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網友上傳章節 第八部 第八百九十一章 追殺云上人(二)  
   
網友上傳章節 第八部 第八百九十一章 追殺云上人(二)

“為什麼?!為什麼你讓我的分身自爆,我的分身就自動自爆了?這是為什麼?”逃逸之中,雪仙兒的俏臉變得異常的難看:“云上人,你是什麼意思?給我說清楚!”

云上人全力飛逃,淡淡道:“說清楚什麼?!若是不用這種辦法,我們誰都走不了。難道,你還有什麼別的脫困方法嗎?”

雪仙兒怒道:“少跟我岔開話題,你分明知道我跟你說的是什麼,為什麼不說,不敢說麼?!”

云上人沉默了一下,道:“什麼?”

雪仙兒暴怒的說道:“你以為我沒看出來麼?我的分身竟然成了你的萬聖真靈!你這是什麼意思?你那麼多萬聖真靈,為何還要來控制我的分身?你到底是什麼意思?你又將我置于何地?!”

云上人有些煩躁,道:“眼下這個時候還未確定已經脫離險境,你卻還在追究這些細枝末節,這有意思麼?”

雪仙兒冷笑道:“為什麼沒意思?!我是不是可以理解為,你想要在我本體毀滅之後,遁入分身,對我也是這麼的控制?”

“你這是說的什麼話!”云上人怒道:“咱們可是百萬年的夫妻,我有什麼事瞞過你,同心共德,同富貴亦同患難,我怎麼會對你做出這等事?再說了,你的分身我就只是控制了一個,不過就是為了預防萬一?但我的分身我還全部都控制了呢……”

他聲音急促,怒道:“萬一的情況。不就是為了應對剛才那種情況?若是只是那樣單獨靈魂的分身,你讓她自爆她去麼?就算去,效果能有剛才那麼好?現在固然是毀滅了一個分身。但,這與敵人之間的數千里距離,不也拉出來了?起碼,你我脫身的機會大大增加了吧?”

至此,雪仙兒臉色才見稍霽。

“再說了,面對現在的那些個對手……你我若是當真正常與之對戰,都不要說能不能取勝。就算只是逃,你有信心逃得掉麼?”云上人長歎一聲:“我剛才那也是無奈之舉,如果我的分身還在。剛才引爆的一定是我的分身。仙兒,百萬年夫妻,這一點你也不相信我嗎?”

雪仙兒哼了一聲,卻沒有搭話。繼續埋頭狂奔。

此事。兩人已經進入到了一片草木茂密的崇山峻嶺之中,地形繁複至極,但兩人仍舊一路狂奔,後面的追兵似乎是已經擺脫了……

直到此刻,雪仙兒才算是終于能松一口氣了。

可是這兩人當真是小心至極,仍舊不敢有絲毫的怠慢,再次提住一口氣展開疾奔,過程中間更是改變了無數次行進方向。進而改變了無數次形貌,這才確定已經甩掉了追兵。兩人才終于有時間,在一處極為隱蔽的山泉旁邊,稍事休息。

喝了幾口水之後,喘息稍定的兩個人坐了下來。

縱然擁有的通天修為,此刻也是累得夠嗆。

雪仙兒呆呆地看著溪水中自己的容顏,那是一張枯槁的婦人容顏。

看著看著,雪仙兒心中一酸,終于流下淚來。

云上人卻是有些煩躁,道:“這個時候,還哭什麼?”

雪仙兒顯然是惆悵莫名,喃喃說道:“云云,在此之前你能想到,有朝一日,我們竟會被這樣追殺麼?”

她側過頭,目光注視著云上人。

聲音雖然惆悵,卻自悠悠,余韻無盡。

是的,相信不僅是他們兩人想不到,包括整個九重天闕所有的人都包含在內,都想不到,這樣慘淡的日子,聖君云上人和雪仙兒居然也會有機會嘗受到,也會有這樣狼狽的經曆!

