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五部 笑傲中天 第七部 第九十四章 出乎預料  
   
第五部 笑傲中天 第七部 第九十四章 出乎預料

"還有!"楚陽肯定的道:"而且,太多!"

總執法大人淡淡道:"繼續說."[shuhaige]

楚陽呵呵一笑:"那我便再說一樣,總執法大人臉色有些微黑,看起來,乃是正常膚色,不過,敢問總執法大人,數十年之前,您的臉色可不是這般吧?"

總執法眼睛看著楚陽,銳利依舊,卻沒有說話.

"一般來說,武者修煉過程之中,有幾次洗筋伐髓,而聖級之後,基本就能保持容顏不老,因為體內汙垢,已經全部沒有,一口氣貫通天地之橋.若是願意,甚至能夠保持三四十歲的容顏,直到生命後一刻."

"聖級之後,至尊的對身體的改造,甚至可以返老還童."楚陽微微一笑:"當然,到那時候,就是任憑各自的意願了.而且,一般聖級之上的人,對自己的容貌也就沒有了多大要求."

"但總執法大人的臉色,卻絕不是正常.而應該是聖級的洗筋伐髓之後,變成了嫩白.直到受了某一種傷患,才導致了臉色發黑."

楚陽侃侃而談:"而這一種傷患,雖然只是表現為臉色發黑,但總執法大人體內的經脈,卻必然有不通之處!"

總執法臉色不動,眼色不動.只是定定的看著他.

但空氣中的殺氣,已經消散的無影無蹤.唯有那一股壓抑,依舊.

楚陽松了一口氣,心道第一關終于度了過去,但第二關,卻是真的考證真實水平了.

果然,總執法大人沉沉說道:"果然有點本事,憑你這一份眼光,雖說獨步九重天還嫌太過于言過其實,卻也已經是算得上神醫二字.不過,這些還不夠!"

"我知道這些對今天的總執法來說還不夠.不過對于我來說,立足九重天,或者說這平沙嶺甚至整個東南混一口飯吃,卻已經足夠."楚陽淡淡一笑.

總執法閉了閉眼睛,道:"可是還不夠."

楚陽儒雅的一笑,道:"既然不夠,那就敢請總執法大人伸出手,容我為總執法大人診一診脈."

總執法大人看了他半晌,沉沉道:"你可知道,診脈的後果?"

楚陽昂然道:"若是總執法大人不是上來就扣大帽子,想要殺我.那麼下還真沒興趣為大人診脈."

總執法目光一凝:"哦?"

楚陽灑然一笑,道:"執法者固然主宰九重天,管人間不平事!不過……下有一技防身,足可吃遍天下!與下全無干系."

他嘿嘿一笑:"不過離間執法者內部,這個罪名我可擔當不起,所以也只好趕鴨子上架.將這個罪名澄清再說.至于事實真相,下不敢妄言."

總執法大人眼中露出微微的笑意,道:"哦?你的意思是?"

楚陽直截了當的道:"只要我的醫術能夠得到認可……那麼,你們執法者不要說什麼內部矛盾有沒有,就算你們執法者全部死光了,又干我鳥事?!"

聽到這一句難聽到極點的話,總執法居然一怔,接著竟然哈哈大笑.

這突如其來的笑聲,將正為楚陽擔心的沙心亮和秦寶善生生的嚇了一跳,幾乎寒毛為之倒豎!

總執法大人悠然邁步,來到楚陽面前,道:"隨我來."

三人跟他身後,進入後面的小廳;總執法微笑,道:"坐,都坐.心亮,你去沏茶."

一笑之後,居然頓時雨過天晴.

沙心亮和秦寶善頓時大喜.

但楚陽知道,自己的危機,遠遠的還沒有過去.

總執法現表現出來的態度,雖然親切,但轉換突然,依然曖昧.

但他心中卻是有倚仗.楚陽的倚仗就是沙心亮曾經說過的一段話:十二年前,總執法大人追捕一位聖級修為大盜,曆艱辛,後雖然成功擊殺大盜,但自己也是遍體鱗傷險些一命嗚呼!

這段話,大有文章可做!

聖級高手,就有自我痊愈的修為了.一般的傷勢,幾天的功夫也就好了,就算是傷筋動骨,也是修為到處,無傷大雅.

自己能夠搞的遍體鱗傷險些一命嗚呼……那可就是聖級修為也無能為力的傷勢.

既然如此嚴重,那就是傷及根本,既然傷及根本,豈能沒有後患?

越是不容易受傷的人,一旦受了自身不能調理的傷,那就越是嚴重!

不多時,沙心亮沏了茶上來,一人一杯,茶香嫋嫋升起,頓時顯得融洽了起來.

總執法大人一手端起茶杯,臉上的線條就顯得柔和了起來,道:"楚神醫,請."

楚陽道:"大人不必客氣."也端起了一杯.

