆,無人知道知道他至今是否已然身死,這些消息仍舊都是絕對的秘密。

而他當年就是用這一柄暖雪劍,縱橫天下,讓九重天闕所有武者聞風喪膽。

被天下高手公認為……殺手之王!

那是一個不可複制的傳奇。

暖雪劍,乃是使用星辰心暖玉,加上玄冰晶心所築造的奇劍。

暖玉,本身完全透明,而且,可以隨時隨地保證血脈暢通;而玄冰晶心,質地也是同樣的完全透明,還增加了十分的鋒利。此外,更有一種冰澈人心的清涼,可以讓人隨時隨地保持絕對的冷靜。

如此一寒一暖,本是截然相反、水火不相容的材質,但卻被那時候的絕代大師鑄造成為完美融合的一把劍,一口完全透明的劍。

透明,幾近無形無影,隨時隨地讓血脈暢通,隨時隨地保持冷靜……

這些特質,毫無疑問正是世上每一個殺手都最最夢寐以求的夢幻兵器。

墨淚兒一見到,就認了出來,心中砰砰亂跳,做夢也想不到,一代殺手之王的兵器,居然在這里出現,‘出現在自己面前。

墨淚兒立即下定決心,無論如何,自己也要得到這柄劍!

這樣的劍,落在遲牛牛這等人手中,絕對就是暴殄天物,而且還是明珠蒙塵!

唯有落在自己手上,才是珠聯璧合,恰如其分、順理成章!

為了不使寶劍蒙塵,墨淚兒居然很不專業地做出了一下的舉動——

顧獨行正要攻擊,對方拿出來那麼一口純粹樣子貨的破劍,如何能與自己無堅不摧的黑龍劍匹敵,自己只有更占優勢的份,不意卻聽見耳朵里傳來了墨淚兒的傳音:“顧二哥,我要這把劍!你可千萬不要給我損壞了,這把劍我可是太喜歡了,千萬千萬,千千萬萬……”

顧獨行頓時一怔。

以顧獨行的心xing修養,也幾乎要叫起苦來。

姑nǎinǎi,您可真是我的姑nǎinǎi,一般不胡鬧,胡鬧起來就不一般哪!現在乃是生死交關的當口,你居然給我提出這麼不靠譜的要求來。

我現在想要打贏對方都已經是接近不可能的事情,好容易對方出了昏招整出那麼一口廢劍出來,正是可資利用的關鍵,可這時候你居然還給我加了一個不允許損壞對方兵器的限制!

想要收買人命麼?你以為我是楚陽楚老大啊……

我滴個天哪,對方可資利用的弱點,居然因為你大小姐的一句話變成最強最不可摧毀的強項,你想玩死我麼?!

而這時,對面的遲牛牛也已經站定,很突兀地發出一聲大喝:“住手!”

然後這才怒氣沖沖的看著顧獨行:“你這厮,怎地一句話也不說,難道是啞巴麼?板著張棺材臉,你就以為可以冒充死人麼?!”

說這句話的時候,遲牛牛心中真心是百感交集。眼前這厮真的就跟個啞巴一樣,話少得象死人,從開戰到現在,除了在鼻子里面偶爾哼一聲又哼一聲之外,真的真的是更多一個字都沒說過啊!

貌似就連受傷,也沒有多說一個字。

如果說這貨乃是一個殺手,如之前那個女刺客一般,那也就罷了。

但他分明就是正面跟自己戰斗,堂堂正正!

哪怕你偶爾罵上我一句呢,我也能知道對面跟我戰斗的乃是一個活人,而不是一個只比死人多**氣的生物呢!

他妹的!

居然還有這等事情!這等怪胎,真真天下罕見。

顧獨行冷冷看著他,殺氣卻是越來越見暴漲,但卻始終抿著一張嘴,就是一言不發!

卻聽到另一個雄壯的聲音沉沉的說道:“戰斗就戰斗,還說什麼多余的話?難道你遲牛牛每次面對敵人的時候都要先罵一段的大街麼?這是你哪位師傅教給你的戰斗方式?怪不得你都快要進棺材的人了還是這麼的不成器,你師傅簡直就是誤人子弟、貽笑大方!”

董無傷背著沉重的墨刀,無聲無息的出現在遲牛牛的身後,徹底阻絕了某人的退路。

董無傷向來沉默寡言,平常能夠不說話的時候,絕對不會說話,就算說了話,也絕對不會說多余的話。

唯有和顧獨行在一起的時候,董無傷卻實在很無奈:因為他就算再怎麼不願意說話,也必須要擔負起‘‘出口說話者’這個角se。

他是‘基本’不怎麼說話,顧獨行卻是除了跟自己兄弟們在一起之外,‘根本’就不說話!

‘基本’和‘根本’之間還有是有差別的,不對,“根本”就是天壤之別!

……

嗚嗚,我累死了……親們,親們,親們啊……

上篇: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 第五百七十二章 委屈無限     下篇: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第五百七十四章萬枯神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