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 第六百一十章 雪七,血契,血七  
   
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 第六百一十章 雪七,血契,血七

“原來是七哥駕臨啊!”楚陽恍然大悟,自然想起當ri這貨在登基大典上的那番經典演出,不由得就想起了紀墨和談曇,忍不住就有些惺惺相惜的意思,道:“怎麼就家門不幸,先不說七哥這身修為,已臻當世巔峰之列,就說七哥當初罵的那幫家伙,可真是過癮至極啊……讓人聽得眉飛se舞,難以自已……”

雪七聞言之下頓時眉飛se舞,難以自已,大有遇到了生平知音的快意感覺,走上前一拍楚陽肩膀,哈哈大笑:“這位兄弟說話我愛聽……其實本來就是這麼回事,不過這些人一個個的顧著這個面子顧著那個里子,道貌岸然,說起話來也是拐外抹角的不痛快,有啥不順眼的直接罵過去也就是了,有啥呢?到頭了無非也就是干一場,能有什麼大不了的……”

雪淚寒再也忍不住,低聲咆哮:“混賬東西!你當時可是以我的面貌出現,人家最終要干仗也是找我干仗,你那純粹就是在給我惹麻煩……”

雪七瞪著眼,振振有詞:“這能有什麼麻煩的?難道你還打不過他們麼?”

雪淚寒為之氣結:“這壓根就不是打得過打不過的問題,你……”

雪七道:“既然你不怕他們,那麼,干仗又有什麼關系呢?”隨即,雪七突然一甩衣袖,擺出一副瀟灑至極的姿勢,一邊踱步一邊曼聲長吟:“人在江湖轉,誰能不被干?江湖乃戰場,怎麼也是干……今天別人干了我,明天我把別人干……”

“你給我住口!”雪淚寒聲音都變了調,顫抖著手指指著自己弟弟,恨鐵不成鋼的道:“你說說你……你也是那麼一大把歲數的人了……怎麼說話做事還是那麼不著調呢……就你這樣的,死了都進不了咱家祖墳……”

雪七一甩頭:“呸?難道你死了就能進得了?可別忘記了,咱們可都是故意被家族淡忘的那群人……你居然還想要進去祖墳?沒看出來,你的奢望不小啊!真沒看出來啊!”

雪淚寒一臉黑線:“老七!你能不能正經一些!”

雪七叫起撞天屈來:“我哪有不正經?我一直都在正常說話啊,大哥你說說,我這輩子啥時候不正經了?我一直都是正經人,問題反而在于你,不管我怎麼做,你就是對我有偏見!你就是覺得我不正經……那你說我有啥法?”

雪淚寒深深吸了一口氣,突然有如霹靂一般的大吼一聲:“你這輩子就沒有正經過!”

“我……”雪七立即予以反駁。

“你給我閉嘴!”雪淚寒大吼:“聽我說!”

一根手指頭正整點在雪七的額頭上,一指頭一指頭的點過去,咬牙切齒:“你在外人面前的時候,多少跟我留點面子行不行?行不行?!!”

雪七被點的一個趔趄連著一個趔趄,狼狽不堪,趕緊舉手投降:“好吧好吧……您是我大哥,是我祖宗……祖宗,您雜說我就咋做唄,您放個屁我也說香的……這樣總行了吧……這樣總應該可以了吧?現在連您的屁都已經成為香餑餑了,你總不會還要求我那啥那啥了吧?我很無奈的老大啊……”

雪淚寒頓時無力的垂下手,一臉頹然、一臉的挫敗。

楚陽與莫輕舞紫邪情頓時哄堂大笑。

大家都是第一次見到有人居然能夠用嘴將威震天下的東皇逼到這種無可奈何絕望無力的慘淡地步,這種感覺,簡直是不要太爽了……

“想我雪淚寒一生縱橫天下,主宰東天,是何等的意氣風發;唯一能讓我感到無奈無力而又束手無策的……就只有是你,就唯有你。”雪淚寒仰天長歎。

雪七撇著嘴,小聲嘀咕道:“什麼縱橫天下主宰東天……有種你把東天所有人都宰了試試?那才真正叫徹頭徹尾的意氣風發呢!”

雪淚寒狠狠地閉上了眼睛。

只感覺自己的肺正在氣的急速水腫……

意氣風發憶往昔,英雄氣短卻今朝,如之奈何!

雪淚寒自知對自家的胞弟無可奈何,就只得長長的歎了一口氣,轉頭苦笑一聲:“讓兄弟弟妹你們見笑了……哎,這就是我胞弟,自幼就讓我頭疼萬分的胞弟……實在是拿他沒法,就是一混不吝。”

雪七翻著白眼道:“你說啥呢?爸媽都沒頭疼,你頭疼個啥?那是你狗拿耗子多管閑事沒事找事妄自尊大,裝腔作勢,好像你多有權威似的……”

楚陽差一點就噴出來了。

縱然是如紫邪情一般莊重清冷的人,在此時此刻此情此景之下也不由得笑顏如花,莫輕舞更是笑得花枝亂顫,對雪淚寒這個活寶兄弟竟甚覺有趣。

楚陽莫輕舞來到九重天闕的ri子畢竟還短,卻哪里知道,雪七這個名字或者名不見經傳,不甚起眼,但,‘血七’和‘血契’這兩個名字卻是實實在在的威震天下、名動天闕!

