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 第五百八十三章 不速之客,東皇!【補8】  
   
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 第五百八十三章 不速之客,東皇!【補8】

楚陽心中一痛,緊緊地將她摟在了懷里,下巴輕輕摩挲著莫輕舞頭上青絲,喃喃道:“此生此世,甯負蒼天!”

莫輕舞抬起頭,秋水眼波深情的凝視在楚陽臉上,輕聲道:“我已經無限的滿足了,楚陽,眼前種種,都是真的麼?!”

她的頭上,嫣紅的蝴蝶結在跳動著,看著楚陽,緩緩將柔軟的嘴唇湊上來,花瓣一般的嘴唇在楚陽唇上輕輕一吻,低聲道:“這是我做夢也不曾得到的溫柔,我真的很怕,再開眼時,黃粱驚醒,美夢成空……”

嘴唇輕輕離開。

楚陽心中又是一痛,突然將莫輕舞的整具身軀緊緊地抱在懷里,瘋狂地吻上莫輕舞的**,絕不容她逃離自己懷中。

莫輕舞顫栗了一下,隨即就熱烈的反應過來,她踮起了腳尖,努力地迎接著心上人的熱吻,口中輕輕呢喃著,聲音模糊。

“滿足了……”

一滴眼淚,在兩人熱吻中自莫輕舞眼角滴下,滑落到膠著在一起的四片嘴唇之間,兩人同時感到了那一滴眼淚的酸澀。

莫輕舞閉上了眼睛。

從此後,再沒有心魔。

那一滴眼淚,就是前世與今生,永遠的告別,不再複念。

她在心里這樣告訴自己,然後,她就全身心地投入了與楚陽的甜**親吻,敞開了所有心扉,將自己整個身體,整個靈魂,整個美好,全部都奉獻了過去……

良久良久之後,四片嘴唇終于分開,兩人都是氣喘咻咻,莫輕舞的眼神已經不見了清明,唯有迷醉,以及幾許滿足……

結束這一吻之後,莫輕舞的紅唇已然有些輕微的腫脹,眼神迷離地望著楚陽,貝齒輕輕咬著豐潤的紅唇,滿臉通紅,如此妙相,當真難描難寫,引人犯罪。

楚陽從來也不是道學先生,看的心中情動,就要再次撲上去展開飛噙大咬,但,此時此刻,卻有一個不合時宜的聲音咳嗽了一聲,帶著些揶揄的笑意,有人輕聲說道:“看來,我來的真是不湊巧啊。”

莫輕舞聞言大吃一驚,“啊”的一聲,急急忙忙地從楚陽懷中掙脫,“嗖”的一聲溜走,羞窘交加,甚至都沒有回頭看一看來者到底是誰就已經狼狽萬狀地逃走了,只留下一縷香風。

楚陽轉過頭,惡狠狠地瞪著來人,咬牙切齒的說道:“若不是因為眼下還打不過你,我現在非將你直接打得生活不能自理,看你還敢不敢這麼的嘴**!”

被打攪了如此美事,楚陽如何能不怒發沖冠。

“哈哈……”那人哈哈一笑,瀟灑地現身而出,自然而然帶著一種雍容氣度,一種君臨天闕,俯瞰眾生的味道悠然散發。

整片天地,似乎在這一個人出現的一瞬,變得格外的清靜、格外的柔和,仿佛連風聲,也如同**的喘息一般輕柔了。

這個人扶手站在那里,淡淡的一笑,說道:“我真的沒有想到啊,只不過短短不到兩年時間,你居然能夠走到眼下的這一步。”

“楚陽,你真的是太讓我驚豔了。”

這人聲音中滿是贊許,滿是意外。

“怎麼,東皇陛下竟也有感到意外的時候麼?”楚陽怒氣沖沖,冷言冷語。

來人,當然就是當今天下公認第二高手,九帝一後之中排名第一,廣闊的東皇天之主!

東皇,雪淚寒!

目前九帝一後都在往這里趕,但以大家的身份來說,最多提前兩三天到已經很夠可以;甚至都要故意在路上延誤一下,拖延一下,最好儀式之前正好到來,就更妙了。

東皇天的儀仗,也已經走在了路上,每一天,與墨云天都有聯系。

但卻沒有想到,儀仗還遠在數十萬里之外的時候,東皇雪淚寒竟然自己一個人提前來到了這里,做了一回不速之客。

還把楚陽的好事攪了。

“至于這麼劍拔弩張的麼,不就是打攪了你們這兩位故人的好事兒麼?”雪淚寒哈哈一笑,緩步走近,拍了拍楚陽的肩膀:“這次,可千萬不要再混賬了。”

楚陽哎了一聲,翻翻白眼:“你不但嘴**,還嘴碎!管得太寬了吧!”

眼中卻露出來堅定的神情,這一次,我怎麼還會那麼混賬?說什麼也不會的!

