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網友上傳章節 第八部 第八百九十四章 殤!(三更合一)  
   
網友上傳章節 第八部 第八百九十四章 殤!(三更合一)

云上人身子一震。

突然厲聲道:“動手!殺了雪淚寒!殺了雪七!”

雪仙兒的身子猛地一顫,純真的絕美笑意尤在唇邊,整個人卻突然凌空飛起,以鳳舞九天,肆虐眾生之勢,向著雪淚寒這邊狂沖而至,殺招迭出!

臉上眼中,早已是珠淚滾滾而下,但出手卻是絕不留情,招招必殺!

雪淚寒見狀一聲歎息之余,亦是全力出手!

云上人哈哈狂笑,縱身轉向沖向雪七,一掌化作霹靂雷霆,竟然將垂天雪花凝成了一只碩大無朋的手掌,猛然蓋下!

云上人的目的顯而易見,此地就只有雪淚寒、雪七兩人,只要自己能夠在雪淚寒擊殺雪仙兒之前,殺死雪七,那麼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無論進退都有十足的回旋余地。

雪七的實力雖也可入九帝一後級數,但至多不過其中末流,比之東皇妖後相差多多,此際又受了嚴重的外傷,還有心傷,云上人自信,自己收拾他絕不用花太大的力氣,太多的時間。

反之,雪淚寒那邊,縱然是全力出手,但在最後關頭能否放下心防真個親手斬殺自己的親妹,卻是才兩可之間,這不就有情人的莫大牽絆麼?自己的優勢還是很明顯的!

云上人很自信,是以出手一派從容不迫,氣態十足!

雪七卻是不見半點怯懦之色,長嘯一聲。手中劍閃出一點寒光,隨即,連人帶劍化作了一道閃電。向上沖起!

這一場龍爭虎斗,終于全面爆發!

云上人根本不關心雪仙兒那邊的戰況,只是一味的壓著雪七猛打,一意擊殺!

雪七的本身實力比起云上人相差了不止一籌,此刻又值受傷之後,再加上情緒異常激動,心神不穩。只有殺仇之心卻是于事無補,被云上人逼得節節後退,幾乎沒有還手之力。動輒有隕落之危!

雪仙兒瘋狂舞動,招招奪命,式式拼命!

口中卻是在恍如搏命一般的嘶吼:“大哥!殺了我,快殺了我!去救七哥!快些殺了我!”

雪淚寒在這一時間卻糾結得幾乎要自殺了!

一個神志清楚。但。神智身體卻完全不受她自己操控的妹妹,一個岌岌可危,隨時都可能喪命的弟弟。

自己想要去救自己的弟弟,就要盡快殺死自己的妹妹,如果不能盡快殺死妹妹,就只有眼看著弟弟隕落。

如果說雪仙兒還是之前殘毒的聖後,雪淚寒此刻或者還能下殺手,可是眼前的人卻是恢複本性卻被奸人操控的妹妹。這殺手如能下得了。

我已經誤會了妹妹百萬年,如何能下手殺她?

這種混亂殘忍殘酷的局勢。讓一代東皇也幾乎崩潰,心亂如麻。根本無能全力對敵,面對雪仙兒招招拼命的攻勢,一時間反而是他被逼落了下風。

“噗”地一聲,雪七一聲慘叫,接連踉蹌後退,云上人獰笑著,絲毫不肯放松,加速追擊,兩掌接連不斷地在雪七身上打了三掌。

雪七一聲慘叫之余,長劍亦在云上人身上劃出一道長長的血口子,自己口中鮮血卻是噴泉一般直噴出來。

雪淚寒心急如焚,手中東皇劍脫手而出,閃電般飛刺云上人,劍光在空中化作了無盡風雷,風雪,挾裹著會用劍光,一起霹靂炸響!

云上人眼見如斯殺招臨頭,不敢怠慢,身子詭異的一退,一腳踢在劍柄,東皇劍滴溜溜轉了個方向,竟然往回飛去。但,他始終來不及再去追殺雪七!

因為……

便在此時,一道黑光遠遠飛來,流星一般加入戰場,一個冷淡的聲音說道:“云上人,山河劍都因為你而羞愧自爆;妖王鉤依然健在!”

黑光一閃,妖王鉤散做了漫天星云一般罩向云上人。

幾乎在同時,又有一道青色的劍氣凌空而至:“云上人,不要走!”

