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第五百八十八章東皇往事  
   
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第五百八十八章東皇往事

“想當初,我與紫豪兄弟兩人縱橫天下,快意恩仇;當初與兩人齊名的人,有幾人就是現在的九帝一後眾人。”雪淚寒淡淡道:“但,當時卻尚有一個人還要在我輩之上,睥睨天下,如當空烈陽,光芒萬丈,這個人,正是那云上人。”

“很多人都樂意與其結交,但,紫豪在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兩個人就打了起來;那時候,紫豪遠遠不是云上人的對手,我便上前相助,兩人合戰云上人,卻仍是未能取勝,雙方最終兩敗俱傷。”

“從那之後,我兩人只要見到云上人,都會狠狠地干一架,而每一次的結果,都是三個人遍體鱗傷,重創在身。”

“但在這樣的江湖之間闖蕩,逐漸聲名鵲起,也對家族的那份權力失去了原本熱衷。甚至有時候感覺,一個雪家,實在太小了。對我而言,非但不是助力,反而是限制……我的命運,應該是屬于天下江湖的。”

“直到那一ri,家父嚴令我回家接任家主之位,我卻很淡然地將雪家家主繼承人之位,讓給了二弟雪輕寒。”雪淚寒長長歎了一口氣:“家父勃然暴怒,將我逐出家門。”

“二弟于武者修為一途資質只能算是中上而已,卻是一個最為睿智的商業天才,他只用了短短的十年時間,就將原本不過二流世家的雪家打造成了九重天闕第一財閥!其時,雪家聲名如ri中天;但,終于是樹大招風,某一ri,二弟被人刺殺于歸途之上,魂走九泉。”

雪淚寒聲音中出現了一絲輕微的顫抖,道:“父親聞訊悲痛yu絕,傳令天下,誰能為二弟報此大仇,便是雪家的大恩人。”

“那時候,我和紫豪也得到了這個消息,跋涉二十七萬里路發瘋一般星夜趕回,才知道,二弟的仇已經報了。”雪淚寒淡淡道:“而找到凶手的人,正是那云上人。”

“亦因此,云上人被待若上賓,進入了雪家。也因為此事,認識了我妹妹。”

雪淚寒揚了揚手中的元天限手劄,冷笑道:“元天限手劄之中有一句話,叫做;‘我為了云上人,九霄嶺上折梅花,雪夜狂風住輕寒。……這便是說的兩個人。”

“九霄梅花客梅九霄,以及,喪身在狂風峽谷的,我弟弟,雪輕寒。一直到現在,我才知道,原來我二弟,乃是當時被我家奉為上賓的云上人設計所殺!而動手的,便是ri後的墨云天帝,元天限!”

雪淚寒冷笑著,聲音冷如冰霜:“想不到二弟居然是隕落在未來的一方天帝手中,而在背後設計他的,還是未來的天闕第一人……二弟,乃至整個雪家是不是應該覺得很有面子呢?還有我這個做兄長的,應該覺得與有榮焉吧?!”

楚陽歎息一聲,卻不曾做聲。

從開始訴說到現在,雪淚寒顯然已經無數次地壓下了心中的那份怨毒!

但現在,到了這句話的時候,卻是再也壓制不住了!

“而當我和紫豪跋涉數十萬里趕回來的時候,卻是在暗中看到云上人在我家如魚得水,而我的小妹仙兒,也天天跟隨云上人出去游玩,出雙入對……云上人當時身為九重天闕千萬年來第一奇才,年輕一輩的第一高手……仙兒跟他在一起,完全不會有任何的危險。”

“當時我們並沒有想太多,雖然我和紫豪都看云上人不順眼,但,私下里,也沒聽說過云上人有什麼丑聞,更加沒有做出任何有悖俠義的傳聞,所以,雖然有些不舒服,卻也對他的修為心中很是佩服,畢竟,我們倆要依靠兩人聯手才能與之拼合,單獨一人確實是不如他的。”

“所以我們並沒有阻止他們之間的交往。現在看來,這件事,乃是當初我和紫豪犯下的第一個滔天大錯!”雪淚寒猛地一咬牙,牙縫里咔嚓一聲。

半空中,突然雷電大作。

天帝怒,風云隨之怒!

