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第五百八十七章東皇說:我是一個雞蛋。  
   
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第五百八十七章東皇說:我是一個雞蛋。

楚陽深深吸了一口氣,說道:“請東皇直言,我洗耳恭聽。不過,有一句話,楚陽想要先跟雪淚寒說。”

雪淚寒聞言不禁有些意外,楚陽在一句話中,先後使用了四個稱謂,前半句的話,使用了“東皇”和“我”,身份乃是一天之主與楚陽本身,而後半句,使用了“楚陽”、“雪淚寒”,卻是將雙方身份,歸結到了兩人兩世相交的深厚情誼之上。

我跟雪淚寒說,不是跟東皇說!

關切之意,不言而喻。

雪淚寒縱然現在心如亂麻,卻也忍不住心下不禁一暖,淡淡道:“在你面前,從來都沒有東皇陛下。”

楚陽點點頭,挑眉笑了:“當然。”

雪淚寒和聲道:“你說。”

楚陽沉默了一下,道:“仇可以報,恨需要償,本事理所應當之事,當為則為;不過……有很多事,急也沒用,縱然郁悶與憤恨,也沒有什麼用,徒逞一時意氣,更是無益,若是你保持這般的心態,對人對己都無好處,甚至根本就是一大阻力,所謂君子報仇,十年不晚,之前被蒙蔽的無數歲月都過來了,何妨再多等幾ri,讓他朝布局完滿,如此才能令jiān人授首,讓亡靈雪恨。”

雪淚寒愣了愣,定定地看了楚陽半晌,良久良久,才突然露出來一絲微笑,拍了拍楚陽的肩膀,喟歎道:“兄弟……”

雪淚寒的聲音很是滄桑,很是感慨。如是沉默了良久,這才說道:“……當年……只有紫豪,敢對我這樣說話……”

說著,說到‘紫豪’這兩個字,聲音中有些愴然,居然罵道:“那個混賬,自己死的倒是壯烈至極!乾淨利落的就死了……真真是混賬透頂,他若是想要突圍,天下有誰能攔得住他?!就算是云上人聯袂元天限甚至連同其它的天帝一起出手,又怎麼能攔得住?”

他的聲音有些嘶啞,又重重的罵了一句:“這混賬!”

……

兩人重新坐下來,恢複鎮靜的雪淚寒從空間戒指里取出來一包茶,淡淡的笑道:“楚陽,這是我珍藏的紫霄茶,乃是當年紫豪親手焙制,普天之下,就獨此一份了。我們一邊喝茶,你一邊聽我為你講故事,這等檔次連當年的紫豪也沒有,當年固然是我煮茶,茶可是他提供的。”

剛才還把紫豪狂罵一頓,但緊接著卻又無限緬懷的提起。

楚陽欣然一笑,道:“真真是不勝榮幸,受寵若驚,受寵若驚。”

茶香嫋嫋。

熱氣蒸騰。

一片片淡紫se的茶葉在茶杯里沉浮飄飄,一股清香味就這麼飄然而出。淡雅清香,卻帶著一種執著久久不散,讓人沉浸在其中,長久地感受著那份悠遠。

“世人皆知道,我雪淚寒,乃是東皇帝君,權傾一方;但卻沒有人知道,我雪淚寒的出身來曆。”

“更加沒有人知道,我為什麼叫雪淚寒。”

楚陽怔了一下:“難道說這不是你真的名字?”

楚陽與雪淚寒,兩世相交,識得雪淚寒這個名字,還要遠在知悉東皇這層身份之前,之前的雪淚寒只是九重天的第一才子,亦是現在九重天闕的東皇天之主的大名,卻不料,原來這個名字卻是假名字!

雪淚寒輕笑,搖頭:“怎麼會是真名!又有那一對父母親會為自己的兒女取名字帶一個眼淚的淚?這個名字,固然是我現在所用的名字,但卻並不是我的本名。”

雪淚寒淡淡的笑著,親手為楚陽斟滿茶水,而他的聲音,越來越顯飄渺,似乎一片淡淡的云霧,飄散在這個小小的房間的每一個角落里。

這讓楚陽也生出一股如夢如幻的奇妙感覺。似乎在茶香飄渺之中,自己化身為紫豪,坐在雪淚寒對面,兩兄弟彼此無間、促膝談心。

“當初,九重天闕正處于一片亂局之中,強者輩出,高手林立;強者為尊,各大勢力天天為了地盤而戰斗,各大家族拼命地擴充自身實力……那時的九重天闋就是一個巨大的江湖!”

“人人自限、人人自危。”

“直到了數千年之後,這樣的戰斗才漸漸少了些,沒有湮滅在這場千年大混戰之中的各大家族,各大財閥,各大幫派,開始崛起,站穩了腳跟。”

“當時在九重天闕,這樣的強大門派、家族、幫派,足足有十萬余之數!”雪淚寒輕笑著。

十萬余!

