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 第六百一十三章 搜魂  
   
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 第六百一十三章 搜魂

第八部第六百一十三章搜魂

一片雪地上,妖後白衣勝雪,看著面前的尸體,仔細的檢查了殘留的傷痕,然後順著往下走,看了看一路上的碎骨片,突然間仰天長歎。

“好漢子!”妖心兒對著尸骸躬身一禮,臉se凝重,道:“不愧是紫豪的部下!”

然後,妖後干脆將整座山都翻了過來,又發現了另一具尸體。

她又進行了仔細的搜尋,臉上,帶著濃重的敬意。

“只有兩個人。”

“另外的沒有。”

“紫豪的貼身護衛,竟是最終死在了墨云天?”妖後皺著眉頭:“不行,我要去找元天限問問。若是元天限搞鬼,那我就替紫豪要回這一份公道!”

隨後,她將兩個人的尸骨仔細地收了起來,歎息道:“忠魂義骨,怎麼能如斯流落在外……待我將你們送回紫霄天安葬……與你們的陛下的衣冠塚葬在一起吧……”

“生前為護衛,死後做忠魂。”

妖後白衣飄飄,飛身離去。

這一片雪山,又恢複了寂靜。

畫面終于中斷。

一片寂靜中,只聽見“啪啪”兩聲,雪淚寒閉上眼,兩滴淚珠落在腳下冰面上。

良久之後,雪淚寒突然仰天長嘯,淚珠滾滾而落,連成了線。

他痛苦地低聲道:“兄弟……”

雪淚寒向來挺拔的身子終于略見曲折,頭顱亦低垂,緩緩坐在地上,臉上大汗淋漓,與淚珠混在一起,讓他的臉上有些斑駁。

剛才的那一番施為,縱然是雪淚寒這樣的大能,也要告承受不住了,雖然接連服用了大量的東皇酒予以補充,此刻卻仍是差不多到了油盡燈枯的超負荷地步。

一次xing逆流時間百萬年查看真相,這是何等龐大的工程,雪淚寒以一人之力,強行逆流百萬年光yīn,這樣的行為,若是當真說出去,絕對足以震駭整個天下包括九帝一後唯我聖君的全部人!

此刻的他,最重要的便是恢複已經耗損到極限的體力。

雪七緊緊地站在自己大哥身後,全神戒備,護衛著他。雖然平常如何的頂嘴,如何的不著調;但在這一刻,若是有人想要趁著雪淚寒虛弱的時候對他不利,雪七絕對不會吝嗇拼掉自己這條命!

以命相護,確保大哥的安全。

妖後發現了遺骨,去找元天限了。而那是另一個范圍的事情,在這里是查不到的。至于妖後找到元天限之後又發生了什麼,卻是大家都不知道了。

但,妖後和元天限畢竟沒有打起來,所以……必然是元天限花言巧語掩飾了過去……

夜已深。

紫邪情已經捉了一只雪地羚羊過來,開始升起火堆燒烤。

楚陽亦從空間里拿出許多干糧,熱了一下。

又過了許久,直到了月上中天時分,雪淚寒終于恢複了過來,臉上雖然仍舊有些蒼白,但以往的氣度已然重現,睜開眼睛的第一句話就是悠長浩冇歎:“原來這一切,盡都是yīn謀!”

甚至連天魔入侵之事聖君都是提前知道的,這還有什麼是那位云上人做不出來?不能利用的?

對于這件事,楚陽沉默了許久,感覺自己不應該說什麼……畢竟,人家始終有一層親戚關系,雖然云上人並不知道自己其實是雪淚寒的嫡親妹夫,但雪淚寒自己卻是知道的啊。

但,憋了好久之後,楚陽終于還是惡狠狠地說了一句:“按照道理來說,這當口不應該是我來說什麼,但我還是忍不住要說……你的那位妹夫,實實在在的不是個東西!”

“純純粹粹的就是一個王八羔子,呸,說他是王八羔子都是侮辱了公母王八!”楚陽怒道:“他就是一禽獸不如,天底下第一號混蛋!就是你妹夫!”

雪淚寒一臉糾結,雪七同樣一臉糾結:“我說兄弟你這話不對啊……我們啥時候承認過那是我妹夫了?”

楚陽道:“你倆不承認就能擺脫關聯沒?那混蛋跟你妹妹成親了,不是你妹夫又是什麼?”

雪七一下子蹦了起來:“誰他媽承認過那混蛋的夫人是我妹妹了?他媽的,天底下的哥哥,誰他媽願意承認有這麼一個妹妹?!我cāo她nǎinǎi的……”

雪淚寒一巴掌拍在他頭上:“閉嘴,你給我閉嘴!”