卻是陌青青和妖心兒兩人同時趕到。

有這兩大天帝同時來到,戰局瞬時急轉直下。

云上人長嘯一聲,竟不接戰,凌空一個跟頭,隨即兩腳就在空中一踩,直直的往上拔高,淡淡笑道:“我乃是云上之人,爾等又能奈我何?”

便在此時,雪仙兒發出一聲尖銳到極點的催促:“還不殺我!”

不過片刻,後面的紫無極等人也已陸續來到,乍見到眼前這一幕,盡都是驚詫莫名。

云上人眼中莫名的神色一閃,道:“走!”

雪仙兒拼命攻出十幾道宏大氣勁,便即抽身後退,云上人見狀恍如松了一口氣,身子閃出無數殘影,意圖接應雪仙兒,只要雙方一旦接觸到了,就能夠在瞬間遠去,重新恢複到長久的被追殺的境地!

縱然對手是東皇妖後,在一定時間之內也是無能奈何他們的。

然而就在此刻,雪仙兒口中卻突然發出一聲淒厲至極的疾呼:“大哥……”

催促之意,明顯至極,幾乎肝腸也急得寸斷了。

她筆直的雙腿,暴露在空中。

身子流星一般飛起。

雪淚寒驀然發出近乎竭斯底里的一聲狂吼,閃電般追上,雙掌凝聚了全身修為,暴喝道:“不要走!”

與其讓自己妹妹繼續被奸人控制,倒不如就現在留下她,哪怕,使用最極端的方式——而這,也是妹妹的最後期望。

雪淚寒心中滴著血,眼中流著淚,出手,全力出手!

在出手的那一刻,分明地感覺到自己的心,在劇烈的哆嗦。

轟!

東皇全力一擊!

終極一擊既出,一路的空間紛紛破碎。顫栗!

一連串的空間黑洞,出現在空中,漫天白茫茫的大雪。都不能將之掩蓋。

雪仙兒正在空中漂浮抽身電射的嬌美身形突然一頓,臉上表露出來一個淒迷的笑意,卻也是絕美的笑意。

原來,往昔天闕第一美女的一顰一笑,竟是這等的迷醉!

云上人大喝道:“反擊啊!”

雪仙兒身子應聲一旋,手中光芒爆射,厲行反擊雪淚寒。

妖後等人看著眼前一幕滿頭霧水。

這是怎麼一回事?

剛才雪仙兒分明就是自己主動放棄了抵抗?

仿佛甘心情願地承受東皇的全力一擊。那可足以毀滅雪仙兒肉身神魂的一擊,她為何不抵抗?這怎麼可能?!

而在聖君的那一聲大吼之後,才如夢初醒的又開始反擊!

這接連的變故是為什麼?又意味著什麼?

難道雪仙兒自己都不知道反擊?非得要聖君提醒才知道?這太不應該了吧?

再說。她倉促的反擊,如何能接得下來自東皇的全力一擊?

之前,她本來是有時間准備的,卻好似甘心承受。轉瞬間。卻又為什麼會倉促反擊?

眾人心中一刹那間掠過了無數的疑問,想不通,想不明白……

就在眾人滿心疑竇之際,空中已經響起一聲轟然爆響!

說時遲那時快,雪仙兒的厲行反擊與東皇的終極一擊對在了一起!

一個全力施為,一個倉促迎擊,而兩個人的修為,還相差不少。後果可想而知。

一聲慘哼。雪仙兒的整個身軀高高的飛起,有如飄零落葉一般的在空中向著遠方飛去。

無助。且無力。

在她的身形飛過之處,口中噴出的漫天鮮紅,將飄飄落下的雪花,也都染得通紅。

“仙兒!”

“仙兒!”

兩聲大吼同時響起,空中的云上人,與地面上的雪淚寒同時向著那邊搶過去。紫無極等人雖然不知所以,卻也本能的跟隨而去,無論是為了圍剿云上人,還是襄助東皇,眾人齊齊動作。

噗!

雪仙兒的嬌軀墜落在地上,地面上積雪此際已經很厚,她的身軀沖開了雪層,往前滑了出去。

雪淚寒在第一時間趕到,將她的身子抱在了懷里,淚水簌簌而下。

而空中的云上人卻終究是沒敢下來,地面上強敵林立,自己一旦下去,只怕就再也走不了了。身在空中,總還有主動權。

但他也沒有就此離開,而是焦灼地看著這里。注視著雪淚寒懷中的雪仙兒。

稍遠處,重傷的雪七一邊咳血,一邊掙紮著飛速跑了過來,陌青青急忙攙扶住他,不由大吃一驚。

雪七現在內外俱傷,傷勢之重,幾乎已經接近油盡燈枯的地步,卻還是這麼拼命跑動,為什麼?

