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 第六百六十章 最大危機!  
   
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 第六百六十章 最大危機!

之前那一波實質上只是來自于那個金冠天魔個人族群的一次截殺!

雖然也可算有備而來,有心兒為,但整體實力卻是相對偏弱,而且沒有出動高端戰力就被楚陽一鍋端了,這也是戰局上會出現局部一面倒、單方面屠殺現象的最大原因。

但下一波他們有了准備,就絕對不會這麼輕松了。

而這一路上,最是讓其他的人不解的是……左丘運籌等人對待楚陽的態度突然發生了極大地改變。

其他的九劫兄弟們對楚陽改觀,乃是因為認同了楚陽,覺得這小子很對自己脾氣,內里是如同好友一樣的對待。但,左丘運籌等人的態度卻是隱隱然的一種尊敬。

盡管這種尊敬他們已經是在盡力的克制著,極力的掩飾,沒有太過明顯地表露出來,但,數萬年之後的那一種‘回歸’的感覺讓他們心中實在是難以遏制。

始終還是做不到完美的隱藏。

這讓季回天等還在一頭霧水的人更加的一頭霧水了……

……

又往前走了大約半天的時間之後,那份異常強烈壓抑的感覺竟是越來越見濃厚!

此地,距離第一橋,充其量也就只不過還有千里之遙罷了!

幾乎是翻過前面的山頭之後,轉眼就到。

而在眾人的身後,是無邊無際的森林,就是遇到當初那兩個紫霄天遺民的地方。而在翻過這座山頭之後,卻又將重新進入那個千里無人煙的死亡區域。到處都是森森白骨的戰場!

一直到現在為止,天魔仍舊並沒有任何的行動,楚陽與一干九劫智囊基本可以很篤定的猜到:對方下一波行動。就是在前面了!

他們絕對不會容許自己等人安然回到第一橋的。

驀然。

走在最前面的左丘運籌與季回天兩人同時停下了腳步,靜靜地看著近在咫尺的山頂,輕聲的說道:“他們來了!”

隨著這句話,似乎是安排好的,山頭上突然間“轟”的一聲,魔氣熏天!

無數的天魔,黑壓壓的出現在了山頂位置!

竟是以大山壓頂之勢。凜然出現!

為首的兩個金衣金冠金se眼神的天魔,就這麼負手屹立在長空之中,冷冷的睥睨著山腳下楚陽等人!

一股君臨天下的氣勢。油然而生!

“竟是天魔王!”季回天苦笑了一下,道:“這次……咱們這次只怕真的是麻煩大了。他們竟一次xing出動了兩個天魔王層次的高手!”

“眼前的這兩個天魔乃是八大天魔王之中的兩個!”

左丘運籌深深地歎了口氣,目光凝重,前所未有的戒備之意絲毫不曾掩飾。

“他們很厲害麼?”楚陽也感覺出來了這兩個家伙的恐怖。不由悄聲問道。

“何止是厲害!”左丘運籌輕輕地。無聲地歎了一口氣:“這兩個天魔王,若是按照九重天闕的階位來說……幾乎就等同于兩個九帝一後那個層次的人物!”

“同時面對這兩個人,幾乎堪比……”諸葛微笑輕輕地說道:“……同時面對東皇和妖後!縱然他們的真實實力多半比不上東皇和妖後,但,卻要比中極天無情大帝的實力,肯定是要強一些。”

“那也就是說基本相當于兩個墨云天帝元天限?”楚陽聲音沉重的追問了一句。

“差不多!”左丘運籌沉重點頭。

“嘶~~~”楚陽抽了一口涼氣,突然間感覺到一股極度的危險和壓迫感撲面而來。

前所未見的空前危機,在最接近安全領域的邊緣出現了。

對于元天限的真正實力。楚陽可謂心知肚明!

雖然並沒有真正與鼎盛狀態的元天限交手,但。那位已經被經過層層削弱,本身實力已然不足巔峰層次一成的元天限,所爆發出的實力,已經是那樣的恐怖!

險險就讓自己還有自己的那一干兄弟們全軍覆沒!

那還是在九重天闕,自己的主場。

而現在,此刻,就在這里,居然一下子遇上了兩個狀態神完氣足的、身邊還有百萬魔軍為輔的天魔王強勢現身,截道斷生而來。

自己現在身邊的戰友雖然比當初的兄弟們強大了太多太多,但,情況卻是絲毫不容樂觀,反而更加險惡,因為面對這樣強大的敵人,動輒就會有全員傾覆的危機,因為眼前的兩大天魔王,幾乎擁有與東皇、妖後並肩的實力,面對這樣的超級強者,自己這一行人真的還有機會麼?!

楚陽的心猛地沉靜了下來。

沉靜如千年古潭,不見一絲波動。

害怕、恐懼這些個負面影響不會有任何幫助,只會讓自己的心更加的亂,更加沒有勝算,更加沒有生機,唯有自己不亂,不會亂,不曾亂,才有希望!

