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第五百八十六章坑死人的愛情軍師  
   
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第五百八十六章坑死人的愛情軍師

時間很短,不過就是一盞茶時分。

剛剛離開的莫天機就氣急敗壞的回到了楚陽面前,大怒的說道:“你說的那些到底是什麼狗屁說法!一點用都沒有!”

楚陽一看,只見莫天機俊臉上一個清清楚楚的巴掌印,居然還冒著一絲青se,透過這個巴掌印,可以明顯地感覺到打在莫天機臉上那只手的纖細……

嘴角也青了……

一向從容自若的神盤鬼算,此刻卻是連發型也凌亂了,那種狼狽,楚陽還是第一次在莫天機身上見到!

大快人心!

楚陽見狀著實怔了一下,突然抑制不住地哈哈大笑。

直笑得鼻涕橫流,直不起腰來了……

莫天機看著楚陽,哭笑不得。

就算是再魯鈍之人,也已知曉自己是受了捉弄,扮演了一會“二貨”,更別說聰明如莫天機,可是一肚子的怒發沖冠、惱羞成怒,卻愣是發不出火來,最終竟是自己先笑了起來。

“我說,你不是有了喜歡的女孩子吧?”楚陽嘿嘿一笑:“剛才去表白了?還那啥了?”

莫天機收斂了笑容,猶豫了一下,說道:“哪有……沒有啦。”

“這個可以有。”楚陽呵呵jiān笑。

“這個真沒有。”莫天機仿佛在證明什麼。

“真沒有?”楚陽追問。

“真的沒有,真的沒有!”莫天機硬著頭皮,吞吞吐吐的做出保證。

楚陽歪著頭,滿心滿臉懷疑的盯著他看。

莫天機被看得一陣陣心虛……又有些黯然神傷。

一想到自己剛才挨的那一巴掌,心有余悸,心中更是無盡傷心:她……終究還是不喜歡我的……要不然,怎麼會打我呢?

殊不知,這貨那麼興沖沖的回去抱住人家就親,直如飛禽大咬,簡直那啥,就算那女孩心中是情願的,但作為女孩子來說,起碼的女xing矜持還是要有的,這一巴掌自然是必須要打的……

太出乎預料了啊。

于是事情就演變成現在這樣的……

整個過程其實很快,相當的快:楚樂兒正在那邊埋頭工作,整理資料。莫天機興沖沖的就走了進去;楚樂兒有些詫異:“這才走那麼一會,怎麼接著就回來了?你不是說找我大哥有事兒麼?”

莫天機期期艾艾的站了片刻,愣是沒有說出話來,只是下意識地上前了幾步。

楚樂兒發現莫天機的臉se有些不是很正常的紅,身子也有些輕微顫抖,這些狀況讓樂兒更加的驚訝:“你到底是怎了?難道生病了?剛才不是還好好的麼?”

說罷,走近前就要仔細觀視狀況。

哪里想到,就在毫無防備之下被莫天機一把攬住,隨即就感覺自己柔嫩的臉頰被某種火辣辣的物嘴唇狠狠地“波”了一下。

那一刻,楚樂兒心中一片空白,幾乎是出自女孩子的防衛機制本能的,一聲尖叫之後,就下意識的揮出了一巴掌。

然後下意識的又是一腳……

全然沒有浪費!

“你干什麼!”隨著楚樂兒一聲羞窘交加帶著狂怒的尖叫,莫天機瞬時便如同一只彎曲的大蝦一樣被一腳踹飛了出去。

然後這貨在一片心虛之下,居然直接就腳底抹油的溜了……溜回來找楚陽這個‘愛情軍師’。

一直到莫天機回去找楚陽,然後被楚陽笑得死去活來的時候,楚樂兒還在捧著自己的臉頰,心中砰砰亂跳,只覺得心亂如麻,又驚又喜又羞……

沒想到這個木頭這會子終于開了竅……但他怎麼就沒下文了呢?

按正常道理來說,他很應該走過來解釋一下的吧?什麼情難自已,什麼一時沖動,什麼……那什麼的,可怎麼就一腳直接給踹沒了影?直到良久良久之後,楚樂兒感覺自己的心情終于平靜了一些,心跳也沒之前那麼快速的時候,這才躡手躡腳的走到門口想要看看那貨還在不在,不是自己剛才那一腳踹得太用力,讓他受了重傷吧……

卻發現莫天機其人早已經鴻飛冥冥,無影無蹤,頓時一股難言的失落湧上心頭。

天毒大小姐撅著嘴,重重的踩著步子,一步一個腳印,口中喃喃怒罵地走進了自己的房間里。

“木頭!”

“笨蛋!”

“膽小鬼!”

“就是個蠢笨的……”

“連追個女孩子都不會!……”

“我以後再也不理他了!”

……

“恩……最少是這三天絕對不理他了!”

——在等待莫天機前來解釋,而又苦等不得之後,楚樂兒這會可是真的生氣了!

