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 第六百一十四章 晨風、流云  
   
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 第六百一十四章 晨風、流云

.zai.org,。

這聲音很是清雅平和,但卻似乎是憑空冒出來的一般,在此之前,縱然是楚陽也絲毫沒有感覺到異樣。 .)

雪七的臉上,也充滿了意外之se。他雖然對那聲音主人的到來有所發現,但這人能夠來的這麼近,無疑還是一種意外。

高手!

巔峰高手!

楚陽心中已經下了如是定論。

而且,能夠和東皇這麼說話的,語氣雖然也算上是尊敬,但,來人是高手之中的高手此點毋庸置疑!

但雪淚寒卻好像是早已經知道此人到來一般,並不見絲毫異se,輕笑道:“我就知道瞞不過你們……賢夫婦的修為,進展當真是迅速,前後短短的時間,竟已經到了現在這等層次。當真是可喜可賀。”

黑暗中,兩道人影有如風一般極速飄來,落在眾人面前,微笑道:“東皇陛下過獎了。”

楚陽抬眼看去,只見這兩個人一個長眉入鬢,英俊瀟灑,另一個身材窈窕,居然是一個絕se美人,只是雙眉如劍,英姿颯爽。

不知怎地,楚陽竟對來人產生了一絲熟悉的感覺。

似乎,自己見過這兩人一般。這讓楚陽心中有些納悶,這樣的人我只要是見過,就絕對不會忘記。難道是錯覺?!

若不是錯覺,我又到底是從什麼地方見過這樣的兩個人呢?

雪七狀似恍然地先是哼哼後,又接著笑了笑。這才開口說道:“你們二人就是咱們九重天闕主管大千yīn魂的十方地下世界之主?”

那英俊的中年人苦笑一聲說道:“不敢當,所謂主管十方地下世界,看似風光無限。實則……總之在這塊九重天闕地界,卻實在是雞肋的所在,充其量只是一些游魂的管理者罷了,如何堪稱一方世界之主。”

雪七聞言哈哈大笑,連連點頭,顯然是對那中年人的說詞很是贊同。

這中年人說的話無疑很直接、異常的坦誠,誠然。在這九重天闕,下屬的幾個小世界還能強一些,一般人死後絕大多數都能夠留下一絲魂魄。往生輪回……

但九重天闕實在太過尚武,高手更是奇多。武斗橫死的,為了避免後患,仇家往往就會用毀滅靈魂的方式。將那最後一絲魂魄完全毀滅掉。了斷因果,地下世界無能干涉。

雖然相對于武者與普通人之間的基數比較,仍是普通人多的多,但那是以整個九重天闕人口總基數對比才顯得不起眼,事實上,往往一場強者之間的戰斗,動輒就會導致方圓數百里之內所有的普通人的魂魄在一瞬間的煙消云滅,就此失去轉世的機會!

普通人天年告終之後。其魂魄在經過地下十方世界之後,就會全然泯滅生前靈智。轉世投胎,可是相對于修者,只要一身修為超過天級的,自身元靈便有超脫之能,縱然是天年告終,亦多會嘗試奪舍續命,並不會進入地下十方世界。

所以,這主管yīn魂的工作,看似風光無限,權柄偌大,但手下真正能夠收到強者魂魄的時候,實在是很少很少。縱然說是地下十方世界之主,充其量不過就是一個龐大機構的管理者罷了。

但,在這天地之間,若是沒有這樣的一個地方,還真不行……

莫輕舞和紫邪情乍然得知眼前兩人身份之時,臉se都有些變了:主管yīn魂?!

yīn魂,這種東西,對于女人來說,總是特別恐怖的物事。

縱然本身實力如何的驚人,仍是全無例外!

那中年人的眼睛看向空中的劫難神魂隱藏之處,苦笑道:“比如說,像上面那位強者的魂魄,縱然讓我們將之收取入地下世界之中,仍要冒著極大的風險,因為這樣的一個劫難神魂所擁有的實力,足夠將整個地下十方世界搞得天翻地覆,甚至突破地下封鎖,再入塵世也不是太難的事情。”

楚陽淡淡笑道:“雖然強者末路之時的魂魄總是不完整或者完全毀滅,但從另一方面來說,也可以說是強者為了追求自身的不斷變強,而付出的代價了。一代一代的人出生,或者前生是弱者,但,隨著時間的推移,許多當初的弱者,卻最終成為了強者……”

“而強者,永遠都是從弱者之中誕生的。或者就是這樣的道理。”

“雖然這些後來形成的強者,其實並不知道自己的前生乃是一副什麼樣子的淒慘德行……呵呵……”

雪七也是哈哈一笑。

那風姿綽約的角se女子嫣然一笑,道:“這話說得在理。因為……只要是還未能夠達到那種永琱ㄦ擘h次的強者,始終不能夠被稱之為真正意義上的強者。”

雪淚寒苦笑:“所謂永琱ㄦ嚏K…”

他歎了一口氣:“談何容易。”

“誠然。”那絕se女子承認道:“到目前來說,在九重天闕委實是還沒有出現過那樣的強者。”

雪淚寒淡淡道:“其實是一樣的,強者到了一定的地步,靈魂也已經成長壯大,但若是肉身毀滅,靈魂又被削弱到一定的地步的話,倒真不如自爆,來個一了百了……也勝過成為殘魂,接受別人的管制……這也是屬于強者的一份驕傲……”

“或者也可說是一種怯懦。”楚陽靜靜地說道。

那中年人看著楚陽,眼神溫和,輕輕道:“九劫劍主閣下,我們夫婦二人,對您表示由衷的感激。”

說著,兩個人同時輕輕彎腰,對楚陽行了一禮。

楚陽心念電轉之間,明悟于心:“你們是晨風、流云兩位至尊?”

