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第五百九十章謝丹瓊的條件  
   
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第五百九十章謝丹瓊的條件

“第二點,所有的萬聖真靈,必須要從這個世界上徹底毀滅。”

“第三點,家仇,必定要報!”

“第四,最重要的一點,我的兄弟不能白死!”

“第五,我需要你們的幫助,而你們,也應該需要我的協助!”

“獨力進行,我或者可以自保,但憑你們現在還不行。”

“還有就是……只要是云上人的計劃,我一定要將之破壞。”雪淚寒淡淡道:“瓊花大帝登基之事,你們把其中細節告訴我聽一聽吧。”

“別的不敢說,但這麼多年來,對于云上人的手段,和行事方法,我還是多少能夠知道一些的。”

“暫且先做好准備,等到其他的天帝到來的時候,你們不要輕舉妄動,這些秘密,也不能夠從你們口中說出去。這等驚人的信息,必須要有足夠分量的人揭發出來,才能確保萬無一失。”

雪淚寒長身而起:“我自有分寸。”

雪淚寒與楚陽經過一番商議之後,立即動身離開,便如沒有來過一般。

四下重歸一片寂靜。

很少有人知道,東皇天帝與九劫劍主之間的這一席話,意義重大,影響深遠,為未來大局頂下走勢,將來的許多事,都因今ri這一席話而起!

甚至整個九重天闕的格局,都因為這一席話而完全改變!

看著雪淚寒的背影,楚陽不得不佩服自己這位往昔至交好友的手段,如此的憤怒,如此的大發脾氣,如此的氣場,竟然能夠隱匿到了無形的地步。

云上人現在分明就一直在墨云天上空觀視著墨云天皇城的大小事宜,卻由始至終都沒有發現東皇雪淚寒從到來乃至離開的任何一點氣息。

只是從這一點來說,就能看出來雪淚寒的恐怖。

……

當夜,謝丹瓊悄然離開皇宮,來到這個小院子,很沒有一點帝王威嚴地與一些“閑雜人等”喝酒,聊天,打鬧,如是好久之後,臨到天明,才悄悄的回去。

天上的某人看到這一幕,簡直就是嗤之以鼻,這樣的貨se居然也想攀上一方天帝的尊位,真是癡心妄想……

送走一干兄弟的楚陽才剛回到自己房間,就看到一個人已經坐在了椅子上。

雪淚寒。

“不好啊!”雪淚寒淡淡的說道:“這位瓊花大帝眼下雖然已經開始承受墨云天氣運,但他本身的底子實在太薄,就只有聖人中級巔峰的修為。雖然以他的骨齡而論,目前能有如此修為,已是難能可貴,但修為不足就是修為不足,若是當真面對上來自于云上人處心積慮的雷霆一擊,絕對無法承受。甚至,絕對有xing命之危。”

“其實也不用說是云上人親自出手,就算襲擊者只是云上人的麾下高手,以謝丹瓊的根基仍是無法承受。”

雪淚寒說道:“你們布置的計劃非常周詳,我以為其他的准備,卻是都已經可說是萬無一失了,唯一的一個破綻,就只有在這里而已。”

說到這里,雪淚寒長長舒了一口氣,道:“不得不說,你那位拜弟莫天機,實在是運籌帷幄決勝千里的鬼才,縱觀我之漫長人生,與他相提並論者,至多也不過兩三人而已!可是,若是不能解決謝丹瓊這個破綻,一切布局都為畫餅,全無意義!”

楚陽點頭:“天機的籌劃布置自然是不容置疑的,丹瓊修為薄弱這個缺憾實在難以補足。以眼下的情況而論,我們也只能照原計劃執行,希望謝丹瓊能夠硬扛過去,我給他另外多准備了兩顆效力極強的九重丹,只要丹瓊在承受第一波的攻擊之後,一息尚存,就沒有問題!”

雪淚寒搖搖頭:“這樣做還是太被動了,高手狙擊,一擊必殺,謝丹瓊很難撐過那一擊!”

楚陽面se微變:“可眼下已是勢成騎虎,不得不為,除此之外,還能有什麼辦法?”

雪淚寒淡淡的說道:“或者可以采用李代桃僵之計。”

“李代桃僵?”楚陽若有所思。

“所謂李代桃僵,就是到時候我變成謝丹瓊的樣子,去迎接挑戰。以你們現在的修為,不管是誰假扮謝丹瓊,都是死路一天=條,但我不同!我有十萬分的把握。”雪淚寒目中she出森然殺機:“不管來的到底是誰,都要讓他葬身台上!”

“云上人的計劃,我定要將之破壞!”

楚陽jīng神一震,目光大亮,隨即說道:“若是由你扮成謝丹瓊,那自然就是毫無問題的了,絕對不需要擔心有人能看得出破綻,可是,東皇天那邊又要怎麼辦呢?還有……謝丹瓊的獨門功夫又要如何處理?你一出手反擊,不就等于是表露了你的身份麼?周圍那麼多的頂級強者,還都是你的老熟人,斷斷沒有可能瞞過他們的眼睛吧?”

