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八部 第六百一十九章 我替你兜著!  
   
第八部 第六百一十九章 我替你兜著!

九天舞,一舞一動天!”

雪淚寒嘴唇顫抖,聽著紫邪情的輕聲吟誦,目光茫然無神,臉se更見黯然,長歎不已。

“這……是不是就是那……輕歌曼舞九重天的……功法歌訣?”紫邪情一雙秋水雙眼緊緊地盯在雪淚寒臉上。

但這句話問出來的時候,卻是間斷了好幾次。

甚至已經有些氣喘籲籲。可見紫邪情在問這句話的時候,心中是何等的激動。

雪淚寒目中也有複雜之極的情感接連閃現,輕聲道:“不錯……這就是……輕歌曼舞九重天的……功法歌訣了。”

紫邪情“嚶嚀”一聲,幾乎又暈了過去。

她慘淡的笑著,低弱的說道:“怪不得……在那山洞中,還有幾張桌子,一些家具,都是極上乘的星辰鐵、七星檀木打就,只是我出生之後,懂得分辨的時候去看,上面都已經鏽痕斑斑,甚至,有一些已經完全腐化成為粉末,當初懵懂不知,竟不知那些物事早已證明了我之身份來曆的不尋常……”

“難道說,我從被安置進入那個山洞里。一直到我出生……竟是已經過去了幾十萬年歲月?不錯,錯非無數歲月的侵蝕,如何能朽化那等物事?”

紫邪情無意識地喃喃自語。

似乎也是在問話。但卻不知道在問誰。又像是在自問自答,答案早已了然于心。

雪淚寒面對眼前之人的說話,一時間竟不知道如何回應,只歸于悠長的一聲歎息。

“不錯,在我身邊,還有不少其他的東西,但。等我出生的時候,那些物事早已看不出原本是什麼東西了,歲月悠長。何物琣s……”

紫邪情嘿嘿苦笑。

楚陽能夠明顯的感覺到,紫邪情這一刻表現出來的柔弱,現在的她就像是一個茫然無助的小孩,孤零零的無親無故。孑然一身。行走在這天地蒼茫之間,孤苦無依。

楚陽心念點轉之間,手臂上又加了些許力氣,將她更緊的擁在自己懷里。用自己的體溫和力量,告訴她:你不孤獨!現在、將來,都永遠不會孤獨!

你還有我!

靠在楚陽厚實的懷中,紫邪情似乎感覺到了一絲堅實的依靠,不由得更往他懷中縮了進去一些。嬌軀竟有些顫抖的瑟縮。

半晌無語,紫邪情輕輕地歎息了一聲。輕聲道:“我本以為,自己無父無母,天生天養……就這麼孤零零的du li于天地之間,沒有人關心,沒有人愛護,也沒有任何的依靠……更沒有任何的身份來曆……”

“所以,每次看到別人家的孩子靠在母親懷里撒嬌,牽著父親的手蹦蹦跳跳的時候,就只有羨慕的份……”

“曾經有一次,我在屠滅一個老虎族群的時候,看到一只老虎用自己的身體護住一只剛出生的小虎,在抗拒無從的時候,干脆用它自己的身體迎接我的攻擊,甯可被我打死,也不讓我傷害那頭小虎的時候,我突然感到了由衷的羨慕……就此放過了它們。”

“那一ri,我在離去之後又偷偷折回,隱身在暗處,羨慕地望著那頭小虎依偎在大虎懷里,關心的哼哼,用舌頭互相舔抵傷口……”

“那時候我甚至希望我不是那個揮手間就能滅人族群的強者,而是那頭備受呵護的小老虎……”

紫邪情的眼中有兩滴淚靜悄悄的滑落。

“可是這樣的事情,永遠不會發生在我身上;那樣的感覺,我也永遠的不能體會到……”

“我終于習慣了一個人,習慣了我自己du li來面對這漫天風雨……也習慣了,我自己掙紮,當有強敵的時候,我自己掙紮逃命,當快樂的時候,我自己對月獨酌;痛苦的時候,找個沒人的地方自己安慰自己,脆弱的時候,時時刻刻告訴自己,這世上除了我自己,沒有人能夠幫我;也沒有人肯幫我……因為他們都不是……我的親人,更加不是我的父母,由始至終,我只得孤身一人。”

紫邪情的聲音逐漸的激昂起來,只是,始終夾雜著一絲哽咽。

“原本,我早已經習慣了這一切,可是此刻,卻意外的發現,我居然有可能是有父母的……而且我的父母,還是那樣的蓋世英雄,權傾天下,君臨天闕!”

