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 第六百零六章 群毆  
   
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 第六百零六章 群毆

修為低微的都在歡呼雀躍:好漂亮啊!今天實在是我一生之中感覺到最漂亮的一天。

而就在這個時候,真正的謝丹瓊悄然地從九劫空間里出來,站立到了台階之下。而東皇雪淚寒自然是功成身退,重新悄然隱入了虛空。

就此不知去向。

這兩次掉包都進行得極盡完美,完全可以說是天衣無縫。

接下來的後續事情,全部都進行的順理成章。

謝丹瓊一派從容地一級級逐級走上,接受墨云天子民的朝拜,終于坐在那一張天帝的椅子上,俯瞰天地!

接連不斷的禮炮聲,轟鳴了整整一個時辰。

無敵的墨云天帝!

無敵的瓊花!

在這一刻,將墨云天曾經被天魔蒙蔽的名聲楚地一掃而空。

墨云天人,在元天限事件之後,第一次真正的,挺直了腰杆!

很多人,激動地淚流滿面。

你們有東皇,我們有瓊花大帝!

你們有妖後,我們有瓊花大帝!

你們有聖君,我們還有瓊花大帝!

“瓊花大帝萬歲!”不知道是誰,首先嘶啞著嗓子叫了一聲,隨即,萬眾附和,一時間,呼喊聲震撼天地。

……

“樂兒,小心注意那些人。”一片喧鬧中,楚陽傳音。

楚樂兒冷靜的道:“目標已經全部鎖定,確定沒有任何一個目標漏網。”

楚陽欣然點頭。

楚樂兒一直沒有在大典任何一個場合出手,得以保存下來最完整的戰力,還有隨身攜帶的十顆九重丹,就是為了這一刻。

以她那身天下無雙的毒功,將之前有人挑戰時滋事起哄的那些人,別有用心喊話引起事端的人,都用無形之毒點了一遍。

在做這些事情的時候,楚樂兒隱身在暗處,那些人卻是主動跳到了明處,雖然仍是隱身在人群之中,但,對于楚樂兒這種擁有聖人中級神識的高手而言,只要他曾經跳出來,就再也無法擺脫神識**控、無所遁形。

這些毒,都不能夠足以控制、殺死這些人,因為太分散了。但,卻可以確定目標不管走到哪里,都不會走丟。

“一定要確保不讓任何一個目標漏網。”楚陽臉上有憂慮,更有殺機。

“明白。”楚樂兒挑了挑眉毛,美麗的眸子中有充滿沉靜的自信。

楚陽目光一掃,發現顧獨行董無傷等人調息了這一陣都已經恢複得差不多了。而最讓楚陽感到詫異的,談曇的恢複速度,居然比顧獨行等人還要更快。

眼下,居然已經恢複到了完全神完氣足的狀態。

看來這家伙,這一次提升的真正不少。

“你去找莫天機,然後讓他給你安排人手。”楚陽傳音給楚樂兒:“然後,在謝丹瓊登基慶賀舉行酒會,里面都在慶祝的時候,把外面的那些目標全部清除掉。”

楚樂兒答應了一聲,猶豫了一下道:“還是要按照原來的方式麼?都是由大哥你來作最終處決?”

楚陽無奈的道:“我也會參加這行動的,會在我手里處決一部分。”

對于屠戮那些毫無反抗之力的敵人,楚陽現在已經恨之入骨,壓根就不想做了。

楚樂兒認真的反對:“大哥,現在登基大典已經完成,才是需要屠戮那些人,截斷萬聖真靈的最佳時刻,你只怕必須要全程都出面才行。”

楚陽一頭黑線,有氣無力的道:“好吧,我知道了。”

楚樂兒咯咯一笑,白影飄動,向著莫天機而去。

墨云天徹徹底底的沸騰了。

瓊花大帝以無可比擬的超逸風采,無可比擬的無上神功,在今天恢弘亮相,直接就引起了墨云天的全面歡騰。

一直到了好久之後,瓊花大帝出面邀請著九帝一後先行離開了,這里還處在極度的狂歡之中,一直到旬月之後,這里的熱chao才逐漸的褪去……

……

當天晚上,在瓊花帝宮,舉行了盛大的宴會。

東皇肯定是換了回來的那個真貨。

雪淚寒對自己的那位寶貝七弟當真已經是怒到了怒不可遏的地步,在離開了天禪台之後,就趕緊剛忙地找了個機會將這家伙換回來。

自己“東皇”的這個名頭得來不易,一共就那麼一大點的功夫,基本就算是被那家伙給毀得**不離十了,某貨自知惹了大禍,一見正主露面,當場就要跑路,哪里還來得及,徑自被雪淚寒直接制住,雪淚寒自知自己兄弟的犀利口舌,全然不理會某貨的一個勁求饒,直接用捆龍索將其綁得結結實實,扔進了自己的私人空間里。等這邊事兒全部完了,再好好泡制這家伙。

東皇的名聲說敗壞就敗壞,這事能簡單玩得了麼?

