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網友上傳章節 第八部 第八百章 你有資格讓我恨你嗎?  
   
網友上傳章節 第八部 第八百章 你有資格讓我恨你嗎?

只是在一瞬間的交際,處于交戰中的四個人,突然間就同時身受重傷!

唯一不同的是,聖君只是單純的受傷,實則並無大礙;起碼,不會危及性命,而且還有戰斗余力,甚至是很大的余力!

而,董無傷,謝丹瓊還有墨淚兒三人此刻卻是完完全全的喪失去了戰力。

甚至不但失去了戰斗力,三個人現在都去到了油盡燈枯、重傷若死的程度,僅余的一點生命便如同風中殘燭,搖搖欲墜!

最先被震飛的謝丹瓊陷入昏迷狀態,而董無傷和墨淚兒兩人也僅僅只還保留一點點清醒意識,卻也已無力阻止身體飄零若落葉一般往下墜落。

一切只能任其自然。

顧妙齡身子飛掠,先接住了謝丹瓊,隨即,身子一沉,再次凌空飛起,一手抱住了墨淚兒,最後,干脆用自己的肩膀扛住了董無傷,刷的落了下去。

她的修為現階段雖然只得天人層次,但做到這一切,卻也還是不難。

如果還是在九重天的話,她這身修為只怕早已是更勝九重天最強風月二人了!

只可惜,此地是九重天闕,顧妙玲現在至多也就能做到這些而已!

顧獨行的身旁,此刻已經完全變成了一團紅色的海洋也似。

無數的紅色元氣,源源不絕地向著他身子里面鑽進去。火山爆發的狀況,現在已經接近終止;剛才的大戰,讓地脈不斷地受到震動。終于影響到了……

顧妙齡抱著三個人飛回來,剛剛落到顧獨行身邊的時候,就聽見身後“呼”的一聲響。一個嘶啞的聲音說道:“姑娘……何必還要做這種徒勞的掙紮……這三人的死局早已注定了……還是放下吧。”

正是唯我聖君的聲音。

這聲音充滿了疲累,卻還有一種近乎不可掩飾的舒心大放感覺。

一切終于塵埃落定了!

這四個能夠對自己構成威脅的少年天才,終將是在今天,隕落在我手中!!

從此後,大可以高枕無憂了……

顧妙齡身子一顫,卻沒有回身,甚至沒有搭話。仍舊按照自己原本的想法,將三人輕輕放下,謝丹瓊和董無傷放在顧獨行身邊。而墨淚兒卻讓她靠在董無傷身上。

這才抬頭凝視來人,口中輕輕的說道:“你現在是不是很得意啊?”

對于面前這個女人如此鎮定,聖君都感覺有些詫異,道:“得意。也未必。不過,我終究還是贏了。”

“呵呵呵……”顧妙齡淡淡的笑了笑,道:“從前,在我們的家鄉,有一個流氓,很高大,孔武有力,不可一世。或者因為他真的很高大而且不講理,鄉親們都很怕他……有一天。他不分情由地欺負一群外來的小孩子,外來的小孩子與之厮打,竟將那個流氓打的遍體鱗傷,但那個流氓終于還是把那幫小孩子都打倒了,那個流氓當時也很得意,說:我終究還是贏了。”

她歪了歪頭,道:“聖君陛下,不知為何,我突然間想起了當初的那個流氓,竟跟你說了一般的話,卻是那麼的令人不齒,令人鄙視……這倒真不是對您不敬,一時感慨罷了!”

聖君的臉色終于變了。

不是對我不敬?

以我的身份地位,以我的修為功力,與這幾個年輕人戰斗,豈不就等于是那個流氓在和一群小孩子進行以大欺小的對戰麼?

這還不是罵我,是什麼?

這簡直就是最最惡毒的諷刺!

將堂堂天闕聖君,百萬年以來九重天闕第一人,至高無上的掌權者,直接罵成了一個令人不齒、讓人鄙視的地痞流氓!

一邊,渾身筋骨欲裂,卻還保持著清醒的董無傷和墨淚兒此際雖然已不能動,雖然痛得死去活來,但聽了顧妙齡這番話,卻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

一邊笑一邊吐血,卻是滿心快意。

墨淚兒嗆咳著說道:“妙齡姐……認識你這麼久,我還真不知道,原來你也會這麼會說話的。”

顧妙齡佯嗔道:“什麼妙齡街,應該叫嫂子!”

墨淚兒急忙求饒:“我錯了……哈哈哈……嫂子,二嫂……”

云上人目光一寒,沉聲道:“我再說一遍,我不是聖君,你們一再把我和聖君聯系在一起,是想把你們的死算在唯我聖君頭上嗎?你們還沒有那個資格!”

顧妙玲微微一笑:“是麼?原來您真不是唯我聖君啊!”

聖君面色一端:“自然不是!”

顧妙玲灑然道:“那您就一定比聖君更厲害!”