東皇妖後紫無極自然設想過,自己一干人費盡千辛萬苦,消耗無數人力物力心力,終于擊敗擊潰聖君勢力,乃至將其擊殺,卻也絕不曾設想,竟能將其逼至如斯境地,因為能夠將其擊敗擊殺,就已經是莫大的奢望了.

聖君一派勢力,曆百多萬年歲月,始終是天闕之冠,素來無人能攖其鋒,又豈能料到,不過自元天限身份曝露、伏誅、墨云天帝易主以來,不過短短兩年余歲月,整個勢力漸次土崩瓦解,終至如斯窮途末路的境地。

這一切,來得就像是一場光怪陸離一般的幻夢,人人心中都是感覺到不可思議。

云上人聞言不禁沉默了一下,苦笑一聲,道:“遙想當年,萬聖真魔不就是這樣被追殺的,一生都是如此。”

雪仙兒聲音譏誚起來:“萬聖真魔?那可是你爹啊!”

“當然是。”云上人淡淡道:“我從來就沒有否認過,那是我爹,尤其是在你面前。”

雪仙兒道:“但你終究還是殺了他,甚至說那整個殺局都是你處心積慮設計布下的。”

“確實是我干的,因為我不殺他,我如何能夠有足夠的資本、底蘊,成就日後的唯我聖君?”云上人輕聲的說道:“人生在世,總有些事情很無奈,也總有些人,需要去犧牲的。這,就是江湖。”

“云云,你知道麼,我最喜歡你的就是這一點。”雪仙兒的聲音有些不陰不陽:“因為,你就連你自己殺了你自己的親生父親這件事,居然也能夠說得如此充滿了哲理;充滿了人生的感悟。”

云上人目光看著溪水,淡淡道:“是麼?那麼你的父親,是怎麼死的?”

雪仙兒的臉色一下子變得鐵青,壓低了聲音說道:“云上人,你這是要逼我和你動手麼?”

云上人輕輕哼了一聲,道:“何必動怒,大家彼此彼此,你與我,縱然光輝了這麼久,但大家都心知肚明,大家彼此的過往究竟都是怎麼一回事。所以。你也不需要刺激我。因為你根本就刺激不了我,但我卻可以激怒你!”

“因為我是完全全不在乎,而你。卻有一些在乎!”

雪仙兒有些陌生地看著他,一字字道:“云上人,你說這句話,還有良心麼?”

“良心是什麼東西,這種東西你有麼?我有麼?我若是有良心這種東西……”云上人英俊的臉上一片木然,淡然的說道:“我還會殺死自己的親生父親親麼?”

“說得好!有道理!太有道理了!”雪仙兒緩緩點頭:“你這句話說得實在是……太他媽的有道理了!”

“仙兒,你怎地說髒話了。”云上人皺起眉頭:“雖然大家都是沒有良心的人。但彼此心知即可,何必宣之于口,我們要有修養。不能說髒話。”

雪仙兒諷刺的笑起來:“云上人,你直到現在還這麼認為?!”

“這是當然的!”云上人說道:“一個人有沒有良心,從其談吐之中是看不出來的。但,一個人有沒有修養。卻可以從表面就看得出來。這個並不該隨著環境、立場而發生變化,琱[如是。”

“讓我再多告訴你一遍,就算你沒有一丁點的良心,良心全都被狗給吃了……”云上人悠然道:“但你人前一言一行的優雅,仍舊可以吸引無數人。讓他們認為你可靠。讓他們為你賣命。”

“而一旦一個沒有良心的人,能夠做到如此,且一直如是,琱[如是。那他日後無論做什麼事情,都將是無往而不利的。”云上人輕聲說道:“雪仙兒。我這麼多年的成功,不就證明了這一點。”

雪仙兒譏誚的道:“但你如今還不是失敗了,敗得近乎一無所有了。”

云上人灑然道:“未必就是失敗。或許等我再度卷土重來的時候,這整個的天下,都將重歸你我掌中,甚至,連原來的東皇妖後,都不會再複存在!徹底的干乾淨淨,再無礙眼物事。”

“憑什麼?好大的口氣!”雪仙兒驚詫的看著他:“在現在這等窮途末路的時候,你憑什麼還有如此自信?這麼的雄心壯志!”

