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 第六百一十八章 凌飄萍,九天舞!  
   
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 第六百一十八章 凌飄萍,九天舞!

雪淚寒微笑道:“噬魂貂這個名字乃妖族本源始名,是故名不見經傳,在九重天闕多被稱之為:紫貂、紫神貂、又或者,天貂等……名字眾多。但真正了解這種族群的,卻並不多。因為它們跟普通的貂族相比,外表全無任何異樣,生命雖然異常長久,但本體極弱,甚至比尋常貂類更弱,然其聰明智慧,卻遠遠的勝過一般的妖族,幾乎是甲于妖族。”

“此外,此種噬魂貂還有一宗與普通的貂族迥然有異的地方,就是噬魂貂在出生之時,非是胎生,卻是卵生!”

雪淚寒淡淡的笑道:“回憶當初,紫豪與那位妖族姑娘恩怨情仇糾纏,彼此爭斗足足數千年,但誰也沒有想到,他們兩個居然會成為一對知己,也是歡喜冤家。”

“據說當初紫豪臨危難的時候,那位妖族姑娘不遠千萬里趕到他的身邊,沖破了層層封鎖,最終,在紫霄天隕落之時尤自伴在他的身邊,更是先紫豪一步戰死!”

雪淚寒仰天長歎:“他們從沒有像尋常夫妻一般長時間厮守在一起,一直都是聚少離多,聚散匆匆……但,危難之時,不遠數十萬里趕到,與君同死,共走九泉!”

莫輕舞心神震動,神往的問道:“敢問這位貂族的前輩,叫做什麼名字呢?”

雪淚寒目光有些悠遠,輕聲回答道:“她的名字……叫做凌飄萍……江湖人稱,飄零神女!”

“飄零神女……”莫輕舞和紫邪情同時喃喃低語。

“飄零江湖一浮萍。翻江倒海任娉婷;一心飄零天地動,飄零劍出神鬼驚!”

雪淚寒悠然說道:“凌飄萍,不僅是當初妖皇天三大美女之一。更是當初妖皇天的第三高手……僅次于妖皇和妖後。”

“凌飄萍……”莫輕舞輕聲道:“紫霄天帝能有這樣一位紅顏知己,黃泉有伴……這一生,也算是不枉了……”

說著,她明媚的目光在楚陽臉上轉了一圈,燦然一笑。

楚陽心中一震,隨即報之以一笑。

這目光似乎很清晰地轉達了一種意念:若是有一天,你萬一不好彩也到了紫豪那種窮途末路的時候……我也會與這位凌飄萍前輩一樣。與你同死!

並肩陽關道,攜手幽冥路!

紫邪情卻在這一刻感覺到了一種難以言喻的暈眩感。

凌飄萍!

那個名字出現的瞬間,似乎讓她感覺到了一種源自靈魂深處的強烈痛楚。她緊緊的皺著眉頭。道:“我和他們……相差了幾近百萬年……可能麼……有可能麼……”

言語中的語氣雖然充滿了質疑,但她卻隱隱感覺到,冥冥中,似乎有一個寬袍大袖的紫衣男子。肩披ri月。身負星辰,那寬肩如同要撐起天地,那目光,似乎要穿越古今,就這麼看著自己,目光中充滿了威嚴與……慈和?!

一身的威嚴正氣,一身的剛直凜然;一身的不屈傲骨,一身的君臨天下!

在這個紫衣男子的身邊。另有一個身材窈窕纖弱的白衣女子,眉目如畫。秀se可餐,小鳥依人一般地偎依在紫衣男子的身邊,一雙盈盈秋水一般的眸子,似乎跨越了時空,在脈脈的注視著自己。

那目光中,滿是疼惜,滿是眷戀,還有由衷的不舍。

這一男一女是誰呢?

男的氣度豪邁,威儀無雙,卻不在自己的印象中存在,至于那女子麗se傾城,更給自己一種難以說明的熟悉與親切感覺,仿佛每時每刻都曾見到,但柔弱的女子,自己又何等得見呢……

紫邪情突然感覺到,自己的靈魂深處,有什麼東西突然間破碎了,似乎是一道久遠前便已存在的封印,全無征兆地裂開了一道口子。

一陣難以言喻地心酸感覺突然湧上心頭。

雪淚寒在一旁謹慎地關注著紫邪情的臉se,緩緩道:“卵生的噬魂貂,只要在產卵之後,就會將自己的靈魂印記打入誕下她的後嗣卵中。”

“而且,她可以設定自己後代的出生時間……或者托付于人,或者另有遇合……”雪淚寒輕聲道:“總而言之,要讓自己的後代隔上很長久的時間才予以孵化,也不是什麼很困難的事情。當然,其間相隔數十萬年的難度確實有些大,但……只要有了相應的天材地寶,有了那奇異的山洞,尤其是有了那神秘的黑衣人的幫助,那一切都全然不成問題……只是,她憑什麼能夠請動那人呢……”

“再之後,隨著後代的緩緩長大,隨著解開那些靈魂中的封印……接觸到本族群的傳承技藝,以及,母身的一生遭遇……他們用這樣的方式,來指引自己的後代,不至于走上歧路……這是一種本族靈魂的傳承……”

“當然,這也是一種未雨綢繆,因為,生活在這樣的弱肉強食的世界中,保不定自己那一天便會身死道消……而她們往往會在自己臨死之前,將自己的後代都安排好!”