雪仙兒艱難地睜開眼睛,第一眼看到的,正是自己大哥那焦急而愧疚的眼神,其中,還有久違的,那份屬于至親之人的憐愛。

重傷將死的她竟然滿足地笑了起來,抿著嘴,就像是在跟自己的哥哥撒嬌的小女孩一般,眼淚汪汪的嬌聲道:“哥哥……我好痛。”

“乖,哥哥幫你揉揉……就不痛了。”雪淚寒淚水飛濺,伸手幫自己妹妹揉著胳膊,輕柔的讓她倚在自己懷里,唯恐碰痛了她什麼地方。

心中封鎖多時的久遠記憶突然在此時重啟,一時間,雪淚寒肝腸寸斷。

記得多年之前,那時候我還小,妹妹也還小,才兩三歲,就像個粉妝玉琢的粉娃娃,在院子里跑來跑去。

偶爾就一個大馬趴摔倒了,自己就過去扶起來。

那時候,妹妹總是眼淚汪汪的抱著自己,撒嬌說道:“哥哥……我好痛……”

自己總是說:“乖,哥哥幫你揉揉,就不痛了……”

如今,此時此刻,多像小時候的重現……

雪淚寒心中也在無限的渴望:這就是小時候,妹妹,只是摔倒了,揉揉就好了,就不疼了……

雪仙兒滿足的笑著,純真的笑意當真就好像是個小孩子,在雪淚寒懷中拱了拱自己的腦袋。感歎道:“好幸福……”

好幸福。

就只得這簡簡單單的三個字,卻將雪淚寒一顆心完全撕裂了。

自己剛才一擊,是何等的沉重。自己心知肚明。

雪仙兒現在應該有多麼的痛苦,自己也能體會。

但她,這個傻丫頭,卻在自己的懷中像個不諳世事的小女孩那樣,憨笑著說:“好幸福……”

“仙兒!”雪淚寒緊緊地抱著她:“對不起……你痛不痛?痛就哭出來……”

“我不痛,真的一點都不痛……”雪仙兒貪婪的呼吸著雪淚寒身上的氣息,央求道:“我已經一百多萬年都沒有這樣的幸福了……大哥。你讓我多抱一會兒……”

雪淚寒渾身顫抖,聲音哽咽:“好,大哥讓你抱。你想抱到什麼時候,就抱到什麼時候!”

雪仙兒滿足的哼了一聲,閉上眼睛,卻是輕聲道:“云云……我快要死了…放過我吧…放開我吧……”

半空中。

云上人呆呆地望著雪淚寒懷中的雪仙兒。遍地白雪。天空大雪仍舊茫茫;如今的雪仙兒,就像當初少年時初遇的那個雪中仙子,安靜,恬靜,單純,一塵不染……

他咬著牙,終于深深地吐出來一口氣,緊緊攥著的雙手。悄然松開。

一點朦朧的靈光,瞬間閃爍了一下。悄然回歸了雪仙兒的身體。

云上人黯然垂首,深深地吸氣,深深地吐氣。

仙兒,我是真的喜歡你。

可是我這樣的人,不該有愛,也不配有愛。

若是你還健康,我會一直讓你就這麼下去……

但你現在即將撒手人寰,我必然會滿足你最後的要求。

雪仙兒也深深吐出來一口氣,像小女孩一般快活地笑起來:“大哥,我真沒想到,我還能在你懷里,被你抱著,蒼天待我不薄……”

雪淚寒心如刀絞。

該怎麼辦?

這麼多年來,這麼多錯事,都是她親手造就。所有的惡名,都是她在背;

但,今日才知道,自己的妹妹,根本就不能自己做主!

所有的事情,都是被人一手操控。

但,整個九重天闕誰會在乎這一點?

他們只知道,雪仙兒,制造了這一切。

還有,雪家!自己的雪氏家族!爹,娘,爺爺,奶奶,叔叔……等等,那麼多的親人,又要如何交代?

“我好想爹娘……”雪仙兒的眼神憂慮地望著雪淚寒:“大哥……你說我能找到他們嗎?你說,爹娘會原諒我嗎?”