到了當天晚上,雪淚寒承受的不是一點半點,盡管早有相當的心理准備,但在一干九帝一後之前,妖後妖心兒橫眉冷對,無情天帝心懷不滿,狂劍天帝怒目相向,炎陽天帝冰冷一片,當真是全無沒半點好臉se。

唯一對這位舉足輕重的東皇多少還有些好臉se的,也就只有是無極天帝紫無極,和武威天帝陌青青,浮屠天帝墨回塵。

但,這三位往昔乃是東皇的老相識。

只是隨著歲月的變遷,東皇也不敢保證什麼了,一個好臉se實在不代表什麼,逢場作戲誰還不會啊……

九帝一後這群人在這次登基大典之中的站隊,充其量只是一種表面態度,雪淚寒卻是不敢保證每個人心中所想與現實所為完全一致……

尤其是對狂劍天帝吳也狂和冰雪天帝夢景回,對于這兩個人,雪淚寒心中尤其疑惑。

疑惑的並非是現在的立場,而是因為,曾經……在很多很多年之前……大家的私交還是很不錯的。

現在,這兩人卻是完完全全地站到自己的對立面上。這個現實讓雪淚寒感覺其中有蹊蹺,但這種東西,卻又不能在這種場合問起來……

拋開被眾人“嫌棄”的東皇陛下之外,這一頓飯,單就明面上來說,還算是賓主盡歡的。

但暗地里的波濤洶湧,卻是未曾止歇,這點謝丹瓊也是感覺得出來的。

所以謝丹瓊在簡單的一番應酬之後,就自言今ri連場大戰,身體虛耗過度,就此告罪離席,留下這一幫幾百萬年的老朋友老對手在哪里解決一下他們之間的私人的關系或者事情。

雖然謝丹瓊身為主人家,第一個離席,主人走了,只留下一幫客人自己在這里——這一點看起來有些怠慢,但對于這些人來說,才是真正的恰到好處的接待——都是數十萬年不見的老朋友,若是中間插一個不認識的新人,不能暢所yu言,才是最大痛苦。

對謝丹瓊,九帝一後表面上盡都表示了理解,今ri雖然只是大戰數場,但謝丹瓊對上的那些人,沒有一個是等閑角se,最後對上的那個霧先生,更是強手中的強手,謝丹瓊此刻體力不支才是正理,若是當真絲毫無損,體力充沛,那九帝一後一干人的排名只怕就真得改寫了。

瓊花大帝一走,中極天無情天帝醉無情就很干脆地站了起來,沖著雪淚寒說道:“東皇今天真是威勢震天,不同凡響,當真讓小弟大開了一次眼界,佩服佩服。”

這句話說得貌似是好說,但語氣真正是很有些yīn陽怪氣的味道來著。

雪淚寒淡淡說道:“是麼?說了幾句話就威勢震天了?那麼在醉兄的眼中,這威勢震天,還真是挺容易的。”

炎陽天帝龍影幻嘿嘿一笑:“別人說這幾句話當然沒有這樣的威勢,但東皇陛下說來卻又豈可同ri而語,委實是不同凡響,不同凡響啊。”

雪淚寒斜著眼,冷笑道:“那你只怕就是有些孤陋寡聞了,本東皇不是從現在這時候才如斯威勢震天,而是在好久好久之前,就已經煊赫滿天下了;莫要說本帝還說了幾句話,就算是一句話都不說,本東皇坐在這里,就已經是無限的威勢……而這一點,炎陽天帝雖然名震一方,但,呵呵……”

這一聲“呵呵”,真正的意味深長。

東皇空間中,哪位冒充者正在一個勁的狂撇嘴:你還說我怎麼怎麼地……你現在說的話,跟我說的還不是一個**xing……

但他卻哪里知道,若是沒有之前的他的亂鋪墊,現在的雪淚寒根本不需要這麼做。

一時間,大廳中的火藥味貌似有點濃重了。

這一場盛宴到了最後那一段,皇宮中的侍衛和宮女們都是感覺自己神智一陣莫名昏迷,然後就睡了過去,再也沒有了知覺。

等到次ri早晨醒來,卻看到大殿里面靜悄悄的,全無動靜,所有擺設都在原來位置,似乎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般……

唯一一點點的異常,也就只有一只玉湯匙斷成了兩截。

但這貌似也不算是什麼異常吧,但凡宴會,那次不得有幾件餐具損毀呢,這次就只有一只玉湯匙斷了,實在不算什麼,平常得緊……

眾人恍若無事的收拾掉,各自忙各自的。

是以,誰也不曾知道,昨夜,就在這個大殿之中,說到最後火藥味漸漸濃厚了起來,九帝一後這些人就在這個大殿里戰斗了一場!

恩,准確一點說,應該是打了一場混戰。

群毆!

…………

<咳,我說很難,可並沒說太監……我是說要寫好結尾,但也沒說會加快速度到今天就結束啊……

還會有一段時間的;如果什麼時候我會說:下個月再戰一次月票榜。那麼,就會證明,下月就結束了……(未完待續。)

上篇: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 第六百零五章 瓊花海,瓊花天     下篇: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 第六百零七章 今日勝敗無怨,明日生死無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