楚陽心下百般盤算,面上卻是不動聲se之際,左丘運籌以極隱蔽的方式悄然來到了楚陽身邊,負手遠眺,臉上神se洋洋瀟灑,暗中卻是施展秘密傳音道:“楚兄,若是等下情況不妙,那麼,我們會盡力的創造機會,你帶著莫姑娘和紫公主殿下先走一步!我們能夠創造的機會,絕對不會超過兩次,一定要把握住.”

楚陽微笑了一下,道:“這是什麼戰術?難道要我當逃兵麼?”

左丘運籌微笑,道:“楚兄應該知道,我並不是那個意思。而眼下情勢凶險,惡劣萬分,雖然這里距離我們的根據地只有不過千里腳程,但有眼前這些魔眾攔路,卻又何異于萬水千山,可望而不可即!”

楚陽淡淡道:“如何就可望不可即?未戰先怯,便是九劫的心態麼?當年你們難道都沒有面對過比你們更強大的敵人麼?你們也是這樣的心態?還有你們的老大,在當年戰斗的時候,拋棄過你們麼?”

左丘運籌身軀一震,良久良久才道:“無論面對任何強敵,我們一直生死與共,不離不棄!”

楚陽點點頭,斷然道:“那還有什麼可說的?!”

左丘運籌默然說道:“今時非比往昔,貿然平白犧牲,實在非是明智之舉。”

楚陽淡淡道:“心之所安,義之所在!”

左丘運籌不再說話,只是歎息了一聲。

楚陽卻徑自改了話題,沉聲說道:“最親的,莫過于父母;最近的,莫過于夫妻;最可靠的,莫過于兄弟。”

這段話並沒有用傳音。

是以聲量雖然不高,但所有人都聽到了,無不轉頭循聲看來。

左丘運籌啞然道:“哦?”

“我聽說經常有這種事情。”楚陽安然說道:“一個孩子,在外面被人打罵,被人欺負了,無論如何的痛楚、侮辱,他都能撐得下去;但是有一天,就在他自己家里,被他的父母狠狠地罵了一頓;卻因此而對父母產生了無邊恨意,甚至憤然離家出走,數年不回家。”

左丘運籌苦笑,眾人亦盡都是若有所思的樣子。

“對別人尚且能夠逆來順受,奮起反擊,不屈不撓;但對自己至親,卻只為一席話就能引起無邊恨意,這是為何?”

楚陽輕聲道:“所謂愛之深,責之切,父母對孩子如是,而反過來卻也同樣如是,因為對方是自己最親的人;所以來自最親的人的傷害,最最讓人難以忍受、難以忘記,難以磨滅。”

左丘運籌仍舊苦笑著,眼中有著許多複雜的神采。

“所以,當初……有些事情;本應是你們這些兄弟,最低限度也是你們這些智囊都能很快反應過來的東西,卻始終都沒有想明白……因為,那份傷害是最深的,所謂痛徹心扉亦不外如是。”

楚陽說道:“大戰之前,本不該說這一席話,不過,與其讓你們帶著這樣的心結去戰斗,面對的又是幾乎不能匹敵的敵人,凶多吉少不在話下,索xing將之道破,讓你們真正認清當初的那事,該面對的總是要面對。”

“就如父母,他們生了你,含辛茹苦把你養大,就算是口頭說要扔掉你,後悔生出你,卻有如何,而他們實際上又是如何對待你的呢?”楚陽淡淡的一笑:“兄弟豈非亦如是。”

“既然曾經長久的在一起同生共死,長久在一起火海刀山……那麼……”

“之所以有誤會,有恨,骨子里不外就是因為……他們才是你最在乎的人!”

“因為在乎,所以誤會;因為在乎,所以恨。因為在乎,所以不會原諒,不會想到原諒……”楚陽緩緩的說著。

所有人盡都齊聲長歎,臉se只得黯然。

而看著楚陽的目光,卻又倍顯複雜。

是的,這麼說確實不錯,但,誤會已經形成,人卻已經不見。

“世事無絕對,他們或者沒有死也說不定。”楚陽目光靜靜地看著山頂上的天魔,似有意似無意地說道。

對面無數的天魔大軍,正在兩位王者的率領之下,氣勢沉凝的緩緩下降!

就像是一片遮蔽天際的無邊烏云,正自從空中沉了下來,氣氛更形緊張!

然而楚陽的那一句話,卻像是完全能夠轟碎這一片無邊烏云的雷霆閃電,在眾人心中轟然炸響,震耳yu聾!

這一刻,那麼多的高階聖人,同時感覺到自己如同被天雷擊中,一陣陣的暈眩!

或者沒有死也說不定?

這句話什麼意思?

或者、也許、大概……是說——

老大沒死?!

老大沒死!

…………。)

上篇: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六百五十九章 心照不宣     下篇:第八部 獨裁蒼穹 第八部 第六百六十一章 橫空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