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 第六百零八章 再次分道揚鑣  
   
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 第六百零八章 再次分道揚鑣

而在這段時間里,楚陽等人可是用盡了手段,卻始終沒有逼問出那個出產萬聖真靈的秘密基地到底在哪里。隨著這些人死去,這個世間恢複了平靜,似乎從沒有萬聖真靈出現過。

滿目盡是一片祥和。

“大家這次都看過了東皇的實力……而九帝一後之中的那些人,雖然並沒有真正當眾出手,但只是從東皇那水准判斷,也就大致能夠推測出其他幾個人的實力水平。”

莫天機說這句話的時候,顯然很有些唏噓:“或者我們以為,我們達到現在的成就已經很了不起,雖然單就事實而論,也確實就是如此,但同樣是事實,大家現在也應該都知道了,面對這個位面上的巔峰存在而言,我們仍舊是不堪一擊的!”

“墨云天方面的事情,至此已經告一段落;但,我們卻不能留下來,必須要返回到各自的天地,去進一步提升,去不屑的奮戰,讓自己真正擁有與巔峰層次者正面一戰的實力……”

“墨云天的諸般事宜,就全部都交給謝丹瓊了。不管他能做到那一個地步,那都是他的事。”

“我們還有我們需要做的事。”

“眼下得著重說說你們兩了個。”說到這里,莫天機一瞪眼,看著羅克敵和紀墨。

兩個家伙刹那間愕然至極:本是老老實實在聽著講話,哪想到突然間就被躺槍了呢……

“我跟你們倆講,再像以前那樣懶懶散散的,兄弟們統一把你們砸成渣!這點真實不虛,絕對的現實!”莫天機凶神惡煞的說道。

紀墨和羅克敵一臉黑線……

莫天機這混蛋今天難道是得病了……

一番議論之後,眾人當場決定就此分手。

“九帝一後還在這里不代表什麼……我們走我們的。”

“也不用向謝兔子辭行了,反正早晚還會再見。免得謝丹瓊哭了哄不好……”

“該走的快走,趕緊走。”

“趁著九帝一後不在他們主場,咱們先一步回去搞個天翻地覆的……”

“樂兒,你打算往哪里去呢?”

“我?我想要去找我師父,他老人家可是失蹤許久了,連這次大典都沒過來湊熱鬧……”

“呃……那也好。傻鳥你呢?”

“我回去繼續偷……你他麼的說誰是傻鳥?你才是傻鳥呢,你們全家都是……”

“走吧走吧,回去吧回去吧,看人家謝丹瓊現如今都天帝了,咱們卻還只是強盜頭子,這就是差距啊……這差距貌似也忒大了……我都開始自卑了……”

“就是就是,回去咱也找個天帝砍死,來個謀朝篡位,斷斷不讓某人專美于前……”

“說得好,這主意著實不錯……”

“趕緊走吧,看顧老二那臉黑的……”

“黑個傻鳥毛,等哥天下無敵了,先把顧老二打一頓。”

“你大爺的,你打顧老二就打顧老二,傻鳥毛也得罪你了?”

“趕緊跑……沒看那邊有人要發飆了……”

咻咻……

只不過轉眼之間,已經有好幾個消失了蹤影,長天之上,只見到他們離去的身影,化作了長空中一道美妙的弧線。

紀墨,羅克敵,芮不通,傲邪云……這個家伙都已經走了。

呼延傲波跟隨紀墨而去,傲邪云也帶走自己的妻妾,盡都離開了墨云天地界。

他們來的時候,是那樣的萬里跋涉,爭分奪秒披星戴月,來到這里之後,迎接他們的就只有連番血戰,等到剛剛安靜下來,就立即動身離去,離去的還是如此的無聲無息。

甚至,都沒有向作為主人的謝丹瓊辭行。

來的是如此的雷厲風行,是那樣攜帶漫天風雷而來,走的卻是如此瀟灑,不帶走一片云彩。

“這樣,我們也走了。”顧獨行挽著顧妙齡,微笑著望著楚陽還有莫天機。

兩人點頭,示意珍重。

相互之間,一個眼神已經足夠,不需要再說更多,顧獨行摟起顧妙齡沖天而去,頭也不回。

董無傷和墨淚兒相視一笑,雙雙飄然而起,旋轉中已經直沖天際,這兩口更狠,連個道別的眼神都省下了。

楚樂兒白衣飄飄,她應也是將要啟程,只是似乎想要說什麼,但終究沒有說,一雙妙目在莫天機身上轉了一圈,卻是yu行又止。

莫天機咽了一口唾沫,終于先開口說道:“樂……樂兒姑娘……”

楚樂兒臉上一紅,低聲道:“什麼啊?”心道,難道這木頭終于開竅了?想要挽留我?或者邀請我跟他一起走?總還不算太木!

