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 第六百二十八章 紫霄天帝之女!  
   
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 第六百二十八章 紫霄天帝之女!

看到這三人的神情,就知道自己那句‘紫皇城後人’惹了禍。否則,也許只要隨便捏造一個門派名字,充當來此試煉的人員,就可以過去了。

但唯獨是紫皇城三個字,紫霄天帝四個字,卻是犯了大大忌諱。但……這麼犯忌諱,被人堵在這里,卻偏偏還要一點氣也生不起來。

因為他們最尊敬的人,正是自己最尊敬最愛的父親!

紫邪情求救一般地轉頭看向楚陽。

楚陽踏前一步,恭聲道:“三位盡忠職守,當真讓小弟佩服尊敬,但不知幾位高姓大名?”

旁邊兩人想要開口搭話,但那白衣文士卻輕輕抬手。就只是輕輕一抬手,旁邊那兩人就即刻不說話了。

這白衣文士看著楚陽,淡淡道:“盤問姓名,是想要攀關系嗎?只可惜這一套在我們兄弟這里是沒用處的。年輕人,紫霄天不是你們應該來的地方,還是從哪里來就回那里去,免得一個不小心賠上了小命!”

這個白衣人聲音雖然平淡,但眼神卻格外的銳利,似乎能夠看透人心;這種眼神,讓楚陽不禁想起了莫天機。

驀然間,楚陽隱約猜到了這幾個人的身份。

雖然叫不出這幾個人的具體名字,但楚陽敢確定:能夠鎮守在這第一橋上的,擔負如此重要的位置的……必然也是那些人!

前代的,九劫兄弟!

而眼前這個白衣人。很大可能就是某一代九劫之中的智囊。

大致相當于莫天機、第五惆悵那種角se。

乃是九劫兄弟之中的核心人物。

楚陽心念一轉,道:“各位既然在這里盡忠職守,不讓我們過去……小弟也沒辦法。只是向各位打聽一個人,我聽聞此人前些天也來到了這邊,卻一直沒有回去。不知道各位知不知道有這麼一個人?”

白衣文士目光一閃,波瀾不驚的問道:“誰?叫什麼名字?”

楚陽道:“他的名字,叫做……舞絕城!”

在這一刻,楚陽的目光,緊緊的釘在面前三人的臉上。

舞絕城若是曾經來過了。相信這些人沒可能不知道;不論這些人與舞絕城是不是同一時間同一年代的九劫兄弟也好,但,大家始終都曾經是九劫。

必然有互通消息。尤其還是在同一個戰場奮斗的戰友。

相信只要他們知道這個名字,臉上就會有所表現;縱然這白衣文士臉上能夠控制得住表情不變,但旁邊那兩人就未必。

楚陽的目光盯在三人臉上,一瞬不瞬。

可惜那三人臉上竟是一點表情也沒有。就像是聽到了一個完全陌生的名字。道:“什麼五絕城,六絕城?我們從未聽說過這個名字。”

楚陽歎了口氣。

看這樣子應該不是作偽,換言之,也就是說舞絕城還沒來。或者已經來了,卻還沒有來到這里。

楚陽心中不禁升起兩個問題。

第一個:楚樂兒和莫天機去找舞絕城了,他們又要去哪里找尋呢?

第二就是:眼前這一關,自己該怎麼過去?

打?那是肯定不行的。

就算不考慮能不能打得過的問題,就算能打得過也不能打啊。眼前這些人可都是鎮守現在紫霄天邊界的主要戰力,要是自己把他們打傷了……豈不等于是間接幫助了天魔?

再說了……眼前人實力相當的不俗。還真未必打得過呀。

再說了,誰知道這一路上還有多少人在前邊等著?難不成真要一路打過去?

便在這時,紫邪情一咬牙,上前一步道:“你們怎麼知道我不是紫霄天皇城後嗣,你們不是要證據麼,我給你們證據……”

楚陽大驚,急忙道:“不要沖動。”

他害怕的,不是紫邪情證明不了自己的身份,想要證明身份,並不是太困難的事情,真正的問題卻在于,一旦紫邪情揭露了她自己的身份;隨之暴露出去,那可真就不知道會在這天下引起什麼樣的風波出來。

現在一切可還都沒有准備好呢,至少眼下可不是好時機啊。

紫邪情咬牙道:“我有什麼沖動?不就是證實我的身份麼,難道我的身份很見不得人麼?”

楚陽苦笑,您的身份哪里是見不得人,而是太見得人了。

當然,對于有些人來說,紫邪情貌似也屬于是“見不得人”的那一種。

那位白衣文士看著紫邪情,嘴角帶著一絲譏誚,道:“難道姑娘的身份,還當真能夠驚天動地不成?”

這句話,很明顯的就是在激將了。

但他做的實在太明顯了,完全不加掩飾,讓這激將效果反而更加的效力十足!