雪淚寒張嘴吸氣,仰臉向天,迎接著天空密密麻麻的雪花,感受著臉上滴滴寒意,輕輕點頭,雪花在他臉上融化成水,與淚水一起落下。

“我本來,我也沒臉面去見爹娘的……我原本想讓你把我粉碎,魂飛魄散,永遠消失在天地之間……”雪仙兒突然淒迷的笑起來:“但現在我改變主意了……我要去見爹娘,我要去向爹娘懺悔,我跪在他們面前,生生世世,向他們賠罪……”

說到這里,她驕傲的揚起臉,帶著一臉等待被誇獎的嬌憨,驕傲地說道:“因為,我是雪家的女兒,雪家的人,犯了錯誤,就要認!就要承擔!”

“絕不能一味的逃避!”雪仙兒歪了歪頭,道:“大哥,這是你教我的。”

雪淚寒一顆心碎成了片片,哽咽著說道:“是的,雪家的人,犯了錯,就要承認,就要承擔!絕不能逃避!”

“大哥,仙兒……”雪七終于趕來,踉蹌著,來到雪淚寒面前,一跤跌倒,卻是急急地問道:“仙兒怎麼樣了?”

“七哥……”雪仙兒嘴角一扁,就像個受盡委屈突然見到親人的小女孩,竟然就要哭出來。

七哥終于還是關心我的。

百萬年的負面經曆被抹去,現在雪仙兒雖然也明知道自己犯下的錯,無數的大錯早已鑄成,但,現在的心情心性,卻如同一百多萬年前,那個十七八歲的少女無異。

“仙兒,七哥在這里,就在這里。”雪七湊上來,兩只手在自己身上衣服上擦了擦,擦掉了血汙。小心翼翼的握住了雪仙兒的手。

他的五髒六腑,如同翻江倒海一般的痛,臉上卻是一片洋洋然不在意。安慰道:“七哥就在這里呢……仙兒,今天我們一家團聚了,再也不分開了……”

“一家團聚,再也不分開了……”喃喃的念叨著這句話,雪仙兒突然放聲大哭,渾身顫抖,只哭的上氣不接下氣:“我哪里還有什麼臉面奢求一家團聚……若是真的能一家團聚。哪怕把我粉身碎骨挫骨揚灰一千萬遍,我也樂意……只求團聚的時候讓我看一眼爹娘,我想向他們二老賠罪。認錯……”

雪七和雪淚寒渾身顫抖,淚流滿面。

“這不是你的錯,小妹。”雪淚寒艱難的說道,他只能如此安慰自己垂危的妹妹。

是的。若是就其本源。或者當真不是雪仙兒的錯,他從一開始,從豆蔻年華的少女時代,就被控制,從最美好的年齡,就被控制。

一切的事情,都與她的本性無關!一切都與她的本心、本意無關!

但,所有的事情卻又的的確確就是在她手里做出來的……

事情早已定論。縱然不是出自本心、本性、本意又如何!

“是我們的錯。”雪七無限的自責:“我們為什麼就沒有看出來……為什麼當年就沒有去殺了云上人那個畜生呢,為什麼……我們會如此的疏忽?讓我們最愛的妹妹。遭受這等苦楚,甚至,誤解百多萬年……”

雪仙兒眼中盈盈的發著光,渾身似乎散發出一陣聖潔的光輝,她輕輕說道:“大哥,七哥,你們放開我,然後退後幾步……我想跟他說幾句話。”

“他”是誰,雪淚寒和雪七自然是心知肚明的。

兩個人的臉上表情都有些難以掩飾的矛盾。

但,兩人掙紮了片刻,還是不約而同地選擇了遵從了妹妹的意思,這或許是小妹最後的願望了,無論如何都要玉成。

兩人放開雪仙兒,雪淚寒攙扶著雪七,緩緩後退。雖然身形在不斷後退,但兩人的眼神,卻一直都鎖定在妹妹身上,沒有片刻稍離。

雪仙兒的身子在雪地上平躺著,天空中大雪飄飛。

她的眼神閃亮,在這一刻竟然充滿了夢幻的色彩,喃喃道:“云云……”

