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生死輪回訣 第七章 災厄  
   
第七章 災厄

第七章 災厄



葉通這時候已經找到了正在碼頭上點貨的葉肅,他正在專心地用毛筆做著貨物的記錄,一點都沒察覺到後面有人過來.

"肅老哥."一只手拍在葉肅肩上.

他回頭一看,原來是葉通,對于這個大能人,葉肅不敢怠慢,趕緊放下賬本,道:"呦,原來是阿通啊,怎麼這麼有空來找我呢."

"走,一邊去."葉通笑呵呵地招呼著他,錢財不能浮白,這里人多眼雜,生意精葉通當然知道這一點了.

"好好."葉肅點點頭,兩人一起走到沒有什麼人的角落里,他這才問道:"阿通,你找我有什麼事啊."

"嗨,我是來恭喜肅老哥的,葉元那家伙有出息,昨天在山里采到了兩棵老山參,這不就給我送過來了嘛,自家人,我每棵一百兩銀子收下了,這是銀票,你收好,唉,羨慕老哥你啊,有個機靈的兒子,以後老了也有個依靠."葉通噼里啪啦一通,把葉肅得云里霧里,但當對方將兩張銀票放進他手里,葉肅才知道,這是真事.

葉肅一家,一個月花銷也就在四五兩銀子,這兩百兩銀子,就算不干活也夠他們家安安穩穩過上兩三年的了.

"阿通,還好元兒找的是你,要是別人,准要坑他,真是多謝你了."葉肅滿臉感激地道,財不露白,他趕緊將銀票放進懷里收好.

"哪的話,自家人自家人."葉通拍了拍葉肅的肩膀,"我先回去了,新來的那子毛手毛腳的,不放心,老哥你把銀票收好一點,別讓人看見,改天咱們出去下館子喝一頓."

"一定一定."葉肅是老實人,好話不會,但不代表他不感激對方.

但就在這時候,一個碼頭的伙計慌慌張張地跑了過來,嘴中還喊道:"肅叔!你家葉元被衙役鎖進宗府了!"

"啊?!"葉肅如遭五雷轟頂,雙眼頓時呆滯,他不敢置信地抓住了那個氣喘籲籲的伙計,心翼翼地問道:"什麼?!你再一遍!"

"肅叔,葉元被鎖進宗府了,千真萬確,很多人都看到了,我……我這不趕著來通知你嗎?"伙計急道.

而葉通的眉頭也擰成了川字,他看著葉元長大,知道這孩子不會亂惹禍,相反還是一個很穩重的人,到底是出了什麼事會被鎖進宗府?

"老哥別慌,我這就去宗府看看,如果不是大事,賣賣我的面子,葉元應該不會有事的."葉通趕忙道.

"這……這可如何是好啊."葉肅也知道自己不上話,去了也白搭,幸好有葉通在,不然一家人就算急成熱鍋上的螞蟻,也無濟于事.

"今天就別干活了,回家,等我消息."葉通拍了拍他肩膀,完就轉頭向著宗府走去.

"那就有勞……阿通你了,唉."葉肅心中悲苦一片,本來以為有兩百兩額外收入,轉眼就聽到葉元被鎖進宗府的噩耗,悲喜兩重天下,他感覺頭暈眼花,腳下踉蹌,要不是旁邊的伙計看得真切趕緊過來扶他,這個四十快五十的老人就可能會掉進運河里了.

這一邊,葉元被人拉拉扯扯地抓進了宗府中,府中的人在問清緣由之後,也不管葉元的聲辯,直接將用來處置案犯的刑具給他套上,綁在外院的一棵大樹下.

雙手腳踝都被鐵鏈鎖住,還有牛皮制成的繩子團團捆住,讓葉元動彈不得,他心中惱怒異常,明明是對方的錯,不分青皂白就將自己抓進來,還用上了處置犯人的刑具,為什麼宗族和旁枝的差別那麼大!難道沒有修煉資質的人就不是人了嗎?!這無的葉家……不要也罷!!!

葉元滿腔怒氣,卻得不到發泄,管事的甚至將一團破布塞進他嘴里,不讓他發出聲音.

