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第六百四十四章那一種悲哀  
   
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第六百四十四章那一種悲哀

“其實這件事,一直都存在著很多疑點,只是那時……”西門萬里慘笑著:“我不知道你們當ri彼此相處的情形,但我老大一直對我們很好,兄弟們多少次在一起生死與共,多少次陷入必死之境,但老大從來沒有一次單獨逃跑過,每一次,都是他獨力撐起危局,縱然當真是不可為,要撤退了,老大也永遠都是斷後的那一個……”

“這樣的老大,怎麼會陷害我們,怎麼會干出當ri的那等下作行徑,這本就是極端不合理的事情……”

“只是咱們一個個的豬油蒙了心,忘恩負義罷了!”西門萬里站起身來,冷笑道:“人類的劣根xing,在咱們這里表露無遺!”

“別人對你好一千次,你可以統統不記得!但只要有一次對你不起,你就終生不忘!”

“我們就是一群王八蛋!徹頭徹尾的混賬東西!”

西門萬里用手指頭一個個指了過去,每指到一個人,就大罵一句:“忘恩負義的王八蛋!”

“自私自利的王八蛋!”

“恩將仇報的王八蛋!”

“王八蛋!”

……

最後,西門萬里更是一巴掌拍在自己臉上,狠狠罵道:“西門萬里,你更加是一個寡廉鮮恥無情無義的王八蛋!你有什麼資格被稱為九劫智囊!”

“西門萬里你干嘛不去死!似你這等遮蔽心眼的廢物有何面目尚自苟活人世……”

西門萬里痛苦的嚎叫。

……

外面,另一個帳篷中,楚陽同樣痛心疾首地閉上了眼睛,徹底關閉了自己的六識,斷去對外界的一切感知。

他實在是不忍心聽到這悲慘至極的一幕。

這一天一夜。

天魔不斷地派兵來sāo擾,但,每一次,都被瘋狂到極點的九劫兄弟們殺得血流成河。不知疲倦的持續瘋狂戰斗,不顧生死的戰斗方式……

楚陽始終沒有參戰。

甚至,楚陽心中在這一刻都有些感激這些天魔了,因為,它們真的為九劫兄弟們提供了一個發泄的渠道!

這游走于生與死之間的不停厮殺,彼此血肉的無間歇碰撞,才是他們現在最好的抒發方式!

紫邪情一直在靜靜地聽著,看著,終于長長的歎了一口氣,道:“這幫人……實在是太悲慘……真的不明白,當初挑選九劫進入域外戰場,怎麼會用這等慘無人道的方式?未免也……太殘忍了。”

“現在這種情況,只怕就算是所有的域外天魔全部都被他們殺光了……他們這一生,又如何能夠快活的起來?”

紫邪情歎息著。

楚陽沉默不語,他心底隱隱然有一個推測,但,現階段卻沒有任何的實則證據,甚至沒有任何的征兆。

他不敢妄下斷言,甚至不敢想。

尤其是這等時候,楚陽自然是更加不敢貿然做出來這個保證又或者說是希望。

所謂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

將來一旦希望成空,而造成的巨大失望,只怕會令人瞬時崩潰!

兩夜一天的戰斗之後,再曆黎明時分。

硝煙尤自未散,曆代九劫兄弟站在血肉淋漓、滿目瘡痍的戰場上,一個個失魂落魄、jīng氣神仍在,卻如神游物外,無能自已。

楚陽歎息一聲,卻也只能裝作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徐徐走了出來道:“這兩天里,域外天魔方面不斷地從低到高出動兵力,戰斗力也越來越強,應該是在試探我們的真正虛實。由此判斷,他們在前方,應該是有了全盤針對xing規劃,這一節,大家不可不防。”

左丘運籌勉強笑道:“不錯,這一點咱們都是心知肚明的,他們絕不會允許我們既然已經進來了紫霄天腹地,還能夠再活著回去的。”

楚陽點頭:“就是這樣”

“這一路而來,我們的前進方向從未有過改變,這幾乎就等于是已經告訴了對方我們要去哪里,目標在哪里。所以他們給予我們的致命一擊的地方,應該是在紫皇城。”

左丘運籌說道。

“不然。”西門萬里道:“我倒是覺得,他們給與我們的最後一擊,也就是說那決定生死的大戰,應該是在紫皇城之外。”

軒轅長空等人也是默默點頭,贊同西門萬里的話。

左丘運籌頓時醒悟,道:“不錯。”

這一次輪到楚陽不解,道:“為何?在紫皇城才是最佳地點、最佳時機吧,我們的目的地是紫皇城,在達到哪里之後,我方的銳氣、士氣總會因抵達了目的地而稍遜,域外天魔不會放過這樣的機會吧?”

