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網友上傳章節 第八部 第八百一十四章 箭毀妖皇宮!【第一更!】  
   
網友上傳章節 第八部 第八百一十四章 箭毀妖皇宮!【第一更!】

“瓊霄……”箭神心中一陣酸澀的疼痛,喃喃道:“是誰……到底是誰害死了你?”

“是誰,到底是誰害死了我的瓊霄!”

箭神在這一刻,心中酸澀莫名,如欲裂開一般,那份常年積壓在心底最深處的保護欲,在這一刻全面爆發,心髒在這一刻,仿佛酸痛得要化作碎片也似。

隨即,就是沖天暴怒!

再也不可遏制!

精靈箭神突然仰天長嘯,撕心裂肺地瘋狂叫道:“雪淚寒,你這個魂淡,出來!出來與我一戰!”

嘯聲扶搖直上,長空九萬里,地下方圓八千河山同時因之而顫抖!

天地之間,殺氣縱橫,突然化作了狂風怒號,天愁地慘!

精靈箭神的身子在空中穩穩站定,衣袂缺如瘋狂一般的隨風飄舞。

他的目光凌厲如電,將面前長空一起刺穿千萬里!

然後,他霍然轉身,彎弓搭箭!

向著妖皇宮所在的方向,帶著滿腔悲憤,酸澀,心痛……一箭射出!

驚天一箭,一箭驚天!

箭光在這一瞬如同一道最犀利地閃電在空中成型,卻完全沒有醞釀的過程,就已然爆炸!

最極限的爆炸!

一陣氤氳迷離虛空破碎星光凌亂閃爍。

似乎整個宇宙,都在這一刻悉數爆炸!

“瓊霄,不管如何,我一定會為你報仇!”精靈箭神眼神深邃,看著虛空。口中喃喃自語。心中又是一陣撕裂一般的痛楚。

似乎又看到了那白衣如雪,容貌如花,溫婉可愛的女子。就在自己身邊,正抱著自己的胳膊一陣陣的撒嬌:“今天不練功了……我想去玩嘛……你給我摘果子吃……好不好,好不好麼?”

“好,好,好……”箭神眼神迷惘起來,無限慈祥的喃喃自語:“小瓊霄不練功,咱們去玩。去吃果子,我都依你,都依你……”

長空狂風兀自在激蕩。風卷殘云,神哭鬼號。

箭神孤零零地站在長空云端,靜靜不動。衣袂凌風,飄搖。

……

妖皇宮!

雪淚寒這會正在與妖後商議對策。

因為這幾天以來。精靈族的動作實在有些過激,尺度越來越大。一股不可避免的決戰氣氛,已經是昭然欲揭。

偏偏紫邪情也是同樣的不畏戰、不避戰,甚至有還有不惜一戰的意氣,雙方決絕大戰幾已不可避免,可是作為真正當事人的東皇妖後卻又實在不希望這種極端狀況出現,商量可行性對策,解此浩劫。

說起來要解去此劫。也不算如何為難,只要戳破聖君的謊言即可。只要戳破那個荒謬的謊言,非但可以冰釋誤會,還有很大機會獲得精靈族的助力,共同應對即將到來的魔禍。

編造一個謊言可能需要大費周章,思慮周詳,面面俱到,但要戳破一個謊言,卻不用那麼麻煩,只要找到謊言之中的任何一個破綻,就可以令到所有謊言盡數變得不可信。

就以當前之事為例,聖君說精靈女皇因為撞破東皇妖後奸情而被追上,又說女皇曾懷有雪淚寒的骨肉,這些種種盡數猜測,固然未足為憑,卻也難以輕辯。

又湊巧蒙中“血契”是雪淚寒的兄弟,這點也是無可辯駁,可是有一節,彌天大謊之中,重點提及楚陽乃是東皇與妖後的私生子一事,這點卻是一莫大破綻,楚陽乃是純種的人類,絕非人妖兩族雜交出來的品種,只此一項,便足以全面戳穿聖君的謊言。

其實以聖君智慧,他苦心編造的彌天大謊,本不至于有這樣的漏洞,但聖君慣來以己心而度人心,楚陽初入天闕,便是由東皇天入世,入世之初不過小小天級,後來變故連連,修為才接連突破,而在這其中,不乏東皇的身影。

尤其是在應對元陌路的那一戰,楚陽不惜以死滅敵,本已踏上黃泉之路,卻又被雪淚寒生生救回,本來此事甚為隱秘,卻也為精心調查之下的聖君查之,當時元天限的天魔身份未曾泄露,雪淚寒仍肯出大力救之,若無偌大淵源,怎麼可能?!

再到後來,天兵閣勢力席卷整個九重天闕,唯有東皇天卻沒有天兵閣蹤影,這又說明了什麼!

而作為天兵閣根據地的妖皇天,妖後獨子妖甯甯甘心做小,對楚陽大哥長大哥短的一味奉承,這又意味著什麼!

如此事實無不在說明了一件事,楚陽在東皇妖後心中地位殊異,可能比自己親兒子還要來的重要,啥能比親兒子還要重要,貌似就只有私生兒子了!