此時葉云天因為得到了並蒂果,趕著回去閉關苦練,葉天嘯也將事處理好了,正有點空閑品品茶呢,葉府的總管家就走了進來,道:"長老,葉元那子居然將葉登打傷了."

呯!葉天嘯將茶杯狠狠摔在地上,那個值十兩銀子的青花瓷頓時變成了八瓣,青云派孫長老這幾天就要過來選苗子了,在這檔口出事,難怪葉天嘯如此憤怒,每個有資質的孩子都是葉家的未來,這旁系的孩居然如此大膽,真是反了天了,他怒道:"你什麼?!"

"千真萬確,現在葉登已經被人送去醫館治療,而葉元也鎖拿回來了,現在綁在外院的槐樹底下,正等著您發落呢."管家低眉順眼,話不急不緩.

"老夫倒要看看這子是吃了什麼雄心豹子膽!居然敢打傷有修煉資質的宗族子弟!"葉天嘯呼一聲站了起來,管家眼前一花,再定睛一看,哪還有葉天嘯的身影.

外院已經圍滿了人,葉元心中悲苦,卻毫無辦法,這些人對著他指指點點,其中不乏有熟悉的人,但現在卻是一副義憤填膺的模樣,仿佛他做了什麼大逆不道之事一般.

"葉元!"悶雷一般的聲音在外院炸起,地上突然刮起一道狂風,葉天嘯從屋內走了出來.

葉元只是看了他一眼,嘴中卻不出話來,他心中暗暗擔心,這個長老向來偏幫宗族,看來自己是凶多吉少了.

葉天嘯走到他面前,臉上的憤怒讓人不敢直視,"你知不知道你闖下大禍了!本來還念著你有功勞,以後等葉肅告老歸家之後讓你頂上他的位置!如今出了這事!我看你是不想在族里呆下去了!"

"管家!"

"的在."

"今天發生了什麼事,速速道來!"葉天嘯為了彰顯自己的公平,特意多此一舉.

"呃,的也不大清楚,哦,葉登的玩伴葉明也在場,就讓他來吧."管家擦了把汗,對著人群招了招手,"葉明,你趕緊過來."

葉明聽到在喊自己,跟葉登混了這麼久,惡人先告狀這一招早就學得滾瓜爛熟,他狠狠擰了一把大腿,疼痛讓這個膽鬼應聲蟲眼淚撲簌簌地往下掉,這才擠開人群,哭著跑進去,道:"葉元今天在南城門口,遇到了我和葉登,他不由分,逮著葉登就打,把他打得滿嘴是血,我……我拉不開他們,嗚……"

葉天嘯本來就在氣頭上,聽到葉明這麼,他轉過頭怒道:"現在你還有什麼話!"

葉元的雙眼里卻滿是笑意,能嗎?嘴中的爛布堵著,就算,你會信嗎?有資質的族人比天還大,自己只不過是個被認為沒資質的旁系,可能就比螞蟻大上那麼一點吧,了有什麼用.

"把他綁在這里,三天不准吃喝!三天後打一頓,剔出族譜,你就不是葉家的人了,滾出紫煙城,出去自生自滅吧!"葉天嘯狠聲道.一個旁系子弟而已,在這節骨眼上出事,沒要他命算不錯了.

他沒注意到的是,葉元已經踏入了後天境,而且還是第二層的後天境,可惜看出別人境界需要自身到達築基才行,所以,葉天嘯做出了後悔一生的決定.

剛剛踏進大門的葉通聽到這話,眉頭頓時擰結了,他沒想到居然會是這樣一個結果,但長老當著這麼多人還有葉元的面前這話,往後就沒有反悔的余地了.

"這如何跟葉肅老哥啊……"葉通心中暗想,事的嚴重性遠遠超出了他的預料.

楓葉大陸上,沒有依附的勢力,就只能生活在最底層,比如碼頭上那些苦工,葉元一家雖然現在生活有點艱苦,但比起那些普通人還是要好上不少的,葉天嘯要將他趕出家族,那等于判了葉元的生死.

