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五部 笑傲中天 第七部 第九十五章 我心甚安  
   
第五部 笑傲中天 第七部 第九十五章 我心甚安

寒瀟然淡淡的一笑,道:"當年一年之中,我先斬聖級五品的眇目邪劍程莫風,再擒八品巔峰狂刀毒聖南空云,內腑重創,頭顱受震,中了南空云的獨門毒術無形之毒,深入五髒……乃是童無心為我療治傷勢,此後落下了病根,那無形之毒根本不能除根,需要一年施藥一次,一直至今……"

他淡淡的笑了笑:"那種滋味,可不是好受的."[shuhaige]

楚陽訝然道:"無形之毒?你說你中的是無形之毒?"

寒瀟然身子猛地一震,突然直起了身子,兩眼寒光迸射,半晌沒有說話的看著楚陽,沉沉道:"什麼意思?"

楚陽沉吟片刻,問道:"藥谷大長老,也是說這是無形之毒?"

寒瀟然臉色冷冷的冰寒了下來,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道:"你是說……這不是無形之毒?"

楚陽沉默了片刻,道:"毒,乃是令人聞名色變的東西!對于高手,也是防不勝防.不過……毒的可怕,于下毒,不是中毒!"

寒瀟然臉色冷硬,僵硬的坐著,並不說話.

"總執法前去追捕南空云,自然早就知道,南空云的無形之毒!所以,總執法若是什麼都不准備就過去的話,我是說什麼都不信的."

楚陽輕聲道.

寒瀟然眼神凝住,低沉道:"不錯,對付狂刀毒聖,若是沒有准備,沒有完全把握能夠躲過他的毒術,去了,也只是送死而已.本座當年前去,不僅配備有法尊大人親賜的解毒丹,還有藥谷的百消丸.此外,還穿著天蠶紫衣."

楚陽道:"總執法忘記了重要的一樣,那就是,你還帶著一身的聖級巔峰修為!"

寒瀟然不語.

他已經說過,自己抓捕了八品聖級巔峰的南空云,那麼,自己豈不就少是九品聖級修為?

"據我所知,聖級修為,就算沒有那般嚴密防護,只要提起功力,不管是無形之毒還是有形之毒,都是沒有用武之地的!"

楚陽道.

寒瀟然又沉默了許久,才沉沉道:"此言不錯."

"但你卻中了毒!"楚陽冷冷的強調一句,這一句,很平常,卻是下了一個結論.

"是,我中了毒!"寒瀟然長身而起,緩緩踱步,臉色如冰,如鐵,這一刻,似乎帶上了一個冰鐵面具,緩緩道:"當我回來之後,就感覺體內不適,當時未考慮是中毒!因為本座有自信,當時交戰之中,南空云就算施毒,也絕對不會得逞."

"但,童無心為我診斷之後,卻是診斷出了無形之毒.而且,所有症狀,均與南空云的無形之毒一樣.當時我是活擒了南空云,酷刑之下,南空云為我查證,也確認無疑!的確是無形之毒."

寒瀟然嘴角露出一個下彎的弧度,道:"但無形之毒,是沒有解藥的."

"所以你只能靠童無心來治療."楚陽說道.

"不錯."

"也就是從那時候開始,你中的無形之毒體內落下了病根,每一年,都會發作一次."楚陽繼續道.

寒瀟然背對著他,負手而立,冷冷道:"不錯."

"所以,每一年發作的時候,都是童無心為你壓制."楚陽步步緊逼.一邊的沙心亮和秦寶善他們兩人這一問一答的對話之中,竟然不知不覺的滿頭大汗.

兩人都感覺室內氣氛越來越是壓抑,越來越是森然,幾乎就喘不過氣來,似乎隨時都要窒息的暈過去.

"不……錯!"寒瀟然背著手,背對楚陽,但他的兩只手的骨節部位,已經有些發白.

"所以,經年累月下來,你的膚色,就變的黑了.但你身為總執法,又是男人,一開始並未留意,或者說,你直到現,才被我提醒."楚陽的聲音淡漠.

"不錯!"寒瀟然又說了一句不錯.

"所以,你的頭發,從完全烏黑,某一日,就突然間出現了一抹銀白!而這抹銀白,卻是去不了的.而且,若是我估計不錯的話,你的這一抹銀白頭發之下的頭皮,已經壞死!這銀白頭發,不是經由頭皮長出來的,而是直接從大腦之中滋生!"楚陽一連串的快速說道.

"你說的,都對!"

寒瀟然挺立著身子,一動不動.

"從受傷之後,你的修為,就沒有進步過吧?"楚陽問.

"沒有,還有些滑落的跡象."寒瀟然道.

"聖級高手,已經算是巔峰,一年之內,連續與兩位聖級交戰,而你就沒有半點觸動和感悟?"楚陽再問.

"有!"寒瀟然很干脆:"有心境,有感悟,有心得,有觸動!但,卻無法寸進!"

"所以你曾經懷疑過."楚陽沉默了一下,道:"曾經去找了藥谷大長老查證."

