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傲世九重天 第五部 笑傲中天 第七部 第九十六章 贈君二十載,陪我一杯酒  
   
第五部 笑傲中天 第七部 第九十六章 贈君二十載,陪我一杯酒

這一句話出來,沙心亮頓時滿臉的絕望.秦寶善也是一臉黯然.

他們早知道總執法甯折不彎的脾氣,也正想用總執法的脾氣剛烈,來拆穿這個陰謀.但萬萬沒有想到,拆穿陰謀之後,所要付出的,居然是總執法的生命.[shuhaige]

若早知如此,兩人甯可自己死,也不會這樣做.

楚陽心中一震!

一生問心無愧,仰不愧于天,俯不愧于地!上天庭,我可堂皇瀟灑,下地府,亦可直面閻羅!

這是何等的磊落人生!

如此大好男兒,真的要眼看著他死麼?這是何等可惜?!

但……身份不能暴露啊.

楚陽心中矛盾,糾結起來.

秦寶善深深歎氣,道:"總執法大人,還請三思."

楚陽歎了一口氣,道:"總執法大人的脾氣,實是太剛烈了."

寒瀟然微笑:"死到臨頭時,誰不眷戀生命?這麼多年來,我手下殺死正法的萬惡之徒,臨死之時,無不哀懇求饒,所為何?不過是這紅塵人世."

"我也不例外."他靜靜地道.

"但,活著,要分怎麼樣活著.苟且偷生的活,與俯仰無愧的活,那是兩回事."

"我問心無愧的活了一千三百多年,難道要後時刻,卻要受人鉗制,聽人號令?簡直是笑話!"

"就算是隱忍圖謀,也不行!"

寒瀟然端起茶杯,道:"明日,我便趕回東南總部;並向法尊大人稟報.將東南徹底整肅!童無心既然敢對我下手,那麼其他人,他也定然不會放過.說不定已經有人他的要挾之下,已經開始為他做事."

"長此以往,執法者的東南,豈不就成了石家的天下?"

他臉色冷硬,道:"石家,上一次私自派人下去中三天,插手中三天各大世家亡命湖之戰,回來之後,本座便建議懲治,卻被人包庇……哼!這一次,石家我手中,焉能如此好過!"

沙心亮道:"總執法大人,此事也不宜操之過急,卑職以為,楚神醫既然能夠檢查出來,未必就不能治療.若是總執法大人完全康複,那麼,我們完全可以隱暗處,佯裝不知,以有心算無心,以小的代價,將敵人完全誅除!卑職以為,這才是萬全之策."

他抬起了頭:"若是要付出總執法千金之軀,去進行這次鋤奸;那麼,以後,我們整個東南……若是沒了總執法,將會是何等樣子,卑職真是想一想都要心寒."

寒瀟然笑了,道:"楚神醫能看出來,但我卻沒問能不能治,你們很奇怪是麼?"

沙心亮點點頭.

寒瀟然道:"若是楚神醫能治,他絕不會這個時候故弄玄虛.所以我干脆不問,免得楚神醫尷尬.而你們兩人,卻非要我將話說明白……"

沙心亮頓時絕望,哀求的看著楚陽,道:"小兄弟,總執法的傷……當真無救?"

楚陽沉吟起來.

沙心亮見他沉思,眼中頓時一亮,露出希望的神色.

"總執法這毒,不是無形之毒,卻是無影之毒."楚陽沉吟道:"無影之毒雖然不如無形之毒那般殘酷,但卻是一種混毒;發作初期,與無形之毒完全一模一樣.所以才有魚目混珠之嫌."

"這種毒,應該是治傷的時候,直接植入體內.正因為如此,才特別難辦.而且時日已久,大腦都已經開始腐化……一般來說,便是絕症!到了這種情況,就算是童無心每年一次的治療,也不能拖得太久了,絕不會拖過五年,所以若有什麼陰謀,必五年之內……"

"難道總執法大人就一點希望也沒有了?"沙心亮絕望的問道.

楚陽沉吟著,道:"其實總執法大人的傷毒,還有辦法,不過這種辦法,等于沒有."

"什麼辦法?"沙心亮精神一震.

"第一種辦法,就是……九劫劍主的九重丹."楚陽皺著眉頭說道:"若有九重丹,總執法大人不僅可以痊愈,功力還能再進一步."

寒瀟然笑道:"楚神醫這句話……令我興奮,不過,卻是等于沒說."

楚陽苦笑一聲.

"第二種辦法,便是以極陰之力,極陽之力,極邪之力,極毒之力,四種天材地寶聚而為一,將這無影之毒徹底壓制,再有一位至尊用精純玄功,打通天地之橋,將無影之毒逼出來."

"因為毒已入腦,已經沾染心脈,除了至尊的控制能力,至尊之下其他人根本無能為力.何況總執法大人已經是聖級九品;至尊之下,也沒人能打開總執法大人的經脈."

楚陽說道.

"至尊,我們執法者倒是有幾位.實不行,法尊大人也不會看著總執法就這麼英年早逝……但那四種天材地寶,極陰之力,極陽之力,極邪之力,極毒之力……卻又是何物?"

沙心亮問道.

寒瀟然黯然歎了口氣,道:"這個辦法,也等于沒有."

"為何?"沙心亮與秦寶善同時問道.