云上人不答,卻站了起來:“走吧,我們去紫霄天!”

“等去到了那里,你就會明白一切!”

“紫霄天?”雪仙兒目光一亮:“難道說,你在那邊尚留下了後手?狡兔三窟?”

聖君深深吸了一口氣,沒有即時回答,眸子中突然閃現出一道難以言喻的邪惡黑芒,這才道:“……去了,你就會明白的,完全明白的!”

兩人飛身而起。

……

楚陽等人一路追蹤,卻始終沒有尋覓到任何可供追蹤的蛛絲馬跡。

眾人在連綿山林前停下了追蹤的腳步。

四面八方的人群,開始在這里彙攏;在這等時刻,誰也不敢有任何一點的怠慢,一點點的時間都浪費不起。

“西面沒有任何痕跡。”董無傷,墨淚兒,謝丹瓊。

真心不得不佩服董無傷體魄的強悍,之前硬接下雪仙兒分身的自爆主力,傷勢極重,可是在服下一顆九重丹之後,都沒有如何調息,就與墨淚兒、謝丹瓊隨後趕來,基本沒有與追蹤大部隊拉開太大的距離,之後三人有包攬了西面的追查,真心的強悍!

“東面也沒有。”顧獨行,布留情和芮不通。

芮不通等三人,以速度而論算是追蹤的第一階梯,他們原本距離聖君兩人距離最近,可是經過巨爆攔阻之後,失去了對兩人的神識鎖定,僅拼一點直覺在後猛追,追到此地,仍自堅持往東面追下,卻仍是一無所獲。

“北面也沒有。”

往北面追蹤的乃是楚陽雪淚寒莫輕舞等人,楚陽等人趕到此地在芮不通等之後,卻在董無傷一行之前,見芮不通等人向東追下,他們則向北追下,在如此地貌環境之下,一東一北無疑是最常遁走方向。

可是三個方向竟是全無聖君兩人的任何一點痕跡。

南面,是眾人忽略的方向,因為大家本就是從南面追殺而來,雖然說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但。南面,現在的聖君打死也不敢去。

就算不會碰到九劫兄弟,卻也會有更大機會遭遇其他的圍剿之人。比如之前受傷的紫無極、夢景回,只要再被察覺,那就真正是太無脫身可能。

可為什麼一點痕跡都沒有呢?!就算剛才的那場自爆攻勢,造成了一點點追蹤的斷層,可是曆時極其短暫,不該完全找不到蛛絲馬跡啊!

楚陽等人盡都是眉頭緊蹙,百思不得其解。

以聖君的經驗心機。一旦被他真正拉開距離、擺脫了追蹤,再想要追上,那就是比登天還難了。

這一次的布局。本意就是斷斷不容他再逃脫!天魔大戰在即,好不容易成功把聖君引了出來,若是再被他脫身,以後可就是麻煩無窮。

若是決戰天魔的關鍵時刻聖君冒出來搗亂。甚至會一舉顛覆戰局!這個險。眾人誰也冒不起。

可是現在人追丟了,沒了蹤跡,越是拖延,就意味著離敵人越遠,可是現在卻完全沒有頭緒,不知道該如何進行。

不過躊躇片刻光景,後面的更多人也已陸續趕到,這也意味著。他們距離聖君更遠了一步!

“分兵!”楚陽雪淚寒彼此對望一眼,同時說出來這兩個字。

這個是眼下沒有辦法的辦法。唯一的辦法!

“分兵三路。”莫天機幾乎累吐血一般的急疾趕來,他起步最遲,前面的人又在拼命追趕,能夠在這里就追上,已經是極限透支的結果了。

“三路?為何是三路?”眾人皺眉疑問。

“是的,就是三路,東北方向一路,西北方向一路,正北方向一路。”莫天機喘息著,甚至來不及調勻呼吸,即時給出指示:“每一路的人手,都不得低于六個人,以天機情報網隨時保持聯絡,如果發現敵跡,這一路盡最大可能纏住對方,不求殺敵,只求圍堵;不管多少犧牲;一定要支撐到我們大隊人馬趕過去。如果始終沒有發現,那麼,大家最終在紫霄天碰頭!”