左丘運籌悲哀的笑了笑,道:“道理原本的這樣說沒錯,但你並不知道另一件事,紫霄天帝陛下,不僅僅是我們心中的英雄,同樣,也是域外天魔共同崇拜的英雄,褻瀆心目中英雄的舉動,不光我們不會做,他們也不會做!”

楚陽愕然:“還有這等事?這是真的?!”

“很難以想象是麼?域外天魔確實殘暴而無人xing,但在他們原始本能之中,卻是尚武成風,;對于英雄人物,反而更加注重,縱然對象是曾經的敵對人物也是如此;或者說,自從紫霄天帝的事件之後,紫霄天帝在域外天魔所有人的心中的地位,可能已經去到僅次于他們天皇陛下的程度!”

“他們極端崇敬,極端崇拜紫霄天帝。”

“甚至在域外天魔之中,還有不少人專門為紫霄天帝著書立傳,內容完全沒有絲毫汙蔑褻瀆的成分,在我輩看來,這實在是不可思議,難以置信的事情,卻當真是真實不虛的存在!”

左丘運籌深長的歎息:“我甚至敢保證一點,就是現在在九重天闕,知道紫霄天帝當年事跡的人,絕對沒有域外天魔之中知道得多,很悲哀是麼?!但,這是事實!”

“在九重天闕,紫霄天帝受到的尊敬,也沒有域外天魔那邊……那樣的……”軒轅長空有些譏諷的冷笑,帶著深沉的悲哀,說道:“不知道這是不是一個莫大的諷刺!咱們自己的英雄,人類無可爭議的英雄,在自己的世界里得不到應得的尊敬;反而是在敵人的心目中,有著極其崇高的地位!現實真是可怕啊!”

楚陽默然,半晌無語。

一股深沉的由衷悲哀,從心中陡然升起。

不自禁的心問:這個世界到底是怎麼了?

這個世道,到底是怎麼了?

現實,現實真的這麼可怕嗎?!

“正因為域外天魔對紫霄天帝的莫大尊敬,所以,在紫皇城,反而是整個紫霄天中最安全的所在;因為天魔不允許在英雄長眠之地發生任何打斗喧嘩。”

左丘運籌嘿嘿冷笑:“甚至于,紫霄天帝陛下的衣冠塚,也是由域外天魔方面高層親手建立的……”

這番話說出來,不僅僅是楚陽等人,曆代九劫兄弟也是感覺到一股悲憤之意直沖出來。幾乎不能自已!

自己世界的英雄,在自己種族的土地上,在九重天闕沒有衣冠塚,沒有紀念碑!反而是在敵人的地方,受到尊敬,受到供奉……

紫邪情突然感覺到心中一陣難以形容的堵得慌。

這種堵得慌,讓她有一種想要殺人的沖動!

眾人勉力收拾了一下心情,卻也盡都知曉現在刻不容緩,便皆繼續上路。

此去黃沙八千里,轉眼即過,出乎所有人預料的乃是這一段路程意外的風平浪靜。域外天魔高層可能也已經看了出來:現在這些人,都已經瘋了!

現在貿然派軍隊前來,未必能夠消耗多少敵人實力,反而會給敵人提供了發泄負面情緒的渠道。

雖然域外天魔不知道這些人因為什麼而瘋狂,但卻知道,現在這幫家伙的神經極端的不正常!

既然這些人已經注定了不會半途回去。

既然已經定好了消滅這些人的大方向策略,那麼……現在的試探動作,沒有必要繼續下去了,基本已經可以告一段落了。讓他們就這麼過去,又何妨?

反正是一只注定了回不去的隊伍。

所以在此之後的一路上,盡是風平浪靜,波瀾不興。

這片刻的平靜,一直持續到三天之後。

面前的廣闊天地之中,站在高處,已經能夠看到四面八方的境況,觸目所及,有山脈,有湖水,有城鎮,還有森林……

楚陽驀然感覺面前盡是一片開闊。

終于……在這片滿目瘡痍的紫霄天的天地中,看到了一些生氣,看到了一些綠se。

看到了這些,似乎心里也舒服了起來。

“這里都是天魔的居住所在麼?”楚陽問道。

“是的。”季回天歎息一聲:“紫霄天,也還是有部分土著存在的。但紫霄天的土著,這些年來一直生活得很悲慘……而且,也很隱秘。一般都是在很深很深的密林之中……哎。”

季回天有些悵惘:“紫霄天的土著,從來沒有跟咱們聯系過,在那些人眼中,咱們不值得信賴……”

楚陽深深歎息。

便在這時,突然聽到前方有一聲大叫遠遠傳來,聲音很遠,但卻能清晰地聽到那聲音之中的痛苦意味。

隨即,遠方黃沙滾滾,似乎有人正向著這邊急沖過來。

遠遠地天空中騰起一片黑影,竟然像是域外天魔的飛魔軍隊,正大舉而來……

上篇: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第六百四十三章突然揭開的真相!     下篇: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 第六百四十五章 紫霄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