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絕世唐門 第三百七十七章 解脫,線索,水牢(中)  
   
第三百七十七章 解脫,線索,水牢(中)

"骨衣姐,你沒事吧?"南秋秋跟著葉骨衣回到她們住的房間,關切問道.

葉骨衣輕輕的搖了搖頭,道:"我沒事.真不應該對這個家伙產生好奇心啊!"

南秋秋瞪大了眼睛,道:"你不會真的喜歡上他了吧?"

葉骨衣沉默片刻,道:"就在剛才,我已經將這份喜歡埋藏了.他是個好複雜的家伙,他擁有著遠超同齡人的能力,可不知道為什麼,我卻有點可憐他.他身上背負的東西太多,太多了.我就不要再給他找麻煩了."

南秋秋不敢置信的道:"骨衣姐,你,你竟然陷進去了?你越這麼說,我越是覺得……"

葉骨衣微微一笑,灑脫的道:"陷進去怎麼了?為了這樣的男人,陷進去我也願意啊!只是我很理智的告訴自己,我跟他是不可能的罷了.我也不會再繼續陷進去了.你知道嗎?就在他剛才轟出最後一掌的時候,我才真正愛上他,但也決定一定要放棄這份喜歡的."

南秋秋拍拍自己的額頭,道:"算了,我理解不了,你可一定要把握好自己的心啊!王秋兒的結果你沒看到嗎?就是因為愛上他才痛苦的不行.現在都不知道去了什麼地方.在那家伙心中,除了王冬兒根本就容不下其他女人的.你可不要做傻事."

霍雨浩的恢複,足足用了兩天.他在第二天一早其實就醒了,但整個人卻沉浸在情緒之中無法自拔,足足用了一天多的時間,情緒才從失控中逐漸恢複.

而在這兩天里,日升城內的氣氛也變得陡然緊張起來.而在霍雨浩他們的所住的酒店之中,也多了一個人,風凌.

霍雨浩在引開了邪魂師的時候,就把風凌的情況通過精神探測共享告訴了眾人.等外面的搜查稍微平靜下來.荊紫煙就去把風凌救了回來.

那個地方似乎只屬于被霍雨浩擊殺的邪魂師,而且,除了風凌之外,再沒有任何一個活口.

風凌被帶回來以後,由和菜頭,徐三石輪流看管,現在還有點癡癡呆呆的,精神狀態很不正常.

"怎麼樣?沒問題了吧?"徐三石看著盤膝坐在床榻上的霍雨浩問道.

霍雨浩點了點頭,臉上有些赫然,"抱歉,三師兄."

徐三石笑道:"抱什麼歉.你又沒做錯什麼.雖然身為指揮者你不該讓自己失控,但那天那種情況特殊.那個邪魂師是罕見的精神屬性,我問過葉骨衣,她也沒把握能克制的了對方.那可是八環魂斗羅級別的邪魂師,你全力以赴是對的.只不過,你對自己的能力不夠了解,這點以後要注意.這副作用太強了,我看你現在眼神都還沒完全恢複清明."

"嗯."霍雨浩點了點頭,正如徐三石所說.直到現在,他的精神都沒有完全恢複正常.腦海中不時閃過冬兒的身影.

"那個邪魂師如果全力發揮的話,殺傷力會很可怕.她有種自創魂技,導致我當時精神之海受到沖擊.後來施展我的戰技時,情緒有點失控也與此有關.不然的話,我那三招的威力會相應減小一點,可我自身對它的控制也會強得多.起碼不會施展之後連移動都無法做到了.以後我一定會注意的."

徐三石語重心長的道:"雨浩,我看你這自創魂技還是盡量少用為妙.威力確實是大了,但對你自身的情緒也會有很大影響.在我看來,你這三招完全就是相思病的產物,你尤其不可以對它們依賴過強,否則的話,等冬兒醒過來,你這三招一旦無法使用,你自身實力必定會大幅度下滑."

霍雨浩心中一凜,他知道,三師兄說的對,如果現在冬兒就在自己身邊,自己還能用出這自創三招嗎?肯定不行.他這三招全都是寄托于對冬兒的思念,還有對沉睡冬兒的惦念與呼喚.別說冬兒出現在他身邊了,就算是得知冬兒從沉睡中醒過來,他恐怕都無法使用了.

點了點頭,霍雨浩道:"三師兄,風凌情況怎麼樣了?"

徐三石聽他提起風凌,臉色頓時變得有些古怪起來,"那家伙……,咳咳."

霍雨浩疑惑的道:"怎麼了?"

徐三石歎息一聲,道:"不得不說,那個邪魂師太變態了.風凌已經完全廢了.他身上中了強力的詛咒類魂技,還被閹了.而且不知道被喂了什麼藥物,胸部已經發育的跟女人似的.男不男,女不女.我很懷疑,那個邪魂師留著她,就是為了惡心人的吧."