至少對紫邪情而言,效力十足,不可抗拒!

紫邪情淡淡道:“你也不用激我,我早已決定亮出我的身份;因為……我對我的身份,充滿了自豪!”

她的手掌一翻,在她的手心中,突然出現了一枚印章。

一枚只有手指頭大小的印章。

但印章在拿出來的那一刻,突然間光芒萬丈,紫氣盈空。

一股皇者才有的浩瀚氣息,就這麼浩蕩傳開。

印章突然間猛地自己長大,瞬時變成了足有人頭大小的模樣。

紫邪情將那印章拿在手中,“砰”地一聲,印章落在橋面上。

橋面突然間就出現了四個大字!

“萬古紫霄!”

對面的三個人驚見四字,一愣之下,突然震驚得目瞪口呆,更同時退後三步,脫口驚呼:“紫霄天玉璽!”

這方印章卻是紫霄天聖物,專屬于紫霄天帝紫豪的紫霄玉璽!

自從紫豪戰死之後,這項紫霄天的聖物就不知下落,但卻萬萬沒有想到,會在今天,會在這里出現!

“你到底是誰?”三人看著紫邪情的目光,又是一變。

不再是之前不屑,反而是充滿了一份敬意,一份期待。

紫霄天帝的玉璽,除了他本人之外,就只有紫霄天皇族嫡系血脈才能夠發揮功效!外人拿到了,充其量也只是一枚普通印章罷了。

唯有落在紫豪和他的家人手中,才會發出無與倫比的威力!才能夠號令紫霄,莫敢不從!

紫邪情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靜靜地,靜靜地說道:“紫霄天帝紫豪,便是我的父親!”

在終于面對別人,說出來‘紫霄天帝紫豪,便是我的父親!’這句話的時候,紫邪情心胸之中,滿是難以言喻的驕傲!

之前一直看不起富二代官二代強者二代;但,在這一刻,紫邪情卻突然體會到了那種感覺。

驕傲,自豪!

因為我有一個英雄的父親!

雖然他如今已經不在了,但在這個天下,只要提起他老人家的名字,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無人不敬!

紫霄天帝紫豪,便是我的父親!

然而這句話造成的影響,卻是遠遠超出來紫邪情的預料之外。

瞬時之間,對面那三人的態度一下子就變了。

“此話當真?”旁邊一人脫口問道。

中間白衣人怒喝:“閉嘴!能夠以自身血脈禦使紫霄玉璽的人,不是天帝陛下的嫡系骨肉還能是什麼?有了如此佐證難道還需要別的證明麼?你個白癡!”

“果然是公主殿下當面!”白衣人目光一下子變得熾熱,尊敬。

看著光芒萬丈的紫霄玉璽,白衣人三人屈膝跪下,竟是恭恭敬敬地磕了九個響頭。

“我等拜見前輩英雄,拜見天帝陛下!”三人臉se肅然,神情鄭重:“請陛下放心,但有我兄弟還在,決不讓域外天魔踏進天闕地域一步!”

眼前三人之所以會施如此大的禮節,卻並不是拜見紫邪情,而是對紫霄天帝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只有真正來到了紫霄天,才能想象得到紫霄天帝的偉大!

紫邪情側身避讓,單手舉起父親的玉璽,托著接受三人跪拜,一時間心中悲喜交加,酸甜苦辣同時湧上心頭,驕傲與感傷,自豪與思念,同時交織在一起。

“我是紫霄天帝的女兒。”

在時隔百萬年之後說出來,卻仍舊是光芒萬丈!一如這當初橫掃天下的紫霄玉璽,並沒有半點蒙塵。

“多謝諸位的隆情厚意。”紫邪情感傷的說道:“我還以為……過去了這麼多年,我爹的名字,早已經不被人記得了……”

“不!決計不會!”那白衣人站了起來,臉se肅然,鄭重的說道:“紫霄天帝陛下的名字,縱然是再過一千萬年,也會被人永遠的記住!”

“英雄的名字,決不容埋沒,更不會埋沒!”

“公主殿下。”白衣人站直了身子,雖然已經確定了紫邪情的身份,也參拜過了紫霄天帝,但,卻還是毫不避讓:“雖然您的身份已經確定無疑,但正因為于此……您更加不能進去了。”

“什麼?你說什麼?為什麼?”紫邪情瞪大了眼睛。

剛才什麼不明不讓進,現在身份明確了還是不讓進,這算個什麼說法?!

“里面實在太危險了!”白衣人苦笑一聲:“過去這座橋,就是紫霄天的故土,尤其是第一橋前三千里方圓,已經不斷地鏖戰了數十萬年!”

“數十萬年之中,從來就沒有任何一天,停止過厮殺!”。)

上篇: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第六百二十七章第一關,不能過     下篇: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 第六百二十九章 老鄉!老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