他終于明白了對方的那種熟悉感覺到底從何而來,在九重天大陸中三天亡命湖畔。有兩位至尊的塑像。

楚陽至今還記得,當初那兩尊石像散發出的那種君臨天下的氣勢。

同時也明白了,這兩人為何要向自己道謝:因為。舞絕城。

舞絕城,正是這夫婦二人的嫡系後人,也是兩位強者留在人間的最後的血脈,最後的道統傳承。

而自己,因為九劫劍主身份,因為一些糾纏淵源,卻解開了舞絕城心中的死結;讓舞絕城能夠有勇氣、有目標的活下去……

“舉手之勞。不足掛齒。”楚陽很尊敬的道:“兩位前輩太客氣了。”

這里一提到舞絕城,楚陽不由自主地聯想起了去找師父的楚樂兒,還有一起陪同前去的莫天機……還有……那些在域外戰場上戰斗天魔的前輩九劫中人。

楚陽無意識地歎了口氣。一個動念間想起了太多太多,一時間竟不知道心里到底是什麼滋味。

許多九劫前輩,力破天限,登臨傳說中的九重天闕。只為滅絕魔患。然而對于九重天中人而言,傳說中九重天闕、更高層次的九重天闕,卻每每有許多不堪之人,連一方天帝竟也能是天魔化身,甚至所謂的天闕第一人,真實本質竟也是如此的不堪,當真不勝唏噓!

舞晨風,兩人之中的英俊中年男子。他大有深意的看著楚陽,輕聲道:“對于楚劍主或者只是舉手之勞。但對于我兩人卻是天高地厚之恩,我知楚劍主為人慷慨磊落,豪邁大度,施恩不忘報,愚夫婦亦非絮叨之人,只有一言相告,若是劍主他ri有暇,可回中三天亡命湖看看。”

“嗯?”楚陽一怔,抬起頭看著舞晨風。

舞晨風這話說得實在突兀,甚至莫名,九重天亙古以降,貌似就罕飛升高手能重回原地之人,當然,眼前的舞晨風夫婦乃是例外,要不也不會有舞絕城,但想要重回九重天貌似是很非常相當困難的事情,你這麼一說,我知道你什麼意思啊!?

楚陽本待多問一句,不意舞晨風卻已經即時轉過頭去,跟雪淚寒說起什麼。

別看舞晨風現今所處地位尷尬,但若單純就他的身份而言,卻還要在九帝一後眾人之上,甚至足以與唯我聖君云上人齊平,他與雪淚寒交流,楚陽于情于理都不能貿然介入!

yīn魂之主!

卻見這兩人的臉se都有些沉重的意味。但卻完全聽不到,他們在具體說些什麼。

就只有旁邊一身白衣勝雪風華絕代的陳流云,微微地向他笑了一下。

笑容里似有深意。

這一笑卻也真美。

楚陽目光看著陳流云,心中卻兀自在苦苦的思索:中三天亡命湖?難道哪里還有什麼特殊的物事……又或者是特殊的意思?

正在思量著,突然間左腰猛然一陣徹骨疼痛,這一擊來得實在太過突兀,楚陽訝異此時此地竟有敵人來犯,更在如此情況之下傷到了知己,簡直匪夷所思之際,竟又感右邊腰間軟肉也被擰成了麻花。

楚陽再也忍耐不住,慘叫一聲跳了起來,卻見施展辣手者卻是紫邪情和莫輕舞,兩位佳人一左一右,站在他的身邊,兩只小手正在他腰間出力使勁。

很顯然的事情,楚陽盯著陳流云一個勁的猛看,引起了兩女的強烈醋意……

普天之下,能夠如此無聲無息、輕描淡寫地重創楚陽,絕不出五指之數,不湊巧的是,此地就有兩人……

對面的陳流云見狀不禁莞爾一笑,飽曆事情的她那里還不知道兩女因何而施辣手,和聲道:“楚劍主……有時候男人看美女是會引起大麻煩的……”

楚陽口中痛的‘嘶嘶’的吸著氣,連連點頭,勉力強笑道:“是極是極……”

…………

《玄神魔紋斬》

青云宗小厮,得畫中魔神指點,修得無上神通,戰魔王,敗妖聖,滅玄神,名動天下。(未完待續……)

上篇: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 第六百一十三章 搜魂     下篇: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 第六百一十五章 你從哪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