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 第六百四十五章 紫霄遺民  
   
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 第六百四十五章 紫霄遺民

眾人同時皺起了眉頭。レ#9824;思♥路♣客レ

這情形不對啊,依照眾人的判斷,天魔一方的盤算是要將自己等人全部封鎖在距離紫皇城城外地域,全面殲滅,此地雖然距離紫皇城已不遠,但著實還有一定的距離,若是再此事就展開攻勢,包圍戰線不免要拉得過長,只要自己一方心生退意,全身而退的機會可是相當大的,對方不會這麼不智吧?!

就在眾人思量之際,引發眼前變故的原因已然出現了——

兩道流星一般的人影,就在眾人面前疾速掠過,絲毫沒有停留,只是用一種奇怪的口音大吼一句:“大批的天魔隊伍來了,快進密林!”

隨即,兩個人就“嗖”的一聲鑽進了那幾乎連綿到天邊的原始叢林之中。

只見樹葉草叢一陣簌簌的響聲,這兩人早已經消失了影子。

“高手!”季回天等人見狀都是驚訝的怔了怔。

雖然這兩個人論及個人實力仍未必及得上自己等人,但他們始終的這種潛形匿跡的功夫卻已可說是登峰造極。前後就只是這麼一眨眼的功夫,居然就在自己等人眼皮底下消失得無影無蹤了,當真是極其罕見的手段。

後面,無數的飛魔大軍接踵而至,然而在看到這兩人潛入密林之後,又看到一群金衣人在這里准備接戰,並沒有順勢展開進攻,反而停止了追擊的腳步。

片刻後似乎是接到了什麼號令,全數的飛魔大軍竟即時撤走,毫無戀棧。

燕飛見狀不禁大怒,一馬當先地沖上去追殺撤退的飛魔,另有幾個人跟他一道趕上去,但對方人馬素質極高,戰略意圖明顯,根本就不接戰,幾人勉力掩殺,仍舊只是宰殺了為數不多的幾個飛魔,對方就已然逃得無影無蹤。

“這幫家伙跑的真快啊!”燕飛等人有些悻悻然的返回。

實在沒想到這幫家伙明明是這麼浩大的陣容,可是在見到自己等人之後,就這麼萬二分干脆地調轉屁股溜了,這他娘的叫什麼事呢……

對此變化,眾人也覺茫然不解之時,一個語帶疑惑聲音突兀響起:“敢問閣下等可是金衣天衛?”

眾人循聲愕然回頭望去,卻見那森林旁邊的草皮一陣蠕動,原本看似絲毫無異的平坦草皮竟是突兀萬分地冒出來一個人頭,正自在地上抬起來望著自己等人。

在這里的都是當世絕頂高手,要是普通人貿然見到眼前這一幕,就算不被嚇死也差不多了,但正因為大家都是當世絕頂高手,固然不會將這些人當做鬼魅,心底卻是驚疑更甚;眾人中居然根本就沒有人發現這不遠處的草皮便是這兩個人變化而成。

這兩人的這一手隱形匿跡功夫,簡直是神乎其技、歎為觀止!

季回天點點頭:“正是,不知兩位是?”

那兩人確定了季回天等人身份,反而冷淡了下來,聲音淡漠的說道:“你們金衣天衛為何到這里來?”

季回天問道:“難道我們不能到這里來麼?”

那人嘿嘿一笑,尖銳的說道:“你們九重天闕的人,什麼時候還記得我們紫霄天了?”

紫邪情心神震動,越眾而出,道:“你們是紫霄天的人?”

那兩人從yīn影中,草叢里徐徐站了起來,挺起了胸膛,兩眼發光,大聲道:“不錯,我們就是紫霄天的人!”

“還在持續與天魔戰斗的,紫霄天的人!”

兩個人對季回天一干人等,似乎有著太多太多的憤怒意味。

這句話,也似乎是呐喊出來的。

楚陽心中一動,說道:“兩位只怕是對我們有些誤解了,大家都是九重天闕的人,面對侵略者,正應該同仇敵愾,共禦外侮才是。”

那兩人聞言一時楞然,隨即悲涼的大笑起來:“同是九重天闕的人?同仇敵愾?哈哈哈哈……可笑,可笑至極。”

季回天等人聞言都是沉重地歎了一口氣,並沒有接言。

只聽著兩人中,那年紀稍大的人說道:“卻不知還有誰要與我們同仇敵愾呢?哈哈……同是九重天闕的人?九重天闕還承認紫霄天的存在麼?九重天闕的人還認可紫霄天乃是九重天闕的土地麼?九重天闕的人還認為紫霄天還存活的人是九重天闕的人麼?哈哈哈……屁!”

他狠狠的歪頭,狠狠的吐了一口唾沫,鄙夷的說道:“紫霄天陷落敵手已愈百多萬年之久;這百多萬年以來,何曾有一個九重天闕的人來到紫霄天?”

“何曾有一支九重天闕的隊伍來到紫霄天?”