“這是她們的天xing。也是天下母親對兒女並無二致的愛護!”

“你現在的修為,應該還沒有達到當初凌飄萍達到的境界……所以,有些東西,你還不知道……而且,那也是對你的一種保護,不想讓你過早的知道某些會讓你愁苦的事情。”

雪淚寒輕聲說著:“所以,今天你知道這些事情,對你來說,也不知道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

“主要原因卻是在我,今天的我當真是激動得過火了……”雪淚寒喟然長歎。

紫邪情豐潤的嘴唇有些顫抖,道:“那位凌飄萍前輩……一生之中最擅長的武技是什麼?”

雪淚寒眼睛凝注著她,輕聲說道:“……凌飄萍。最著名的神功,乃是專屬于她自己的神技。她自己命名為……‘輕歌曼舞九重天’……當時,在我們同一年代高手之中。無人不為這輕歌曼舞九重天而夢熒魂牽。”

“于輕歌曼舞之中,于夢幻美景之中,讓人死得心滿意足,至死臉上還有滿足幸福……便是輕歌曼舞九重天神功最神奇的地方;這項功夫,有些類似于謝丹瓊的瓊花,但,瓊花歸根到底仍是暗器;而這輕歌曼舞九重天。卻是一種完全的功法,根源屬xing上完全不一樣。”

雪淚寒詳細解釋。

紫邪情似乎是松了一口氣,道:“這個我不知道。完全不曾涉獵。”

雪淚寒緩緩道:“不要那麼著急,我的話還沒說完……到得後來……凌飄萍名震天下之後,天下人認為,將‘輕歌曼舞’這四個字加在這位巾幗紅顏的身上。未免有些不敬。所以,將她的‘輕歌曼舞九重天’神功,恭稱為……”

“……九天舞!”雪淚寒一字一字的說道。

隨即,轉頭看著莫輕舞,輕聲道:“這項功法,絕傳人間久矣,只是,不久之前竟再現在輕舞身上……我想。應該就是你傳授給她的?”

莫輕舞猛地怔住。

而那邊,楚陽一個飛躍。將紫邪情接在懷里。

因為,在‘九天舞’那三個字出口的瞬間,紫邪情嬌軀一顫,竟就此軟軟的往後倒去。

整個人竟是暈了過去!

眾人一陣手忙腳亂,予以施救。

以紫邪情目前修為,可說完全到了大山崩于前也se不變的高深層次地步;這會,居然能夠用一句話讓她震驚到昏迷過去,可見這幾個字對她的震撼有多大。

良久良久,紫邪情在楚陽懷中悠悠醒轉,臉se煞白,兩眼無神,幾乎如同是大病了一場。

雪淚寒湊在她的臉前,一臉的關切:“丫頭,你怎麼樣?好點沒有?”

那份異乎尋常的急迫表露無遺,更隱含許多小心翼翼的味道。

這種情況出現在東皇的身上,非但詭異,簡直就是亙古未見。

“我想聽……你講完這個故事。”紫邪情輕聲說道。

“這個……”雪淚寒有些躊躇,道:“你現在身體不大好,要不咱們休息一夜,明天再講也不遲。”

“不用!”紫邪情斬釘截鐵的說道:“我現在就要聽。”

雪淚寒一臉苦笑,一臉無奈的望著楚陽,顯然是希望楚陽幫忙勸勸,現在也就只有楚陽才有這個面子。

楚陽攤攤手:“你別看我,我能有什麼辦法?這都是你自己惹出來的麻煩,我可幫不到你……再說了,你把我老婆刺都激成這樣了,我沒找你算賬就已經很夠哥兒們義氣了,你不要得隴望蜀,得寸進尺想要我勸解了……”

楚陽心道:我要是聽了你的不知好歹的在這個時候勸阻……估計我以後的ri子也就沒法過了……、

雪淚寒一時楞然,無奈的歎息不已,不知道是在感歎自己誤交損友,還是什麼別的。

眉頭緊皺,實在拿不定主意,不知道到底該講還是不該講。

紫邪情偎依在楚陽懷中,神情柔弱至極。

在楚陽印象里,一向強勢剛烈的紫邪情,如眼前這般表現出這種屬于女兒家的柔弱與無助毫無疑問乃是第一次。

但這一刻,若紫邪情自己能夠看到的話,就會赫然發現,自己現在的模樣,竟與自己朦朧感覺到的那個女子極致相似,甚至于,連自己現在的神情,以及面容,也都是一樣。

……

冥冥中,似乎有一個寬袍大袖的紫衣男子,肩披ri月,身負星辰,那寬肩如同要撐起天地,那目光,似乎要穿越古今,就這麼看著自己。

在這個紫衣男子的身邊,則陪伴著一位身材窈窕纖弱的白衣女子,眉目如畫,柔弱的偎依在他的身邊,脈脈的看著自己。

……

紫邪情突然有一種想要放聲大哭的沖動,一時間肝腸寸斷,心酸至極……

上篇: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 第六百一十七章 有關系!     下篇:第八部 第六百一十九章 我替你兜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