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 第六百章 九帝一後,涇渭分明!  
   
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 第六百章 九帝一後,涇渭分明!

莊笑塵等人雖然已是當世有數之強者,卻仍不入妖後法眼,當真動手,縱然是四人齊上,至多也就只能與妖後**一時而已,絕無可能逃脫落敗的結局。

雙方一言不合,眼見妖後就要對莊笑塵等人出手。

這時,中極天無情天帝醉無情站了起來說道:“妖後陛下暫息雷霆之怒,這四人出現得確然有些突兀,不過,那莊笑塵的說法也未嘗沒有幾分道理,一方天帝,若是不能憑真本事威懾天下,如何能與你我並肩,齊名于九帝一後?再說……這四人始終也是墨云天本土人士,之前有參與競爭天帝之位,今ri重問帝位,也可算是在情理之中……再退一萬步說,眼前這也的確是墨云天的家事……”

在旁邊的‘東皇雪淚寒’冷笑一聲,斷然截道:“中極天帝如此說法,是否就是認定此法有理了?說起來本帝本是中極天之人,若是有朝一ri沖到中極天去,將你一家子滿門上下盡數斬盡殺絕,也就只是中極天的家事了?想來不會怪罪牽連到東皇天是也不是?”

赤北天炎陽天帝龍影幻說道:“東皇陛下此言差矣,卻是有以偏概全之嫌,東皇陛下原本是哪里人此刻早已經不重要,重要的是現在您是東皇天之主,任何一舉一動都與東皇天密不可分,反而與中極天才是毫無關系。”

‘雪淚寒’忍俊不住的笑了出來:“龍影幻,你的意思是否是說,一個人在原本家鄉以外的地方取得了成就,那就從此不算是原本所在的故鄉人了?你他娘的放的什麼狗臭屁?若是你龍影幻在我東皇天變成了一條狗,難道說你回到家鄉也就只是一條狗了不成麼?”

龍影幻勃然大怒,森然道:“雪淚寒,你怎敢如此出口不遜,當真無論如何都是要與我做對的麼?”

‘雪淚寒’一仰頭,嘿嘿冷笑:“與你做對?你配麼?再說了……此乃是你們一個個的要與墨云天作對,本帝只是看不順眼罷了……居然就成了專門與你作對,炎陽天帝,你除了擅長顛倒黑白之外,還很擅長給自己臉上貼金啊,怎麼著?想要借助我東皇的赫赫威名來提升一下你的身價嗎?!”

他冷冷的哼了哼,說道:“只可惜再提升,也還是一樣的**。”

龍影幻氣得手腳發抖,大怒道:“雪淚寒,曆來天帝登基,又有哪一個不是經曆了千磨萬險?哪一個不是險死還生、死里逃生?又有誰,乃是這麼平安順利的就接任登基的?你空口白牙,肆意妄為,更加無理取鬧,攻擊本帝,你是何居心?”

“天帝登基儀式未畢,有人挑戰天帝實力,本就是理所應當之事,正是天經地義!實力不足難不服眾,如何能為天帝?如何能靖一方安甯?”龍影幻大聲道:“此乃是千萬年的規矩,有誰能破?瓊花大帝又何能例外?!”

大羅天無極大帝紫無極淡淡一笑,道:“炎陽天帝說的不錯,這些的確就是九重天慣例,但我想問問這幾位墨云天本土的挑戰者……當ri元天限尚在的時候,幾位在做什麼?當瓊花大帝浴血厮殺奮戰天魔的時候,你們又在哪里?是誰一手一腳平定了天魔魔禍、又是誰令到動蕩得墨云天重回正軌?現在一切危機都過去了,此刻跳出來摘桃子,指責整個墨云天的大恩人不夠資格……爾等自覺能夠說得過去吧?”

南極天冰雪天帝夢景回說道:“紫兄此言差矣,當初元天限並沒有露出什麼馬腳,只是瓊花大帝先知先覺而已,及至元天限暴露天魔真身之ri,卻也是其煙消云滅之時,這四人並不在左近,如何能夠在那個時候及時趕到?更遑論出力參戰?紫兄的說法,只怕是有些吹毛求疵了吧。”

浮屠天天帝墨回塵淡淡道:“不管如何,他們這些人沒有參加屠魔之戰乃是不爭的事實,此刻,面對整個墨云天的大恩人,出言不遜,妄言挑戰,便是少少的有些忘恩負義,這一點更加的不能否認。”

大西天狂劍天帝吳也狂說道:“縱然這些人所為在情理上多少有點兒理虧,但人家現在做的事情,卻是在遵循九重天闕以往的慣例。這一點,終是不能**的,甚至,當年聖君陛下還曾經專門說起過這樣的事情……九重天闕,本就是強者為尊的世界,若是要找道德高尚的人,這世上大儒多得很,但他們那些人手無縛雞之力,如何來管理一方天地?佑一方安甯?!”

