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網友上傳章節 第八部 第八百九十五章 第一橋頭  
   
網友上傳章節 第八部 第八百九十五章 第一橋頭

只是這麼一想,雪七就是淚流滿面,難以抑制!

雪家,當年的變故之後,在這片天地之間,就只剩下自己兄妹三人,百萬年來,竟是從未聚首。縱然見面,也是橫眉冷對,彼此敵對,甚至大打出手,生死相搏。

今日,終于彼此以兄妹的身份聚首在一起,卻轉眼間,便是永別……

云上人!

我一定!一定!一定!要殺了你!挫骨揚灰,不解其恨!

既然是東皇一方的人馬遭遇了聖君云上人,另外兩邊的人手自然無從攔截到云上人了。

楚陽等人一路疾馳,一無所獲,于路上根本沒有休息,向著紫霄天全速趕過去。

聖君的目標,很明顯就是紫霄天,而談曇在這段時間的進境,不知道究竟如何。其他的曆代九劫兄弟,很明顯絕不是聖君的對手,若然彼此實力差距相差過大,縱然身負不滅金身也是沒有太大意義的,縱然是再硬的烏龜殼,只要有更鋒利的鑿子,一樣可以鑿得開……

楚陽唯恐自己趕到之後看到的乃是滿目慘劇,所以這一路上根本就不敢有絲毫的怠慢,就算自己等人不能當面攔截到云上人,也一定要趕他的前頭到達紫霄天,達到談曇以及一干前輩九劫哪里,一定要阻止悲劇的上演。

所幸,此刻距離目的地紫霄天已經不遠了。

面前的乃是一片斷崖。

楚陽目光一凝,揮揮手。眾人盡都停了下來。

這里,在上一次經過的時候,並沒有這個斷崖。而這一次,卻好似憑空的出現了。

楚陽自信自己沒有走錯路,但,這片斷崖是怎麼回事?這代表了什麼?又意味了什麼?難道說有高手在這里交過手?

走到跟前,眾人才終于看清楚,這,原來是一座山。卻在不久之前被人生生地切走了一半,露出上下筆直平滑如鏡的斷面。

之所以說是不久之前,一來是那斷面光滑如鏡。非不久之前不能如此,附近地理特異,經年風沙不斷,侵蝕不息。只要時間稍久。必然會遭到風沙侵蝕,不再平滑。

二來,則是那上面竟然寫著幾行字,文字的內容亦證實了這就是不久之前留下的。

“這是云上人的筆跡!”莫天機曾刻意研究過云上人的一切,對云上人的手書自然熟稔之極,一眼就認了出來。眾人心中一震,自己一行人如此疾追,竟還是沒有趕上。紛紛凝目看去。

“正也好,邪也好。悠悠歲月。

善也罷,惡也罷,一生伴侶;

愛也好,恨也好,此生揭過;

仇也罷,恩也罷,從此永訣。……”

一共只得很短的幾句話,似乎還沒有寫完。

那下面卻還有另一句話 :人仙殊途。

再然後便是云上人的落款。

壁上字跡字里行間充滿了沉重的意味,還有濃郁的惆悵和失落,昭然欲出。

“難道是……雪仙兒死了?”楚陽與莫天機凝目注視著這幾句話,心中泛起同樣的疑問。

永訣,與殊途;貌似表明了很多事情。

還有,云上人,雪仙兒,一個人,一個仙?

這究竟是什麼意思?是光是字面上的意思,還是有更多的深意!

“應該是雪仙兒死了,聖君他們遭遇了另外兩路追兵中一路,大戰一場,聖後隕落,云上人遁逃至此,有感而留此心跡。”

莫天機皺眉說道:“唯一問題反而是,就算是雪仙兒真正死了,以云上人的為人,也不應該表現得這麼沉痛吧……他可是連親爹都能設計都能殺的主,而且,可以看得出來,他甚至是很很討厭雪仙兒的……這件事倒是真有些難以理解。”

對此,楚陽有同樣的不解。通過前幾次接觸,云上人所表現出來的,對于雪仙兒的那種反感以及厭惡,可絕對不是假裝的。

但今天的這番話,又是什麼意思?

云上人,分明就是在深沉的悼念啊……

兩人自然不知道,云上人的確是對一直以來的雪仙兒反感厭惡,但他厭惡的,就只是他自己制造出來的雪仙兒。

又或者可以說,云上人討厭的,其實是聖後!

但,對于真正的雪仙兒,云上人卻是真心實意的喜歡。

而且,雪仙兒身上,還帶著云上人的,真情之靈,非摯愛而不能凝聚的真情之靈!

眾人越過斷崖,楚陽等人繼續趕路,眼下可不是解密的好時機,云上人在這里留下字跡,可不是好事,這無疑說明了云上人已經走在了自己等人前頭,說不定此刻已經在攻擊第一橋,攻擊談曇等人了!