“紫霄天!哪里?!”楚陽和雪淚寒聞言同時心中一震,他們兩人瞬間生起一個念頭,如果大家追蹤無果的話,情況就可能會演變至極端惡劣的地步。

其他人心中也是巨浪滔天!

是的,最後的聚集地點就是現在九重天闕的要害之地,紫霄天!

兵貴神速,事不宜遲,眾人立即兵分三路。

雪淚寒,陌青青,妖心兒,紫無極,龍影幻,夢景回,墨回塵,一隊,閃電般往東北而去。七個人,扇面排開的搜索過去。

楚陽,莫輕舞,紫邪情,虎哥,劫難神魂,楚樂兒,莫天機,紀墨,八個人一組,往正北方向,等于是直奔紫霄天的方向而去。

顧獨行,董無傷,謝丹瓊,傲邪云,羅克敵,祀娘,芮不通,七個人向著西北方向而去。

三組人馬,可謂是切切實實地集中了現今九重天闕全部的巔峰級別高手!

沿途的各大天地亦隨之動員,這一次追殺規模,絕對的史無前例,空前絕後!

同時,也可以算是一次新舊天帝之間,一次別開生面的別苗頭競爭。

三路人馬,有如青煙一般彙入山林,所過之處,無聲無息。

“天機,你認為聖君前往紫霄天的可能,有多大?”楚陽一邊飛速前進,一邊沉聲問道。

“百分之一百!”莫天機沉著臉,道:“聖君的目的地,絕對就是紫霄天,因為現在在九重天闕,他已經被連根刨起,再無立足之地,唯一能夠讓他擁有卷土重來的機會,就只有域外天魔那邊了……”

“而以云上人的脾氣性格,哪怕是天闕所有人都死光了,他也不會心疼半點,照樣要達成他自己的目標,所以……紫霄天他是一定會去的。”

“這件事,不存在任何的懷疑余地。差別僅僅在與,他究竟要走哪一條路,前去紫霄天!而我們,能不能趕在他的前面,將他攔截下來。”

莫天機深深吸了一口氣。

“如此說來……談曇和曆代九劫兄弟那邊,豈不是有了莫大的危機……”楚陽皺起眉頭。

“現在的情況還有回旋余地,我已經在第一時間。通知了談曇那邊,有了提防。”莫天機道:“並且叮囑他們,若是看到聖君和聖後兩人。一定要盡一切努力,不惜代價地將之攔截!務須要堅持到咱們前去。千萬千萬不能讓聖君與天魔彙合!否則,那才是大事不好!”

“那咱們就再加快一些速度,就算攔截不到聖君,也希望可以在他之前趕到紫霄天!”楚陽深吸一口氣,目光閃閃。

一聽這句話,莫天機都開始翻白眼了。

“現在速度已經夠快了好不好?”紀墨抱怨的說道:“老大。你就算不體諒我們,最少也要體諒一下兩位新大嫂嘛,人家還是新娘子呢。就被你這麼折騰……”

楚陽“噗”的一聲在紀墨頭上響了個爆栗,罵道:“你咋這麼多話呢?到底說啥呢?會不會措辭!?”

莫天機一邊飛奔,一邊說道:“這麼一說我倒是想起來了,楚陽。咱們現在不僅是結義兄弟了。還是實在親戚呢,以後別老是叫我名字,你該改口叫大舅哥了。對了,覲見大舅哥的禮儀,你還沒對我做呢,這個可是標准的成親禮儀,不可免的哦!”

楚陽似笑非笑:“莫天機,你確定你讓我叫你大舅哥?還有。你確定,你要這個禮儀?如果你堅持。那沒問題,真的,我現在就可以全部做到,全部做足,我的大舅哥!”

莫天機聞言下意識地打了個哆嗦,本能地感到了危機潛生,想起楚陽現在是無所顧忌,老婆都娶到手了,而自己還在水深火熱中掙紮追求當中。

楚陽這句話,擺明了就是威脅,紅果果的威脅!