在某些領域中,這個名號甚至比九帝一後還要來得更加地如雷貫耳!更加地令人聞名喪膽。

若說天闕第一人是唯我聖君云上人的話!

那麼天闕第一大盜毫無疑問就是血契。

他只要是看上了你什麼東西想要搞到手,就如同是你早已立下了血契一般,絕對無能逃過!

還有天闕第一殺手——血七!

只要他接受了你的委托,那麼,不管你的仇家是誰,縱然如何的位高權重,縱然如何的實力強橫,縱然身在千里萬里之外,必然會在七天之內,濺血亡命、從無例外!

所以說在雪輕寒的幾重身份之中,或者也就是東皇之弟這個身份才是最最不起眼那個;至于其他的兩個名字卻才是真正的煊赫人間!

只是這一點,楚陽與莫輕舞暫時還不知道的。

至于紫邪情,她肯定是聽過第一大盜、第一殺手的名頭和傳說,可是她實在難以將眼前這個“混不吝”和那兩個傳說中的名號聯系起來,沒辦法,誰讓現實那麼的“骨干”呢!

“大家都是兄弟,何必這麼劍拔弩張的呢,來來來……”楚陽很非常“熱情”地將兩個兄弟分開,徑自摟著雪七的肩膀去到一邊,說道:“別理他,你哥就是個老古板……沒法交流、無法理喻,根本就溝通不到。”

“知音啊……”雪七幾乎熱淚盈眶,一把握住了楚陽的手:“正所謂英雄所見略同,我就知道一定有人理解我的……這麼多年來,我被他壓迫得夠嗆啊,我是時時刻刻身處在水深火熱之中啊……”

楚陽不自然地迎風嗆了起來。

這貨說話還真是不著調,就不說你是東皇弟弟的身份,就憑你這身強悍到相當高度的修為,就算真心想要過得水深火熱一些,貌似都是一件很非常困難的事情吧……

沒的說,三人行就此變成了五人行。

一行人一路往北;雪淚寒一路上始終是沉著臉能不說話盡量不說話,但雪七卻在第一時間里就與楚陽的打得火熱,簡直就是刻意的應付,這兩個人有事沒事的還切磋一下,較量一番。

然後每當在這種時候,被“迎奉”的楚陽就有些yu哭無淚:這家伙修為實在太高了,高得簡直都離譜了,貌似當ri的元天限至多也就不過如此吧?自己怎麼可能是其對手呢。

楚陽跟他交手,根本就不是切磋較量,完完全全就是被虐,尤其看雪七那樣子,簡直就是以虐人為樂,楚陽甚至懷疑,他刻意放下身份,跟自己親近,就是想要自己陪他干架,被他蹂躪。

這一路的折磨簡直就是無邊無際;某人偶爾看楚陽實在受不了,就掉頭去找莫輕舞和紫邪情切磋切磋。總而言之,這就是一個完全閑不住的人。

你說切磋你就好好切磋唄,真正讓楚陽受不了的是,這家伙不僅是修為高強,而且對女子也完全沒有憐香惜玉之心,出手犀利至極,根本就不知道什麼是手下留情,真打啊!

所以楚陽這三口子這一路上是倒了大黴,不過,真要說是“倒黴”,貌似還真有點虧心,人家雪七是什麼人,九重天闕的超級巨掣人物來著,這樣的切磋待遇,對于三人來說的好處簡直大過了天去——有九帝一後同一級別的高手喂招,那完全是可遇而不可求的超級曆練啊。所以三人的修為在這一路上居然突飛猛漲,算是痛苦並著快樂一道來吧……

在這一路上,平均一天之中,雪七起碼也與楚陽要打上個七八場,而且往往都是楚陽提出來挑戰,屢戰屢敗,卻是屢敗屢戰,永不言敗。

由始至終一直在旁觀戰的雪淚寒對這兩個人真心有點無語:以前光知道自己弟弟是個是虐人狂,怎麼就沒看出來好眉好目的楚陽居然是被虐狂呢……

對自己的弟弟,雪淚寒那是恨鐵不成鋼,但對于楚陽的主動找虐行為,雪淚寒嘴上不予評價,心底卻是很有些欣賞:可不是每個人都能承受得住每天七八次的折磨的,周而複始,志氣不衰的。

雖然楚陽每一次沖上去都會很快就敗下陣來,但卻每一次都會勇猛無前的再度沖上去。這種對自身實力提升的渴求,讓雪淚寒都有些動容。

屢戰屢敗,屢敗屢戰。

…………

《……接上章:所以我回家後又照了半天鏡子……越看越覺得——咳,我自己實在有些不好意思說不出口說我很帥,你們在書評區替我說說吧……》(未完待續。)

上篇: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 第六百零九章 同行     下篇: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 第六百一十一章 時光逆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