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 第六百一十七章 有關系!  
   
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 第六百一十七章 有關系!

“哪里分明有那麼多的天材地寶,分明是最為適合人類居住的龐大世界,卻沒有任何生命存在,這不得不說是一件非常令人詫異的事情,只是,那時的我,限于自身的曆練,並不曾認識到這一點!”

“對那時候的我而言,沒有人跟我競爭那些天材地寶,根本就是求之不得的天大好事,無數天材地寶只得我一人獨享,于是我的實力,就在那個新世界里突飛猛進……幾乎每一天,都在進步之中。”

“那時候的進步,用一ri千里來形容都絕不為過。”

她說到這里,雪淚寒突然問道:“那個救你的那個人呢,你還記得他長得什麼樣子麼?”

“不知道,又或者該說不知道該怎麼形容。”紫邪情苦笑的說道:“如果一定要形容的話,就只有他的那一身黑衣,還有非常冷酷,再來,就只有那充滿毀滅天地的強橫力量,似乎只要一個眼神,就能夠瞬時毀滅一個世界。”

“我雖然曾經見過他,以後再見到也能夠認出來,但您若是讓我描述他的相貌,卻真心的描述不出來。”

她看著雪淚寒,顯然很是有抱歉的笑了笑,說道:“東皇陛下,雖然您的修為已經達到了這個世界的巔峰,而我的實力實在不足以對您做出任何的論斷,但我真心的認為,您比起那個人,還差了很多很多……差了遙不可及的一段距離……就像是我出生的那個世界到這九重天闕那樣遙遠的距離,也許只是那個人的一個眼神。你就已然承受不起……”

這話說得可是相當的不客氣,盡管紫邪情已經是極盡一切婉轉之用詞,但話里話外的意思都是說。雪淚寒你別看你老人家在九重天闕這塊挺了不起了,可跟我認識的那位高人比起來,根本沒得比,一個頭發絲都比不上!

不意雪淚寒聞言非但絲毫不以為忤,反而哈哈大笑,搖頭道:“那樣的人,在這整個宇宙之中。也不知道能不能湊得出一掌之數……能跟他這樣的比一比,我也挺滿足的,要是他願意用一個眼神看死我。說不定還是我的榮幸呢。”

他現在的口氣,完全就是一個寬容溫和的父親,在哄著自己的調皮的小女兒。

紫邪情嘿嘿一笑,道:“反正那人就是完全超出我實力認知的終極強者。他將我送到那個世界之後。自己就走了,臨走的時候,從他的衣袖上撕下來一片黑se的布條,系在我的脖子上……到後來,那一片布條,居然成了我最強的武器。”

“反正從來沒有任何的兵器,能夠斬斷我的那條布帶!不,不說斬斷。連一點點一些些一微微的傷損也從來沒有過,仿佛就是萬劫不滅的無上神物。無論面對任何強者,也能一戰。”

說著,紫邪情的手中出現了一條也就巴掌寬的黑se布條,三尺來長,拿在手中,直與普通的布條無異,絲毫看不出有任何的神異之處。

但隨著紫邪情注入自身修為之後,那根布條居然不斷地延伸出去,似乎能夠無邊無際的就那麼一直延伸出去。

此刻的布帶,就像是彌漫天地、遮天蔽ri的黑云。

雪淚寒淡然而溫和眼神終于忍不住震動了一下。

一邊的雪七更是臉se發白。

只是那人隨手從自己袍子上撕下來的一塊布條,居然就這麼逆天的神物?

雪七不信邪的伸手撕了撕,卻發現盡管自己已經使出了吃nǎi的力氣,但對于這一片布條來說,仍舊是完全的無動于衷!

雪七忍不住口中嘶嘶的抽冷氣,真正感到了一絲源自心底的驚恐。

紫邪情笑著,道:“……一直到我穿越了無數位面,一直到現在,這塊布條,仍舊絲毫無損,或許,或許縱然天荒,縱然地老,縱然天地不存,這布條仍自悠然。”

“在那個陌生的世界,我修行有成,得以化形cheng ren,在經曆化形天劫的時候,就是這塊布條護住了我,讓我不至灰飛煙滅,安然渡劫。還有在這里,當我決定褪去妖身,完全變身cheng ren的時候,也是這塊布條,護佑我完成了天妖化形的全過程。”

“要不是有這一塊布條的庇護,我只怕早已經死過無數次了。”

“所以我在有能力橫渡虛空的時候,就想找到我的那位恩人。”紫邪情輕聲道:“不為了別的,只為了親口跟他說一聲,謝謝。以他的修為來說,或許我要報恩,就只有這一聲單純的謝謝了……”

“在那之後,我追尋了無數個位面,似乎是刻意的在被指引著,經曆了那許許多多的世界,也是經曆了無數的戰斗艱險……終于到了九重天闕。”