紫邪情痛苦的說道:“這種感覺,還沒有來得及歡喜,殘酷的事實就已經告訴我……假如我是他們的孩子……我也仍舊是孤兒……仍舊的無親無故……仍舊是孑然一身……”

“因為他們……早已經死去了百萬年……”

“呵呵呵……”紫邪情苦澀的笑著,臉上的淚水在肆意的流淌:“這樣的事情,對我來說,何其殘酷……我畢生的願望,就是希望能夠靠在母親懷里哭一場,撒撒嬌,然後,聽到我的父親跟我說一句話:不管你闖了什麼禍,爹爹都替你兜著!”

“這樣的事,哪怕就只有一瞬間,哪怕就只有一句話……我也滿足了。但……在我的生命中,卻永永遠遠的、再也不可能有這樣的時候了,原來,我竟是注定的一生無依……”

看到紫邪情的樣子,楚陽心中痛極,緊緊地摟住她,輕聲道:“不會的不會的,你不會一生無依,你還有我啊。不管你闖了什麼禍……我都替你兜著,永遠替你兜著。”

莫輕舞緊緊地攥住紫邪情的手。含著淚安慰道:“紫姐姐,你還有我。”

一邊,雪淚寒輕聲的。卻是堅決的道:“是的……丫頭,你還有我!只要你願意,我就是你的父親……丫頭,不管你願不願意,也不管你闖了什麼禍,我都替你兜著!”

“那怕是……你要讓這片天……塌下來!”雪淚寒仰頭看天,看著這灰蒙蒙的蒼穹。輕聲的,卻是堅決的說道。

只要,只要是你願意的……

這個晚上。不論是對紫邪情,還是楚陽,又或者是雪淚寒,都是一個意義重大、值得終生銘記的晚上!

雪淚寒固然激動。

以為兄弟就那麼撒手塵寰、煙消云散。于塵于世。于人于己都再無半點印記,卻做夢也沒有想到竟還有血脈留存,直到百多萬年之後,方才得見。

誰有蒼天無情,誰說蒼天無眼,蒼天亦憐英雄無辜,佑其後代綿延不絕!

東皇因這份驚喜恍惚間竟自充滿了動力,充滿了對蒼天的感激。

紫邪情的激動更加可以理解。

原本以為自己注定一生孤寂。縱然有了楚陽為伴,人生路上不孤。但雙親血緣不明,始終是人生憾事,人生殘缺,卻在這意外之中,了悟前塵。

雖然痛心再也不能與雙親再見,卻也自豪雙親的過往事跡,自己的人生雖仍有遺憾,卻不再殘缺,可望圓滿!

而另一個說不上直接,頂多只可說是間接的當事人楚陽卻也同樣終生難忘。

因為就在當天晚上,雪淚寒就找個由頭非常實惠地打了楚陽一頓,這一頓打真是地動山搖、天愁地慘,最後兀自青著臉對著鼻青臉腫幾無人形的某人說了一句:“你這個花心大蘿蔔!我可告訴你了,現在已經是木已成舟,我也沒辦法,但,你小子記得以後對我侄女好著點!你要是敢欺負她……你就試試!”

楚陽趴在地上淚流滿面:“蒼天啊,大地啊,你們咋不睜睜眼,天底下居然有這麼不講理,顛倒是非的人,俺倆究竟是誰欺負誰你搞明白沒?”

他悲憤的用手捶地:“原本還以為你兄弟是個混蛋,原來你他麼的更不是個東西,他充其量就是一個混蛋,你他媽的就是一個偽君子大混蛋……你他麼的搞明白了狀況再來發言好不好……不分青紅皂白就他麼的揍我……你他麼的講不講道理你?”

“再說了……啥時候又變成你侄女兒了?你妹的,紫豪是你兄弟,難道我就不是了……怎麼眨眼間你這個當大哥居然又要以老丈人自居了……你要不要臉你……”

楚禦座顯得委屈之極。

他媽的這ri子真心沒法過了;原本沒這麼個靠山的時候,就早已被紫邪情虐待了千百次,一虐在虐,虐上加虐……現在又有了一個東皇靠山……

這靠山,實在是硬紮!

哥們以後這ri子絕對是有夠瞧的了。

從來就沒有任何一刻,楚陽如現在一般渴望著自己能夠天下無敵!能夠大聲說話!再怎麼說,咱哥們也是一條漢子,說啥也不能讓媳婦的娘家人看不起不是!

你等哥們有了足夠的實力以後……楚陽斜著眼盯著雪淚寒:這貨的身份隨時變化,原本是東皇,後來變成我哥們,然後又是東皇,可現在居然隱隱以我的老丈人自居了,你算那棵蔥啊……

行,今天哥們就忍你了,你等哥有了實力的,一定把你這個裝蒜的老丈人狠狠地修理上一頓!楚陽心中惡狠狠的如是想到。

上篇: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 第六百一十八章 凌飄萍,九天舞!     下篇:第八部 第六百二十章 靠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