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八部 第七百二十三章 羅克敵的春天  
   
第八部 第七百二十三章 羅克敵的春天

忍無可忍的墨淚兒終于忍不住,跳出來替自己老公打對台戲,眾人唇槍舌劍,各執一詞,一番煙火流星的吵鬧之後,墨淚兒氣沖沖地拉著董無傷開始扮演夫妻恩愛,然後大家紛紛說假,太做作了……

紛紛說墨淚兒故意裝模做樣,分明就沒有真正原諒,只為蒙哄視聽,然後又是一頓自我標榜……

實在氣不過的墨淚兒轉過頭,實得惠地,毫無花假地把自己香唇對住了董無傷的大嘴。

那意思是……這下總能證明了吧?

很顯然,這個證明的力度還是非常夠的!

一時間口哨聲四起,喝彩聲此起彼伏。拍巴掌的拍巴掌,拍大腿的拍大腿,盡是興高采烈……

眾人盡都毫不掩飾的向著董無傷猛打眼色,哈哈大笑;董無傷眼中也露出來極之罕有的狡黠笑意。墨淚兒這才知道自己上了一眾奸黨的惡當,羞不可抑的即時扭身而逃……

眾人這才算真正放了心。

這一次的夫妻風波,終于雨過天晴,圓滿度過。

兄弟重要還是老婆重要?這個問題乃是存在于兄弟們之中所有老婆心里的一個死結!明知道就不該去比較,但女人們卻偏偏非要比較。

這就像是男人們最煩的一個問題——老婆非要問:我重要還是你媽重要!?

打賭,每個男人聽到這種問題的時候第一反應就是想要把這娘們猛打一頓:這不是純粹的不講理麼……

但這個問題雖然不講理,女人們卻是樂此不疲。非得把男人逼到發瘋發狂位置……

董無傷遇到這種事。固然是第一個,但以後自己個說不定也會遇到……到時候只怕真得靠這幫損友來幫忙救場……

女人們湊到一邊去說私房話,一干大男人才松了一口氣。對望了一眼,紛紛無奈的念叨:“哎,女人哪女人……”

“恩,我們現在應該做什麼?具體怎麼做呢?”

芮不通和羅克敵急急地問。

他們是最後趕來的,等他們趕到的時候,該發生的都已經發生了,該結束的也都結束。可是,這兩人心頭的煩悶卻始終也沒有稍減,自從來到之後。雖然盡是一片歡笑,但只要看到紀墨和董無傷的慘樣,兩個人難以遏制自己心中的暴怒!

甚至,芮不通都早早打定了主意:敢這麼傷害老子兄弟。媽的。大不了老子在這里再涅槃一次,一次不夠就兩次,兩次不夠就三次,老子拿命跟那個什麼云上人死磕,看誰先玩完!

“現在暫時按兵不動,以免打草驚蛇。”楚陽有些意味深長的看著羅克敵,道:“只等聖君大人反應……之後我們才動一動。嗯,羅克敵。你的身上怎麼那麼香,什麼情況?”

羅克敵頓時紅了臉。局促的在自己身上摸了摸,拿著自己衣袖在鼻子底下聞了聞,道:“那有什麼香……真的那麼香麼?”

一句前言不搭後語、欲蓋彌彰的話語一出,反而引起了眾兄弟的注意。

“真的很香啊!”其他幾個人異口同聲。

“咳咳……”羅克敵連聲咳嗽,卻半晌沒有說出具體的話語。

“趕緊老實交代!”莫天機擺出來審案子的架勢:“怎麼回事?什麼情況?”

在眾目睽睽之下,羅克敵先是很有些窘迫的縮了縮脖子,良久良久,突然一挺胸,一抬頭,豁出去一般道:“有什麼大不了的,說就說,還告訴你們,我的春天到了!”

“呃……”楚陽等人頓時被某人的“豪言壯語”雷了一下。

春天到了?

啥意思?

難道是……

“我也找到了屬于我的愛情了!”羅克敵臉上雖然有些羞紅,卻仍簡直把話說完,很有點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架勢,又道:“我有女人啦!”

楚陽和莫天機芮不通等幾人頓時面面相覷,一時間不知道該做何反應。

羅克敵其實曾經有過未婚妻,那還是在中三天的時候,家族給定下的;不過到後來遭遇了打擊,那女的另有意中人,當面跟羅克敵一說,羅克敵很爽快的就答應了退婚,強擰的瓜不甜。

那女的居然敢把自己另有意中人的事情當面告訴自己,可見確實是情有別鍾,自己再強求,那不成惡霸了麼?再者,強留一個不愛自己的女人在自己身邊,也是很危險的事情……

只是,羅克敵始終因由這件事而消沉了許久,應該是自己的女人,眼里卻沒有自己,擱誰都難受,練功也變得更加刻苦瘋狂,直到很長時間之後,才不再那麼令人擔心的沉默。

這件事,眾兄弟雖然心知肚明,卻又不知道如何安慰。只好避而不談,是以一直誰也沒提起這件事,但誰也沒有想到,羅克敵居然在這里,找到了久違的春天?