莫天機貌似又咽了一口唾沫,很是艱難的道:“這個……你……”

“我什麼?”楚樂兒低下頭看著自己腳尖,語氣中含羞帶臊的意味已是十足,還隱隱有幾分小期待。

“咳咳……”莫天機咳嗽起來,滿臉通紅,道:“這個……你……你一路順風……”

“啥?你說啥?”楚樂兒瞪大了眼,有點不相信自己聽到的話。

臨近分離,這貨居然還是七竅通了六竅……還有那一竅不通啊。

“我…我…祝你一路順風…一帆風順…一路平安……”莫天機一張俊臉紅漲得簡直要出血了,顯然他自己都未必知道他在說什麼……

“呃?”楚樂兒氣惱地抬起頭,死死盯著莫天機看,兩眼銳芒閃處:“就這個?”

莫天機頓時手足無措,低下頭,呐呐道:“恩恩……這個……對,還有……還有那啥……代我向令師問好……這個……此去山遙路遠,一路平安最是重要……”

楚樂兒的神se中有些傷心,淡漠的道:“好的,我知道了,我一定將你的心意帶到就是。”

莫天機踏前一步,似乎又要說什麼。

楚樂兒以為他要說什麼,抬起頭期待的看著他。木頭,快快開竅啊……

“謝謝了啊。”莫天機道。

“啊?你謝我什麼啊?”楚樂兒一頭霧水,怎麼突然又謝謝了?

“謝謝你……謝謝你替我給你師傅捎個好……”關鍵時刻,莫天機話到嘴邊,已經快要溜了出來的時候,突然一陣心虛,居然又退縮了回去。

“我真……”楚樂兒火冒三丈,眼見再也壓抑不住,猛地一跺腳,地下立時多了一個清晰可見的三寸金蓮印,隨即白se窈窕身影憑空而起,如一朵白云,沖上半空。

“嗖”的一聲已然去得無影無蹤。

再不走,她真的害怕自己就被氣炸了,眼前人根本就不是木頭,分明就是一塊石頭,一塊徹頭徹尾的頑石……

莫天機看著楚樂兒憤然離去,臉se灰敗,失魂落魄,充滿了無盡的悵然。

楚陽在一邊看著,很是恨鐵不成鋼的歎了一口氣,真心是看不下去了……

若是再這樣繼續下去,自己的妹妹真有可能老在家里了……

“我說……”楚陽清了清嗓子。心中真的有些無力,一代天才,怎麼對待感情問題如此膽小?

楚陽看的清清楚楚,莫天機根本不是不明白,也絕對不是糊塗了;而是他壓根就是不敢!

這家伙在感情問題上的膽小,當真是讓楚陽百思不得其解,按道理說,這不應該啊。

“說啥?”莫天機癡癡的看著楚樂兒離去的方向,神魂不屬。

“我說傻鳥……”楚陽歎氣。

“芮不通不是走了麼,他回來了?……”莫天機依然有些神魂顛倒,心中兀自自哀自憐,顯然智商已然歸零。

“恩,我不是說那頭傻鳥,我說的是面前這頭……我是說,樂兒年紀幼小,一路數十萬里跋涉……我實在放心不下。”楚陽一頭黑線,道:“你能放心麼?”

“是,那該咋辦?派幾個保鏢?挑修為最高的?”牽扯到楚樂兒安危,莫天機頓時驚醒。

咋辦?

派保鏢?

楚陽真想在面前這張臉上猛踹一拳,大怒道:“我妹妹長途跋涉,前路莫測,派別人也不保險吧,還是你替我送送她吧,行不行啊?你這傻鳥!”

“對對對,行行行!別人真不保險!”莫天機頓時醒悟。

“送到地頭行不行?”楚陽憤然飛起一腳正整踹在某人**上:“我靠你妹的……你還不快去!再晚了,那就找不到了……”

莫天機的身體離地而起,飛一般沖上高空,那光景活像是被火燒到了**。居然猶自一邊大叫:“楚陽,我不在的時候,你莫要欺負我妹妹啊……”

話音未落,已經走得無影無蹤。

楚陽摸著下巴,兀自氣不打一處來,狠狠道:“這事兒你管得著麼你!莫說你不在,就算你在,你管得了麼你?!”

“你這傻鳥!”楚陽吐了口唾沫。隨即才想起有些好笑,捧著肚子笑了好久。卻已經發現自己身邊空無一人。

聞訊急疾趕來的謝丹瓊,得知一干兄弟們都已經走了,竟自悵然地站了良久良久。

滿臉盡是落寞的他,再也不複數ri前的意氣風發!

在謝丹瓊眼中,墨云天的基業又算得了什麼,縱然能夠在金鑾大殿上揮斥方遒,也不比與一干兄弟們打鬧胡混來得快意!

現在,就只剩下楚陽,談曇,還有莫輕舞紫邪情等寥寥數人,再往下的就是跟隨楚陽而來的那些個天兵閣戰士。

謝丹瓊在黯然良久之後,居然提出請求道:“老大,你把夢無涯給我留下吧,他也是墨云天的老臣子,所謂落葉歸根,他好我也好……”

不愧是新任的瓊花大帝,在這時候第一反應居然是挖人……他心想,老大現在正是離愁充滿,充滿溫情……這時候提要求,應該會答應吧?

“滾!”楚陽大怒,惡狠狠地罵道:“從我手里挖人,你休想!”

…………

(未完待續。)

上篇: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 第六百零七章 今日勝敗無怨,明日生死無悔     下篇: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 第六百零九章 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