“呃……我不應該那麼罵……”雪七被打得一頭栽倒在地,捂著頭懺悔,嘴上仍不閑著,果然奇葩。

雪淚寒長歎了口氣,現在卻又著實是不想跟他生氣。

“當年的事,一直追尋到這里,到今時今ri,基本上了解的有一小半了……”雪淚寒仰天長歎:“當ri我和紫豪的聯手,成就了我們彼此,卻也正因為這一點,造成了他殺身之禍的主因!”

楚陽苦笑一聲:“或者,聖君真正想要對付的,並不只紫豪,而是你們全部,又或者是你們中的任何之一。你和紫豪,只要是同時存在,他就是寢食不安!因為除了你們聯手之外,在這個人世間,相信再也沒有任何人能夠威脅到他的生命安全。”

“是啊,但只要我們兩人被除掉一個,他就可以從此高枕無憂了。”雪淚寒的臉上露出由衷的譏諷笑容,淡淡地說道:“云上人的眼光……始終還是太短淺了。”

他想起了當初創造九劫劍的那個人。

若說高山仰止,無論是自己還是紫豪根本都不夠看,唯有那人,才是真正的無上強者!

以云上人的嫉賢妒能而論,若是知道有那個人的存在,豈不能想方設法的將之毀滅掉,豈能甘心?但……若他敢真的付諸行動,被毀滅的人就只能是云上人自己而已。

不管云上人如何的yīn毒,如何的yīn險狡詐,在絕對的實力面前,都絕對不會有第二種結局。

或許人家只需要動動手指頭,就能夠點碎九重天闕十萬次!

雪淚寒又長歎了一口氣:若是云上人早知道有那樣的存在,想必紫豪也就不會死……見識過了人類的強壯之後,螞蟻們再如何的內亂又有什麼意思?

就算是在螞蟻之中天下第一、天下無敵,唯我獨尊,說到底仍舊只是一只螞蟻罷了……

楚陽心中所想的卻又是另一件事:自己和自己的一干兄弟們。現在,自己和兄弟們已經都具備了相當的能力,一旦合在一起,貌似也已經足夠在九重天闕翻江倒海了。

恐怕用不了多長時間,就會重演當初雪淚寒和紫豪的局面,甚至猶有過之:單獨一人乃至幾個人或者還不是聖君的對手,但若是所有人全部和在一起的話,卻是足以致云上人于死命!

以云上人絕不允許有任何足以威脅到他安危的狹隘心xing來說,到那時候只要是他知道了自己這些人的存在,就一定會出手!不光是出動武力,甚至會利用各種各樣手段,將自己和自己的兄弟的力量減弱到不能威脅到他的地步才會放心。

“看來我們也要小心了。”楚陽沉思著,緩緩地說出來這句話。

雪淚寒聞言一怔,隨即苦澀的笑了:“是啊,你們那幾人也確實要小心……要不然,就會重蹈我和紫豪的覆轍了……”

楚陽慎重的點頭,緩緩道:“我不會給他這個機會的。”

實則楚陽想到的卻是,恐怕還不等我想到,莫天機就先一步想到了。

其實若只論行冇事手段而言,莫天機與云上人幾乎就是一樣子的的,雖然莫天機不會像云上人那麼下作,但,對付敵人的時候,莫天機卻是同樣的極端,同樣的不擇手段。

所以若是拋開立場,云上人和莫天機才是真正的同一類人,彼此之間只怕會很有共同語言!

眾人吃了飯,又休息一會,雪淚寒徹底恢複了jīng神;隨即就又展開了另一項工作。

搜魂。

搜尋百萬年前曾經在此戰斗過的忠魂。雖然明知機會渺茫,但,雪淚寒多年以來,一直如此,只要是紫霄天帝部屬戰死的舊地,雪淚寒就會進行搜魂。

可惜的是,這百萬年來,從未曾搜尋到任何一個人的殘魂。

“此地,正是戰斗場所,元天限如今已死,他之前布下的禁制已經失效。而且,既然當初的英魂留下的怨氣如此濃厚,死了兀自還能支撐尸體爬行,相信怎麼也應該會有一點殘魂留下吧……”

雪淚寒如是這樣說道。

楚陽卻是為之默然。

其實人人都明白,縱然當初元天限沒有將兩名七星護衛的神魂毀滅徹底,但,經過百萬年的風雪磨礪,肯定早就什麼都剩不下了。雪淚寒如今只是在做無用功罷了。

這一點,縱然他是東皇,天闕有數強者,卻也絕對不可能再搜到當初的英魂。

但,卻沒有任何人加以阻止。

因為,這更多的乃是一份心意。

強大的靈魂力量源源散出,搜索過程持續了整整一夜,但,最終後果如同眾人的猜想一樣,一無所獲,雪淚寒仰天長歎,哀歎天道不佑英魂。

直到臨近黎明時分,突然一片黑暗中,有一道清雅的聲音說道:“不知道東皇陛下深夜在此招魂,如此大費周章,所為何事?”

上篇: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 第六百一十二章 當年忠魂     下篇: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 第六百一十四章 晨風、流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