真的假的啊!?

“在哪里?有沒有辦點真事呢?”楚陽和莫天機目光發亮。

“帶回來沒有?要是在附近趕緊叫出來啊!”半躺在床上的董無傷一句話讓墨淚兒從帳篷外面發射來森冷的眼神:“四哥幫你審查審查!”

“哼。”羅克敵抬起下巴 :“咋能不帶回呢,現在就在外面,這次她是跟我一起來的。我跟你們說,她也是一位高手哦……”

“真的?”楚陽更好奇了。

“四娘!”羅克敵張開嘴一聲狼嚎,聲音遠遠傳出。

可是楚陽和莫天機驚聞這聲狼嚎就是一個趔趄。半躺著的董無傷也是一臉呆滯,剛剛蘇醒渾身癢的受不了的紀墨也突然陷入目瞪口呆,還有芮不通,瞬時真正念頭不通了!

四娘?

羅克敵叫他老婆居然叫四娘……這是怎麼個說法?這是從哪里論的呢?

老四、四哥是董無傷好不好,想篡位咋地?

這一聲叫的貌似實在不和時間,不和地點,不和人物,沒看到四嫂墨淚兒就在那邊麼,找死啊?!

羅克敵轉過身,看到一幫損友臉上表情,瞬時醒悟過來,不由惱羞成怒,道:“你們這幫齷齪的混蛋,我剛才叫的是四娘,不是四娘,瞎琢磨什麼呢?!”

“那還不是四娘?”紀墨嘴角直抽抽。

“就說你們是瞎琢磨,人家是祭祀的祀。”羅克敵怒道:“祀娘!懂了沒?一幫下流坯子!”

楚陽和莫天機的嘴巴“咔嚓”一聲閉上,默然點頭。

此祀不同彼四,果然是大家伙想歪想邪了,但是,這能怪我們麼——

怪胎找老婆,也是找個怪胎,好好的女孩子,叫啥不行,居然叫祀娘,太容易歧義了……

“其實也沒啥大不了的、”紀墨呻吟一聲:“你沒找個男的,我已經覺得很欣慰了,我這一直以來始終擔心這事,你說你萬一對那啥失去了信心……”

“滾!”羅克敵怒不可遏一聲暴吼。

在羅克敵的聲音召喚下,一個聲音驟然響起:“我來了!”

渴望聽到一個曼妙嗓音、清雅、清新、清越、清甜、諸如此類描述形容的楚陽和莫天機等人激靈靈的打了個哆嗦。

貌似這聲音非但一點也不輕靈曼妙,跟清雅清甜清越清雅也半點不沾邊,反而很有些奇異嘶啞的感覺。

這種嘶啞,倒更像是一頭狼被扯裂了聲帶。

這是女孩子的聲音?!

不意羅克敵竟是一臉心滿意足志得意滿的笑了笑,裂開大嘴笑道:“你們知道麼,當我只是聽到她說話聲音的那一瞬間,我就愛上了她!不可自拔地愛上了她!嗷嗚~~~這聲音對我來說太美妙了……”

楚陽和莫天機面如重棗,一腦門子黑線。

重傷臥床的董無傷、紀墨覺得自己快昏迷了,可是怎麼就昏迷不了呢?

自詡擁有涅槃不滅之身的芮不通,敏銳的感覺到,自己要死了,惡心死了,死不了的不滅之身這次也不頂用了!

瞬時,一個窈窕的身影一閃而來,出現在眾人面前。

這是一個女人,這點從身材可以看得出來,很高挑,很窈窕,曲線玲瓏,這一切的一切都說明這一個女人,而且還是身材非常出眾的女人,這一點跟剛才的聲音絕對絕對沒有哪怕一點點相像的地方。

但是,這個女人在臉上卻帶著一個巨狼的面具,露著獠牙,極盡猙獰之能事,向眾人點頭示意。

楚陽咳嗽一聲,莫天機也咳嗽一聲。甚至,在一邊的芮不通,半躺著的董無傷,還有剛剛蘇醒的紀墨,也都不約而同的干咳了一聲,也就是所謂不咳假咳。

似乎在這一瞬間大家集體患上了肺炎。

羅克敵一臉笑容:“沒事,放下面具吧,這些都是我最好的兄弟,除了你不能與他們分享,其他的他們的就是我的……”

這句話還算是比較順耳,但接下來的話就很不中聽了:“當然了,我的就還是我的,雖然他們一個個也都算是色狼,看到美女就會口花花,等下看到你肯定會為之驚豔,肯定會羨慕嫉妒恨我,但總算勉強還知道朋友妻不可欺的道理,就算他們真的對你的美貌產生了覬覦的豺狼之心,我也會阻止的。我會保護你!守護你!一生一世,直至地老天荒,海枯石爛,此志不渝!”

羅克敵很肯定的說道。

楚陽等人又是一腦門子的黑線,頭頂上幾乎都能冒起青煙了。(未完待續。。)

上篇:第八部 第七百二十二章 兄弟就是用來踩的     下篇:第八部 第七百二十四章 雌雄狼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