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第五百八十五章行動派  
   
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第五百八十五章行動派

就算有些事情雪淚寒不是親身經曆的,但多多少少也有一些個傳聞;到了他們的地步,消息已經靈通到了一定的程度,而且對同級高手的往昔經曆肯定特別留心的。若是連傳聞都沒有,那麼,東皇天那龐大的情報網,也會將這一切補齊。

之前一直想不通的,一直迷惑的,都能夠從元天限的手劄里找到。

這本手劄,對于雪淚寒來說,完全就是一個資料寶庫!

他能夠從字里行間之中,釋疑當初的許多事情……

那許許多多的疑團,許許多多的不解,都可以有了答案!但,楚陽能夠感覺到,雪淚寒能在這里面得到的答案,對他本人來說,乃是無限殘酷的。用這份殘酷,換取當年的真相,無疑是非常殘忍。

但,卻又勢在必行。

楚陽現在能做就只有靜靜地等待而已。雖然雪淚寒現在的修為心境已經不需要自己來為他cāo心,但楚陽心中還是默默地在祈禱。

希望雪淚寒,能夠撐得住吧,因為這里面,不僅僅有雪家的事情,還有紫霄天帝紫豪的事情。

那是雪淚寒生平之中,惟一的摯友,過命的兄弟!

等待雪淚寒看完這本手劄,再考慮下一步的具體行動吧。

良久良久,房中始終寂然無聲。

真的很安靜,似乎雪淚寒只是在單純的看。

門口人影突兀一閃,莫天機的身影出現,想要走進來的時候,卻是悶哼一聲徑自摔了出去。雪淚寒此刻的氣場拒絕任何人進入,六親不認。

楚陽咧咧嘴,只好走了出去。果然,他才一走出去,那股氣場就自動將他也屏蔽在外。

這會就算想要再進去,也是不可能的了。

“我靠,是誰在里面?怎麼這麼誇張,這也強得太過分了吧!我感覺怎麼好像比元天限還要強呢?難道是錯覺?”莫天機真的有些吃驚,剛才接觸雖暫,但高手感覺,瞬時已然足夠,唯判斷出來的結果實在駭人,才有此一問!

楚陽傳音道:“不是錯覺,里邊的是東皇。他在看元天限的手劄。”

言簡意賅,一句話把所有事解釋清楚。

莫天機聞言大吃一驚!

竟是東皇親身駕臨墨云天,對于這個勁爆消息,讓莫天機一時間有些無法接受:啥時候咱們和東皇的關系已經去到了這般的地步?

這貌似也太有些出乎意料了吧?!

如果說是妖後妖心兒突然降臨,莫天機固然也要吃驚,卻不會如現今這般驚訝。

要知楚陽兩世為人的事情實在太過玄幻,完全無從分說,是以他跟雪淚寒之間的淵源,始終秘而不宣,即便是對莫天機等一干兄弟,也只是說自己當初機緣巧合之下,救下了東皇麾下的心腹大將,之後雪淚寒見到楚陽,見楚陽根骨清奇、天賦過人、更有俠骨柔腸、劍膽琴心,青睞非常,是以對楚陽極之推崇、一見如故……

但雙方之間的真實關系,在除了楚陽、莫輕舞之外的人看來,其實也就不過如此,九重天闕的任何一方天帝,都是生存了無數歲月的老不死,縱然對你有愛才惜才之意,但要他真正豁出去,全力協助,還要是對于跟他處在同一層次,甚至更高一層的超級強者,實在不容樂觀。

“東皇雪淚寒……應該和手劄之中的雪家有關系……”楚陽皺著眉頭,輕輕歎了一口氣。

莫天機神情一震,道:“若是如此,豈不是更加有利于我們的大計……”

楚陽有些責怪的看了一眼莫天機,道:“有利于我們這邊是肯定的,但……這對于雪淚寒來說,這個事實卻是一個極其重大的打擊……天機,有些時候,你或者應該要多考慮一些這方面的東西。”

“人的感情,往往正是最脆弱,卻也是最珍貴的東西,一旦錯失,再難尋覓……”楚陽有些喟然。

莫天機嗯了一聲,若有所思的道:“一直以來,我的決定確實有些失卻仁心……過于決絕了。”

楚陽猶豫了一下,道:“天機,其實我真的說不清楚,你的這種決絕,究竟是好,還是壞。”

莫天機也默然了。

是的,無論是作為統帥,還是作為軍師,殘酷是必須的。有些時候要舍棄,有些時候要犧牲,不管什麼決定,只要牽扯到戰斗和生死,兩全其美的辦法幾乎就沒有。

一個現實中的決策人,從來都需要作出選擇,而需要作出選擇的時候,通常都是兩難的選擇!

自古以來,慈不掌兵!