總執法有些感慨的嗅了嗅茶香,道:"好茶."喝了一口,閉上眼睛回味了一下,道:"楚神醫或者還不知道我的名字,我叫做寒瀟然.這個名字有些柔,所以我輕易不會提起.但卻絕不會忘,因為這是當年我的母親,為我取的名字."

他的臉,水汽蒸騰中,似乎有些短暫的模糊.

楚陽輕聲道:"大人的母親,定然是一代才女."

總執法寒瀟然有些緬懷的一笑,長長吐了一口氣,悵然的道:"天高地hu父母恩……家母已經離開我……一千三百余年了,可每次紙上寫下自己的名字的時候,總會想起來,當年,母親握著我的手,教我寫自己名字那時候的情景,也就心中突然間柔軟了起來."

"所以我多年執法,雖然鐵面無私.但對于一些侍母孝,因孝而罪的人,也總是網開一面,寬大處理."

"律法無情,但……人,有情!"寒瀟然喟然長歎:"誰無父母妻兒?我們執法者不怕手下血債累累,但這一顆良心,卻一定要放的正!若有一日魂歸九重天,臨死之時,莫要愧悔."

他說著,眼睛有意無意的看著沙心亮.顯然,這句話之中頗有警示之意.

楚陽心中有些肅然起敬.寒瀟然這番話,楚陽能夠聽得出來,絕對的發自肺腑.難怪這東南,他的威信如此之高.

良心一定要放的正!若有一日魂歸九重天,臨死之時,莫要愧悔.

這句話,實是說到了楚陽的心里.

沙心亮也是悚然一震,起身肅立,道:"卑職一定謹記總執法大人的教誨!"

寒瀟然淡淡點頭,手掌下壓,示意他坐下,有些悵然的道:"只可惜,這數千年,執法者越來越是聲勢浩大,但現,能夠秉承良心做事的,又有幾人?放眼天下,是一片烏煙瘴氣……"

他深深地歎息一聲,道:"本座執掌東南,職責所.也唯有心力,打造東南.至于其他……則……呵呵……"

他笑了笑,道:"話題有些扯遠了,嗯,那童無心……當年由石家三爺石破天推薦給我.童無心自幼喪父,寡母將他養育成人,而他自己,雖然多有不堪,也曾經有過'毒心手’的惡名,但對他的母親,卻是心力,孝順無以複加.本座,便是因為他的孝心,而且也確有高強醫術,才將他接收東南."

他眼睛靜靜的看著楚陽:"楚神醫,你可明白我的意思?"

楚陽想了一想,道:"下愚鈍,未曾完全明白."

寒瀟然對他的坦率很是欣賞,笑了笑,道:"執法者內部,有自己的醫師,而且,全部是執法者家眷;經由總部選拔,送往藥谷學醫,藝成歸來,分派各地.所以,執法堂之中,是不會允許有外來的醫師的."

楚陽愕然:"那為何?……"

寒瀟然一笑:"當年醫師緊張,東南這邊發生了亂子,執法者傷亡慘重.本座同時對陣兩位聖級高手,分身無暇,石破天推薦,也就應了下來.到我自己重傷回返,也是童無心極力救治……而且……呵呵,也就留了下來."

"一來是本座也想過,會不會……所以靜觀其變,二來,也是故意的欠了石破天一個人情……嗯,不過這麼多年來,有些心思,也已經淡了."寒瀟然看著楚陽:"現你明白了?"

他說的很是隱晦,但楚陽卻已經明白了他的意思.

他對童無心,並非沒有懷疑.或者說,他對石家,並非沒有防范.

而他現說這一番話,也並非就是對自己推心置腹,而是進一步對自己施加壓力.但楚陽雖然明白,卻依然不解這一次的壓力乃是出自何方.

只是隱隱聽出,這個童無心,似乎不是這麼簡單.

寒瀟然淡淡的看著楚陽,半晌,伸出手腕,道:"請神醫診脈."

不知為何,楚陽看著自己面前的寒瀟然這一條胳膊,竟然覺得心情沉重起來.

他深深吸了一口氣,道:"既然如此,小可就勉力探查一番."

伸出手指,搭上寒瀟然的腕脈,閉上眼睛,臉色沉肅.

劍靈的力量,就這瞬間對寒瀟然身體進行了一次全面的探查.

楚陽的臉色慢慢地變得沉重難看起來.

連他自己也沒有想到,這一次的診脈,竟然會診斷出如此一個結果!

寒瀟然看著他的臉色,微笑道:"楚神醫?"

楚陽吐出一口氣,道:"好巧妙的手段."

寒瀟然呵呵一笑:"本座與藥谷大長老,乃是至交."

聞弦歌而知雅意,楚陽沉默了片刻,道:"原來總執法大人,自己也知道一些什麼."

…………

第四!求月票!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第五部 笑傲中天 第七部 第九十三章 東南總執法駕臨!     下篇:第五部 笑傲中天 第七部 第九十五章 我心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