"極陰之力,便是九重天九大奇藥之中的玄冰玉膏,極陽之力,便是九大奇藥之中的玄陽玉髓;極邪之力,便是九大奇藥之中邪幻玄玉;極毒之力,便是九大奇藥之中的天毒玉晶."

寒瀟然呵呵一笑:"九重天九大奇藥,向來只存于傳說.傳言多年前,諸葛家族附庸第五家族曾經得到過一次玄玉靈參,不過查無實證.也就不了了之……執法者總部,有一塊玄天神髓,算是一種,除此之外,其他的,九萬年來,無人見過."

沙心亮如喪考妣的垂下了頭.

要找到這四種靈藥,難度比找到九劫劍主救命還要大,九劫劍主起碼還真有其人,但這四種東西,向來只存與傳說,究竟有沒有,還兩可之間呢.

楚陽深吸一口氣,道:"其實,總執法大人說的有些重了.治療無影之毒,若還需要九大奇藥的四種,那也太看得起無影之毒了.只需有九大奇藥的伴生物,即可.比如,玄冰玉膏伴生的玄冰玉心,玄陽玉髓伴生的玄陽玉心,邪幻玄玉伴生的邪幻玉心,天毒玉晶伴生的天毒玉心."

話雖這般說,但眾人還是心情沉重壓抑.

找到這四種,與找到那四種奇藥有什麼區別?同樣是難如登天的事情啊.

寒瀟然沉默片刻,道:"虛無縹緲,便表示命該如此.既然如此,本座所能做的,也就是與之玉石俱焚!"

說道"玉石俱焚"這四個字,他的臉色平靜,卻是一字一頓.

楚陽深吸了一口氣,道:"其實……總執法大人無需如此,總執法大人的病,我暫時並沒有能力為你治好,不過……想要暫且壓制下去一段時間,還是可以做得到的."

這一刻,他終于毅然決定,幫這個寒瀟然一把!

無他,只是為了那一句話:一生無愧于心,臨死之時,莫要愧悔!

面對如此男兒,何必顧忌這許多?

沙心亮秦寶善同時大喜.

沙心亮猛地撲了過來,一把抓住楚陽的手,熱淚盈眶:"小兄弟,小兄弟你……小兄弟……"

連連說著小兄弟,心情i動,竟然說不出話來.

寒瀟然看著沙心亮i動的樣子,輕輕一歎,眼中卻是一陣濕潤閃亮.一絲溫暖,從他眼中滑過.

臉色也柔和了起來.

楚陽苦笑,道:"我能以銀針渡穴之法,封住腦後腐化處,刺住心脈封鎖,然後再輔以……再輔以藥物,將之沉眠.後,再用極陰極寒鎮壓住."

楚陽苦笑:"這樣的方法,可保十年無恙!不過,十年之後再次施術,就只能保五年.連續三次,二十年之後,若再找不到九劫劍主與四大奇藥,則回天乏力!"

寒瀟然滿足的一笑,道:"有兩年時間,我便可滿足,何況二十年?男子漢大丈夫,一生之中只需快意縱橫,做自己想要做的事,一天也足夠了!"

他站了起來,向楚陽深深一禮,肅容道:"蒙賜余生二十載,足感盛情!"

楚陽點了點頭,伸手入懷,取出一個古色古香的項鏈,看起來,已經有了長久的年歲,居然有些鏽跡斑斑.項鏈下面,綴著兩塊小小的玉牌,一分開,頓時升起變化.一塊所處,霧氣升騰,寒意襲人;另一塊則是熱浪滾滾.

正是楚陽臨時令劍靈做出來的,以劍靈的能力,做出這樣的古色古香的項鏈,簡直是輕而易舉.看上去活像是千萬年前的古墓之中挖掘出來的一般.

沙心亮三人眼睛同時一亮.

寒瀟然臉上露出驚容:"玄冰玉!玄陽玉!"

"是."楚陽輕聲道,無限珍惜的看了一眼,道:"這兩塊玉,乃是當年我無意之中墜入山洞,獲得了醫書傳承的時候,山洞里一副骷髏,頸上懸掛的玉牌.小可一向視之為珍寶,一向不曾示人……"

說著,他就將項鏈遞了過去:"總執法大人戴上這項鏈,護住心脈,雖不能驅毒,卻能鎮壓無影之毒,然後散去全身修為,有我施針,便可保十年無恙."

寒瀟然眼中有感動,道:"此乃是無價之寶,就此接受饋贈,我寒某,何以為報!"

他並未矯情的推辭,假惺惺的虛讓,而是大方方的收下.

楚陽含笑:"總執法大人若是覺得過意不去,正好小可也有事情要總執法幫忙."

寒瀟然臉色一正,道:"楚神醫但說無妨."

楚陽油然笑道:"正巧今天晚上,有人設宴邀請下,此一去,恐有性命之憂,但若是不去,卻又不可.總執法大人臨時客串一下小子的陪客,就當是此次出診的費用了,大家扯平."

寒瀟然哈哈大笑,道:"既然小兄弟想要喝酒,老哥哥今晚就陪你去喝個興!"

…………

寫到這里,突然很喜歡寒瀟然這個人物.你喜歡麼?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

上篇:第五部 笑傲中天 第七部 第九十五章 我心甚安     下篇:第五部 笑傲中天 第七部 第九十八章 為敵何曾有親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