所以,聖君確定,楚陽就是東皇與妖後的私生子!

這是聖君自己已經肯定的事情!

至于說楚陽根本就沒有妖族特征什麼的,太好解釋了,世間寶物多多,找上件能夠遮蔽某些特點的東西還不容易,聖君自己隨隨便便就能弄出三五七件出來!

所以說在楚陽是東皇妖後私生子一事上,聖君可謂是篤定非常的,自認可信程度還要在“血契”是東皇兄弟這等不著調的推測之上。

所以這世上之事當真有太多太多想不到的了!

妖後東皇可是知道楚陽跟他們沒一丁點的血緣關系啊,所以請楚陽出面解釋這個騙局也就成了當下應對的最佳策略,可是現在楚陽下落不明,更不知道什麼時候歸來,這反而是最大的問題所在,是以雪淚寒與妖後商量,是否應該廣撒人手,盡快找回楚陽,以免夜長夢多,造成不可挽回的惡劣局勢。

然而便在這時。

兩人同時聽到了那一聲長嘯!

“是精靈族的箭神!”以妖後的沉穩竟也不禁臉色一變。

隨即,又聽到那一聲痛徹心扉的大喊:“雪淚寒!出來!與我一戰!”

聞聲之下,雪淚寒面如沉水,不悅之意溢于言表。

東皇這一刻心中的糾結當真是難以形容。

蒼天啊,大地啊,這里邊分明就沒我啥事兒,但現在,怎麼就演變到了這種地步了呢?

從這一聲長嘯,一聲大叫之中完全可以聽出來,現在的精靈箭神,顯然已經被悲痛刺激得失去了理智!

對于這樣的人,不管是多麼有力的解釋,全都是無濟于事滴!

雪淚寒心中已經很非常相當的憤怒。

若不是因為顧忌即將到來的天魔之戰,此刻早已經沖了出去!

我堂堂東皇,名字豈是就被你這麼提在嘴上叫戰的等閑人物?

敢跟我這麼叫板,不讓你丫的知道花兒為什麼這樣紅,才怪!

就在雪淚寒郁悶滿心,無處宣泄的這個當口,變故再生,凶兆已臨。

東皇妖後同時臉色一變,同時出手!

流光一閃。

一支神速無還之箭破空而至。

一箭過處,妖皇宮的頂棚,突然整個轟然爆碎!

這突如其來的驚天一箭,如同有生命一般,帶著漫天的霹靂雷霆,瘋狂傾瀉!

轟!

妖後與雪淚寒兩人同時出手攔截來箭,竟尤身軀一震!

那一支箭,已然在兩人手中徹底粉碎、化為齏粉,不存于世!

但那一支箭,仍是毀了妖皇宮!

一箭毀掉妖皇宮!這就是精靈箭神的實力!

但,同樣是這一支箭,同時挑釁上了兩大王者!

兩大當世最巔峰的強者!

注視著自己掌心的點點碎末,雪淚寒的眼神更形冰寒,臉色同樣冰寒,整個人如同冰凍了一般,寒意冷凜,仿如可以凍結萬物,冰封天地。

任何事情,為了大局,都可以忍,但,這一次,卻已經忍不下去!精靈箭神,你太過分了!

隨即,一股凜然殺氣從他身上爆發出來,直沖霄漢。

“冷靜,千萬不要沖動……”妖後一句話還沒有說完。

雪淚寒已經縱身而起,瞬時已然扶搖長空,隨即,就聽到他的聲音從高空傳來,帶著一股蓬勃的火氣:“箭神!我來了!”

“這下糟糕了!”妖後心中叫苦。

本來局面雖然惡劣,總還有可以控制的余地,其實剛才兩人已經決定盡速找到楚陽,戳穿聖君騙局,徹底了結這個天大的彌天謊言。

可是,箭神這一支箭,卻真真正正將事端激發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

在雪淚寒沖天暴怒,沖出去的這一刻,這個局勢,已經徹底失去了控制!

妖後心急如焚,縱身而出,緊跟著飛掠而去。

也許,也許自己還可以挽回這個危局,妖後尤自抱著僅存的一點僥幸……

箭神白衣如雪,長空傲立,眼神冰冷銳利,如箭如矢,注視著妖皇宮的方向。面上神情,如同萬年寒冰,亙古不動!亙古不變!

狂風兀自呼嘯,本已不見半點云彩,不意半空中突然間風云再度彙聚。

無數的云彩,從四面八方瘋狂馳騁而來,縱有狂風肆虐,風卷云殘,漫天云彩仍是前仆後繼,無止無休。

東皇動,天地驚!

在一片霹靂雷霆之中,東皇天之主東皇雪淚寒從遠方悠悠飛至,似緩實快。眨眼間,已經到了箭神面前,負手而立。

同樣森寒的目光,睥睨著面前的箭神。

那股席卷天地的王者氣息,那君臨天下掌控蒼穹宇宙的皇者之氣,彌塞乾坤,充斥天地!

…………

(未完待續。。)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八部 第八百一十三章 決定命運的那一箭【第三更!】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八部 第八百一十五章 東皇、箭神【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