雪淚寒歎息一聲,道:“似輕舞這般用情的女子,我這一生,見過的亦不過寥寥可數。若是戀人是神,那麼,她就能幫助愛人成為至高神,而她自己,也會成為聖母;但如果愛人是魔鬼,那麼……她就會成為魔鬼的左膀右臂,自己也會隨著墮入深淵,總為鬼母羅刹,也無怨無悔。”

說著,雪淚寒悵然的歎了一口氣。

似乎意有所指,但口氣之中,那種深深地無力感,卻讓楚陽感到了詫異。

楚陽一怔,道:“你說的是……?”

雪淚寒臉上掠過一絲複雜難明的神se,輕聲道:“我妹妹……當初便是如此……只可惜,輕舞是幸福的,還有重來一次的機會,我妹妹……恩,或者在她心里,她也是幸福的吧。呵呵……”

最後這一聲輕笑,充滿了莫名的苦澀。

“你妹妹?”楚陽心中有些恍然,卻也有些不解。

前世,雪淚寒化身天下第一才子與自己和莫輕舞結交,格外青睞莫輕舞,自己始終不明白究竟為何。原來終極原因竟是在這里。

只是,從來沒有聽說過,一代東皇,居然還有一個妹妹呀?

“輕盈如夢夢亦飄,血海骨山舞妖嬈,仗劍千里君莫問,生死相隨到九霄。”雪淚寒曼聲長吟,聲音中,竟是充滿了由衷的惆悵意味。

喃喃道:“你是生死相隨了,可是我呢?我要怎麼辦?你這樣做,豈不是讓我終生生活在矛盾與痛苦之中?”

楚陽皺皺眉,顯然是不解其意的。

但卻也知道,雪淚寒這一句歎息,絕不是為了莫輕舞,而是為了……他的那個妹妹。

“看開些吧,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啊。”楚陽歎息一聲。

雪淚寒呵呵一笑,搖了搖頭,又深深地歎了口氣。

“對了,你來得正好,我正有一個天大的消息,急需要與你商議。”楚陽歎口氣,想到聖君的萬聖真靈,心中就有些犯堵,而雪淚寒正是有可能解決這個問題的不二人選。

“有什麼重大消息,竟能讓你也這麼緊張?”雪淚寒哈哈一笑。

“是一個保證能讓你大吃一驚的重大消息。也是一個足以動搖九重天闕根基的……天大消息!”楚陽急匆匆的拉著雪淚寒,進入了密室。

就只有他們兩個人。

“還是先布置一下,咱們的談話內容極端重要,可萬萬不能被人竊聽了去,否則隨時可能引來殺身之禍。”楚陽很是嚴肅、很是鄭重的道。

“殺身之禍啊?哈哈,至于這麼嚴重麼?”雪淚寒無奈的笑笑,一揮手,整個空間瞬時已經被東皇神念完全籠罩!

這是屬于東皇的獨門領域,就算是九帝一後甚至唯我聖君也是無法破開的強大領域:“到底有什麼事,現在總可以說了。”雪淚寒神情顯得很輕松。

他現在根本就沒有想到,楚陽將要帶給他的,是什麼樣消息;甚至有些啼笑皆非:有什麼事情,或許楚陽你覺得是大事,但,在東皇眼中,卻未必就是大事。

所以有些小題大做的意思。

放眼整個九重天闕,能夠對自己造成威脅的,至多也就兩三人,殺身之禍?這個詞貌似和自己真正是太久太久的久違了!

此刻雪淚寒顯然做夢都不曾想到,楚陽即將開口說的,對于雪淚寒來說,當真是兩個絕大的殺器!兩個名符其實的超級炸彈!

這個超級震撼的消息,就算是東皇雪淚寒,連雪淚寒也是絕對無法獨力承受的!

尤其是另外一個,對于其他人來說或者是超級震撼,但對與雪淚寒來說,重要xing甚至要超過域外天魔!

這一點,即將開始訴說這一切的楚陽,也是絕對不知道的。

“最近這段時間以來,墨云天實在是發生了太多太多奇怪的事情,具體是這樣……”楚陽由淺入深解釋著。

隨著楚陽說的話越來越多,雪淚寒原本悠遠的眼神漸漸變得嚴肅起來,當聽到‘死去的人每一個人都是沒有了靈魂力量,四下里也沒有任何的靈魂波動,而我們當時卻又完全沒有施展破滅靈魂的手段……這些人全都是一流高手……’這句話的時候,雪淚寒徑自“刷”的一聲站了起來!

他目光灼灼的看著楚陽,沉聲問道:“楚陽,此言,當真?此事,當真?”

“千真萬確!”楚陽咽了一口唾沫,同樣很鄭重的點點頭。

雪淚寒聞言面se再變,竟是從容不再。

而楚陽也是面se寂然,只覺得心中一片冰涼。

原本楚陽心底還抱有一個僥幸的希望,那就是,這或者有可能不是萬聖真靈呢!又或者,萬聖真靈對于現在的九帝一後已經並不算是什麼了不得的大事,至少再不能夠造成太大的影響。

但現在看到雪淚寒的反應,楚陽心底所有的僥幸瞬時如同烈陽溶雪一般,變得一滴也不剩了。

………………

(未完待續。)

上篇: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第五百八十二章天禪台,輕舞情     下篇: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 第五百八十四章 雪!雪!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