聽徐三石這麼一說,霍雨浩腦海中頓時回憶起了那個邪魂師說過的話,尤其是在死亡之前的那一段.

那時候,盡管霍雨浩的精神全部沉浸在了對冬兒的想念之中,但那邪魂師的話語還是被他記憶了下來,此時回想起來,他的臉色不禁變得有些沉重.

"那個邪魂師也是個可憐人,她因為仇恨而變得邪惡,為了複仇不惜一切.她卻不明白,將自己的痛苦發泄在別人身上,只能讓更多的人像她當初一樣痛苦.咱們去看看風凌,看還有沒有辦法救她."

霍雨浩跟著徐三石到了一個單獨的房間,和菜頭就站在門口,臉上的表情也有些怪異.似乎不太願意到房間里面去似的.

"雨浩,沒事兒了吧."看到霍雨浩,和菜頭上來拍了拍他的肩膀.

"二師兄,我沒事兒.風凌怎麼樣?"

和菜頭道:"還是癡癡呆呆的."

霍雨浩走進房間,當他看到風凌的樣子時,也不禁一聲歎息.

她身上那一身布衣破損嚴重,身上多處露肉,隱約露出一道道鞭痕,頭發亂蓬蓬的,只有那厚厚的紅嘴唇分外醒目.

見到有人進來,她那肥胖的身體立刻蜷縮在床角處,全身瑟瑟發抖.

霍雨浩走到床邊,強忍著從她身上散發出來的陣陣惡臭,"風凌,你還記得我嗎?當初,我們曾經在明都城外見過的."

"你,你,你……"看著霍雨浩,風凌的眼神有些呆滯,愣了愣,似乎記起了什麼,"那天,是你叫我的名字嗎?"

"對,是我."霍雨浩一邊說著話,一邊柔和的釋放出自己的精神力,輕微的刺激著風凌的大腦.這種刺激屬于靈魂沖擊同一類型,只不過卻只有萬分之一的威力,輕微的精神刺激更容易喚醒渾渾噩噩狀態中的對方.

風凌眼中的迷茫似乎變得清澈了幾分,"哦,哦,你是誰?你是誰?"

霍雨浩微笑道:"我就是我,我叫霍雨浩.是來救你們這些當初被抓走的人的.你知道他們在哪里嗎?"

聽他這麼一問,風凌的身體震了震,茫然呆滯的眼神似乎多了幾分生氣.

"我,我……"

"沒關系,不要急,你慢慢想,慢慢回憶."霍雨浩的聲音更加柔和了,但精神力輸出卻在增強.

風凌在霍雨浩的精神力刺激下眼神終于開始有了幾分生氣,恐懼,迷惘,痛苦,掙紮,多種情緒不斷從他的面龐中表現出來.她張開嘴,露出一口黃牙,帶著惡臭的呼吸令霍雨浩都不得不在面前生氣一層淡淡的冰霧將其隔絕.

半晌之後,風凌突然"哇"的一聲,撲倒在床上痛哭流涕.

"她,她害了我,她害了我,把我變成了女人,把我變成了女人啊!我再也不是男人了,她每天都虐待我,每天都打我,發泄她的歇斯底里.還讓我去那個肮髒的地方做老鴇.生不如死,生不如死啊!"

霍雨浩站起身,沒有吭聲,只是默默的注視著風凌,看著他發泄.心中卻是暗暗歎息,對風凌的遭遇他很同情,但有一點他卻可以肯定,風凌口中的生不如死是言不由衷的,至少,以他的情況,是絕對有自殺能力的,和那生不如死的狀態相比,他更舍不得死.

直到風凌的哭聲漸漸小了,霍雨浩才出言安慰道:"好了,都過去了.一切都會好起來的.那個害你的人已經被我殺了,她再也不會奴役你,不會害你了.你清醒一下,然後想想和你一起被抓的其他人都在什麼地方."

風凌抹了抹臉上的淚痕,"他們,他們都被關在水牢里."

"水牢?"霍雨浩疑惑的道.

風凌點了點頭,這時候他似乎看上去正常了很多,"水牢在城南城牆外的護城河下面,引護城河水修建的,每個人都泡在水里,大家都很虛弱."

霍雨浩眼中閃過一絲恍然,難怪自己一直探察不到,這個關押人質的地方還真是出乎意料啊!

"有多少人看押?都是邪魂師嗎?"霍雨浩問道.

風凌道:"我也不知道有多少人看押,但被邪魂師抓走了一些,像我就是被抓走的人之一.抓我的那個邪魂師已經殺了好幾個人,還有幾個人自殺了."說到這里,他的身體又不自覺的戰栗起來.

---------------------------------------------------------

求月票,推薦票.(未完待續..)

上篇:第三百七十七章 解脫,線索,水牢(上)     下篇:第三百七十七章 解脫,線索,水牢(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