"是."寒瀟然承認.

"藥谷大長老怎麼說?"楚陽追問.

寒瀟然沉默了.

轉了一圈,還是回到這個問題上來.但與剛開始的問話,不管是心境還是氣氛,都已經截然不同.

這一次的這一句問話,充滿了殺機凜然!

寒瀟然沉默了許久許久,才緩緩地,低沉的說道:"當時他說道,這很像是無形之毒!但是他……不認識這種毒!也解不了."

楚陽皺了皺眉,問了一個不相干的問題:"藥谷大長老,與藥谷大供奉,是同一個人麼?"

"不是."寒瀟然淡淡回道.

"嗯."楚陽沉思起來.

兩人一個坐著,一個站著,都沉思起來.誰都不說話了.

室內的氣氛,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

沙心亮與秦寶善如坐針氈,但卻大聲呼吸一下都不敢.

事情到這里,真相已經呼之欲出.

良久之後,寒瀟然輕輕轉過身,臉色依然平靜,眼神依然深邃,深深的看著楚陽,問道:"楚神醫,以你的看法呢?"

楚陽苦笑起來.

從這里掀起風云,乃是楚陽原本的打算.借助東南執法者對付石家,是楚陽理想的目標.但這個目標有一個前提:就是總執法體內有傷.然後楚陽借題發揮,用一種卑鄙的手段,來達到自己的目的.

但是現,他卻只感到了悲哀.

因為見到寒瀟然之後,對方雖然一直對自己心存殺機,但那一股發自內心的正直與剛硬,卻是讓楚陽也有些肅然起敬.

若是童無心真的不是奸細,楚陽甚至打算放過此事.他可以用無窮無卑鄙無恥的手段來完成自己的目的,達到自己的預期;但卻有一個心理底線和前提:對付卑鄙的人,對付仇人,才會這樣做.

面對寒瀟然這樣一位正直正氣的執法者,一個律法無情人有情的總執法,一個母親身亡一千三百年後想起來依然乳慕的孝子,一個人品足堪讓人敬重的長者,楚陽下不去這個手.

但,世事就是如此離奇.

就楚陽打算放棄的時候,事情卻又急轉直下.

一切,又都是向著楚陽預期之中發展.讓他想不利用,都不行.

讓他感到悲哀的是:寒瀟然的傷,自己現,還治不了.

而寒瀟然,分明又是一個性情剛直甯折不彎的人,而且,經過了悠久的歲月之後,也已經不將生死放心上.

他是絕對不會接受童無心的要挾,而且也是絕對不會接受童無心的恩惠!

一旦揭開之後,童無心必死!石家與執法者戰斗必起!

寒瀟然,必死!

"楚神醫?"寒瀟然微微笑著,看著楚陽,輕聲道:"我等你的答案."

"總執法大人……若是死了,未免太過可惜."楚陽輕輕地道.

大家都不是傻子,只是這一句話,就全明白.沙心亮和秦寶善突然臉色慘變,一下子站起身來,眼睛直勾勾的看著楚陽,渾身顫抖.

"嗯.我明白了."寒瀟然臉色不變,緩步走回座位,坐了下來,眼神凝注碧綠的茶水中,沉聲道:"我寒瀟然幼年學藝,二十三歲,沖上皇座,六十五歲,成為君級,曆時一千兩百年,才到了如今的聖級九品巔峰,距離至尊,也只有一步之遙!"

他說的沉重,眾人也聽的沉重.

楚陽心中喟歎:二十三歲就是皇座,這是何等天才?皇座到君座,也只用了四十二年.但從君座沖到聖級九品,以這樣的資質,居然也用了一千兩百年!

寒瀟然臉色舒緩,為自己倒了一杯茶,道:"本座從三十歲成為執法者,先後擒殺皇座惡徒一萬七千八百三十三人,君級惡徒九百五十六人,聖級惡徒一百零七人!並無一人漏網,並無一人冤屈!"

他哈哈一笑:"身為執法者,免不了殺人.但本座自己有良心簿,每殺一人,就記上面.所犯何罪,因何而殺,清清楚楚.縱然殺生之後,也要調查.一千兩百多年,未曾錯殺一個!"

"我心甚安!"寒瀟然淡淡的一笑.

沙心亮沙啞著聲音道:"總座!總座……您……"

寒瀟然端坐不動,袍袖一拂,傲然冷笑:"我說這些便是要說……我寒瀟然一生問心無愧,仰不愧于天,俯不愧于地!上天庭,我可堂皇瀟灑,下地府,亦可直面閻羅!"

他哈哈一聲冷笑:"童無心要用這種手段讓我低頭?你們也要勸我暫時隱忍.呵呵……未知之前,也還罷了.但既然知道……我寒瀟然,豈是受人鉗制之人?"

…………

(未完待續)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第五部 笑傲中天 第七部 第九十四章 出乎預料     下篇:第五部 笑傲中天 第七部 第九十六章 贈君二十載,陪我一杯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