雪淚寒淡淡道:“這個不難解決,只要你們覺得此事確實可行,東皇天哪邊可以由我七弟假扮我,只要不與同級強者交手,就不會有任何的破綻。至于謝丹瓊的瓊花,給我一天時間磨練,想來可以令之綻放天下!”

楚陽緩緩點頭:“關于這件事,我還是要與莫天機和謝丹瓊商議一下,務求做到萬全。”

雪淚寒頷首:“理解。”

雪淚寒當然理解:現在乃是謝丹瓊一生之中最大的ri子,本應由他本人來承受這天下榮寵,雖然眼下情非得已要由雪淚寒代替,這才能夠確保萬無一失,但卻畢竟少了一層特殊的意味。

……

“妙計!”莫天機在聽完楚陽的轉述之後,拍案而起,興奮得大聲歡呼。

說起來這件事一直就是莫天機最頭痛的一件事,但現在由雪淚寒主動提出來了,卻是實實在在的雪中送炭。替莫天機解決了最頭痛的一大難題!

“丹瓊,你就沒有別的什麼想法嗎?”楚陽問坐在一邊的謝丹瓊。

謝丹瓊俊秀的臉上,隱伏著幾許難以掩飾的遺憾,道:“自身修為不到,還有什麼可說的,東皇肯紆尊降貴,已經是給了天大的面子……雖然有遺憾,不過,我願意接受這個安排,眼下畢竟是以計劃完滿周全為首要。但我另有一個要求。”

“什麼要求?”莫天機問道。

“這次本應是我的危難,東皇出面替我擋了,下一次,若是東皇有事,我要代替他一次。”謝丹瓊嚴肅的說道:“屆時,無論情況如何,你們都不得阻止,東皇也需要事先答應我,若是不成,我甯可就在天禪台上一搏,縱然魂消神滅又如何!”

楚陽與莫天機面面相覷。

就心理上,他們兩人都能理解謝丹瓊的想法。

以謝丹瓊的天生傲骨,絕對不會是為了要接受天下臣民歡呼這樣的事而替代東皇。所謂要替東皇,實則是要為東皇擋一次災難!

且不說雪淚寒他ri會不會遇到那樣的災難,只說一點:若是雪淚寒當真遇到了,以他的修為還不能安全度過的災難的話,由謝丹瓊出面,自然是更加的無法幸免!

只有死路一條!

若是這樣交換,等于是雪淚寒現在幫了謝丹瓊一次,但卻需要謝丹瓊彼時以命相抵!

但若是不答應謝丹瓊的要求,現在這件事謝丹瓊肯定就不會答應。讓別人去頂替自己擋死劫,縱然有萬二分的把握,卻也始終是一個大大的人情。

謝丹瓊實在不想欠下這個人情!

謝丹瓊滿臉的堅決,楚陽和莫天機對此都是無計可施。

最後,楚陽只好去找雪淚寒商議此事。

沒想到雪淚寒聽到謝丹瓊的這個“要求”之後,並沒有不高興,反而哈哈大笑:“好小子,果然有種,這才是我們九帝一後中人,好!我就答應瓊花大帝,屆時只要有了處理不了的危難,我一定讓他替我解決一次。”

至此,楚陽終于放下心來。

在雪淚寒說這句話的時候,心中實則根本就不會認為自己會有什麼必死之劫;是的,以自己的修為,就算是聖君率領九帝一後同時出手,自己不敵也可以脫身而去,再退一萬步說,就算自己真正遇到那樣的危難,憑謝丹瓊的微末修為,又能做到什麼?!

但,或者連雪淚寒自己也不會想到,世事無常,變幻莫測,就在不久之後的將來,他竟真的遇到了這樣的劫難,若不是謝丹瓊舍身相救,雪淚寒可能就真的壯志未酬身先死……

只是那都是後話了。

一切布局、計劃都在緊鑼密鼓的進行。

到了第十天,空中突然雪花飄舞!

此時已經非常接近夏天,天氣自然漸暖,可就是在這等天氣氣候之下,空中前一刻還是晴空朗朗、白云朵朵,下一瞬,天際白云,漸次形成一朵朵蓮花形狀,就在無數白se蓮花的白云之端上,突然飄飄降落無數雪花。

雖然是漫天大雪,遮蔽天ri,但濺落的雪花,並不給人冬ri暗中冰涼刺骨寒風吹拂的不良感覺,反而給人一份舒服的驚喜。

那是一種很舒適,很喜悅的感覺。

便如chūn風楊柳拂面,只有一片安靜祥和。

就在這場白雪皚皚,天地一片蒼茫的境遇之中,妖皇天之主妖後妖心兒駕臨墨云天。

瓊花城。

上篇: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第五百八十九章為何要說?     下篇: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第五百九十一章齊聚墨云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