終究……自己還是想要娶人家的妹妹滴,今天若是占了這個還不知道能不能占到的“便宜”,以後,等到自己倒了要叫某人大舅哥的時候,那時候……一念及此,不寒而栗,趕緊打了個哈哈,干笑著說道:“算了算了,大家都是江湖兒女,一切隨意就是……現在更值覆滅聖君、靖平魔患的關頭,我就不計較了。”

“你不計較,我還計較呢,今天的事我記住你了!等之後肯定就沒有什麼覆滅聖君、靖平魔患關頭的時候,咱們再好好的計較。”楚陽斜著眼,陰測測的道。

莫天機仰天長歎:“這日子沒法過了,蒼天啊,大地啊,你咋不開開眼呢……”

莫輕舞和紫邪情翻著白眼,看著這一對活寶哥哥斗嘴,縱然是如此辛苦的追殺,卻也每人都是笑容滿面,絲毫不見倦怠。

萬里長途,就在腳下一閃而過。

……

雪淚寒一路追蹤,急如星火。

在他的身邊,還有雪七。雪七是從後面趕上來的,雪七的一身真實修為在九帝一後之中,只屬末流,殊不足道,但一身輕功卻是委實高明,幾乎可以與最擅身法的精靈箭神並駕齊驅,不負天闕第一殺手的名頭。

他們兩兄弟之間別有聯絡方式,直接聯系到了自己大哥,兄弟兩人幾乎是以一種拼命一般的態勢往前追,超出了其他的人好遠。

其他的多位天帝們對他們都感覺奇怪:這倆人怎地這麼拼命?做什麼?

不只是他們,雪淚寒和雪七兩人也都感覺自己的心里很奇怪,很迷惘。

為什麼要這麼追?

真正追上之後,又能做什麼?

能夠怎麼辦?

就算是追上之後,要說話,要問話,又能說一些什麼呢?

還不是無話可說麼!

不管說什麼,雪仙兒和云上人這一次,都是注定難逃一死!

無論如何都得死!

那麼,說些什麼又有什麼用?又有什麼意義!

兄弟倆人心情複雜難言,但卻始終也沒有絲毫減緩速度。如是連續數天的追逐,已經將其他人遠遠地拋在身後數千里。

前面,乃是一個小村。

黃沙漫漫中,一個孤零零的小村映入眼簾,此地至多也就只有五六十戶人家的樣子。

“下去休息片刻,順便吃點東西,喝點水。”這一次出來的匆忙,楚陽的婚禮,又耗費了兩人的庫存一多半。

而且這一路竭力飛行,也的確是需要換換氣了。

兩人“刷”的一聲落下來,直接落在了村里一家酒鋪門前。

在空中就早已經看好了,完全沒有半點誤差。

兩人大踏步就往酒鋪里走。

但,正有兩個人迎面走出來。

四個人,正好走了一個對正,可是彼此目光接觸的一刹那,四個人的身體突然間一起僵硬了起來!

雪仙兒!

云上人!

………………

首先要感謝一下37游戲,他們攜手龍泉大師——龍泉沈廣隆劍鋪,打造出成本昂貴的1:1真實比例九劫劍。

(以下是廣告,簡單介紹一下,畢竟人家給咱們圓了一個真實鑄造九劫劍的夢)

龍泉沈廣隆劍鋪創始于1885年(清光緒)位于浙江省龍泉市,是當地唯一一家“子承父業”一脈相承的中華老字號寶劍生產企業,並以“天下第一劍”聞名于海內外。從1942年至今,沈廣隆劍鋪所鑄寶劍先後被國內外名人所收藏(給蔣介石,尼克松、金庸,甚至習大大鑄造過寶劍。)

————————————

實體九劫劍預計將在9月初完成,大家也可以通過as.37游戲官網了解九劫劍鍛造的進度,讓大家了解九劫劍是怎樣鑄成的。

九劫劍,你想要麼?(未完待續。。)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八部 第八百九十章 追殺云上人!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我們的九劫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