云上人聞言一愣,下意識的反問道:“此言何意?”

顧妙玲笑了笑,輕聲道:“小婦人修為淺薄,原本不該出此評斷,但當日我夫君與大西天天帝吳也狂一戰之時卻也在場,唯我聖君趁我夫君與狂劍天帝大戰之時,偷襲暗算我夫君,致令我夫君終于落敗,而他偷襲我夫君的兵器,我真的印象很深刻,似乎就是你剛才用以接下無傷四弟的那口劍吧。”

她輕輕冷笑:“既然你不是聖君,又有那口劍,想必是奪自聖君之手,您還不是比聖君更強麼?聖君的長劍都已經被奪了,真是個可憐的孩子……想必,聖君這兩個字,在您眼中,屁都不如吧?!”、

顧妙齡微笑著看著聖君,淡淡道:“您說是不是?”

聖君臉上肌肉抽搐了一下,強自鎮定,故作淡然的道:“婦人之言,信口開河,徒逞口舌之利!縱然說的天花亂墜,最終仍不過是一具尸體。我若是你,絕不會這樣說話,因為……就算是痛痛快快一死,也勝于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他的眼中,有濃重的威脅:“你們都是女人,也應該知道,這世界上能夠讓女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辦法,實在有很多……”

顧妙齡嘲諷的笑了:“我知道,也承認,這樣的辦法卻是有很多,但,女人跟女人也是不同。之所以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根本原因還是……不想死!僅此而已。”

“就算是死了,也可以貽羞萬年的。”聖君淡淡道。

“人死如燈滅……縱然貽羞萬年,又有什麼關系?”顧妙齡昂然道:“我並不是為了天下人而活著,天下人的惋惜可惜悲痛怒罵鄙視……跟我全無半點關系。”

她突然轉過頭,看著聖君:“其實……出于好心,我想我必要提醒陛下一件事情,嗯,您不是陛下,一時口誤。您……終究還是太在乎別人的看法了……這可不是好事。做人,如果可以多一些平常心,于人于己都是好事。”

顧妙齡說的格外語重心長,意義深遠。

董無傷和墨淚兒 卻是笑得肚子都疼了,連著剛剛醒來身體還虛弱的謝丹瓊,聞言也是哈哈大笑。

而聖君的鼻子都氣歪了。

這句話,看似好心,但……自己多大歲數了,卻讓一個敵對立場的女孩這麼教育?

不,是教訓!

徹頭徹尾的教訓!

“賤婢!你這是在找死!”聖君終于動了肝火,一時間殺機大盛!

尤其是看到,剛才還悉數傷在自己手下,但也讓自己狼狽不堪的三個對手此際雖然身體虛弱,居然還能笑得那麼開心,心中不禁無名火起,難以抑制。

我若是也有這樣的兄弟,今日又豈會獨自一個人在這里?

便在這時,一個冷峭的聲音說道:“我還活著,就在這里,誰敢說我老婆找死?”

謝丹瓊董無傷大喜:“二哥!”

顧獨行緩緩地站起身來,黑龍劍橫在手中,如同一泓秋水,光彩湛然。

他的眼神,冰冷地注視著聖君,甚至,沒有仇恨,沒有厭惡。

“你的眼神很平靜嘛。”聖君淡淡的說道:“看來,不但千萬將士死在我手里的仇恨不在你心上,連你的這些個兄弟也因你之故將要隕落,你也不在意,你竟完全不恨我?!你如此薄情寡義,真真讓本座感到了寒心,真為死去的那些忠勇之士不值啊。”

他一臉的悲天憫人,仿佛在宣講真理,替天行道。

顧獨行淡淡的笑了笑:“自稱本座?終于肯自承身份了麼?不過你說的不錯,我確實不恨呢,因為我的仇恨,厭惡,以及鄙視,都建立在一個基礎上,一個起碼的基礎,否則我那些陣亡的戰友手足,還有我眼前這些個兄弟只怕反而會怨怪我,這個基礎就是……對方起碼得是個人!”

他冷冷的笑著,冰寒目光逼視著聖君,微笑道:“但你云上人,還能算得上是個人麼?你有什麼資格,來承受我的仇恨?”

聖君愣住!

一邊的董無傷和謝丹瓊大聲叫好!

“二哥說得好,深得我心!云上人,你哪里算得上個人麼?居然妄圖把自己放在‘人’的角度去考慮問題……哈哈哈……真是笑話一則!”

“真痛快!我就說,顧二哥平常不罵人,但,一旦張口罵,那真是死了都要被他氣得在棺材里跳。”

“哈哈哈……”

聖君卻沒有笑,看著顧獨行,仍自淡淡道:“顧獨行果然是顧獨行,在這等窮途末路的時刻,居然還能夠對我說出這種話來,本座也不得不道一個服字給你。”

顧獨行不由冷笑起來。(未完待續。。)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八部 第七百九十九章 兩敗俱傷!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八部 第八百零一章 生死,一起上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