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網友上傳章節 第八部 第八百二十章 戰起!【第六更!】  
   
網友上傳章節 第八部 第八百二十章 戰起!【第六更!】

同級別高手之間,說話不用玩什麼虛的。

直接一句話捅到老家。

每個人都是無比坦誠,沒有半點虛假。

謝丹瓊靜靜地站著,良久良久沒有說話。

東皇更不開口,向目的地走去。

眼看著就要與謝丹瓊擦肩而過。

謝丹瓊突然靜靜地,靜靜地說了一句話:“東皇!那句承諾已是我的心魔!”

雪淚寒突然停住了腳步!

東皇本以為,世間再沒有任何人事物可以留住自己此刻的腳步,卻為這突如其來的一句話止步!

心魔!

心魔,心魔若不解除,就代表了再無前路!

謝丹瓊並不回身,兩人就這麼相對站著,並肩而立。你面朝南,我面朝北。

兩張臉龐,一模一樣!

“東皇,我如今修為大進,已經突破了瓊花天!”謝丹瓊靜靜的說出來第二句話。

然後他輕聲說道:“我已經突破了有形瓊花!”

東皇雪淚寒靜靜地不語。

“我不會敗!”

謝丹瓊說道:“因為我用的,也是暗器。而箭神的箭,不外就是暗器!”

“此戰由你出戰,最好的結果,不過是箭神死,你重傷,然後修為跌落,始終東皇不複。”謝丹瓊靜靜的說著:“你們那一天那一戰,我就一直在想。”

“自從那次之後,我一直在搜索東皇出手方式。加以模仿,融入我之武技之中。”

“到了我們這等境界,已經不需要執著于哪一招。哪一式。”

“我代入你的身份……去感受那一戰,我能感覺到,你無疑能夠擊殺箭神!但你的本身修為,與修為境界,卻要跌落至少八成!而且永遠無法恢複,于人于己,于家于國于世于天闕。盡是百弊而無一利,唯二得利的只有聖君,以及即將到來的天魔一族而已。”

謝丹瓊終于退後一步。面對著東皇,直視著他的雙眼。

“現在的我與你相比,委實還稍差半線差距,我不如你;若是正面接戰。你最終能戰勝的敵人。我卻未必戰勝得了,但,對于箭神這種偏門暗器高手,我能應付自如,你卻未必!武學之道,相生相克,純憑力量碾壓,以力破萬法。未必適用于同階實力者,這點淺顯道理。相信東皇比我更加了然,何必勉強?!”

謝丹瓊靜靜的說著。

“這是事實,我相信你不會抹殺良心說話,強自否認。”

“如今天闕大戰在即,而我謝丹瓊,縱然因此戰而受傷,也自信可以恢複過來。但你……在這里進行這麼一場完全不必要,甚至是純內耗的戰斗,還要受到不必要的傷害,再也恢複不過來,這等腦殘做法,實在不智。”

謝丹瓊沉聲道:“我這會說的話,無疑很難聽。但,歸根到底就只有一個意思:你雖然比我強,但,論到這一戰,你卻是不如我的。所以,讓我替你出戰。我解除心魔;而你,保全實力,以待未來。”

“還有一點,我確信有把握,讓箭神知難而退,還能保全實力和性命,你可以麼?!你出手,只會殺了他!”

謝丹瓊說道。

雪淚寒凝眉沉思,良久良久之後,輕輕的問道:“謝丹瓊,你真的有心魔嗎?”

謝丹瓊一怔,抬頭看著東皇。

東皇也靜靜地看著他。

兩人突然同時哈哈大笑!

若是有外人在這里,定然會嚇得魂飛魄散。

因為,眼前分明是兩個東皇陛下,在相對大笑,笑得歡暢無比。

……

天南森!

盡是一片寂靜!

狂風吹動樹梢,整片山林不期然間發出山呼海嘯一般的聲音。

箭神一襲白衣,站在一棵最高的樹的樹梢!

或者說是樹梢並不確切,因為箭神只是站在最頂端的那一片樹葉上。

周圍的大樹,盡都被狂風吹得東倒西歪;但唯有這棵樹,卻是始終紋絲不動!

連甚至樹葉,也都是完全靜止的。

他靜靜地站著,眼簾半闔;靜靜的等待著。

等待著對手得到來!

東皇,一定會來!

周圍方圓數千里地域,早已盡數被他神念籠罩!

除了東皇雪淚寒可以毫無阻滯的進入,其他人,誰也不可能進來!

就算是天闕聖君,也做不到在不驚動箭神的情況下悄然潛入!

這一戰,箭神要的就只有兩個字:公平!

決不允許任何人來干擾此戰!

突然,他睜開眼睛,將目光傾瀉至東北方向。

一時間,天際風云彙聚,一聲長嘯破空而來,將漫天狂風,整個森林的呼嘯,一起壓過!