空中,聖君的身體猛地顫抖了一下,低頭看來。

皚皚白雪中,雪仙兒恬靜地躺在雪地上,就像一個雪中的精靈仙子;云上人在這一刻,突然感覺自己心中很柔軟。

似乎又看到當年那個對自己含羞一笑的雪家小公主。

就是那一笑一顰,便已經讓自己魂牽夢縈,難以忘懷……

雪仙兒的眼神癡癡地望著半空中近乎模糊的人影,嘴角,慢慢的露出來一絲苦澀至極的笑,此時此刻,她的眼神已然漸漸渙散,快要看不清楚物事了。

但云上人,始終沒有下來。

只是在上面站著,並沒有離開遠遁。

能夠不遠遁,就已經是云上人能夠做到的極限了,雪仙兒所在之地,對于云上人而言,幾乎就是一處死地,自己真個下去了,只怕動輒有性命之危。

“云云……”雪仙兒在輕聲的呼喚著,秀麗的眸子中隱含著無限的回憶與緬懷、追思,輕聲說道:“我只想說一句話……我後悔嫁給了你,做了那麼多錯事……但你知道麼……直到現在,我從來都沒有後悔過愛你……”

“我現在知道,我愛錯了人……我恨你,恨你到無以複加……但,仍舊不後悔曾經愛你……女人的心,女人的情……真的好奇怪啊……”

半空中,云上人的身體突然劇烈地顫抖起來。

他整個人顫抖著,恍如痙攣一般,突然間就是淚水狂流,他仰臉向天,無聲的嘶吼著,突然間發出了一聲痛徹心扉的狂嘯,身子旋風般卷起,瘋狂的長嘯著,瘋狂地向著天地的遠方,急速的狂奔而去。

他此刻狂奔的速度之快,大大超出了在場所有人能夠理解的范疇。

他迎著風,迎著茫茫大雪,狂嘯聲如九天狂龍蔓延而過,他的人卻在一瞬間,就徹底消失了身影。

曾經的天闕第一人,在這一刻。激發了他自己所有的生命潛能,在極速狂奔!

這一刻的速度,莫說是雪淚寒等人追不上。恐怕就算是楚陽全力催發了屠盡天下又何妨……仍舊要瞠乎其後。

唯有他的聲音自茫茫大雪中遙遙傳來,夾雜著撕心裂肺的痛楚。

“仙兒,我這一生,對不住你!”

這一刻,沒有人追趕。

但大家卻都知道一件事,那就云上人這次竟是將自身生命潛力都已經極限燃燒了,當真已經是去到了強弩之末的地步。再一次追上云上人的時候。就絕對是他的死期。

雪仙兒安靜的躺著,微微側頭,癡癡地望著云上人離開的方向。明眸中,帶著一絲淺笑,兩滴淚珠,從高空墜下。落在她白玉一般透明的臉上。

那是云上人的淚!

她珍惜的用手撫摸著。喃喃道:“我恨你……我愛你!”

雪淚寒與雪七緩緩走近,擔憂地看著雪仙兒。

“大哥……不要說什麼值不值,對不對……”雪仙兒安靜的笑著:“我知道不值,也知道不對,事實上,我也很瘋狂的恨他,但,我真的很愛他。發自心底的愛……”

“女人真奇怪啊……”這是雪仙兒第二次發出這樣的感歎,道:“恨。可以有理由,沒有沒理由的恨;但是愛……真的是沒有理由的……大哥……您原諒您不爭氣的妹妹……”

“我明白……我知道……我原諒你……”雪淚寒長長的歎息。

雪仙兒對云上人,豈不正如自己和陌青青對妖心兒……

明知伊人已嫁,還是不改初衷。

這本身,本就是不理智的行為。

愛情,如果能夠用理智來控制,那麼,也就不是所謂的愛了。

只不過,自己終究不如自己的妹妹這般命苦……被自己愛上的人控制了一生一世,至死仍是癡心不改——這是何等令人心碎的事情!

我把所有的愛都給了你,無怨無悔,你卻利用我對你的愛,來實現你的所有卑鄙目的……

雪仙兒明亮的眼神看著雪淚寒,道:“大哥,粉碎我的神宮,打掉我的丹田,保留我一點真靈……我,要去見爹娘了……”

雪淚寒渾身巨震,與雪七同時狂喝道:“不行!”

雪淚寒渾身顫抖:“你是我妹妹!誰敢傷害你,這普天之下,誰敢傷害你!我不允許你死!絕對不允許!”