他腳步匆忙地走過去,跟在正准備回去的葉天嘯後面,也不話,因為這時候不是話的時候.

等回到大廳內時,葉通才恭敬地道:"長老……"

"你不用為他求,這是他自找得!"葉天嘯的聲音充滿了不耐煩,"再過兩天青云派的長老就要過來選拔有資質的苗子了,萬一葉登……被選中!這會耽誤多少時間!"

葉通這才知道,原來是有這麼一個緣由,而葉元剛好撞到槍口上,他歎了口氣,咬咬牙,才道:"長老,其實……那兩個並蒂果是葉元送來的,的是瞞了您和族長,甘受處罰,但這孩子,才十四啊,逐出家族,以後他怎麼在外面立足,況且葉肅老哥也是一把年紀了,孤苦無依地,念在他沒有功勞也有苦勞的份上,求您收回成命吧."

"唔?居然是他采到的並蒂果,那好,出並蒂果的生長地點,我會給他十兩銀子,作為遣散費用,這已經仁至義盡了!你不用再什麼了,到底,葉通你只是葉家收養的下人而已,認清自己的地位,別亂嚼舌根!"葉天嘯完子狠狠一甩,頭也不回地走進里屋,留下滿臉不是滋味的葉通.

沒有想到孤擲一注會得來這樣的結果,葉家,這一代算到頭了,唉……葉通仿佛老了十歲,心中落寞無比,他這麼多年來為葉家盡心盡力,不多,一年最起碼也能賺個七八千兩銀子,什麼事都以葉家利益為出發點,沒想到到頭來還是一個下人而已.

而此時,葉元卻在遭受葉明的毒打,只見他拿著一根借來的馬鞭,狠狠地抽打著全身不能動彈的葉元.

"囂張!叫你囂張!"葉明一邊罵,一邊使勁地揮舞著馬鞭.

葉元心中已經變得死寂,默默地忍受著這份屈辱,但憤怒之下,烈陽之氣錘煉,造化金丹改造之後的軀體卻開始慢慢變得堅硬,除了火辣辣的疼痛,那馬鞭就只能在他身上留下一道道痕而已.

馬鞭一次次揮下,葉明正打得起勁呢,突然手中一輕,原來馬鞭已經被人奪去,他回頭一看,葉靈滿臉寒霜地看著他,目光相當不友善.

"葉……葉靈表妹."葉明打了一個寒顫.

"需要我請你滾嗎?"葉靈啪一下扔掉了馬鞭.

"不不不."葉明連忙擺手,他回過頭對葉元狠聲道:"明天再收拾你!"完頭也不回地向著大門外走去.

"葉元表哥……"等葉明走後,葉靈那雙會話的大眼睛已經被淚水浸滿.

可葉元的心已經死了,他低著頭,看都不看葉靈一眼.

少女的心很疼,像被什麼紮到了一般,她抿著嘴,輕聲道:"表哥不怕,我會跟葉爺爺好話的,求他放過你,沒事的."

可葉元哪會聽進去,他的腦袋已經別過去,對于宗族的人,他不想看到.

葉靈嘴一扁,卻忍著沒有哭出聲,她轉身跑進大廳中.過了一陣,乒乒乓乓的聲音從里面不斷傳出,想必是葉靈跟葉天嘯理,那位脾氣暴躁的長老不斷將瓷器摔在地上.

"你這是何苦呢."葉元抬起頭,心中暗暗想道.

而葉元那個的家,也變成了風雨中的船,隨時都有覆滅的危險,母親張氏在得知葉元被鎖進宗府的消息之後就暈倒過去,現在在醫館里救治,而家中的頂梁柱,葉肅也是為了這件事東奔西走,為了葉元,他連妻子得病的事都不知道,只是靠著一張老臉,不斷去跑關系,直到打聽到葉天嘯的狠話,滿面灰塵的老人才癱坐在街頭,目光呆滯地看著川流不息的人流.

被逐出家族,就等于老天塌下來了.




上篇:第六章 突遭橫禍     下篇:第八章 青云長老