本就是定律。

可是有些時候,因為這樣那樣的問題,卻不能不考慮,也無法不考慮。

莫天機思忖了良久良久,終于悵然一歎,說道:“若是有朝一ri,你我兩個人的方法,能夠和諧完美的合二為一……或許便是這世界上最完美……只可惜,這樣的方式,是永遠都不會存在的。”

楚陽苦笑,點頭:“所以,你做決定的時候只需要堅持你的,而我們縱然有所反對,那也無所謂,最多也只是對你個人拳打腳踢一番罷了……”

世間何來兩全其美?

現實從來不是小說,怎麼可能事事盡都完美?!

那真是不可能的事情。

楚陽此刻也想通了,若是真的要改變莫天機骨子里的那份殘酷,恐怕,莫天機也就不能成為一個合格的軍師了……

在這世界上,為了勝利而付出的所有的一切,包括任何方式任何行業的勝利,所付出的代價都必然是殘酷的!

這是無奈,也是現實!

兩個人在院門外的一個角落里靜靜的站著,守候著,莫天機的俊臉上仍舊有幾分遲疑。似乎有話要說,但卻始終說不出口。

楚陽心念一轉,頓時就明白了,心中忍不住掠過一絲促狹。

“你在想什麼?”楚陽做出一副沉重的樣子問道。

“我在想……問你一個問題……”莫天機居然有些吞吞吐吐,說道:“這個……你與輕舞乃是青梅竹馬……這個,那個,雖然你不是,但輕舞卻是……”

楚陽嘴角浮現一絲隱約的笑意,道:“你到底想說什麼?”

“我絕對不會反對你和輕舞的事兒……”莫天機干咳一聲,說道。

楚陽哼了一聲,斜眼看著他,很霸氣的道:“就算你反對……有用麼?”

這句話說得真是犀利,還不留余地!

莫天機徹底敗退。

自己雖然是莫輕舞的二哥,但在那丫頭心中,卻是遠遠比不上楚陽的地位來得重要。正如楚陽所說,自己縱然反對,那也是一點用處也沒有。

唯一的後果,就是讓兄弟們暴揍自己好幾頓,然後被莫輕舞埋怨好多年……

又過了良久,莫天機這才道:“可是你和鐵補天,鄔倩倩……你們是怎麼接觸的?”莫天機期期艾艾良久,終于問出來這句話。

“接觸?沒接觸啊。”楚陽一臉的愕然,似乎完全不理解莫天機話中的含義。

莫天機幾乎抓狂,苦惱的撓著頭:“我的意思其實是……你們當初怎麼開始的?”

楚陽眼珠一轉,道:“其實沒怎麼開始啊,但我能感覺到她們對我有好感……于是在有一天,我就毅然決然地展開了突然襲擊……其實就親了她們一口,于是就這麼開始了,貌似很過激,其實也很簡單,很單純……”

楚陽繼續循循善誘,道:“世間事,尤其是男女之間的情事,最怕的就是打破那層窗戶紙……只要是捅明白了,一切也就是水到渠成了,相信我,這是我的經驗之談……”

楚陽這番說辭,但就字面而言或許有那麼幾分的道理,但對于楚陽本身的感情經曆來說,卻是純屬放屁。

他一直是被動的,那有什麼主動出擊?何來經驗之談!

可是關于這些事情,或許顧獨行是清楚的,但莫天機卻是絕對絕對不知道楚陽當初的經曆!

莫天機就知道現在已經有四個女孩子跟定楚陽了,自然而然地認定了楚陽就算不是情場聖手、也是情場高手,這會顯然聽得很有感覺,津津有味的道:“恩,親了一下,然後呢?”

“然後?然後自然就是上床睡覺了。”楚陽干脆利落的說道:“于是乎才子佳人……琴瑟和鳴,舉案齊眉……”

楚陽已經准備好迎接莫天機的猛烈抨擊和徹底鄙視,最後那番話,楚陽自己都覺得自己該被鄙視,可是他實在很初哥,真的編不出來更動聽的說詞了!

但卻萬萬沒想到的是,莫天機聽了之後居然有些意動,甚至是有些躍躍yu試的味道……

“有些事……始終需要嘗試……唯有走出第一步……”楚陽語重心長。

莫天機聽罷連連點頭,老成持重的沉聲說道:“對,對對。恩,東皇大人還有一段時間才出得來,我現在有點急事,需要馬上處理,暫時離開一下。”

在楚陽瞠目結舌之中,莫天機轉過身,瀟灑而去。越走越快,轉眼間身影已經完全消失了。

“這貨……不會二到接著就去付諸行動了吧?不知道會不會出人命呢?”楚陽目瞪口呆的看著莫天機的背影,喃喃道:“沒想到啊這貨居然還是個行動派……”

說著,很是虔誠的禱告道:“願蒼天保佑你……希望不要被*的太慘……”

…………

寫了刪,刪了寫,一章三千字,推翻好幾次……三千字,寫了八個小時……還是先寫一點輕松的,其他那些,我拿不定主意,再考慮一下

上篇: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 第五百八十四章 雪!雪!雪!     下篇: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第五百八十六章坑死人的愛情軍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