“那時候在九重天闕呆了一段時間之後,發現又有感覺,于是再次出發。”

“到了最後,終于到了九重天大陸,對于我而言,只是一個不很起眼的位面。”

“但偏偏就在那個位面我意外地遭遇上了空間亂流,因而喪失了絕大多數的實力。而最離譜的是,一直指引著我的恩人氣息。在指引著我到了九重天大陸之後,就此徹底的消失了……再也沒有任何的感覺。”

“再然後就是一直到了現在的那段經曆了。”

紫邪情美眸中有著深深的疑惑:“我一直不明白,為何我的終點,居然會是在那里。”

雪淚寒沉默了許久許久。

他想起了自己當ri曾經見過的那兩個人。

一個黑衣,一個白衣。

白衣那人,創造了九劫劍。

而紫邪情遇到的,會不會就是穿黑衣的哪一個呢?

一念及此,雪淚寒問起來一個問題。

“我大致聽明白了,紫姑娘,你既然無父無母,也並不知道自己的身世,那麼……又怎麼會姓紫?姓張姓王姓李姓趙都可以,為何偏偏要選擇姓紫?”

雪淚寒問道:“這個名字是你自己取的,還是你的那位恩人給你取的?”

紫邪情聞言之余竟怔住了,半晌才道:“這個我也不知道,我從小就是一身紫se,當然這不是最主要原因,而是因為……我一出生之後,就是有那麼一種感覺:我就應該姓紫!”

雪淚寒有些欣慰的看著紫邪情,長長的,長長的吐了一口氣。

似乎是放下了什麼心事,微笑道:“丫頭。若是我估計沒錯的話,你其實是卵生的?”

楚陽抽了抽嘴角。

心道這位東皇陛下看來是失心瘋了……貂兒可不是雞鴨鵝,哪里有卵生的貂兒?

雪七撇著嘴,斜著眼:“大哥,我說您糊塗了……您以後別姓雪了,姓胡,你不怕給姓雪的丟人,我還怕呢!”

雪淚寒眼神也不眨一下,喝道:“你丫的再不閉嘴,就給我滾!”

雪七委屈萬分的扁著嘴,嘟囔道:“你就知道沖我發威風……”卻縮著脖子站在一邊,再也不敢說話了。

紫邪情眼睛瞪得甚大,很有些詫異地望著雪淚寒,道:“您…您是怎麼知道?我們貂族從來沒有出現過卵生的情況,但我本身卻是一宗特例……所以我從來沒有對任何人說起。”

雪淚寒寬慰的笑了起來,笑得酣暢淋漓至極。

笑著笑著,眼中突然就湧出了淚光。

他站了起來,突然間仰天一聲悲嘯,聲音滾滾而出,似乎將百萬年的悲痛都在長嘯之中發泄了出去,他目注蒼穹,喃喃的說道:“兄弟……你終究還是留下了一絲血脈,這天地之間還有你的一點延續……”

說完這句話,突然間悲喜交加,放聲大哭!

淚水磅礴而下。

雪七“刷”的站了起來。

臉se也跟著難受之極,看著放聲大哭的雪淚寒,難過的喃喃說道:“紫霄天帝紫豪戰死的時候……大哥也只是流了淚……卻沒有哭出聲……他至少已經一百多萬年沒有哭了,今天這是怎麼了……”

然聰明如楚陽卻是隱隱意識到了什麼,臉se一片肅然。

再看向紫邪情的時候,目光也逐漸地有些奇怪的味道。

那是尊敬,意外,還有幾許傾慕。

這些個感情,與男女之情無關,而是因為,那是對百萬年前的一縷忠魂而發。

此刻的東皇天之主,一代皇者的王者氣度尊嚴風儀盡皆蕩然無存,恍如瘋癲,先是放聲大哭一陣,悲痛莫名,接著卻又哈哈大笑,似是歡欣無比,笑聲穿云裂空,無遠弗近,盡可聽聞。

相信任誰也不會能想到,這個又哭又笑與瘋子一般無異的家伙,居然就是當今的東皇天主宰。

東皇雪淚寒!

紫邪情驚見眼前這一幕已經徹底的愣住了。

她的臉上一陣白一陣紅,突然大聲叫道:“你們都搞錯了!肯定搞錯了!我跟紫霄天帝沒有任何關系!從頭到腳、徹里徹外,完全沒有關系!”

雪淚寒哈哈的笑了,道:“不,有關系,你和紫豪有莫大關系,不可分割的關系!”

“當年,紫豪有一位紅顏知己,乃是妖族中人,本源為噬魂貂一族。但這種奇異的族群,xing命固然悠長,繁衍能力卻是奇弱……”

“當年這位妖族姑娘,被譽為妖皇天三大美女之一!”

…………

上篇: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六百一十六章 紫邪情的過往     下篇: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 第六百一十八章 凌飄萍,九天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