楚陽的嘴角下意識的抽搐了一下。

中三天已經是群雄割據,純粹一個紛亂江湖,但,那才幾個世家?夠分量的充其量也就是二三十個而已……

只是從這一個數字之中,就可以看得出來當時是如何的紛亂、狀況又是如何的慘烈。

“在這樣的大環境背景之下,不管是多麼強大的宗門和世家,都不敢貿然就認定自己已經就是完全安全的了;所以之後的一段時間里,各大家族各方勢力各出奇謀。為了延續家族的發展、保全本族血脈,可以說是不擇手段、無所不用其極。”

“世家大族的女子,用來聯姻乃是其中一個最常見的手段;而世家男丁,放在明面上的,往往都不是真正重要的人物,誰也不知道,一個大家族的真正繼承人到底是哪一個,又身在什麼地方。只有等那個人羽翼真正豐滿了,現身出來,大家才會知道:哦,原來是他。”

“這些家族,都有一個習慣,就是從來不會把所有雞蛋都放在同一個籃子里,而是把這些雞蛋分散出去,秘密的分散到別的地方,因為天有不測風云,任何事情都存在著風險。”

“就好比我,我當年其實就是被分散出去的一個雞蛋。”雪淚寒淡淡的一笑,有些譏誚的說道:“倒也能算是……很重要的那類雞蛋。”

“這些雞蛋,帶著本族的技能,安排一些好狗血的故事,順利的秘密進入鷹窩、狼窩、甚至,別的強大勢力存在的地方,學習新的技能,與本身技能二者合一,但凡有成者,自然進步飛快,成績斐然。”

楚陽點頭,表示了解。

“一般這些被送出去的人,才是家族真正的繼承力量,有成者回來後,還要再進行一輪競爭,選出其中最強者,為新的家主,而那時候,基本羽翼豐滿,已經不懼怕挑戰和危機,而在那個時候,這些人的下一代也會再一次進行分散雞蛋的這種方式,秘密進入天下間任何一個地方……而留在身邊的那個,表面上看來受盡榮寵,實則往往就是最不成器的一個。”

“所以,很多的家族,對外都是號稱獨子、獨女;這樣可以用最不成器的一個來吸引敵人的所有注意力,並且還是一個天然的坑,對付敵人,不管是引蛇出洞,還是守株待兔,都極為有用。但實際上,卻不知道有多少血脈流落在外。”

“只要一個人不是太蠢,聽到這種消息都會明白:這樣的家族,每一位家主起碼都得是三妻四妾甚至更多,至于外邊那些個秘密的侍妾,更加不知道有多少,怎麼可能就只有一個獨生子?但,只不過是根本不知道其他的那些孩子的具體下落和存在而已。”

雪淚寒的聲音很輕,卻將當年的紛亂情況介紹得條理分明、曆曆如繪。

聽得楚陽如同身臨其境一般,終于明白了一些個中玄虛。

“我本姓雪,正是那雪家人,還是雪家的大公子,我們兄弟,共有八個人,都按照雞蛋法則隱姓埋名,進入了其他的家族、門派、勢力;一直到現在,還活著的……就只有兩人。”

“完全沒有人知道雪家還有我們這樣的存在。”

雪淚寒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神情凝注著紫se的茶水,久久不語。

“我們那一代,雪家共得九名子女,其中八個兄弟,就只有一個女兒。我最小的妹妹,叫做……仙兒。”雪淚寒說到這里,竟然嘿嘿的冷笑了一聲,那笑聲中竟自充滿了一股讓人毛骨悚然的意味:“所以這個妹妹……受盡了全家人所有的寵愛!”

楚陽歎了一口氣。

想起了云上人,想起了元天限手劄中記載的內容。

想起了那位當年傳聞中的江湖天下第一美女,雪仙兒。

“而我在闖蕩江湖游曆天下的時候,認識了一個人,此人是我一生之中,唯一的兄弟。”雪淚寒輕聲說道:“他的名字,叫做紫豪。”

“紫豪與我們這些人不同,他的父母就只是一對普通的人,民夫民婦;但卻很意外地培養出了一個聲名驚天動地、成就斐然的兒子!”

“紫豪的所有成就,完全都是白手起家,孤身闖蕩刀山劍林,血泊火海。紫豪比我小十歲,所以,向來尊我為兄。”

雪淚寒的臉上露出來一絲溫暖:“現在想起來,當年那段與紫豪一起並肩聯袂闖蕩江湖的時間,才是余者一生之中最快意的一段時光。”

“在那段時間,我甚至全然不想回到家族;因為我討厭那種近乎做賊的膩歪感覺。”雪淚寒笑著:“明明是回到自己的家里,卻還要偷偷摸摸,那種膩歪到極點的感覺,讓我很崩潰,也曾經因為這件事,讓知情的紫豪取笑了我很久很久,至今想來,竟是尤有余悸。”

雪淚寒口中說著“尤有余悸”,面上卻流露出緬懷的神se,仿佛在回味那“尤有余悸”的滋味,回味無盡……

……

上篇: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第五百八十六章坑死人的愛情軍師     下篇: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第五百八十八章東皇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