“天南之森,果然好景致。”東皇的身影一閃之間,已經出現在半空,熏熏儒雅,一派悠然:“箭神兄,你我在此一戰,足可傳為一時佳話。”

箭神冷冷說道:“彼此仇怨蓋天,何來佳話可言?”

東皇微笑說道:“箭神兄,你這說法未免太緊張了些,大戰未啟,徒自亂心,只怕于己無益。”

戰前幾句話,只是過門。

這點彼此都知道,在這個時候,根本無話可說。

但,言語之間,卻是能打擊對方士氣的,也許一句有意無意的話,擾亂了對方的心境,便足以成為影響此戰勝敗的關鍵。

話至此已說盡。

箭神不再開口,因為他知道,自己縱然再開口,那也是決計討不了好了。

這個雪淚寒上來就是一副泱泱大度的德行,而自己的回複。委實多少有些小肚雞腸了。

所以他准備動手!

他的眼神瞬間凝聚,整個人,也似乎在這片天地間驀然消失!

他的人分明還在這里。但給人的感覺,卻是已經消失了。

東皇哈哈大笑,身子悠悠飛退,瞬間,就已經退出了三百丈開外,微笑道:“箭神,天南之森。綠色漫天,等于是你的主場,把你的實力。完完全全、徹徹底底的發揮出來吧!莫要讓我失望!”

箭神眼神猛的動了一下,有些驚訝的看著雪淚寒。

三百丈!

這個距離,說近不近,說遠不遠。

對付一般高手。甚至是對付一般的聖人巔峰高手。這個距離,就絕對夠了!若是再遠些,箭神同樣自信有把握一箭致命!

但,對付東皇……卻不夠!

遠遠不夠!

這個距離實在是一個很微妙的距離!

此外,這還是一個對自己而言絕對安全的距離。

箭神心下了然:這種距離,絕對不是一般人能夠領悟到的距離,非巔峰強者不能明悟。

而且是唯有在暗器方面的修為達到了巔峰層次,至少接近于自己這個層次的暗器高手。才能精確地把握到,這個安全距離!

其他人。或者是站的太遠,那自己就多了箭矢在中途變化的機會。只要有變化的機會,自然多了無數一箭斃命的可能!

或者是站的太近,固然會令自己的箭路相對固定,但有距離更近,反而更增加了許多一箭絕殺的幾率,畢竟箭,乃是更多依仗速度的武器,距離越短,威脅性越大。

但,三百丈,這個至為微妙的距離,對于自己這個級數的高手來說,尤其是面對雪淚寒這樣的高手的時候……卻實實在在的是一種近乎“無奈”的距離!

不管是前進,還是後退,都給了對方相當的主動,但若是現在便立即出手,卻只有泄了自身銳氣的份,難有建樹!

那天初次對壘之時,彼此小試牛刀,雪淚寒還沒有這麼做,顯然是沒有意識到,今天怎麼就突然間聰明了起來?

今日之戰,未容樂觀啊!

遠方,雪淚寒兩手空空,在空中一抹,一把閃亮的劍,驀然出現在手中!

東皇低頭凝視劍鋒,淡淡的道:“箭神,今日之戰,乃是你挑戰我,那便由你先出手吧!我雪淚寒,一生與戰,向來沒有沾別人便宜先出手搶占先機的先例。”

箭神幾乎罵娘:呸,說得好聽,你要是先出手,我反而增多了擊殺你的機會。因為只要你攻擊我,兩人之間的距離就會發生變化。可你竟然讓我先出手,我要是有把握出手,還用你招呼麼……

你丫這是坑人呢麼,道貌岸然的賣口乖……

但對方的氣勢卻已經在極速凝聚,空前提升。

天空中風云湧動,四面八方的云彩,如萬馬奔騰般呼嘯而來,接著又呼嘯而去,然後再次呼嘯而來……

箭神低吼一聲,終于出手!

箭光如閃電,瞬間布滿了長空!……

……

落花城,天兵閣。

“打起來了。”

紫邪情遙望著彼端天空,下意識地拍了拍手,總算是可以真正地松一口氣了。打起來了,謝丹瓊還在自己掌握之中。

就沒啥可擔心的了。

對于東皇出戰,紫邪情可謂毫不擔心;以東皇驚天動地的修為,最多也就受點傷,性命什麼的絕對沒有大礙。

但若是由謝丹瓊出戰,無論性質、後果都是大大不同了。

謝丹瓊的修為縱然縱然大進,較之東皇始終有一線之差,巔峰強者對決,一線之差,可定生死勝負,于東皇可能是慘勝,于謝丹瓊卻極有可能是敗亡!

所以,一看到那邊終于打起來了,紫邪情終于可以安心。

說起來,紫邪情對東皇也不是全然不擔心、不關心,東皇待紫邪情如親女,關懷備至,紫邪情所還不至于就當了雪淚寒如父,卻也頗有幾分親近之意。

…………

(未完待續。。)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八部 第八百一十八章 兩個東皇【第五更!】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八部 第八百二十一章 糟糕了【第七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