楚陽心底由衷歎息。

但他始終什麼都沒說,只是一味認真地聽著。

他知道,這些事情,在雪淚寒心里,早已經埋藏了不知道多少年,如今,幾乎困惑了他一生的謎團,如今,他終于找到了真相。

此刻的東皇天帝,雪淚寒,需要發泄,需要一個聽眾;來傾聽他的過往經曆。

若是再憋下去,恐怕就算是雪淚寒這樣的人,也會憋得爆炸的。

“在那之後,我和紫豪就因為紫豪的一些個家事,暗中離開了,由始至終,我倆人都沒有露過面。紫豪的家人被強梁擄走,我和紫豪千萬里去追尋,獵殺仇敵,一去就是五年,終于將所有敵人殺得干乾淨淨,也正是因為這五年間的死亡獵殺,無數次徘徊于生死界限,讓我們成長了許多,兩個人的修為,同時進了一大步,進入到了天人級高手行列,成為了紫霄天如ri中天的青年高手,並在之後不到一年的時光里,晉升到了天人級巔峰。”雪淚寒輕笑:“那時候我們,跟你們現在差不多大。”

“當然,我們闖蕩江湖的時候,也都有隨時注意雪家那邊的動靜,雪家在這段期間發展態勢良好,非但沒有出現衰落的跡象,反而越來越見壯大,我心甚慰,並也沒有想更多。”

“後來才得知,云上人在那一段時間里為了雪家積極奔走,嘔心瀝血,這才造就雪家的不斷壯大。”

雪淚寒眼中露出一絲莫名的嘲諷:“那時候紫豪就曾經說過:看來云上人是對令妹動了真情。能有這麼一個妹夫,倒也不錯,合該雪家興旺。當時我哈哈大笑,對此還有些贊同。”

“畢竟我們雖然彼此是對手,卻並沒有生死大仇;所謂的惺惺相惜雖然不多,多少還是有一些的,哈哈……”

這幾句話,嘲諷,自責,憤恨,矛盾,懷念……各種情緒,兼而有之。

“從那之後,我們兩人分開曆練,我前往蠻荒探索,紫豪則深入北地闖蕩,一別就是三年時光,我兩人都晉級聖人層次,真正成為了天下間有數的高手。”

“待到再見面的時候,我已經是聖人中級巔峰的超強者,而紫豪仍舊是與我差不多,手下還有了另外七個兄弟,意氣相投、肝膽相照。大家都有了屬于自己的班底,紫豪曾經戲言一句話說道:現在各自發展,百年之後,你我兄弟實力合一,jīng誠合作,橫掃了這天闕如何?”

雪淚寒說到這句話的時候,聲音顯得很是特別,絕不是他本人聲音,想來是在刻意模仿紫豪當時的聲音語氣。

這個模仿的聲音是否與紫豪當ri如一,楚陽自然是不清楚的,但卻能從這句話中聽得出來那份滔天的豪氣!

橫掃了這天闕如何?!

這是何等的自信!何等的氣度!

單只是聽這一句轉述的話,似乎就能看到那身材魁梧,滿臉虯髯的紫霄天帝睥睨天下的英風豪氣。

“當時,我點頭,說好。因為我們彼此都有把握,百年之內,我們必然可以走到巔峰,屆時,兩人聯手之下,縱然云上人在前也絕對不是對手,余子碌碌,更不在眼中,橫掃天闕,成為至高主宰,斷然不在話下!”

“但,世事如棋,天意難測,還沒有等到那個時候,就突然間天闕大亂,天下江湖第一高手之位開始競逐,雪家不惜傾家蕩產全力推動此事,雪家滿門上下連同所有勢力合共一百七十萬人,全力促成此事。小妹仙兒更是向整個江湖天下宣布,誰能奪得第一高手之位,就嫁給那人。”

“這個消息,將我和紫豪完全震懵了。紫豪星夜從雪山返回找到我,問我該怎麼辦。但事情已經到了那等地步,還能怎麼辦?我和紫豪只要不出面與云上人競爭,其他人根本不是他的對手。”

“而那個時候,我和紫豪又怎麼可能出面?因為那關系到小妹的終身幸福啊!”

“當時參戰的人,依稀記得有元天限,有紫無極,還有……最終,云上人力挫群雄,獲得天下第一的名頭。而我和紫豪,卻只能在一邊,做一個單純的看客。”

“小妹成親的那天晚上,我沒有到場,而是拖著紫豪去喝酒,從那天晚上開始,我兩人一直喝了七天七夜。”

“等我們醒了酒,卻發現,七ri之間,世事竟不複往昔!我父親,無緣無故,突然身死!云上人因此大發雷霆,雪家高手盡出之余,更派出動本身實力部署七萬余,在整個天闕開始索仇!完全就是一副瘋狂之相!”

“當時我聞訊之下悲憤yu絕,就要立即前去報仇,但,紫豪拼命地攔住我,說道此事其中只怕另有蹊蹺,我現在與云上人不宜見面。更加不能讓云上人知道我有關雪家關聯的那層身份。”

“我一想也對,于是便開始暗中探查;我們兩個都意識到:為何小妹與云上人這邊才剛剛成親,那邊父親就被殺了?父親身為天下第一財閥之主,身邊護衛無數,若是當真那麼容易被刺殺,豈不早死了千百萬次?何至等到今ri?”

上篇: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第五百八十七章東皇說:我是一個雞蛋。     下篇: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第五百八十九章為何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