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 第六百三十五章 曆代九劫  
   
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 第六百三十五章 曆代九劫

“因為紫霄天帝是我們都深深欽佩的英雄!……”

軒轅長空慘厲的低笑著,似乎是無意識的呢喃一般地說道:“英雄……不管生死,都不應該留下遺憾!天帝陛下的女兒前來拜祭他,我們理應出力!不管最終結果如何、代價如何,但……紫霄天帝陛下,應該得到他親生骨血的參拜!”

“不管在不在,這一份天倫之情,我們都要將他的後人送到他身邊!然後,再平安的護送回來!”

軒轅長空說完,就掉頭而去。

走到門口,腳步稍微頓了頓,喃喃道:“我們已經留下遺憾,再難彌補,怎麼可以再制造另一個遺憾?哈哈哈……”

笑聲慘烈。

他的身影已經消失在門口。

楚陽深深歎息。

“楚陽,你的這個故事……把他們刺激得瘋了。”紫邪情輕輕歎氣。

楚陽沉重的道:“這也沒有辦法的事情……這個真相,他們遲早是要知道……與其讓其他人說穿,不如由我這個當事人,當代的九劫劍主說穿!更重要的還有,目前決戰天魔……正是抒發他們這種情緒的最佳時機,而……你此番前去參拜父親,也給了他們抒發情緒的最好理由……若是不讓他們將心底的負面情緒徹底爆發出來,難道真要看著這樣的好漢子一個個內疚得自殺不成麼?”

紫邪情歎口氣:“但……他們現在也同樣是萌生了死意……”

楚陽點頭。

這一點,剛才他也隱隱的察覺了。

紫邪情歎著氣:“這一去。只怕會伴隨著許多傷亡……而他們這些人,任何一個人傷亡,都會是莫大的損失。如果你不是接連向我使眼se,我剛才幾乎就打算改變主意了……”

楚陽目光閃動,道:“這一節……我自有打算,曆代九劫劍主固然是英雄,他的一干兄弟何嘗不是好漢子,我會盡力不讓他們出意外。”

他的目光轉向莫輕舞:“輕舞,這件事。交給你。”

莫輕舞深深點頭。

……

此事,遠方不斷有人影疾速晃動,數十條身影。從四面八方趕過來。

“什麼事?”有人急切地問道:“你們幾個在這一邊,怎地還發出了非天魔入侵不得輕易發出的召集訊號?”

楚陽看著遠方奔來的眾人,卻又一種油然的明悟升起。

說是明悟,又或者說是感動!

來的人。很明顯的是分成了七個陣營!

又或者應該是……七伙人。在其間。甚至能夠明顯的讓人感覺到一種涇渭分明。

這些人彼此間的關系無疑都很友善,貌似沒有所謂黨派之別,就是為了同一目標而齊心合力的伙伴,但,就是能夠讓人清晰感覺到,他們又是不同的,屬于一個又一個的陣營。

每一伙人,都是並肩而來。彼此之間的距離恰恰是一個守望相助的特異陣型;似乎每一個人,都將自己所有的注意力放在身邊的兄弟身上。反而完全不顧及自己的破綻或者弱點早已經暴露無遺。

但,每個人都在這樣做的時候,所有的破綻,卻反而全部變成了不存在,又或者是足以引誘任何敵人的致命誘惑!

雖然每個人的衣著顏se各有不同,但每個人的肌膚,和目光,卻都流溢著一種淡淡的金se。

不死金身!

所有人都處在這一狀態之下。

但,這七伙人,除了自己兄弟間配合無間之外,與自己之外其他的團體,卻又都保持了一種距離。

這種距離很微妙。

可以守望相助,可以生死與共,但卻不能生死同心。

生死與共與生死同心……中間是多大的差別?楚陽不知道,但楚陽就是感覺到了這樣的微小的差距。

“一共七批?怎麼會是七批呢,不該這麼多……”楚陽心中想起來一句話:“絕大部分的九劫劍主,在選擇關頭都選擇了犧牲自己,成全兄弟,除了第一代劍主選擇了真正殺死兄弟,來成全自己……但最終,他被鎮壓在亡命湖下,結局慘淡……還有第六代九劫劍主秦方那一次,第五惆悵令固定的軌跡出現異變,也就是說其他人都已經神魂俱滅……怎麼還會有七批呢……”

“難道第五惆悵那一批的兄弟,其實並沒有死?”楚陽心中一時間已經跨越了不少的時間,想到了不知道有多少。

第一撥人首先到來,九個人,聯袂而至。

從其他人默許其為領頭者,還有這幾人的神se上面,楚陽可以猜得出來:這,或許就是第二代九劫劍主風暴的九個兄弟!

也就是,事實上的第一批到達九重天闕,最早開始對戰天魔的那九個人!

