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 第六百一十一章 時光逆流  
   
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 第六百一十一章 時光逆流

當一個武學癡迷的狂人,遇到了另一個戰斗瘋子……或者只有用這兩句話來才能形容這兩個人的現狀,這一路,簡直就是慘不忍睹。

這句話,絕對不會名不符實,因為這一路上的“路”,真個是滿目瘡痍,慘不忍睹……

但,隨著一次又一次的極限戰斗,卻也讓楚陽真正的認識到了,自己與這種真正的巔峰高手的差距,究竟有多大。

原本還以為自己已經無限接近聖人高級,即便是與九帝一後這個級數的絕頂高手相差並不大了,但現在看來,這種想法簡直就是大錯特錯,錯得很非常的離譜。

這根本就不是差距的問題,而是質與量的根源差距!

就真是修為而論,雪七的實力,與雪淚寒其實不過只差一線而已,這一線充其量只是半步的問題。

也就是說,雪淚寒屬于已經踏出去了聖人巔峰層次那一步的超巔峰強者;而雪七,則是一只腳跨了出去,還有一只腳,還處在聖人巔峰層次,沒有拔出去,也就是准超巔峰強者。

但就只是這半步的差距,就讓雪七在雪淚寒面前,全無還手之力。

而楚陽與雪七兩人之間的差距,比之雪七與雪淚寒之間的差距還要更遙遠。

這就是根源xing的本質差距。

到了晚上,在楚陽與雪七戰斗的時候,劫難神魂始終有些不放心,便在一邊隱身觀看,居然被雪七“咦”的一聲,接著一伸手,將劫難神魂從虛空中生生抓了出來:“咦,這是什麼東西?”

劫難神魂頓時嚇得魂飛魄散。

劫難神魂從來都知道自己不是九帝一後那個級數強者的對手,甚至連放對都不敢,不過卻仍自信自己縱然在那些人之前,仍有全身而退的實力與把握,可是此刻……從沒有遇到這種事,居然被一伸手抓小雞一樣的抓住了……自己名分是無形無質的存在啊……

怎麼會?怎麼會這樣?!

要知道,能夠捉到自己,就意味著自己非但是無所遁形還是無從掙脫的,被這個級數的人擒捉到,神魂俱滅不過就是分分鍾的事情!

要命了!

而在發現了劫難神魂之後,雪七又多了一個新的戰斗對象,畢竟劫難神魂這家伙的實力更在楚陽等三人之上,尤其還有不死之身這層好處,但打了不過幾場之後,劫難神魂就對這個人避而遠之——這種單純的受虐活動,還是讓小祖宗去承受吧。

因為劫難神魂這個異數,雪七又發現了另一個可供他蹂躪……恩,是交戰對象,虎哥。

當然,唯有在對戰莫輕舞的時候,虎哥才會參戰,因為虎哥現在的實力還在楚陽之下,實在不夠資格單獨與雪七一戰;而這個組合讓雪七最為過癮,除了莫輕舞與虎哥兩人聯手實力非同小可之外,還在于虎哥的實力雖然略有不及楚陽,卻有一雙利爪,竟是在眾人中,唯一一個敢跟雪七硬碰之人。

要知雪七與人交手從來都是赤手空拳,平生所有的戰斗從無例外,而他的那一雙拳頭,卻堪比世上任何一種兵器,從來沒有那個敵人能與他正面火拼,而虎哥雖然實力頗有不及,卻能與雪七正面硬拼,委實是難得的異數。

這幾個人的腳程何等快捷,雖然一邊走路一邊進行戰斗,卻仍是絲毫不耽誤行程,不過七八天時間,已經到了雪山之下。

墨云天雪山。

到了這里,連一向嬉笑不拘的混不吝雪七,竟也意外地嚴肅了起來。

雪淚寒久久地看著那座雪山,淡淡道:“紫豪的兩位護衛,當年就是死在這里的。”

楚陽聞言深深地歎了口氣。

來到這里,他並沒有任何意外,因為這本就是他留在墨云天的其中一個目的。

片刻之後,眾人已經去到了雪山山頂,完全更多的動作,只是雪淚寒大袖一揮,眾人身子一輕,居然已經整體的跨越了數百里的空間高度距離,來到了雪山絕頂之上。

“如今元天限已死,他往昔留下的禁制,想來是不管用的了。”雪淚寒臉se沉重,輕聲說道:“你們暫且退後一下。”

等楚陽等人退後十丈之後,雪淚寒兩只手緩緩伸出,做出懷抱天下之勢,突然一陣颶風從他的手心發出,呼嘯著變作一股龍卷風,沖上半空,將整個空間,撕裂出一個空間黑洞。

龍卷風越來越大,空間黑洞的范圍也是越來越大。

在這個人為的空間黑洞之中,似乎隱隱約約地有無數的景se在變幻,又似乎有無數人或者事物一閃而過。

似乎時間的長河突然開始了倒流!