除了這些不解的字謎之外,楚陽與莫天機還發現了另外一件事,就是聖君貌似實力進一步的消弱了,從聖君字跡的起筆收勢之間,可以很明顯的感受到這點,那是來自本源上的削弱,非凌駕于聖人巔峰之上的極峰強者不能發覺,若非楚陽已臻此境界,莫天機又是萬二分的熟悉云上人字跡,當真難以察覺。若非如此,便是東皇妖後在此,也是無能察覺的。

這種削弱,乃是來自本源根基,這種削弱意味著聖君的實力永遠不能再複巔峰時期的強橫,只會一時更虛弱過一時,這個狀態下的聖君,楚陽自信可以以一人之力將之收拾,而己身絲毫無損,這個發現讓楚陽、莫天機對此行的成數更為樂觀,不過為了怕減弱眾人斗心,並沒有將這項發現告知眾人。

兩天之後,楚陽一行已經到了第一橋前,眼看著第一橋前面亦如往昔一般的安靜,似乎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的樣子。楚陽等人同時松了一口氣。

只要沒有進一步的動靜就好,想來眾人仍舊安然!

遙遠的另一邊,喊殺聲震天動地。那肯定是域外天魔在進行進攻,而這邊的高手,談曇還有一眾九劫前輩,正在阻擊!這樣的戰斗,本就是每一天每一時每一刻,都在發生的。

但,楚陽更進一步關注面前景象的時候。卻是突然間面色大變!

“怎麼了?”莫天機問道。

聖君分明還沒有來,楚陽連色怎麼這麼難看。

“白霧。”楚陽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即將消失了。”

莫天機聞言皺眉看去。

楚陽緊緊地皺起眉頭。

上一次他來的時候,隔著比較遠了。只是遠遠地看到濃濃的白霧,連第一橋本身都看不到。就算是真正到了第一橋上,低頭看也看不到橋面,直視不見對面人。

但現在。明明還隔著不下數千丈的距離。卻已經可以清晰地看到了第一橋!

這個變化可是太驚人!

一共只得短短不到兩年時間里,這守護著九重天闕大陸的關鍵白霧,居然已經消失了九成以上!這種消逝速度,也太快了吧?太驚人了吧!

楚陽仰首看天;只見無盡高空中,似乎有一層層漣漪,在輕微的波動。

那是……那是濃霧的屏障,在不斷地被撼動,被削弱。被湮滅?!

“天機!”楚陽臉色沉重,一字字說道:“立即讓天機情報部傳令各方天地。所有抗擊天魔的力量,即時出征!務必要在最短的時間里,盡一切可能,不惜代價地趕到紫霄天!”

“一定要快!

楚陽的聲音顯得急促異常。

莫天機本能的意識到了眼前事態的嚴重性,立即拿出天機之手,傳出命令!

隨著天機之手光芒閃爍,一道十萬火急的命令,已經發了出去。

“具體是怎麼回事?”莫天機問道。

莫天機沒來過第一橋,雖然他也知道第一橋白霧的重要性,但始終沒有親眼看到過,自不如楚陽一般了解白霧的原本狀況!

楚陽皺著眉,指著白霧,輕聲解釋一遍,莫天機臉色亦複大變。

眼看著這稀薄的白霧,忍不住深深的憂慮起來:“這道白霧,具體一共有多長?”

“這個我也不知。具體要問曆代九劫中人。”楚陽說道。

正在這時,那邊有幾個人從第一橋上走下來,遠遠的便大笑道:“楚禦座……新婚大喜呀。”

來者正是季回天等人。

楚陽笑了笑,疾步上前,正要說話,突然臉色一變,霍然回頭。

眼見身後稍遠處,一道詭異煙塵沖天而起,一道足以充塞天地的瘋狂毀滅力量,夾雜著某一種不可思議的竭斯底里,正向著這邊,極速沖來!

這股瘋狂的力量,還伴隨著全無掩飾的可怕殺機、恐怖殺意、死亡殺心!

“大伙迎敵!”楚陽一聲大吼,翻身躍起,凌空而立,手中光芒一閃,九劫劍驟出,第一時間里,招演屠盡天下又何妨,劍光璀璨,化作了一道連接天與地的長龍,毫不退讓地向著那道毀滅的力量正面對撞而去。

幾乎在同一時間,莫輕舞的九天舞連同星夢輕舞刀旋轉而起,紫邪情的紫霄皇印亦顯出恢宏光芒,轟然成形,空中急速旋轉。楚樂兒劍光一閃,與莫天機的紫玉簫彙作一道彩色光華,急沖上去!

還有紀墨的劍,亦隨之沖出!

虎哥大吼一聲,在空中搖頭擺尾,露出猙獰真身,劫難神魂無聲無息的消散在天地間,化作了幾不可見的淡淡灰霧,以一種近乎無痕如隱方式的纏繞上去。

遠方的煙塵瞬間沖近,卻是一個人,一個帶來死亡、帶來毀滅的人。

在他的身後,煙塵彌天蔓延不下數百里,兀自還在滾滾而起,一股前所未見的瘋狂殺機,幾乎將整個天地,也完全席卷。

來人正是云上人!

…………

(未完待續。。)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八部 第八百九十四章 殤!(三更合一)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八部 第八百九十六章 萬聖真靈,極限引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