“你們金衣天衛在這數萬年崛起,強勢對撼天魔,殺死無數魔眾,這一點咱們非是不知,也認可你們是好漢子,你們是戰斗著……但你們殺敵的目的,卻是為了九重天闕,又何曾是為了咱們紫霄天!”

那人衣衫襤褸,頭發蓬亂,但那一雙眼睛卻是銳如閃電!

似乎要狠狠的注視進每個人心里。

楚陽不禁歎息一聲,他何嘗不明白這些人的心理。他們不外是被遺棄得太久了,才會對九重天闕也恨了起來。

這本就是人之常情,試想一下,自個家園被滅,故土天地被毀。而一直寄予厚望,可望得到援手的天闕大軍卻始終沒有出現。望眼yu穿地等待著九重天闕大軍到來收回失地,回到自己的故鄉,卻一等就是百萬年而沒有任何消息。

所謂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再由失望到絕望,這種被徹頭徹尾的遺棄,被完完全全的漠視,那種冷了心、冷了肝的感覺,足以讓任何一個最好脾氣的人也要氣斷了肝腸。

更何況還是這些從小就在戰亂中成長起來,戰斗過來的紫霄天土著?

“天魔縱然肆虐一時,終究還是要被消滅的。我們的故土,也終究有收回的一ri!”楚陽和煦的看著這兩個人,認真地說道:“請大家放心,這一ri不會太遠了!”

那兩人淒愴的大笑:“放心?我們還有什麼不放心的!我們早已經死心了、沒了心……”

他們悲憤的笑著,說道:“我們紫霄天子民自有紫霄天人的風骨,我們永遠有紫霄天帝紫豪!我們永遠都會持續戰斗下去!”

“至于你們這些個九重天闕的人,愛怎地怎地,你們想怎麼樣,跟我們又有什麼關系?”

“當初紫霄天的漸次陷落,時間非止一ri,十大天地竟始終無一兵一卒前來增援!當初紫霄天南都最終被天魔攻陷,三千萬子民慘被活埋,你們九重天闕的勢力又在哪里?這會又說什麼九重天闕的故土收回?”

“當我們苦苦掙紮求存,無奈地從自己的家園離開,在密林深處與猛獸為伴,艱難繁衍,每一代人自從剛剛出生牙牙學語就要知道紫霄天的以往曆史,知道我們偉大的紫霄天帝紫豪,為什麼?因為我們知道,九重天闕方面的人根本就不會記得我們,不會記得紫霄天,更不會記得紫霄天帝,若是我們不能自強不息的傳承下去,我們的英雄就將真正埋沒在這人世間!”

“永遠不會有人知曉!”

“一個紫霄天的孩子自從出生,身邊就伴隨著毒蟲猛獸,一兩歲開始就要學習戰斗,十幾歲開始就要天天在生與死的邊緣掙紮……一直到被人殺死,或者餓死,病死,或者,葬身于猛獸毒蟲之口!”

“你們又是否知道,在這幾十萬年的歲月之中,所有殘存的紫霄天土著,幾乎就沒有任何一個人實在平靜安詳的氛圍中壽終正寢而死的!不管是男人還是女人!所謂的壽終正寢,幾乎已經是傳說中的名詞了!”

那人睚眦yu裂,目中幾乎滲出鮮血:“而你們一身光輝正義,駐守第一橋,浴血殺敵,一代代的成就赫赫威名!衣著光鮮,事跡驚天動地,譜寫傳奇,締造傳說……但卻沒有任何一次,出手解救我們紫霄天的這些個遺民!”

“我倒要問你們。”那人冷靜的慘笑著:“現在九重天闕之中,所有的學堂書本,可有一個字曾經提及過當初紫霄天陷落之戰的始末?”

“可有一句話提及到我們蓋世無雙的英雄紫霄天帝?”

“可有任何一件事提到我們這百萬年來一直在掙紮戰斗的紫霄天遺民?”

“有麼?”

“哈哈哈……”

兩人齊聲長笑,聲裂長空,然而其笑聲中,卻滿是悲涼,憤激。

楚陽低低歎息,一時無語。

不錯,這麼多年里,除了東皇天和妖皇天之外,其他的天地,似乎連啟蒙學子的書本中,也都消失了天魔這幾個字。

當年那一場震撼天地的世紀大戰,在現在,在絕大多數的地方,竟是無人知曉的。

當初孤身血戰鐵骨錚錚丹心可昭ri月的紫霄天帝,現在還知道他的人,實在不是很多,尤其在平民中,知道其名字,幾乎就是微乎其微。

面對這兩個人那種悲哀憤怒的控訴眼神,縱然楚陽並不是九重天闕的土著居民,卻也感覺到這一字字,一聲聲,都充滿著血淚控訴!

盡都滿盈著充斥天地的諷刺以及鄙夷。

…………

(未完待續。)

上篇: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第六百四十四章那一種悲哀     下篇: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 第六百四十六章 紫皇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