青霄天武威天帝陌青青卻是冷冷說道:“按照吳兄的意思,那就是謝丹瓊這位整個墨云天的大恩人在這一生之中最榮耀的時刻,被墨云天中人當場斬殺,也是理所應當的事情,是也不是?本帝對這種言論,只有嗤之以鼻,委實不敢苟同。”

九帝一後紛紛開口講話,明眼人都看了出來。

九帝一後這個天下最絕頂的階層,在這一刻終于形成了兩個涇渭分明的派系。

一派乃是以東皇雪淚寒和妖後妖心兒為首,全力力挺墨云天瓊花大帝;還有浮屠天帝墨回塵,與大羅天帝紫無極,也是明顯站在雪淚寒這一邊。

至于另一邊,則是以無情天帝醉無情為首,炎陽天帝龍影幻,狂劍天帝吳也狂組成一派。

而南極天冰雪天帝夢景回的立場卻是有些曖昧,更多傾向于無情天帝一邊;還有青霄天帝陌青青則是略微傾向于雪淚寒這一邊的。

但若是平心而論,這兩個人的立場還是基本保持中立的,並不更多的傾向于任何一方。

兩大陣營,針鋒相對。

論及實力,雪淚寒與妖後一派實力可以說完全碾壓對方,但若是論背景,對方卻尚有聖君云上人撐腰。

若是這麼計算起來,雙方綜合可算是勢均力敵,大致在伯仲之間,並無任何一方能占據絕對的上風。

下方百萬人群之中,卻有人有人嘿嘿冷笑:“這有什麼值得爭論的?干脆就讓他們上去打一架,勝者為王,不就是什麼事情都沒了?瓊花大帝威震墨云天,總不至于不敢接受本天子民的挑戰吧?”

這人的聲音雖然不大,但卻傳遍了整個場地。顯然是一個有心人在推波助瀾。

一時間,東南西北各個方向都有人因之鼓噪起來,紛紛道:“對極對極,強者為尊,勝者為王!”

更有人站出來振臂高呼:“戰!戰!戰!讓我瓊花大帝給這些跳梁小丑一點顏se瞧瞧!”

“強者為尊,勝者為王!”

“強者為尊,勝者為王!”

“我墨云天帝,向來不會畏懼挑戰!”

“不錯,若是不證實自己的實力,如何能夠擔任一方天地主宰!?”

這些人在四面八方起哄,一些不明真相的家伙也開始隨聲附和,刹那間一片喧鬧。

一側的莫天機閉著眼睛,似乎沒有聽到,但,擴散的神念,卻將這些挑頭**的人一個個的都記住了。

一個一個的要是有了一個好死,本軍師也就不用混了——神盤鬼算已經動了真怒。

最讓莫天機想不通的,便是,謝丹瓊分明是拯救了墨云天,這一點,墨云天上至老人下至孩子所有人都知道,但,當有人挑撥生事的時候,這些人居然還能夠直接不經過大腦的盲從。

甚至,還真的很有興趣看著自己的救命恩人,面對強敵浴血奮戰一番,哪怕……有喪命的危險。

居然沒有半點擔心?!

“人類的劣根xing……”莫天機的眼se越來越冷,甚至有一種厭惡的感覺升起。

……

中極天無情天帝醉無情冷冷的笑著,分毫不讓地與雪淚寒對視,淡淡道:“本帝臨來之前,聖君陛下曾經專門作出指示:朝廷有法,江湖有度!法不可廢,度不可過。一切,皆需遵照原有規則為大前提,不使謬誤……”

‘雪淚寒’瞳孔一縮,淡然道:“你說這話的意思是……用云上人來壓我?”

無情天帝灑然一笑:“我並沒有這個意思,不過就是在轉述聖君陛下的話罷了,只是……不管合理不合理,瓊花大帝在天下英雄面前若是不敢接受這幾人的挑戰……那麼,縱然最後成就天帝之位,又有什麼意思?還有什麼威嚴?”

醉無情這句話,當真是實實在在地說到了點子上。

不錯,不管對不對,不管合理不合理,但,現在謝丹瓊確實已經是騎虎難下。當著千萬子民,若是當真畏戰避戰,所有威嚴,所有臉面,盡都蕩然無存!

事已至此,縱然再如何的爭論下去,這一戰,也是注定無法避免了。

這時,站在第一級台階前的‘瓊花大帝’緩緩轉身,俊秀的面孔上,盡是一片凝重,沉聲道:“多說果然無益,本座既然要登上那個位子,些許挑戰卻是必須要面對的。你們若是要戰,我便戰。不過……刀劍無眼,各位若是因此而喪身于我手下,千萬莫要後悔,人,總要為自己的行為而付出代價。”

“生死之途,不外就是一前一後。往前一步,刀山火海,退後一步,海闊天空。”只聽這位‘瓊花大帝’森然說道:“挑戰者,還是先做好死去的准備吧。”

這句話里,殺機已經**裸的不再掩飾。

表明了一旦動手,就是不死不休之局面,在也不存在什麼高下強弱切磋的說法,有的,只是生死!!

東皇殺機已經狂暴!(未完待續。)

上篇: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第五百九十九章搗亂的來了     下篇: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第六百零一章瓊花開,百花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