九個人臉上,除了歲月風霜的痕跡,還有一些能夠明顯感覺到的沉穩。這是曆經生死之後,長久的在生死之間徘徊,而且自身還站在問心無愧的力場才能培養出來的凜然風度!

這種凜然風度,讓人一看,就由衷的感覺到心折。

第二批,依然是完整的九人呼嘯而來,第三代九劫劍主孟蒼的九個兄弟。

第三批,這一批卻只得六人,而來人中又以這六個人神se最為急切,一過來就簇擁到軒轅長空三人身邊,一個個神se中透著無限的關切。這六人顯然就是第四代九劫劍主段天的其他的六位兄弟,也只有他們才會如此關心軒轅長空等三人。

第四批的人數也不是九人,只得八個人,一來到之後,眼睛就在楚陽身上打量,這些人楚陽一個也不認識,但這些人的神se間卻流露著一股難以言喻的友善味道,還有就是,一股莫可名狀的激動。

似乎是……長久的夙願,即將達成,或者……已經達成。

看到了楚陽,就像是看到了他們最尊敬的人,最愧疚的人,也是最最想念的人……那樣的一種百念雜陳的感覺。

楚陽心念電轉之間,瞬時醒悟,這些人想必就是第五代九劫劍主云東的兄弟,也是舞絕城的一干兄弟們,也只有這些人,才會對楚陽等人,有所了解,一開始就表現善意。

因為他們從舞絕城的口中,已經知道了一切。

看到這幾個人,楚陽心中浮現一句話:我腳踏蒼穹上,劍指白云東!我是云東,誰敢動我兄弟?!

似乎冥冥中已經有一個人,白衣仗劍,禦空而至!

而楚陽出現這種神往的表情的時候,那八個人的眼中神情,就更加的激動起來。

有人眼中,已經隱隱有淚。

因為……在這一刻,他們想到的……乃是同一個人。

第五批的人數也是只有八個人,神se間卻很有些疲憊的意味,依照排序的話,應該是第六代九劫劍主秦方的兄弟。

看著他們,楚陽心底不禁泛起一層不解的疑問,而此刻紫邪情疑問的目光也過來了,當ri,楚陽與紫邪情可都是當事人。

第五惆悵說的話,依稀還在耳邊。但現在,這些人卻出現在了眼前。

“他們這群人怎麼還活著呢?不是都神魂盡消,魂飛魄散了麼?”楚陽心中實在是有些納悶,因為,當ri第五惆悵曾經說明,自己之所以能夠逃出生天,重回九重天,正是吸納了全部兄弟的神魂,這才僥幸撐過了黑洞吞噬。

一念至此,楚陽不其然的想起了當ri的宿敵“法尊”,第五惆悵。

那個為了為兄弟們報仇,孤心造詣數萬年,蟄伏等候時機的法尊。

那位原本由英雄蛻變而就的一代梟雄。

為了他的目的,為了他的恨,不惜血整個洗九重天的……九劫智囊,第五惆悵!

楚陽長長歎息一聲,卻不經意地注意到在這八個人之間,有意無意地空著一個位子。

楚陽心中想著……這個位子想來是留給第五惆悵的,若是第五惆悵躋身其中,整個陣型就變得天衣無縫了,但……如今少了這麼一個人,卻好像是少了很多,多出來一個偌大的缺陷。

但他們甯願留著這個缺陷,卻也保留著這個位子——縱然他們每個人都知道,屬于哪個位子的那位兄弟,已經永遠不可能來到這里!

楚陽看著那個空位,久久的凝視著。

心中,悠悠長歎。

法尊,你要是知道現在這個場面,你會後悔麼?

……

第六批,乃是完整的九人組合。這批人應該是第七代九劫劍主林尊的九位兄弟!

楚陽三人之前看到路牌,出來的那個金衣人,就在其中。

第七批,同樣是完整的九個人。也是給楚陽感覺最強烈的一批,之所以感覺強烈倒也並非是說這些人的實力要超出來其他人,而是……楚陽已經斷定了這些人的來曆:第八代九劫劍主君烈的一班兄弟!

而楚陽等人顛覆九重天,正面面對的最強大的敵人,九大主宰家族,就是這九個人的嫡系後代!

楚陽突然感覺到……自己離開九重天大陸的ri子,似乎已經很遙遠很遙遠……似乎是前世那樣的朦朧……

第四批的八個人並沒有理會其他人,而是就這麼走到楚陽面前,領頭的那人目光異常銳利的望著楚陽,輕聲說道:“你就是楚陽?”

楚陽點頭,微笑:“不錯,我就是楚陽。”

那人的身子顫動了一下,八個人眼中,突然一起she出來極端熾熱的神se。

同時望向楚陽腰間!

腰間,乃是一般人懸掛劍鞘的地方。。)

上篇:第八部 第六百三十四章 胸中血,夢可燃!     下篇: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第六百三十六章季回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