他說得聲色俱厲,斬釘截鐵,縱然是與天下人為敵,也在所不辭,義無反顧。

雪仙兒神色異常滿足地望著自己的哥哥,幸福的笑著,享受著這久違的溫暖,輕輕說道:“大哥,不要自欺欺人了,你覺得,我還能活下去嗎?”

雪淚寒與雪七一時間呆若木雞,為了妹妹,縱然敢與天下人為敵,但卻沒有起死回生的手段,挽回妹妹的生機。

“我縱然能夠繼續活下去,又能做什麼呢?永遠活在痛苦悔恨之中麼?!”

“我知道,只要我能活下去,我兩個哥哥就一定會保全我,哪怕因此會與天下為敵!你們也會做的!”雪仙兒的眼神越來越明亮,那是一種驕傲和自豪:“我相信我哥哥可以做到。”

“但我活著,真的沒意思了,往事已矣,來勢無心。”

“愛沒了,恨卻長存。這樣的人生我不要!”

“那麼多的錯,總要有人來擔起責任。”雪仙兒眼睛看著自己大哥:“我是雪家的人……雪家的人,從不逃避責任。”

雪淚寒的身子又劇烈的顫了顫。

“而且,大哥……你也知道,以我的修為,縱然現在已經到了如此地步,我若是有心想要自己毀掉神宮,爆碎丹田,只要努力一些,還是能夠做到的。”

“我只是想偷個懶……想要我大哥,親手送我一程。”雪仙兒溫柔的微笑:“僅此而已。”

“因為你是我大哥。你送我去見爹娘,與送我出嫁,是一樣的……”雪仙兒催促道:“大哥……”

雪淚寒冷然站立,如同泥雕木塑,面無表情,一言不發。

“我愛美,至死還是愛的……若是我自己動手,就一定要自己爆掉自己的身體,那樣就不好看了,太難看了。”雪仙兒哀求道:“大哥,你成全我吧。這是小妹,今生今世,最後一件求你為我做的事。”

雪淚寒仰天長歎。

“雪家祖訓……”雪仙兒曼聲吟道;“生也雪家人,死也雪家人……”

雪淚寒淚流滿面。

“大哥,七哥,不要為我難過,我這就要去見爹娘了,去跟他們團聚了,你們有什麼話,要帶給他們嗎?”雪仙兒輕聲問道。

“告訴爹娘,我們希望他們原諒你……仙兒始終是他們最最乖巧的女兒,也是我們最最心愛的妹妹……我們心疼她。”

“告訴爹娘,這一切都是我們的錯;是我們沒有能保護好自己的妹妹……”

雪淚寒與雪七泣不成聲。

雪仙兒靜靜地躺著,幸福的笑著:“我至死都有盡心盡力保護我的哥哥,我很幸福,很幸福……”

…………

風雪中,雪淚寒迎風狂奔。淚水點滴滑落,就在臉上結冰,又融化,周而複始。

在他背後的,乃是一具玄冰打造的棺木。

雪仙兒靜靜地躺在里面,面容仍自安詳,臉上還掛著一絲甜美笑容。

但,整個人已經生機全無。

“大哥,如果有機會,替我問問云上人,他當年……真心的愛過我嗎?”

這是妹妹最後一句話。

“我背著你,去問他!”雪淚寒心中在滴血:“他日,我也會背著你,回到我們雪家祖墳。將你葬在爹娘身邊,讓你們團聚。”

“仙兒,你永遠,是我的好妹妹。”

“若有來世,你一定再做我妹妹,彼時,我一定會保護好你。”

“我會殺了云上人,想必你也不會反對。”

“這具玄冰玉棺,可以保護你最珍視的容顏;永久不腐。我妹妹愛美,當然不希望讓自己成為一堆白骨……”

“仙兒……我會為你報仇的。”

冷風如刀,雪淚寒心中卻是一陣冷,一陣熱,一陣愴然,一陣悲哀……

雪七陰沉著臉,在雪淚寒身後緊緊跟隨,一路上,他一個字都沒有說。在趕路的時候,他的眼神就久久的凝視著那玄冰玉棺上。

他琱[地盼望著,下一刻妹妹能從里面走出來,再度甜笑著叫自己:“七哥……”

還有,今天她才剛剛認出自己,那一聲撕心裂肺卻又帶著濃濃的驚喜與乳慕的大叫:“七哥,你是七哥!”

“你是我七哥!你是!”

…………

(未完待續。。)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八部 第八百九十三章 錯愛一生,斑斑血淚!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八部 第八百九十四章 殤!(三更合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