如斯異相卻是令人目不暇接,卻又心驚莫名!

雪七的臉上露出來前所未有的鄭重神se,楚陽輕聲問道:“這是什麼情況?”

雪七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道:“這是我大哥真正的領域,真正的東皇領域,時空逆流!他要看到,百萬年前,紫豪的兩大護衛是如何來到這里,又是怎地被殺死的。”

“啊?竟是逆轉百萬年光yīn?”楚陽驚駭了。

雪七緩緩點頭:“就是不知道大哥能不能做得到了……”

楚陽與紫邪情和莫輕舞相互對望一眼,均是感到了深深地駭然。

一寸光yīn一寸金,寸金難買寸光yīn,光yīn一去不回頭,這等傳說中的神域,就算只是逆轉幾天的時間,就已經足夠逆天的了,而雪淚寒居然要一次xing逆流百萬年,簡直就是匪夷所思,駭人聽聞!

楚陽和莫輕舞心中,不約而同地想起了兩人的前世。

難道說……

雪七歎了口氣,一句話瞬時打破了兩人的猜測:“大哥的做法只是可以讓時光暫時逆流回溯到原來的那個時候,卻無法改變當時已經發生的事情,就只是一個單純的旁觀者而已。”

兩人聞言心中這才多少放下心來。

只聽雪淚寒大喝一聲,一個小巧的葫蘆突兀地憑空出現在半空之中,一道酒線,自葫蘆口閃亮的流出,竟是綿綿不絕,雪淚寒仰頭,將那無窮無盡的酒液,盡數吸納進他的口中。

東皇靈酒。

這種酒,稀釋之後的酒漿,楚陽就曾經喝過。縱然是稀釋之後的一杯酒漿可以增長不下數百年的功力修為。而現在雪淚寒喝的,卻是原漿。

而那小小的葫蘆,卻像是有著無窮無盡的容量,不斷的傾瀉入雪淚寒口中。

而由那龍卷風制造的時空回溯黑洞,仍在漸次擴張,范圍慢慢地越來越大。在楚陽他們眼中,這座雪山之中發生的事情,也在快速的往倒轉。

綿綿時間長河,在那黑洞之中,竟如白駒過隙,片刻間已是十年、百年、千年、萬年……

楚陽等人盡都是看得目眩神搖,當真從來沒有想到過,自己這一生,居然能夠看到如斯奇妙的景象。而這一切,居然是有人憑空還原出來的。

前一刻分明還看到一個老頭壽終正寢,但一眨眼就看到了這個老頭最初哇哇出生,呱呱落地之時的光景……這種感覺,當真無以形容。

而這樣的事,卻又在不斷地重複著;人的生命,一次又一次的被重複播放,獸類、禽類的生命,也是如此,周而複始的循環往複……

從盡頭,到開頭。

雪淚寒的手下分明加快了回溯的速度。

到後來,眾人就只看到一片片的殘影,再也無從分辨個中玄虛……

隨著時間的推移,雪淚寒的頭上,有濃濃的白霧出現,在山巔颶風中,居然凝聚不散。顯然是已經將自身修為發揮到了極處,全力運轉。

如是數萬年,數十萬年的歲月,仍舊是那麼一閃而過,傾盡所有,就為了還原當初的真實。雪淚寒,為了這份真相,當真的已經拼了老命。

為了我的兄弟紫豪,我一定要看到當年的真相!

時空長河領域之外,天se早已經是暮se蒼蒼,雪淚寒保持著這種極限付出的領域,已經足足持續了一下午的時間。

終于,畫面戛然而止。

有兩個人,衣衫破碎,混身傷痕,遍體鱗傷,幾乎就是奄奄一息的樣子,進入了這座雪山!

畫面就在這一刻停止。

雪淚寒閉了閉眼睛,深深喘了一口氣,又掏出另一葫蘆酒,湊在嘴邊一吸,竟是將那一整葫蘆的酒漿全數吞進了肚子!

然後,那畫面轉為緩緩地移動,那兩個人異常艱難地去到了山中一個谷地。

山谷口,白雪皚皚中,立有一座石碑:喪魂谷!

兩個人坐在石碑下,休息了一會,看得出來,他們的體力,早已經耗盡,他們的真元,也已經接近枯竭。

這兩人分明就是聖人高級層次的超級強者,居然能虛弱到了這種地步,可以想象,他們這一路來,是經曆了什麼、又曾經面對過什麼……

一陣凜冽狂風驟然而起,一道黑衣人影全無征兆地出現在那兩人面前,面容削瘦,目光銳利如同鷹隼。在這個時候,雪淚寒特意的關注了此刻的元天限的目中,臉上表情。

他的目光里,就只帶著一絲難以言喻的殘酷。

…………(未完待續。)

上篇: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 第六百一十章 雪七,血契,血七     下篇: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 第六百一十二章 當年忠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