這個木頭,不管什麼事情,天文地理五花八門三教九流的事情,都是那麼清楚的,那麼聰明,仿佛這個世界上就沒有他不知道的事情,也沒有他處理不了的難題,更沒有能夠難倒他的事情,但……怎地唯獨在感情上竟是如此遲鈍?

這貨是不是小時候腦袋被驢踢過了?導致智商超高,情商趨于零?!

楚樂兒越想越是郁悶,越想越是想不通;為什麼這麼聰明的一個人,在感情上竟是如此的白癡!這也太奇葩了吧?——這簡直就是難以理解的奇怪之事!

殊不知金無足赤人無完人,莫天機也是一樣。

正如現在有很多在他自己的領域中成為宗師一般的人物那樣,在其他的方面卻是徹頭徹尾的白癡——甚至比白癡都不如,絕不新鮮!

……

楚陽此刻還在審問莫天機;而莫天機心中卻是已經感覺自己……失戀了,很有些心情低落。

“如果你喜歡的那個人,卻不喜歡你,你會怎麼辦?”莫天機長長歎息,憂郁至極。

居然能問出這種問題出來?

這什麼人哪?!

楚陽仰天長歎——此刻,楚陽、楚樂兒兄妹二人心情無限的相同——郁悶至極。

楚陽心中更加是一肚皮的憋屈:他麼的,我追你妹妹你橫挑鼻子豎挑眼,怎麼都看不順眼我;難道現在老子還要幫你出主意追我的妹妹?

天下焉有此事之理!

老子偏偏不幫,偏偏就只在一邊看笑話!

“是不是你也沒辦法了?連你都沒辦法了,這可怎麼辦是好啊?”莫天機卻認為楚陽歎氣乃是認為這個問題無法可解,很有些灰心的說道。

這會楚陽很非常相當的想在某人的臉上狠狠打一拳,想了想終于還是沒有這麼做,只是意味深長的說道:“我相信,jīng誠所至,金石為開!”

“jīng誠所至,金石為開!”莫天機眼睛一亮:“是啊,這句話有道理,太有道理,一天不成就一年,百年不成就百年,了不起耗上一輩子,就來個此志不渝……”

面對如此驚人的論調,只有無力的長歎。

你丫的要是和我妹妹耗上一百年……我就先把你閹了!

楚陽瞬時做出了一個決定,將莫天機在感情上的表現,在兄弟們之中廣泛地傳播一下。

天機在眾兄弟心目中的形象有口皆碑,仇怨無數,這麼難得的報複機會,這麼好玩的事情,可不能我一個人獨吞了……他們肯定會打我的!為了我自己的人身安全,就那啥一次吧——楚禦座為自己的幸災樂禍給自己想了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

隨即心安理得。

便在此時,兩人突然感覺到整個空中的氣機猛地震動了一下!

隨即空中無聲無息的出現了無數的黑se裂紋。

那是一個個的空間黑洞,須得異變空間完全毀滅之後,才會出現的奇異景象!

而這種情況,足足持續了半刻鍾的光景!

一股狂怒的氣息,突然爆發開來。那是屬于東皇的暴怒,驚天動地,幾乎要將這片天地,整個的摧毀!

但下一刻,似乎被刻意的收攏,這股怒氣突然狂chao一般倒卷而回。瞬間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雪淚寒居然將這樣的氣息,也能夠收回!

下一刻,楚陽和莫天機感覺到,東皇之前布下的jīng神封鎖突然消失了。

換言之,這個小院子兩人又可以zi you進出了。

莫天機卻遲疑了一下,道:“我還是不進去了。你先和東皇陛下談吧……我此刻進去,多少有些不方便,交淺難能言深。”

楚陽了然點頭。

是的,現在雪淚寒的情緒必然非常激動;而莫天機雖然是楚陽可以互相托付xing命的的好兄弟,但莫天機本身與雪淚寒卻全無半點交情,甚至完全沒有交際!

此刻,此情此景此時心。

莫天機貿然進去,雪淚寒心底絕對不會舒服的。

所以莫天機不會進去。

直到莫天機走遠之後,楚陽這才進入了這個小院子

踩著地上落葉,緩緩走進了兩人之前談話的房間。

只見一身白衣的雪淚寒端端正正的坐著,臉上木然全無表情。他坐在那里,仍舊是一派君臨天下的氣勢,仍舊是獨霸蒼穹的氣概,仍舊是凜然不可侵犯,高不可攀!

似乎元天限手劄之中記載的一切事情,對雪淚寒完全沒有任何影響。

但,楚陽卻分明的感覺到,現在的雪淚寒,骨子里是很可憐的。

“可憐”這兩個字,用在任何人的身上都可以,但用在一代天帝東皇帝君身上,就有些不可思議。

因為這樣的人無論如何也不該用‘可憐’二字來形容的。但楚陽現在卻分明有這樣一種很明顯的感覺。

“楚陽。”聽到楚陽走進來,雪淚寒緩緩抬頭,眼神定定的看著楚陽的臉,輕聲道:“有一個故事,你想不想聽?”

上篇: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第五百八十五章行動派     下篇: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第五百八十七章東皇說:我是一個雞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